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七十一章 给朕夷平布山!

第九百七十一章 给朕夷平布山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布山城东,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时迁如风而去,如风而归,把在布山城中所刺探到的情况,如实报与了陶商。

    “时迁,干的漂亮啊,你的这情报太重要了。”陶商是惊喜不已,大赞时迁。

    先前陶商还想,太平军四万兵马在城中,想要速破布山,还非是易事,况且其中还有赵匡胤这个令人忌惮的厉害角色在城中。

    没想到,时迁却带回赵匡胤被调走,韦昌辉和萧朝贵内斗的情报,还把敌人的兵力部署,统统都摸了个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陶商已是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刘基也兴奋道:“不想太平贼在这个时候,竟然还在内斗,这真是天赐的良机,陛下,咱们无需再等,即刻攻城吧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你就下令吧,我马超定把布山夷为平地。”复仇心切的马超,也激亢的请战。

    其余邓艾,秦琼,常帅春,穆桂英等大将们,个个也战意狂燃而起,群起请叫。

    猎猎的战火,充斥皇帐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陶商一拍案几,奋然起身,大手一挥,厉声喝道:“既然叛贼们自取灭亡,朕还有什么好犹豫的,传令一军,明天天明之时,全军尽出,给朕把布山城夷为平地!”

    “夷平布山!”

    “杀尽叛贼!”

    皇帐内,大魏众将们振臂狂呼,熊熊的战意如喷发的火山般,几乎就要皇帐撑爆。

    当天晚下,圣命传遍全军,十万将士们个个热血涌动,战意爆涨,如虎狼般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为了鼓舞士气,陶商当天是尽取酒肉,犒赏诸营将士,叫他们吃饱喝足了,明天才好有力气痛痛快快的大杀一场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天光放晓,第一缕晨光从东面升起之时,魏军大营诸门尽开,十万大魏将士挟着猎猎的战意走出大营,向着布山城方向汇聚。

    十万大军,兵分两路,在布山南门和东门方向,形成了进攻态势。

    南门方向的大军,由穆桂英统领,人数约在四万人左右,而陶商则亲率六万大军,主攻东门。

    天光大亮之时,陶商一声令下,两路大军几乎在同时,对敌城发起了狂攻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天崩地裂之声震天在而响,近五百门天雷炮,对布山东门发动了疯狂的轰击,石弹腾空而起,铺天盖地的轰向了城头一线。

    李广指挥下的神射营,数以千计的利箭也破空而出,在敌城上空交织成了一片箭网。

    石弹与箭雨的双重远程打击之下,很快就将城头的太平军压到抵不起头来,只能龟缩在城垛之下,不敢露头。

    布山城虽为坚城,石弹没能轰倒城墙,但如此威力巨大又密集的轰击,足以将东城城墙上部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狂轰半个时辰,敌城已是一片狼藉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陶商没有半分犹豫,当即下令停止轰击,全军尽出,发动正面强攻。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号角声吹响,秦琼,尉迟恭,常遇春和邓艾等诸员猛将,悉数杀出,六万将士如洪流般决堤而下,无可阻挡的向着敌城漫去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一座座壕桥被架起,数以万计的魏军将士顺利的穿过护城壕,在己方强有利的箭矢掩护下,迅速的将一百三十多张云梯架起,狠狠的贴靠在了敌城墙上。

    然后,慷慨激昂的杀声响起,数以千计的攻城猛士,在诸将的指挥下,不惜性命的爬上了云梯,转眼间便爬满了整道城墙。

    城头上,萧朝贵也是拼了命,指挥着他的两万人马,冒死向着城下放箭,一块块飞石拼命向着魏军砸去,拼死阻击魏军登城。

    攻城战,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战事从清晨开始,一攻就是近两个时辰,不觉时间已接近正午。

    战势激烈到无法想象,魏军付出了数千士卒的死伤,损失不可谓不重。

    陶商却没有丝毫退兵的意思,要知道,这布山城即非曲江关那种坚城,萧朝贵的实力又不如杨秀清,陶商就不信,用强攻的手段攻不下这座城池。

    攻城在继续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东门一线已是伏尸遍地,血染城墙。

    魏军方面损失颇重,太平军也是死伤无数,尸体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城墙,他们甚至直接把尸体当作是檑木,扔下城去轰砸魏军。

    举目远望,布山东城一线的天空,已笼罩了一层厚厚的血雾,甚至遮挡了太阳的光辉。

    那一面“魏”字皇旗之下,陶商横刀而立,目光坚如钢铁。

    他那双锐利的鹰目,自然能够看的出,在经历了接连的失败之后,洪秀全那套神棍理论,已经越来越无法再忽悠到他的信徒,无法再激起他们的狂热,让队们恢复到从前那种灭绝人性的恐怖战斗力。

    太平军的战斗意志,此刻其实已大打折扣,降到了不如己军的地步。

    况且,陶商还从时
召唤七龙珠txt下载
迁的情报中得知,这支太平军中还存在有内斗,在这种情况下,陶商所要做的,就是尽可能给敌人最大的压力,以激起敌军的内斗产生质变,最终从内部瓦解。

    鹰目远望,陶商很快就发现,那萧朝贵所在的城楼处,损失最为惨重,形势很是不利。

    陶商当机立断,喝道:“黑炭头何在!”

    “臣在!”尉迟恭豪然一应。

    陶商马鞭向着城门方向一指,厉声道:“敌军城门方向形势不利,朕命你率五千中军精兵,给朕争攻城门,若是破不了城,你也不用回来见朕!”

    陶商这是把生死军令状,压在了尉迟恭这员门神身上。

    尉迟恭没有半点含糊,把衣甲一撕,露出半截赤膀子,大叫道:“陛下瞧好吧,我尉迟恭不破了城门,我提头来见陛下!”

    说罢,尉迟恭拨马转身,半有半分迟疑,挥舞着大铁鞭便狂杀向城门。

    中军处,原本环绕在陶商左右的五千御**卫们,如潮水般破阵而出,追随着那黑色的旋风直奔城门。

    这一刻,陶商连最后的中军也派上战场,再没有半分保留,他这是要用尽所有的兵力,今日不破布山,绝不退兵。

    尉迟恭纵马如风,转眼便带着五千将士,如洪流般涌至城下,加入到了轰击城门的队伍当中。

    六万魏军的攻势,猛烈的程度达到了新的极限。

    太平军的防守本已相当吃力,随着那五千最精锐的魏军加入攻城,敌军是压力倍增,渐渐已有支撑不住的迹象。

    城门一线,在尉迟恭的催逼之下,魏军又是放火烧门,又是冲车撞门,攻击烈度之猛,那面城门眼看已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城楼上,以善打硬仗闻名的萧朝贵,眼看着这等形势,不禁也慌了神,开始乱了分寸。

    “我军的斗志大不如从前,魏军的攻击太猛,我的兵力不够,再这么死撑下去不是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萧朝贵思绪飞转,蓦的眼前一亮,喝道:“快,速派人往南门向西王求援,叫他分一半兵马前来增援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想起了跟韦昌辉的约定。

    既然魏军的主力在自己这一门,那就意味着南门的魏军数量必定不多,韦昌辉的一万五千兵马有所浪费,倒不如分些兵马出来,缓解自己的这边的压力。

    一骑信使下城而去,飞马直奔南门。

    南门。

    此刻同样是杀声震天,血雾横空,一场激烈的攻防战正在进行。

    南门外的穆桂英,也在驱使着他的将士们在猛攻敌城。

    本来穆桂英手下兵力不过三万多人,而城上韦昌辉的守军数量,则有一万五千之众,仅仅一倍的兵马,数量上其实并不占多少优势。

    这要是换成了萧朝贵,穆桂英的进攻是铁定讨不到什么便宜的,可惜,守城的是韦昌辉。

    太平天国诸王之中,除了善于理政而不善于治军的冯云山之外,韦昌辉的用兵能力是最弱一人,甚至连洪秀全这个天王都不如。

    所以,尽管他只面对穆桂英三万多兵马的进攻,但却感受到的压力,却丝毫不逊于萧朝贵,同样是相当的吃力。

    “西王,东门战事吃紧,北王请西王速分一半兵马增援!”飞奔而来的信使,焦急的叫道。

    韦昌辉一听,脸色就沉了下来,没好气的抱怨道:“魏军的主攻方向,明明在我这里,他竟然好意思向我求援,还想要本王一半的兵力,他开什么玩笑!”

    “可是西王,我们真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再废话了!”韦昌辉厉声打断了那信使,冷冷道:“本王知道你们北王是想趁机夺本王的兵马,你回去告诉他,本王这里才是魏妖的主攻方向,你叫他以大局为重,即刻分一万兵马前来增援本王!”

    韦昌辉非但不愿分兵,还要叫萧朝贵分兵前来增援!

    那信使是哭笑不得,却也没有办法,只得带着韦昌辉的回复,又飞奔回了东门。

    东门城楼上,萧朝贵正指挥着他的士卒,殊死而战,形势已相当紧迫。

    萧朝贵的肩膀上,甚至还为流矢擦伤,鲜血染红了衣甲。

    一见信使回来,萧朝贵便迫不及待的吼道:“西王的援兵呢?什么时候能到?”

    “回禀殿下,西王说他的南门才是魏妖的主攻方向,非但不肯分兵马来救咱们,还要叫殿下分兵去救他!”信使哭腔答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萧朝贵勃然变色,大骂道:“韦昌辉的这废物,他还敢叫老子分兵,他是眼睛瞎了吗,看不出哪一门才是魏妖主攻的方向吗!”

    萧朝贵是咆哮怒骂,把韦昌辉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发怒的短短时间里,东门一线的守势已越发的恶劣,城门在冲车的撞击下,已是处处开裂,发出咔咔的声响,眼看着就要被撞碎。

    此刻,战事已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