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七十六章 留足时间让你们斗

第九百七十六章 留足时间让你们斗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交趾郡,天京东北七十里。

    “魏”字战旗傲然飞舞,陶商策马提刀,徐行在最前方,巍如天神般耀眼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,十万步骑大军浩浩荡荡,队伍绵延无尽,一眼看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自破布山之后,陶商就率领着大军一路西进,沿途的太平军是望风而溃,他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,就收复了安广,临尘等桂林郡西面诸县,兵锋无可阻挡的杀入了交趾郡。

    陶商知道,他脚下所踏的这片土地,在他原本所处的那个时代,已经是一个叫越南的国家,而那个国家自秦时以来,就是华夏的一部分,一直到明朝中期之时方才分裂出去。

    而现在,包括交趾郡,九真郡和日南郡三个郡在内,那个后世国家所有领土,都属于交州,属于华夏帝国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而这三个郡中,最南的九真和日南三郡,人口稀少,经济贫瘠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唯有交趾郡,才是三郡之中,也是整个交州最富庶,人口最密集的核心所在。

    交趾若失,洪秀全将再无力复起,就算是他最后再度逃走,等待他的也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现在,陶商就要率领着他的十万大军,前去攻破天京,那座洪秀全最后可以依仗一战的城池,彻底的灭了这个神棍。

    神思之时,前方一骑飞马而来,正是锦衣卫统领时迁。

    时迁在已被提前派出潜入天京,去侦察太平军的情报,眼下策马而归,必是带回了重要情报。

    “时统领,可有什么好消息给朕吗?”陶商笑问道。

    时迁勒马于前,拱手道:“禀陛下,臣已侦察清楚,洪秀全麾下尚有三万兵马,加上从布山逃回去的败兵,勉强能凑出五万兵马,不过战斗力已大不如从前。”

    五万兵马么……

    这个数字还是让陶商稍稍有些忌惮。

    毕竟天京乃是洪秀全的都城,城墙高厚,其坚固程度远胜于布山,即使是龙怒那样的攻城重武器,也不见得能耐何得了,他想像攻陷布山那样,强行攻破天京,显然是不太现实。

    何况,洪秀全竟然还能拼凑出五万兵马来,若真是抱定决心死守的话,还真有可能守个一年半载。

    陶商可没那么多时间却浪费,他必须要速破天京。

    陶商眼眸忽然一动,想起了件事,便问道:“萧朝贵和韦昌辉呢,他二人败逃回了天京,洪秀全是怎么处置他们的?”

    陶商知天京城中,能统兵作战的,差不多只剩下萧韦二人,若是洪秀全一怒之下,将他们办了的话,敌方无大将统兵,那么自己破城的难度就要小很多了。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,据臣刺探,当日那萧朝贵和韦昌辉败归天京之后,洪秀全欲一怒之下,将那二贼处死,只是因为司马徽力谏,洪秀全饶了他们一命,命他二人戴罪立功。”

    又是这个水镜先生。

    陶商稍稍有些失望,便想若是没有水镜插手的话,洪秀全一怒之下宰了韦昌辉和萧朝贵二贼,朝中再无领兵之将,那对自己来说,就是太有利了。

    “可惜啊,真是可惜……”陶商摇头感慨道。

    这时,身边的刘基,嘴角却钩起了一抹诡色,笑眯眯道:“陛下不必叹……叹息,臣倒是有一计,或许可以除……除掉萧韦二贼,让洪贼无将可……可用。”

    刘基一诡笑,陶商就要偷着乐。

    他精神顿时一振,笑问道:“刘半仙,有什么妙计,尽管说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刘基便不紧不慢,结结巴巴的将自己的计策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不错,洪贼此人疑心甚重,这一计正好打在了他的软肋上。”

    陶商连连点头,深以为然,目光看向时迁,“时迁,刘半仙的计策,你可听懂了吗?”

    “臣虽然愚钝,不过伯温先生的计策,还是勉强听懂了。”时迁答道。

    陶商便一拂手,欣然道:“既然听懂,那就要再有劳你走一趟龙编,深入虎穴,带着你的锦衣卫执行此计吧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就等着好消息吧,臣去也。”时迁一拱手,转身策马飞奔而去,很快就消失在了大道尽头。

    陶商便扬鞭喝道:“传令全军,就地安营扎寨,咱们要给足了太平贼内斗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匆匆而行的十万大军,就此停下了前进的脚步,于天京东北六十里安营扎寨,驻军不前,坐等着时迁实施计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天后,天京。

    天王府内,昏暗的金殿中,洪秀全一脸阴沉的坐在龙座上,听着于吉向他的告密,脸色越来越阴沉,拳头也暗暗紧握。

    “天王,
炼尽乾坤帖吧
近来京中都在暗中流传,说是布山城之所以这么快失陷,都是因为韦昌辉和萧朝贵二人已生了叛心,想向那陶妖示好,所以才故意放水不肯力战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据老朽的亲信们调查,近日以来韦昌辉和萧朝贵二人还频频的召集自己的心腹密会,似乎在酝酿着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根据最新情报,陶妖原本率十万大军气势汹汹杀来,但大军杀到天京东北六十里之地时,突然停止了进军,一连数天按兵不动,好似在等着什么。”

    于吉用凝重的口吻,把一系列的传闻诿诿道来,又将种种可疑的蛛丝蚂迹也点了出来,虽然没有直说,但言外之意,似乎已明确指向了一个推测:

    萧朝贵和韦昌辉二王,已经暗中投靠了魏国,准备发动兵变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洪秀全的巴掌狠狠的拍在了案几上,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萧朝贵和韦昌辉这两个混蛋,布山城失陷那么快,朕本来就已经很怀疑,没想到他们竟然果真当了叛贼,无耻!无耻之极!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于吉轻叹一声,“韦昌辉和萧朝贵二人,原本就不是我太平道忠实信徒,只是为了谋取私利,才加入到我们太平道,而今见天国遭逢危难,跟那石达开一样见风使舵也是意料之中的事。”

    洪秀全愈怒,喝道:“来人啊,速派两队人马出府,去把萧朝贵和韦昌辉两个逆贼给朕抓起来,朕要亲手把他们处死,以泄朕心头之恨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于吉神色立变,急是摇手道:“天王,万万不可啊!”

    愤怒的洪秀全一怔,不解的看向于吉,不知他为何阻止自己。

    于吉却苦叹道:“那萧朝贵和韦昌辉二人各握有一万兵马,此刻想必已有所防备,天王这么派人去抓他们,等于是打草惊蛇,逼得他们撕破脸皮,若是率本部兵马作起乱来,只凭天王麾下的三万圣卫军,只怕难以将他们平灭,到时候就算勉强平叛成功,那时也必会是两败俱伤,还怎么来对付魏妖,守卫天京。”

    洪秀全身形一震,蓦然间清醒过来,精神顿时又蔫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可恨啊,早知如此,当初那两个奸贼逃回来时,就该直接杀了他们,都是司马徽的劝谏,误了朕的大事啊。”洪秀全恼火的埋怨道。

    “那水镜先生虽然神机妙算,看来终究是老子,脑子不中用了,看不出来萧韦二贼心怀逆心也不足为奇。”于吉倒是为司马徽开脱,只是言语中已毫无尊敬,唯有失望和惋惜。

    那种失望,就好像是自己看走了眼,没想到传说中的水镜先生,卧龙与水镜之师,原来已垂垂老矣,盛名难负。

    洪秀全脸色是既难看又慌张,颤声道: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那朕该怎么办?难道就叫朕这么束手待毙不成?”

    “那倒未必……”于吉眼中掠起一丝冷绝的诡笑,语气玩味阴沉。

    洪秀全眼前一亮,忙问道:“天师莫非有什么回天妙计不成?”

    于吉便捋着花白的胡须,冷笑道:“萧朝贵和韦昌辉二贼素来都不睦,老朽料想他们就算是投奔了陶妖,也必没有私下串通,多半是各自跟陶妖勾结,既然如此,那我们就利于他二人的矛盾,给他们来个借刀杀人,然后再来个螳螂,黄雀在后。”

    “天师这计策听起来极是玄妙,快详细给朕说说。”洪秀全越发的兴奋,却依旧没有听出来于吉的言外之意。

    于吉没办法,只好又费了一番唇舌,将自己的计策不紧不慢的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洪秀全这才恍然大悟,禁不住拍案赞道:“妙啊,好一招借刀杀人,好一招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天师此计当真是神妙之极,朕看那两个叛贼,这一次还怎么逃出朕的手掌心!”

    于吉得到了洪秀全的盛赞,轻捋白须,苍老的眉宇间流转起丝丝得意,那气势,仿佛一切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得意之余,于吉却又顾虑道:“老朽此计虽妙,但还有个至关紧要之处,那就是李秀成此人可不可靠。”

    “朕这就给李秀成去一封密信,让他加快速度领兵回京,至于他可不可靠……”

    洪秀全冷哼一声,自信道:“朕早看出来,这李秀成虽然比杨秀清萧朝贵之流地位低,但对朕,对天国却远比他们要忠心,况且朕会许诺此事若成,朕就封他为东王,节制天国诸路兵马,这么大的诱惑,朕不信他不会被打动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天王这句话,那老朽也就放心了。”于吉这才松了口气,释然而笑。

    洪秀全站了起来,负手而立,傲然道:“你们这些叛贼,朕很快就会让你们付出血的代价,让你们知道朕的手段,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阴冷得意的狂笑声,回荡在昏暗的大殿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