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七十八章 死要面子

第九百七十八章 死要面子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他娘的,老子上了洪秀全那王八蛋的当了!

    韦昌辉身形剧烈一震,脑子如被雷击一般,刹那间是恍然大悟,明白了一切。

    原来,洪秀全的那道密旨,其用意只是借他之手,除掉萧朝贵而已。

    暗中之时,洪秀全竟已暗调李秀成回京,还给了那小子一道密旨,叫他趁着自己跟萧朝贵两败俱伤之时,再来灭了他。

    洪秀全那神棍的真正目的,竟是要一举把他和萧朝贵两个眼中钉,统统拔掉。

    阴啊,这一招实在是险阴之极!

    就在韦昌辉愤怒时,李秀成已一声令下,麾下数千生力军是一涌而上,扑向了韦昌辉。

    杀戮开始。

    此时韦昌辉的大部分兵马,都还在跟萧朝贵的余部在厮杀火拼,身边只带了九百多兵马,且都是杀了一夜,筋疲力尽之士。

    面对李秀成五倍生力军的冲击,韦昌辉和他的部下,几乎没有做出像样的抵抗,就被三下五除二的收拾干净,杀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天光大亮之时,北王府再度被血洗了一遍,那些杀尽北王府老幼的西王之兵,讽刺性的也紧随其后,共赴黄泉。

    韦昌辉武道不过当世二流,一番挣扎拼杀之后,身负数创,被活捉了下来。

    血淋淋的韦昌辉,被一群忠王兵押到了李秀成跟着,跟狗一样被按在了地上,跪在李秀成跟前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见天王,带我去见天王,我要向他伸辩,我韦昌辉一心为国,我根本就没有谋反叛国之心,我冤枉,我要见天王啊——”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韦昌辉,明知是死到临头,却仍旧不甘心,声嘶力竭的嚎叫着,祈求着,想要做最后的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李秀成却面无表情道:“天王有旨,捉到逆贼韦昌辉之后,就地正法,韦昌辉,你安心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李秀手眼中杀机凛射,手中战刀高高举起。

    韦昌辉这才意识到,自己必死无余,不由悲愤之极,大骂道:“洪秀全,你这个阴险卑鄙的昏君,我韦昌辉真是瞎了眼才错跟着你造反,你这样的昏君,怎么可能是大魏之皇的对手,早晚也要被陶商所杀,我在地狱里等着你,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李秀成眉头一凝,手中刀锋奋然斩下。

    西王韦昌辉,人头落地。

    “速将韦昌辉的人头送往天王府。”李秀成沉声下令,扬刀喝道:“其余兵马随我直奔北王府,天王有令,杀尽北王家眷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杀红了眼的忠王圣兵们,再度掀起了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本已沉寂下来的天京城,此刻,又陷入了血腥的杀戮中。

    这场杀戮,从清晨时分一直杀到了黄昏,整个天京都被血所笼罩,变成了修罗地狱。

    残血西照之时,杀戮方才渐渐沉寂下去。

    先是西王府的一万兵马,杀了北王府一个措手不及,北王府的一万太平军,几乎被杀了个精光,而西王府也付出了死伤三千的代价。

    正当这些西王兵们筋疲力尽之时,却传来了他们的西王被杀的噩耗,人心顿时崩溃瓦解,李秀成却趁机统帅五千忠王军杀到,一番狂杀之后,又把余下的七千西王兵也杀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西王和北王之后全军覆没,李秀成的忠王军虽然站到了最后,但也死伤颇重,只余三千兵马。

    而在整个事变过程,三万忠于天王的嫡系太平军,却始终处于中立状态,没有参与到这场大混战当中。

    杀戮结束手,整个天京城,乃至于整个太平天国,再也没有派系之兵,就只余下了完全忠于天王的三万兵马。

    天王府中,洪秀全彷徨了整整一天,终于等到了“叛乱”被彻底平定的捷报,等到了李秀成只身入王府,带着萧朝贵和韦昌辉的人头,亲自前来拜见。

    洪秀全笑了,放声狂笑,痛痛快快的大笑,他终于可以松一口气,因为在这座天京城中,谁也不能再威胁到他的地位。

    至于仅存的忠王李秀成,他已经用自己的实际行动,证明了他对洪秀全这个天王的忠诚。

    而且,李秀成的嫡系兵马也在平叛中死伤过半,就算他心存异心也是有心无力,只能在洪秀全的监督下,指挥那三万忠于洪秀全的圣兵,老老实实的为洪秀全守城。

    当然,洪秀全为了安抚拉拢李秀成,亲自在金殿中召见了李秀成,重赏之外,又封李秀成为东王,节制天国诸路大军,抵御魏军的入侵。

    就在李秀成还来不及谢恩之时,被城中杀戮所阻挡,迟迟不肯出门的南王冯云山,还有水镜先生司马徽,终于是匆匆忙忙的赶到了大殿。

    一见面,冯云山连君臣之礼都不行,就冲着洪秀全质问道:“天王,你疯了吗,在这种敌人大军压境的情况下,为何挑动西王和北王自相残杀,毁我天国栋梁!”

    洪秀全脸色立时一沉,喝道:“南王,注意你的言辞
无限之神座无敌无弹窗
,你竟敢这样跟朕说话,难道你也跟那两个逆贼一样,想要造反叛变不成?”

    冯云山一震,才意识到自己言语有失,只得拱手道:“臣只是一时情急才言语冒犯,还请天王恕罪,臣是实在不明白,在这个大敌当前的时候,天王为何要自毁长城,白白断送了西北二王,还有两万将士的性命啊?”

    “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,南王啊,你真是让朕失望。”洪秀全拂袖转身,赖的去跟他解释。

    于吉便上前叹道:“南王啊,这件事你可是错怪了天王,若非萧朝贵和韦昌辉暗中勾结陶妖,意图谋反,不到万不得已之下,天王也不会出此下策啊。”

    谋反?

    冯云山先是一怔,立刻反问道:“凭什么就认定西北二王会谋反?”

    于吉便捋着胡须,不紧不慢道:“布山城失陷那么快,已经是十分可疑,而近日京中又传言四起,说是萧韦二人屡屡召见心腹,准备暗中发动兵变,且那陶妖也止步于六十里外停止进军,种种证据难道还不足以证明,萧韦二贼意图谋反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些也能算是证据?”冯山云一脸惊讶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算吗,简直是铁证如山!”于吉却坚信道。

    冯云山是一时语塞,不知如何反驳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直沉默的司马徽,在徐庶的搀扶下步上前来,干咳几声,问道:“天师,老朽有一事不明,既然天师笃定那二王暗降了陶贼,可当初那二王兵败而归之时,明明有希望趁乱攻下天王府,却为何什么也没做,还冒着被杀的风险,亲自前来向天王请罪?”

    一席轻描淡写的反问,瞬间把于吉给问住,问到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唉——”司马徽苦叹一声,“只怕京中的那些传闻,都是陶贼故意散布,陈兵不前也是一样,我们中了他的离间计了。”

    离间计!

    背身而立的洪秀全,身形蓦然一震,眼中迸射出无尽的惊色,仿佛一瞬间恍然惊醒一般。

    他是被司马徽一语点醒,意识到自己中了陶商的奸计。

    “该死,陶贼竟如此卑鄙,朕竟然中了他的奸计,白白自损了两万兵马,该死啊,都是于吉这个糊涂虫,给朕乱出馊主意,可恨,这个蠢材……”

    洪秀全是懊恼无比,暗暗咬牙,拳头紧握,眼眶中迸射着深深的悔意。

    他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就感觉自己被陶商,像是戏耍小丑般羞辱,心中是怒火滚滚,几乎有吐血的冲动。

    最终,他还是深吸几口气,强行压制平伏下了懊恼羞愤的怒火。

    咬牙半晌,洪秀全深吸几口气,缓缓转过身来,冷冷道:“萧韦二人是真叛国也好,还是陶贼的离间计也罢,越是在这个关键时候,就越不能出任何差池,朕要为天国大局着想,自然是宁信其有,不信其无,你们明白吗。”

    洪秀全当然不能承认自己的判断失误,为了自己的圣主的声望,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给自己找台阶下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份上,司马徽也是无可奈何,只好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冯云山是连连叹息,也不敢太过责问洪秀全,只得苦着脸道:“我军本来就兵少,眼下又损失了两万兵马,可该如何抵挡魏军的进攻?”

    洪秀全脸上却全都是自信,一拍李秀成,语重心长道:“忠王,天国的生死存亡,朕就全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秀成立刻一正色,拱手慨道:“天王放心,臣必尽臣所能,守御京师,有臣在,臣绝不会让一名魏妖踏上我天京城头半步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有忠王这番话,朕就放心了,朕就等你看你的精彩表演,怎么让陶妖折戟城下吧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金殿之中,响起了得意的冷笑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京东北,六十里外。

    皇帐,陶商闲坐于上,坐品着小酒,一派闲然之势。

    正喝着小酒时,穆桂英却行色匆匆的步入了皇帐,看起来便是一脸的心事,拱手欲言,却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桂英跟朕之间,有什么好顾忌的,有话直说吧。”陶商放下酒杯,淡淡笑看着她。

    穆桂英轻吸一口气,方才拱手道:“陛下,龙编城近在咫尺,陛下让大家逗留在此,一连数日按兵不动,众将和臣都对陛下的举动很不理解,所以大家推举我来向陛下问明个原因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陶商还不及开口,时迁便兴冲冲而来,拱手兴奋道:“陛下,好消息啊,臣已打探出,前日龙编城发生了大规模的混战,先是韦昌辉杀了萧朝贵,接着萧朝贵又被后来赶到的李秀成所杀,咱们不出一兵一卒,洪秀全就为咱们杀了两个王,两万兵马,陛下的离间计成功啦!”

    听着这振奋人心的消息,穆桂英是既惊又喜,惊奇的目光激动的看向了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却一笑,淡淡道:“桂英你不是想听朕陈兵不前的原因吗,这就是你想要的原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