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八十八章 回眸一笑

第九百八十八章 回眸一笑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我去,这什么情况,竟然爆出了一招初级武圣的攻击,这不是要她的命么!”

    陶商也吃了一惊,头一次感觉到这个“暴击”天赋,还有这么坑的一面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随随便便出个三五分之力,一招把她给打倒就行了,谁想到这“暴击”天赋的机率是随机的,平时出个四五招都未必能爆出一招来,现在却竟然第一招就触发了暴击。

    而且还直接是一招初级武圣的暴击!

    以洪宣娇那只有70多的武力值,放眼当世,只不过是一个二流武者的存在,碰上这一记初级武圣级别的攻击,不当场被秒杀才怪。

    “不好,得收招,可不能让她死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不及多想,双臂青筋爆涨,急收刀力,硬是抢在刀枪相撞之前,将狂力撤了回来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金属激鸣之声响起。

    刀枪相撞的瞬间,洪宣娇就感觉虎口剧痛无比,瞬间就已被震裂,紧接着就感觉到天崩地裂般的狂力,顺着兵器,汹涌的灌入了她的身体,震到她气血翻滚如潮,嘴角瞬间浸出了一丝残血。

    她的身躯更是被震到剧烈一颤,脚下跌跌撞撞的向着后面倒退了出去,足足倒退出了五步之地,回枪撑地方才勉强止步,没有当场倒地。

    撑住身形的洪宣娇,吃力的抬起头来,竟是顾不得身内所受内伤,以更加匪夷所思的目光,惊奇不解的瞪望向了陶商。

    她当然匪解。

    适才那一招,陶商明明爆发出了初级武圣的攻击力,明明可以一招将她的秒杀,再不济也能将她击成重伤。

    她都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,却万没有想到,在生死交锋前的一瞬间,陶商竟是莫名其妙的撤了力。

    尽管那残余之力,也强到足以将她震伤,震到嘴角淌出鲜血来,却终究还是差了几分,不足以将她震倒。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,她接下了陶商的一招,意味着她羸得了这场赌约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洪宣娇抹着嘴角血迹,眼中尽是茫然惊奇。

    “我能是什么意思,你以为我想让你羸啊,谁知道这初级武圣之力这么不好把控,一不不心把力给收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是暗暗叫苦,但事实却是洪宣娇确实撑过了他的一招,他向来是言出必行之人,既然结果如此,岂能不认。

    他便轻吸一口气,战刀一收,淡淡道:“没什么意思,朕向来言出必行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尉迟恭等将士们顿时就急了,却又不敢不从,只得让出了一条道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当真要放我走?”洪宣娇声音颤抖,眼神狐疑惊异,显然是不太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想等着朕反悔不成?”陶商冷笑着反问道。

    洪宣娇神色一震,这才确信陶商要放她走,不由深深的看了陶商一眼,赞叹道:“大魏之皇当真是一个言出必胜之君,今日我洪宣娇算是知道,为什么洪秀全会败在你的手下了,咱们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说罢,洪宣娇便拖着那受伤的身躯,从陶商身边走过,在众人注视之下,向着殿外而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陶商忽然又喝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要反悔吗?”洪宣娇回过头来,警觉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陶商不屑一笑,“笑话,朕言出必行,岂屑于反悔,朕只是想问问你,你想去哪里,莫非还要继续寻找洪秀全,为他卖命不成?”

    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洪宣娇摇着头道:“到了今日,我终于已看清了洪秀全的真面目,你放心吧,我就算是再傻,也不会再为那种人卖命,跟你做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,那你又想去哪里?”陶商点了点头,却又问道。

    洪宣娇抬起头来,目光望向了殿门外,望向了那广阔的天空,眼神中燃起了几分憧憬之色,淡淡道:“我自幼生长在交州,如同井底之蛙,不知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,就象我不知道,天下竟然有你这样的不可思议的帝王,世界这么大,我只想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陶商明白了她的心意,也就放下了心,忽然间又发现,这个不怕死的巾国女将,竟然还是一个有情怀的女人。

    忽然间,陶商倒是有点不舍得就这么放她走了,不仅仅是因为那1点联姻附加武力值。

    只是君无戏言,他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,只看着她离去。

    洪宣娇走到了破碎的殿门,就在她将要迈出门槛之时,却又停下了脚步,回眸望向陶商之时,染血的朱唇竟是泛起了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“大魏之皇,说不定我们还会有再见面之时,再会。”

    留下这么一句听似别有意味的话后,那一袭染血的倩影,再转过身去,再无回头的消失在了殿外。

    “唉,我说陛下啊,这么水灵灵有性格的妹子,你就这么放走了,这好像不太符合陛下你的风格啊。”尉迟恭还是忍不住凑上前来找骂。


盛唐剑圣帖吧


    陶商白了他一眼,“怎么,你不知道君无戏言四个字怎么写吗,难道想让朕做一个言而无信之君?”

    “臣哪敢,臣哪敢啊。”尉迟恭讪讪一笑,赶紧竖起了拇指,“陛下做的对,陛下做的对,真是臣等的楷模啊。”

    “行啦,马屁就不用拍了,有这点功夫还不如去多杀几个顽抗之徒。”陶同巴掌抽了一个他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尉迟恭这才猛然省悟,赶紧拎着染血的大铁鞭,杀气腾腾的而去。

    破损的金殿中,众将士们很快散去了大半。

    陶商步上高阶,坐在那原本属于洪秀全的龙座上,鹰目俯视着整座龙编城,英武的脸上再次浮现起了大胜后的喜悦。

    只是,他很快又想起一件事,便用意念问道:“朕已攻下了龙编,系统精灵,你为什么还没有开启召唤。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友情提示,由于宿主攻克龙编城的方式,是动用泪崩天赋,所以此次获胜,按照系统例外规则,不进行召唤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还有这种破规则?那为啥上前用泪崩轰破真定城的时候,却召唤了呢?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宿主第一次使用泪崩天赋,本系统有礼包派送,现在宿主第二次使用泪崩天赋,本系统自然不会二次派送礼包。”

    陶商这下明白了,便想不召就不召吧,今日攻陷了龙编,已经算是大功告成,不召也无妨,也省的又添了几个敌人。

    只是,唯一美中不足的,是没料到洪秀全会事先留了这么一条老鼠洞,竟然意外的给他脚底抹油了。

    望着殿中那黑森林的洞口,陶商冷冷道:“马孟起,希望你速度足够快,一定要给朕抓住洪秀全那神棍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京东南,海防港。

    港口中,百余艘船林列于栈桥一线,不时的还有商船货船和兵舰进进出出,栈桥上的士卒们则是忙忙碌碌,不断的把码头上堆积如山的货物,搬上那一艘艘货船。

    “快,动作都麻利点,天黑之前争取再装二十艘。”栈桥边上,赵匡胤站在那里,厉声指挥着他的士卒们。

    “赵将军,这些粮草够用吗?”身边,那一名文官问道。

    那文官,正是从番禺城逃出来的马良。

    当初番禺失守后,因为主要责任在于杨秀清的疏忽,加上马良抢救出了几十船的货物,故在司马徽的说情之下,洪秀全就必并没治他的罪,而是把他贬为了海防县令。

    至于赵匡胤,则因为被萧朝贵和韦昌辉二王忌惮,所以布山失守之后,也被调到了海防驻守。

    赵匡胤扫了一眼堆积如山的货物,掐指算了几算,点头道:“差不多应该够用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正说话的时候,栈桥那一道,司马徽在徐庶的搀扶下,徐徐的就走向了这边。

    赵匡胤忙是迎上前去,拱手道:“水镜先生,你们这么快就到了,天京城的战事如何了?”

    司马徽叹道:“咱们这位天王眼下正用李秀成主持大局,这位忠王你也知道,还是有些能耐的,再加上天京城城墙极厚,想来足以守上三五个月,应该足够我们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赵匡胤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赵将军,你这里准备好了吗?”身边的徐庶瞄着那些战船问道。

    赵匡胤笑道:“出海所需的物资已经差不多了,其实随时都可以起航出海,既然先生说天京城还能再坚持三五个月,那我们倒是不急了,可以趁此时机,尽可能多的搜集物资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司马徽点点头,叹道:“毕竟这一次咱们离开大陆之后,整个交州都将被魏国所占,咱们想再登岸就难了,能带多少就带多少吧。”

    一提到“离开大陆”四个字,气氛顿时就有些伤感落寞起来。

    徐庶又问道:“赵将军,我想最后再问一句,你提出的这个带咱们迁往南洋避难的计划,当真可行吗?”

    赵匡胤却自信道:“元直先生放心,当年我曾跟随商船游历南洋,那一片海洋上分布着大大小小很多小国,有的是跟大陆相连,有的则完全是座落在海中的岛国,这些地方加起来也有不少丁口,却远没有咱们大陆开化,凭我赵匡胤的用兵之能,凭你们的智谋,凭我们带去的这五千兵马,足以征服南洋诸国,假以时日,待中原有变之时,未尝不能反攻大陆。”

    赵匡胤洋洋洒洒的一番自信之言,终于是稍稍打消了众人几分疑虑,落寞伤感的气氛稍稍平伏。

    “也罢,不管将来有没有希望反攻大陆,不管此去南洋是福还是祸,我们眼下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,谁叫我们选错了主公,总不能像李秀成一样,愚蠢的陪着他在大陆上殉葬吧。”

    司马徽一番言语,终于是坚定了众人下南洋之心,再无犹豫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一骑斥侯飞奔而入,惊叫道:“大事不好,天京城已被魏军攻破,天王和天师正朝着海防港逃来。”

    司马徽一众,神色骇然惊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