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八十六章 尊 严

第九百八十六章 尊 严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天京城,天王府。

    地道的另一头,金殿之中。

    一身染血的洪宣娇,此刻才刚刚提着大枪,匆匆忙忙的奔入了大殿,想要从地道口逃走。

    大殿之外,她的几百名部下,尚自在为她苦战,用自己的性命来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洪宣娇很清楚,自己可能逃走,但她的这些部下们,却是非死不可。

    她虽深得部下之心,平素里与他们同甘共苦,却依然有上位者的思想,知道以自己的身份,不可能跟这些部下们一同牺牲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我洪宣娇对不住你们了。”洪宣娇无奈的一声叹息,回过头来望着那地道口,一咬牙,便想跳将进来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地道之中突然间传出了惊恐的尖叫声,紧接着,那些本已逃入地道中的妃子什么的人,便连滚带爬的又从地道里爬了回来。

    洪宣娇一惊,随手抓住一人,喝问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那名灰头土脸的妃子,便哭哭啼啼的声称,外面出口处的洞口支架被拆除,洞口已被碎石给堵上,谁也出不去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洪宣娇大吃一惊,神色骇然惊变。

    然后,她那惊愕的神情,就变成了苦涩,变成了悲愤,变成了极度的失望,极度的愤恨。

    她知道,这是她的那位王兄,那位天王洪秀全,为怕自己拖累了他,怕魏军从地道口追出去,所以狠心的堵住了洞口。

    也不管她是死是活!

    “洪秀全,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,我洪宣娇真是瞎了眼才会为你卖命,我真是瞎了眼啊,我们所有人都瞎了眼——”

    悲愤之极的洪宣娇,仰天悲愤怒骂,何等的凄凉,何等的落寞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洪秀全临别之时,那一句“朕一定会等你出来”,已然变成了天底下最无耻的谎言,如刀子一般狠狠扎在了洪宣娇的心头,让她有种痛不欲生的难受。

    不光是她,大殿当中,这些被洪秀全抛弃,被他断了生路的人们,也终于是觉醒过来,彻底的看清了洪秀全的真面目,一个个又是懊悔,又是愤恨,悲愤的怒骂之声响彻大殿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此时觉醒,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大殿之外,那几百死战的亲兵们,已被魏军杀了个干干净净,飞溅的鲜血甚至都已经飙进了窗户缝里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轰天巨响,那紧闭的殿门,被一柄染血的大刀,轰然斩碎,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然后,数不清的魏军士卒,就如杀入羊圈的虎狼般,一涌而入。

    当先而入的,则是一团耀眼的金光,如金色的烈火般射到洪宣娇眼目眩晕,下意识的抬手一挡方才勉强看清。

    是陶商。

    身着金甲的陶商,骑着赤红色的汗血宝马,如巍巍天神般踏入大殿,那霸绝的气势,仿若海潮般的无形压迫力,汹涌而来,瞬间几乎让洪宣娇有种将要窒息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魏帝的气势么,洪秀全跟他相比,简直如草芥般微不足道……”刹那间,洪宣娇是心神失荡,竟被陶商的气势给震慑住。

    她尚且如此,殿中残存的这些太平天国的男女余孽们就更不用说了,绝望之下的他们,立时被陶商的威势吓破了胆,哪里还有半分抵抗的意志,哗啦啦一片便跪倒于地,叩首请降。

    一时间,殿中太平天国的人跪满一地,除了洪宣娇一人,尚自是咬着朱唇,僵硬的立在那里,不肯伏地请降。

    陶商勒马横刀,冷绝的目光俯视众生,寻找着洪秀全的身影。

    鹰目扫过,却不见洪秀全的身影。

    陶商的目光穿过人群,很快就落在了那个黑森森的洞口上,神色蓦然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大殿之中,竟然会出现一处地道,莫非是……

    陶商眉头一凝,立刻刀指着一名跪伏的敌卒,喝问洪秀全身在何处,喝问那地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那士卒便颤抖着洪秀全如何在殿中预留了地道,适才如何在危急关头,留下他们来死战拖延时间,自己如何从地道先走,到最后却把地道出口封死,把他们抛弃在这里的经过,颤颤巍巍的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洪秀全这个神棍,逃跑的本事真是跟大耳贼有的一拼了,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偷挖了这么一条地道,真是让老子刮目相看啊……”陶商心中暗暗讽刺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旁边尉迟恭就气呼呼的骂道:“他奶奶的,没想到这姓秀的还是只老鼠,事先给自己打了条老鼠洞,竟然脚底下抹油溜了,这可咋办?”

    陶商却并不急,思绪一转,喝问道:“达开,离龙编城最近的港口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禀陛下,从龙编城向东南不出八十里就是海防港,是离这里最近的一处港口。”石达开忙是回禀道。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没有一丝迟疑,当即又喝令道:“马超何在?”

    “臣在!”马超忙是上前。

    陶商长刀向着东南方向一指,厉声道:“朕命你速率五千轻骑,立刻出城向海防方向追击,务必要给朕活捉洪秀全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命。”马超虽是领了旨意,但眼中却又疑色,忍不住问道:“陛下,那洪贼虽从地道中逃出了城,但他也可以从陆上逃往南面二郡,陛下何以断定他一定会由海路南逃?”

    陶商冷笑道:“这还不简单,洪贼他只要不是傻子,就应该知道朕有骑兵,他要是敢从陆上逃跑,有很大的机会被追上,所以他别无选择,只能由海上出逃。”

    马超这才恍然省悟,忙一拱手:“陛下圣明,
帝辛的事件簿帖吧
臣明白了,臣这就去追那狗贼。”

    领命的马超,如风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,尉迟恭却又叫嚷道:“我说那个贼女人,洪狗都丢下你们逃跑了,别人都跪下来向天子求降,你还敢站在,你是想死吗!”

    陶商的思绪从洪秀全的逃跑中回来,顺着尉迟恭所指,目落在了人群中,那个傲然而立的女子身上。

    她一身白色盔甲,鲜血染红了征袍,俏丽的脸上也沾染了血迹,就那么手扶银枪,一动不动的立在伏跪的人群当中。

    她傲然的眉宇之中,流露着丝丝悲愤,就象是一朵即刻凋谢的玫瑰,竟让人有一丝怜惜的意味。

    陶商立刻让系统精灵扫描,结果自然如他所料,那傲然而立的巾帼女将,正是洪宣娇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她,原来她还没有死在乱军之中,朕的运气还真是好……”望着那张艳丽的脸蛋,陶商嘴角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洪宣娇对他来,无疑是一件意外的礼物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眼下的武力值已经达到了97,只要迎娶了穆桂英,武力值就能够上升到98.

    今眼前的洪宣娇也落入了自己手中,只要再娶了洪宣娇,他的武力值就能够冲上99点。

    只差1点,就能踏上半步武圣的境界。

    虽说让洪秀全暂时逃走,多少让陶商有些恼火遗憾,但洪宣娇的存在,却又足以让陶商感到满意了。

    心念一转,陶商便俯视着她,冷冷道:“洪宣娇,被洪秀全抛弃的感觉不好受吧?”

    洪宣娇被戳中了痛处,身儿微微一抖,却冷哼一声,依旧傲然而立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应该已看清了洪秀全的真面目,也该省悟了,归降朕,朕会给你一个改过自新,戴罪立功的机会。”陶商向她抛出了橄榄枝。

    洪宣娇眉色一动,眸中掠过一丝意外,显然是没有料到,陶商不但不想杀她,竟然还给了她投降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转过头来,如水的眸子,头一次认真的打量起眼前这个英武不凡的大魏之皇,眼中流转着迷茫的神色,根本就看不透分毫。

    “不用再琢磨朕为什么会给你投降的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却打断了她的猜测,坦然道:“朕可以明告诉你,朕看中你了,朕要你做朕的女人,做朕的妃子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洪宣娇丰腴却不失窈窕的身儿,顿时陡然一震,原本是苍白的脸蛋上,顷刻间遍染绯红,一时间又怒又羞。

    她想起了洪秀全。

    那个自己的结拜义兄,也曾觊觎自己的美貌,却是何等的猥琐虚伪,在外人面前对自己是尊敬关爱,私底下却又是几次三番的逼迫,想要强迫于她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个敌国皇帝,这个陶商,同样想要占有自己,却竟这么张狂,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坦坦荡荡,霸气无比的说要纳自己为妃。

    同样是好色,同样想要强占于她,但在气势上却是云泥之别……

    一瞬间,洪宣娇在羞怒之余,心中竟是隐隐对陶商的霸气坦率,产生了一丝的敬意。

    “得嘞,咱家天子又瞧上人家姑娘了,看来咱们又要添一位娘娘啦……”尉迟恭喃喃嘟囔着,咧着嘴嘿嘿暗笑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都齐刷刷的看向了洪宣娇,想要看看这位太平天国第一女将,大魏之皇露骨的直白言语下,会是何等反应。

    那一丝敬意一闪而逝,洪宣娇即刻将枪一横,红着脸怒道:“好你个陶贼,我早听说你是个荒淫无道的暴君,今日一见果然如此,我洪宣娇冰清玉洁的身子,岂能容你玷污,我就是死也不会从你!”

    自古巾帼多刚烈,看来眼前这个洪宣娇,果然也不例外……

    陶商早料到她会是这副态度,却也不怒,只冷笑道:“宁死不屈么,好啊,眼下你已无路可逃,若是不想屈服,有本事你就自行了断啊,你若真有这个本事,朕倒还真是敬你了,定会给你修座庙,让你青史留命。”

    旁边尉迟恭就有点急了,忙凑到陶商身后,小声提醒道:“我说陛下唉,你既是看上了你家姑娘,咋还说这种话哩,这不是把人往死里逼么?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滚!”陶商低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滚就滚嘛,凶什么凶,人家也是好心提醒你的嘛,又不是我想要人家姑娘,我干嘛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我这嘴真是贱哦……”

    尉迟恭嘀嘀咕咕着,抽了自己两个嘴巴子,闷闷不乐的退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洪宣娇身形却剧烈一震,贝齿紧咬着朱唇,几乎要咬出血来,明眸中涌动着愤怒与极度无奈的复杂神色。

    陶商的话虽然直白冷酷,却深深的戳中了要害。

    她确实已无选择。

    洪秀全抛弃了她,她无路可逃,而眼前又被陶商和这么多魏军所围,她也根本没有机会杀出重围。

    要么战死,要么归降。

    归降了陶商,就意味着要屈从于他的淫威,自认要嫁与他,成为他的女人,洪宣娇当然受不起这屈辱。

    战死,却要死在敌人的手上,让敌人痛快。

    陶商给了她第三种选择:

    自尽,有尊严的自行了断!

    洪宣娇是思绪翻滚如潮,眼神变化不定,朱唇都被咬出了丝血迹。

    权衡许久,洪宣娇一咬牙,将手中银枪狠狠的扎入了地面,毅然拔出了腰剑佩剑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小看我,以为我没有自裁的勇气么,我今天就死给你看!”

    洪宣娇一闭眼,一咬牙,缓缓举起手中佩剑,就朝着自己染血的雪白脖颈抹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