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七十二章 狗头军师

第九百七十二章 狗头军师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萧朝贵犹豫半晌,恼怒半晌,最后只得恨恨一咬牙,沉声道:“罢了,非是本王不尽力,而是韦昌辉那厮不肯救援,这布山城失了全是他的责任,不关本王之事!”

    说罢,萧朝贵的便大叫着下令,弃守东门一线,全军即刻向西门退却,撤出布山城。

    号令未传开时,萧朝贵便不敢多逗留片刻,抢先一步逃下城去,策马向着西门狂逃而去。

    主将一走,撤兵的号令一下,东门一线的太平军残存的抵抗意志,就此轰然瓦解,纷纷窜下城头,如溃巢的蝼蚁一般,狼狈不堪的向着西门蜂拥逃去。

    奔逃中,一名副将劝道:“北王啊,天王叫咱们死守布山城,如今殿下却弃城而走,若是天王降罪下来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萧朝贵咬着牙,恨恨骂道:“如果不是姓韦的不肯分兵来救,本王怎么可能退走,到时候天王罪怪下来,咱们把责任全都推在那姓韦的身上便是,本王若在这里死战,到时候城池照样陷落,只会便宜了那姓韦的。”

    萧朝贵这是想保存自己的实力,倘若把手头这点的兵马打光了再逃,兵力便不如韦昌辉,到时候在洪秀全那里说话的份量也不如韦昌辉。

    当下萧朝贵便无半分犹豫,带着一万多的残兵,匆匆忙忙的从西门而出,向着天京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萧朝贵这么一走,整个东门一线人去楼空,大魏的将士们是破门而入,如潮水般涌入东门,魏字的战旗高高的树立在城楼上,宣告着布山城的攻破。

    南门。

    此时的韦昌辉,方才杀散了十几名登上城头的魏军,渡过了一场危机,勉勉强强的稳住了形势。

    他这才松了口气,一面喘息,一面暗骂萧朝贵私心重,到这个时候还不派兵来增援他。

    “殿下快看,东门方向树起魏妖的旗号啦!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身边响起一名士卒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韦昌辉身形一震,急是向着东门方向瞅去,果然见东门上空,己军的天国旗帜已倒下,取而代之的则是魏国战旗。

    魏国战旗树起,意味着东门已然陷落!

    韦昌辉神色骇变,失声惊叫道:“这怎么可能,萧朝贵竟然失了东门,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韦昌辉迷茫了,惊恐了,整个人都陷入了匪夷所思中。

    他自认为萧朝贵能力比自己强,兵马比自己多,面对的又不是魏军的主攻,连他韦昌辉都撑下去了,萧朝贵怎么可能失败。

    东门城头变换旗帜,南门的太平军们也都开始看到,斗志立时遭受重创,跟着也陷入了惊慌中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骑斥侯飞奔上城,惊恐的大叫道:“西王,大事不妙了,那北王不但不派兵增援咱们,还弃了东门,带兵众西门逃走啦。”

    轰隆降!

    一道晴天霹雳,从天而降,狠狠的轰在了韦昌辉的头顶,瞬间轰到了身形摇摇晃晃后退数步,头晕目眩之极,险些当场就栽倒。

    “萧朝贵这厮竟然……竟然弃城而逃!?”韦昌辉口中惊叫着,声音都沙哑颤抖。

    显然,东门方向魏旗升起,他先前只以为是魏军攻上了城头,萧朝贵还在跟敌人进行殊死血战,未必就不能战退魏军。

    韦昌辉却万万没有想到,萧朝贵压根就没有拼死而战,而是直接弃城而逃!

    “萧朝贵,你这个贪生怕死的废物,你为一己私利不援本王也就罢了,竟然还敢弃城而逃,你这个天国败类——”惊愤之极的韦昌辉,歇厮底里的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就在他大骂的这会功夫,城中的街道上,杀声已震天响起,由远及近,显然魏军已大举攻入城中,正向着他这边杀来。

    一旦魏军从后面杀来,他就要面临腹背受敌的绝境,到时候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韦昌辉知道,大势已去,布山城的失陷已成定局,他再在这里坚守下去,已没有任何意义,只能是自寻死路罢了。

    “萧朝贵,你这个天国的罪人,等我回天京之后,一定要奏明天王,非置你于死地不可!”

    韦昌辉咬牙切齿的发过重誓之后,却不敢有半分迟疑,一面抢先向着城下逃去,一面下令全军弃城,从西门撤逃。

    南门一线,太平军全面崩溃,纷纷逃下城去,向着西门方向望风而溃。

    韦昌辉这么一逃,城外的穆桂英转眼就率军破城而入,数以万计的大魏将士,如潮水般涌入城中,将那一面“魏”字战旗,高高的插在了南门城楼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两路大军杀入城中,追辗着败溃的敌军,将大魏的战旗插上了军府上空,插在了北门上空,插在了西门上空。

    正午刚过,布山城的四门皆已树起魏军战旗,宣告这座太平天国都城最后的屏
卫娇帖吧
障,就此为大魏攻陷。

    城外,陶商鹰目远望,看着那一面面“魏”字王旗,在布山四门一一树起时,英武的脸上,终于浮现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布山城,终于被他攻破了。

    陶商是一声狂笑,纵马而出,意气风发的踏入了布山城,登上城楼,举目俯视整座城池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漫漫如怒涛般的大魏战旗,在城中街道辗压飞舞,引着一队队的大魏将士,屠戮着那些不及逃走的敌卒。

    整座城池是血流成流,尸横遍街,浓浓的血雾将城池笼罩其中,如若修罗杀场。

    陶商知道,洪秀全最后的壁垒已经沦现,再没什么能挡得住他直取龙编,灭了洪秀全这个神棍,灭了太平天国这个邪恶疯狂的政权。

    “洪秀全,等朕活捉了你之后,朕会让你好好享受享受,生不如死是什么滋味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勾勒着未来,城内各条大街上,魏军将士在辗杀着败溃的敌军。

    最倒霉的就是北门的那五千守军,那二王逃走之时,没有向他们下达任何号令,等于是抛弃了他们。

    故当那五千守军反应过来时,马超已率铁骑辗压而至,把北门的五千敌军杀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至于萧朝贵和韦昌辉二人,则幸运的带着不足两万的败兵,先后从西门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由于陶商的兵力仅仅有十万,只是守军的两倍之众,此战只为拿下布山城,故陶商并没有下令对城池进行合围。

    原因也很简单,倘若将布山城围成水泄不通,变成一座孤城,韦昌辉和萧朝贵见出逃无望,反而还会拼死坚守,发挥出更可怕的战斗力,而不是现在这样弃城而逃。

    陶商放着两面不围,就是不让敌军有决死之心,在他们的意志间,挖那么一个缺口。

    所以,陶商才在刘基的献计之下,对北门和西门不围,而事实也证明,他的选择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且陶商已知道了萧朝贵和韦昌辉的内斗,故意要放他们逃出去,也是要留着他们,继续去内斗,自耗太平天国残存无多的实力。

    午后时分,杀声渐渐沉寂下去,残留在城中的敌军已被杀了个干干净净,这场激烈的攻城战,最终落下了帷幕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宿主获得布山攻防战胜利,现在根据第二阶段规则,开始随机召唤三名后世武将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名,吴用,统帅79,武力60,智谋90,政治81;召唤地点,青州;与宿主关系,敌对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名,年羹尧,统帅89,武力91,智谋63,政治61;召唤地点,渔阳郡;与宿主关系,敌对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名……”

    系统精灵果然是很准时,陶商这里才刚刚获胜,它立刻就开启了召唤。

    三个不算有多耀眼的名字,连同他们的数据,一同映入了陶商的眼帘。

    第一名这个吴用,陶商自然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,不就是梁山军那个狗头军师,外号“智多星”的家伙么。

    此人在梁山军中,乃是充当着诸葛亮似的角色,地位颇为重要,也确实是屡出奇计,让梁山军屡战屡胜,声威大振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个吴用力捧的宋江,却是个力主招安的投降派,吴用跟着宋江降了宋朝之后,最终也只能落得个吊死的下场。

    这样看来,这个吴用虽有智谋,但也只是90而已,跟刘基这样的真正的王佐之士,还是有着质的差别。

    “吴用召唤在了青州,关系跟我又是敌对,根据他跟宋江的关系来看,这厮很可能去投奔宋江,那姓宋的多了个狗头军师,鬼点子一出,很可能就要不安份了,再加上眼下东莱郡正被孙策入侵,嗯,看来我得尽快灭了太平天国,抽身北归才行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思绪飞转,目光又落在了第二名召唤武将的身上。

    年羹庶!

    这可是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。

    这年羹尧原本为汉人,因功被清廷抬入了镶黄旗,成了满人的奴才,又因妹妹嫁给了四阿哥雍正,而一跃成为了雍正的心腹。

    而雍正登基之后,年羹尧便倍受重用,先后率军平定藏地,扫平青海,可以说是为雍正,为清廷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
    可惜,这年羹尧居功自傲,再加上雍正疑心极重,他最终因功高盖主而被雍正所杀,落得了个身死名灭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年羹尧倒也算是个将才,不过也算不得什么绝世大将,即使是投奔了刘备,最多也就是给刘备锦上添花罢了,应该掀不起什么波澜来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暗暗猜想,目光落在了第三名武将身上,不由就笑了,心想:“这个人可就有点意思了,如果某人死在他的手上,那可真是一个天大的讽刺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