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七十五章 天塌了!

第九百七十五章 天塌了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禽兽!

    太平天国上下,洪秀全就是高高在上,神一般的存在,还没有谁敢对他出言不敬。

    纵然是飞扬跋扈的杨秀清,也仅仅是敢反对他而已,那种反对也都是从道理上反对,言语中不敢有冲撞。

    而现在,洪宣娇,他的义妹,竟然敢斥他是“禽兽”!

    刹那间,洪秀全那邪笑的脸便一黑到底,瞪眼怒喝道:“你说什么,再给朕说一遍!”

    洪宣娇身儿一震,眼中顿露慌色,这才意识到,自己方才情急之下,口无遮拦,竟然那样出言冒犯了洪秀全。

    她只好强压下羞恼,咬着嘴唇解释道:“王兄息怒,臣妹非是有意冲撞王兄,臣妹也绝不是那个意思,臣妹其实想说,宣娇乃是王兄的妹妹,岂能伺奉王兄,那岂非是乱了天伦。”

    洪秀全的脸色这才由阴转晴,冷哼一声,不屑道:“朕乃黄天大神下凡,朕所说的每一句话就是天伦,就是天理,谁敢有异议!”

    傲然自负的豪言说完后,洪秀全话锋又一转,笑嘻嘻道:“再说了,你我只是义兄妹而已,并为血脉之亲,你做朕的爱妃,又有什么不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天王,可是……”洪宣娇一时又慌又急,不知该怎么抗拒。

    按照天国的天律,天国上下的一切,都是黄天大神所赐,也就是洪秀全这个天王所赐,包括她洪宣娇的身体。

    洪秀全想要占有她,她不但不应该有任何异议,还应该高高兴兴,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献上,尽心竭力的伺候洪秀全。

    洪宣娇做不到那般,却又不知怎么抗拒洪秀全,岂能不急。

    “宣娇啊,其实早在朕起兵反魏之时,朕就已经钟情于你了,你应该能感受到朕对你的心意才是,还有什么可犹豫,来吧,倘开你的身心,投入到朕的怀抱中来吧,把你的身体,你的灵魂,都献给朕,献给黄天大神吧!”

    洪秀全站了起来,满嘴的神棍理论,张开双手,带着一脸的邪笑,朝着洪宣娇逼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王兄,王兄……”洪宣娇步步后退,已慌到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关键时刻,紧掩的大殿之门,再次被重重推开,南王冯云山又一次不经通传,就闯入了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洪秀全的好事被打断,立时收了一脸邪笑,枯黄的脸上燃起了盛怒,大喝道:“南王,你好大的胆子,怎敢几次三番擅闯金殿,你眼里到底还没有朕这个天王!”

    冯云山却一脸沉重,跪倒在殿前,颤声道:“天王,非是臣要冒犯天王,只是这天已经塌下来了,臣不得不臣擅闯金殿啊!”

    天塌了?

    洪秀全一怔,心头顿时涌起一丝不祥的预感,却又厉声斥道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朕乃天王,朕即是天,天怎么会塌下来。”

    冯云山身形微微一震,却苦着脸道:“启禀天王,西王和北王已经兵败而归,布山城已失,陶妖的十万大军正向天京杀奔而来啊!”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莫大一道霹雳惊雷,当空劈落在了洪秀全的头顶,瞬间劈散了他所有的酒意,劈散了他所有的邪意,劈到他身形剧烈一震,整个人头晕目眩,跌跌撞撞的后退数步,失魂落魄的跌坐在了龙座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这才几天功夫,布山城就失陷了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洪秀全的魂魄都像是给劈散了一般,喃喃自语,呆愕在了龙座上。

    洪宣娇则是暗松了口气,庆幸冯云山及时的闯入,为她解了围,不然她真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但冯云山的带来的这个惊天消息,同样也令她震惊无比,口中喃喃惊道:“西王和北王加起来有四万多兵马,怎么可能这么快被击破,那陶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龙座上,洪秀全惊怔失魂了足足有一刻钟时间之后,方才蓦然惊醒,枯黄的脸上瞬间憋满了熊熊怒焰。

    “萧朝贵和韦昌辉这两个废物在哪里,他们在哪里?”洪秀全沙哑的咆哮大叫。

    冯云山向殿外指了指,叹道:“西王和北王已经在殿外候着,他们不敢进来。”

    洪秀全一听,便大吼道:“宣那两个混账东西进来。”

    旨意传下,殿外候着的萧朝贵和韦昌辉二人,只能带着一腔的不安,灰头土脸的黯然步入了大殿中,跪倒在了阶前。

    洪秀全一瞧见他们就怒从心起,咆哮道:“你们两个废物,朕给了你们足足四万兵马,你们走的时候又是怎么拍着胸膛发誓的,为何却才几天就失了布山,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!”

    “天王,此次布山失陷,全都是萧朝贵的罪责!”韦昌辉第一个跳出
黑科技垄断公司吧
来推起了黑锅。

    当下他便把自己描绘成了一个死战之士,却因萧朝贵把守东门不利,擅自弃门而逃,导致魏军破城而入,他不得已之下,为保存实力才不得不退兵的经过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洪秀全是越听越火,怒瞪向萧朝贵,张口就要骂他贪生怕死。

    “天王休听韦昌辉的狡辩,布山失陷明明是他的责任,他这是在故意陷害臣!”

    萧朝贵也不是那待宰的羔羊,不等洪秀全出骂,便厉声自辩,说韦昌辉拥兵自重,坐视他被魏军主力,却偏偏不分兵相救,导致东门被破无法避免,他不得已之下,为保存实力才弃东门而撤。

    听了萧朝贵的解释后,洪秀全的怒目立时又瞪向了韦昌辉。

    “萧朝贵,你信口胡言,我什么时候拥兵自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拥兵自重,为何不救我?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的南门才是魏妖的主攻方向,我哪里分得出兵马救你,是你该救我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,明明我守的东门才是敌军主攻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放屁!”

    萧朝贵和韦昌辉二人,便在这大殿之上,互相争吵指责起了对方,都把失城的责任推向对方。

    他二人本就是乡野村夫出身,这会急起来后,也顾不得什么礼数体统,什么“放屁”之类的粗俗的骂词,毫无顾忌的就迸了出来。

    洪秀全僵坐在龙座上,眼看着他二人争吵不休,脸上的阴云是越来越浓,深陷的眼眶中,怒火也越烧越旺。

    终于,他忍无可忍,咆哮大骂道:“你们两个废物,给朕闭嘴,闭嘴!”

    萧朝贵和韦昌辉吓了一跳,赶紧闭上了嘴巴,伏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一口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洪秀全猛一拍案几,怒火未消之下,大吼道:“来人啊,把这两个失地误国的家伙,给朕拖出去,把他们五马分尸,碎尸万段”

    这杀令一下,把萧韦二人顿时吓到魂飞魄散,连连叩首求饶。

    冯云山也吃了一惊,不得不站了出来,替他二人求情。

    洪秀全却被怒火冲昏了头脑,执意不肯,非要杀他二人不可,命令洪宣娇即刻动手。

    洪宣娇本就对韦昌辉和萧朝贵两个粗俗之徒看不上眼,一想到他们曾向自己求情,对自己心存觊觎就心里不舒服,这下有机会除掉他们,自然是巴不得,遂是喝令殿中亲兵上前,将他二人拖下去处死。

    一众亲卫兵一拥而上,就要将那二人拖走。

    “天王,万万不可!”

    关键时刻,一声苍老低沉的吼声,响起在了殿外。

    却见司马徽在徐庶的掺扶之下,颤巍巍的步入了大殿,拱手道:“天王,西王和北王失了布山城,固然是有罪,但却万万不可杀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二人失城陷地,致使天国陷入了现在的险境,朕怎么不能杀他们?”洪秀全不悦的反问,怒气显然却因司马徽的出现而消了几分。

    司马徽的却苦叹一声,默默道:“天王固然有一万个理由可以杀他们,但老朽就问你们,若是杀了他们,到时魏军兵临天京,谁来为天王统兵守城?”

    一句话,把洪秀全瞬间问到哑口无言,愣怔在了原地,那满肚子的怒火,仿佛也被一瞬间熄灭。

    司马徽刺中了他的痛处。

    石达开背叛,杨秀清被俘,今若再杀了萧朝贵和韦昌辉,则这天京城内,将再无一员可堪大任的将领,为他领兵抵御即将杀到的魏国大军。

    靠自己吗?

    洪秀全对装神弄鬼很在行,但对领兵打仗上,却无一丁点的信心,他很清楚自己的短板所在。

    “水镜说的对,杀了他们,谁为朕守城?现在还不是杀他们的时候,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权衡半晌后,洪秀全长吐一口气,无力的一拂手,冷哼道:“罢了,朕就看在水镜先生求情的份上,给你们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萧朝贵和韦昌辉暗松一口气,顾不得抹额头上的冷汗,连忙叩首在地,拜谢洪秀全的不杀之恩,又大表决心,声称他们要改过自新,同心协力的保卫天京,发誓发战退陶商。

    看着那慷慨激昂的二王,洪秀全心中虽是有一万个不放心,一万个厌恶,也只能强忍下来,还得好言抚慰他们,鼓励他们抛弃前嫌,好好守城,为天国做最后一搏。

    嘴上对那二人好言抚慰,洪秀全心中却暗忖:“这两个家伙皆存私心,我岂能把死守天京的重任都交给他们,看来,是时候把李秀成调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伏跪于地的那二王,洪秀全的眼中,悄然掠过一丝阴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