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七十章 别想跟我们分一杯羹

第九百七十章 别想跟我们分一杯羹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启禀陛下,臣已派人打探过,那敌将名叫作赵匡胤。”马超拱手答道。

    赵匡胤!

    这如雷贯耳的名字,响起在耳边时,陶商身形蓦然一震,一切恍然省悟。

    先前一场的胜利之后,赵匡胤就被召唤了出来,还默认降临在交州,陶商就猜测,他多半会投奔太平军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赵匡胤会出现的这么早,跟时迁一样,都早于先于他们被召唤出来的独孤伽罗和杨再兴之流,恰好会出现在布山城,关键时刻救了太平天国一把。

    赵匡胤那是什么人物,宋朝开国之君,四帝之一,还没当上皇帝之时,就是当世最强之将。

    除了武力之外,他的统帅值,他的智谋,他的政治能力,哪一项不是辗压马超的存在。

    马超败在他的手底下,可以说是一点都不冤枉。

    “赵匡胤又是什么鸟玩意儿,他有这么厉害吗?”尉迟恭却一脸轻视,不屑的嚷嚷道。

    “傻炭头,赵匡胤的实力,可是十倍于你,幸亏这次撞上他的人不是你,而是马超,不然说不定你连小命都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暗忖,却没有明言,毕竟,除了他之外,谁又能想到,这个赵匡胤的实力强到他们匪夷所思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达开,赵匡胤此人你可认识?”感慨后,陶商的目光看向了石达开。

    石达开的眼中也有几分意外之色,却拱手道:“回禀陛下,臣只记得这赵匡胤原本只是一名小卒,后来屡立战功之后,才被提拔成了将军,本来是跟着洪贼大军入侵荆州的,但却因为一件小事得罪了杨秀清,便被贬回了交州,此人倒确实有几分过人之能,只是臣也不知道,他是被调去为布山守将。”

    听过石达开这番解释之后,陶商就不得不再次感慨,这系统精灵的设置,还真是精密到了极点,连赵匡胤得罪过杨秀清这种细节,竟然也能设计到,而且还植入的无比真实。

    “陛下,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穆桂英打断了陶商的神思。

    陶商神思收敛,轻吸一口气,英武的脸上燃起皇者的霸绝自信之气,扬鞭向着西面一指,傲然道:“区区一个赵匡胤,就算他再有能耐,也救不了太平天国的命,传令大军,直取布山,谁敢阻挡朕的兵锋,就给朕灭了谁!”

    陶商自信的豪然,感染了三军将士,马超这小小失利所造成的阴霾,跟着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大魏将士们挟着狂烈的战意,继续浩浩荡荡的向着布山城前进。

    陶商的自信,知有他的自恃所在,以赵匡胤的实力,他若是太平天国的天王,陶商还真会存有几分忌惮。

    可惜,赵匡胤再强,也终究不过是洪秀全手下一员小将而已,连韦昌辉这种货色都不如,无兵无权无地位,就算他有天大的本事,陶商也不信他能逆天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没有半点迟疑,策马扬鞭,率领着十万大军,昂首西进。

    两天后,陶商率领着步骑大军,进抵了布山城下。

    大军于城东扎营,连营七八里,营盘一望无际,声势浩大。

    此时洪秀全所派出的四万援军,也已抵达了布山城,跟赵匡胤所部会合,合兵四万五千余众。

    面对敌军的增兵,陶商自知不可轻举妄动,安营已毕之后,也不急于立刻攻城,一面叫将士们稍做休整,一面又派出时迁,仗着他飞檐走壁的天赋,潜入布山城中去刺探敌军虚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布山城,军府大堂。

    萧朝贵和韦昌辉二人,并坐在上首,以高高在上的姿态,俯视着阶前跪伏的那名武将。

    尽管韦昌辉名为西王,在排位上比萧朝贵这个北王要高一些,但由于韦昌辉的资历和战功皆不济萧朝贵,名望还远远未达到当年石达开在这个位子上的境界,所以他二王实际上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布山守将赵匡胤?”韦昌辉眯起眼来,瞟着那跪伏武将。

    “正是末将。”赵匡胤回答的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萧朝贵紧接着又问道:“你就是那个两败魏妖大将马超的赵匡胤?”

    “确是末将。”赵匡胤依旧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萧朝贵和韦昌辉对视了一眼,二人的眼中不约而同的掠起了狐疑之色,似乎不太相信,眼前这么个不起眼的小角色,竟能击败魏国大将,西凉锦马超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可是马超啊,连杨秀清都覆没在了他所统的铁骑之下,连他二王都极为忌惮。

    韦昌辉便又道:“那你倒说说看,你是怎么两败马超的?”

    赵匡胤便不慌不忙,将自己如何设计伏击马超,又如何趁马超立营未稳,夜袭魏营取胜的经过,如实的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完了他的汇报,萧朝贵和韦昌辉二这才将信将疑,二人再次对视一眼,眉宇中又不约而同的流转出一丝忌惮。

    显然,这个赵匡胤是块埋在沙里的金子,如今已绽露出了头角,假以时日倘若被天王重要的话,必可一展所长,到时候位子只怕就要直追他二人了。

    他们感觉到了威胁。

    “你先起来吧。”韦昌辉也不表彰赵匡胤,只是拂了拂手。

    赵匡胤不动声色,缓缓站了起来,从容侍立在阶下,表情平静,看不出他心里的喜怒。

    “如今魏妖十万大军已兵临布山城下,你对
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最新章节
守城有什么看法?”萧朝贵居高临下的口吻问道。

    赵匡胤不假思索道:“末将以为,我们想要守住布山城,必须要做到集中兵力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集中法,你倒说说看。”韦昌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赵匡胤便来到地图前,比划道:“两位殿下请看,布山城的地形是北面近水,西面依山,此两面地形皆不宽阔,不利于敌军兵力展开,末将以为,魏军的攻城很可能会选择在东门和南门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赵匡胤接着道:“末将以为,我们可在西门和北门各布五千兵马,以防万一,再于东门和南门各部署一万兵马做为主要防守方向,余下近两万兵马,可以作为预备队,哪一门吃紧,便前去增援哪一门,末将想我们只要做到了这些,就有很大的希望守住布山城。”

    赵匡胤洋洋洒洒一番话,条理清晰,战术明确,把敌我方向的利弊分析的清清楚楚,不禁让萧朝贵和韦昌辉二人,愈发的对他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他二人眼中的忌惮之色,也越发的浓烈了。

    韦昌辉眼珠子转了几转,便拂手道:“行了,你的看法本王和北王会考虑的,这布山城的城防就由我们接管吧,至于你嘛,本王交给你一个重要任务,便是速往后方去押运粮草。”

    这道军令一下,原本平静的赵匡胤,不由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乃布山守将,对布山城的城防最为熟悉,前番又两败马超,那二王不表彰自己也就罢了,至少也该把他留下来,做为左膀右臂来协助他二人守城。

    谁料到,韦昌辉竟然要把他打发去押运粮草。

    “北王,押运粮草这种事,可交给旁人去做,末将可以留在布山,辅佐两位殿下抗击魏妖。”赵匡胤终于“斗胆”提出了异议。

    韦昌辉眉头一皱,不悦道:“兵法云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,本王是器重你是个人才,才会把运粮这么重要的差事交给你,怎么,你还不愿意了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末将只是觉的……”赵匡胤一时不知该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他想留下来守布山,当然也有出于私心的考虑,要知道布山城眼下乃是太平天国的最后壁垒所在,若是能参与到这场保未战,最后守城成功,便等于是立下了大功。

    大功在手,升赏封王那自然是少不了的,赵匡胤岂会对荣华富贵,功名利禄不感兴趣呢。

    韦昌辉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,瞄向萧朝贵问道:“北王,本王对赵匡胤的任免,你可有异议吗?”

    萧朝贵想也不想便点头道:“西王的安排很明智,正是人尽其才,用到了赵匡胤长处,本王没什么异议。”

    “听到了没有。”韦昌辉目光又瞟向赵匡胤,“这是本王跟北王共同的决定,赵匡胤,难道你还想抗命不成。”

    赵匡胤这下便无话可说了,他也彻底的看明白了,原来这两位王爷这是忌惮于自己的本事,怕他留在这里夫抢了他们的风头,所以才用这么个闲差,把他给名正言顺的支走,叫他说不出个什么一二三来。

    “末将……末将领命便是。”赵匡胤心下暗自一叹,自不敢抗命,只得默默接受告退。

    赵匡胤退下,大堂中就剩下了他二人,对付完了旁人,就该到了彼此相争的时刻。

    韦昌辉先道:“那赵匡胤方才所说的看法,倒也确实可行,这样吧北王,咱们就依他所说,在北西二门各安排五千兵马,至于余下的三万五千兵马嘛,也别分什么预备队了,就由于我率两万守南门,你率一万五千守东门,北王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萧朝贵眉头顿时一顿,立刻反对道:“凭什么西王你领兵两万,本王只能领兵一万五千?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五千兵马嘛,有什么好计较的。”韦昌辉呵呵笑道:“到时候魏妖若是主攻你的东门的话,本王自会分出一万兵马赶赴东门,听由你调用,还不是一样的嘛。”

    萧朝贵却冷哼道:“既然都一样,何不直接就由本王统兵两万,要知道东门可是正对魏妖大营,被魏妖做为主攻方向的可能性可是要大于南门,这么分配兵力,岂不更加合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韦昌辉一时被问住,既想多占五千人的便宜,又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来。

    萧朝贵便把脸一沉,拂手道:“既然西王你这么不舍得那五千兵马,那咱们干脆调换一个,你来守东门,本王守南门便是。”

    韦昌辉身形微微一震,心中暗忖:“他说的倒也没错,东门确实最有可能被魏妖主攻,姓萧的用兵能力也确实要强过我,为了五千兵马就让我去冒险守东门,这笔买卖可划不来啊……”

    念及于此,韦昌辉眼珠子一转,便呵呵笑道:“北王言之有理,既然如此,就由北王你统两万兵马守东门便是,本王率一万五千人守南门。”

    萧朝贵这才满意,当下两人便达成了分兵协议,又约定介时若己方所守一门形势危急,对方必须要再分兵马去相援。

    定下了守城之计后,这二王也没什么话再说,各自拂袖而出。

    却没有人觉察到,大堂的房顶之下,一片瓦片已被掀开半边,一双老鼠般的眯眯眼,透过那道缝隙,已把大堂中发生的一切,都窥视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该听的差不多也都偷听到了,赶紧去报知陛下吧。”时迁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飞身窜下了房顶,如鬼魅一般悄然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