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六十九章 小人物,大实力

第九百六十九章 小人物,大实力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洪秀全又猜对了,这个萧朝贵跟韦昌辉一样,都是来“趁火打劫”来的,想要求娶洪宣娇。

    其实在很早之前时,他二人就已有意无意间,向洪秀全表达了对洪宣娇的倾幕,却被洪秀全假装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天国正逢强盛之时,洪秀全的威望也一时无两,即使是不答应,他二人也不敢有什么想法,更不敢明着请求。

    今日却不同了,天国正处危难之时,洪秀全这个天王的威望也大跌,石达开背叛,杨秀清被俘,他韦昌辉和萧朝贵的重要性,在这时候就体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二人自然知道自己身份上涨,有了跟洪秀全讨价还价的资本,所以才敢在这个时候提亲,哪怕会让洪秀全有被胁迫的感觉。

    韦昌辉是如此,萧朝贵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何况洪秀全虽然后宫后数,但却至少膝下无一男半女,众王们私下里都在怀疑,洪秀全的身体有疾,根本就无法繁衍后代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洪秀全名义上的亲人,就只有洪宣娇这个义妹。

    倘若谁娶了洪宣娇,在天国中的地位,必定是无人能及,将来洪秀全若是驾崩的话,说不定这龙座还能轮得到自己。

    无论是出于私情,还是出于对洪宣娇美色的觊觎,萧朝贵和韦昌辉,自然都要争着求娶洪秀全。

    他们一切的如意算盘,洪秀全自然是心知肚明,脸上的阴沉也是一闪而过,旋即呵呵笑道:“北王你相貌堂堂,又能征善战,乃我天国第一猛将,放眼整个天国,除了你,谁还配得起朕那御妹!朕也不瞒你,其实朕早就有心把宣娇这个御妹许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萧朝贵一脸的惊喜,看样子是信以为真。

    洪秀全便拂手笑道:“君无戏言,朕说出的话岂能是假,不过眼下正是天国存亡之秋,现在给你们办婚事也不合时宜,这样吧,你就放心的去布山拒敌,待击退了陶妖的进攻之后,朕必亲手为你们操办婚事,让你风风光光的迎娶宣娇过门。”

    萧朝贵大喜,一头就扎在了地上,感激道:“多谢陛下的恩赐,天王放心,臣此去布山必当尽全力拒敌,就算是拼上臣的这条性命,也一定会天王击退陶妖。”

    洪秀全满意的点着头,又抚慰了萧朝贵一番,这位北王才喜滋滋的告退。

    送走萧朝贵,大殿中终于恢复死一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洪秀全脸上的笑容也消失全无,取而代之的则是阴冷,那冰冷的目光中,甚至还闪烁着丝丝愤怒的杀机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韦昌辉和萧朝贵,趁着朕现在有用到你们的时候,一个个都来要胁朕,哼,为了大局,朕就先隐忍几天,给你们点甜头,等天国转危为安之后,看朕怎么跟你们秋后算账!”

    洪秀全心中暗暗盘算中,眼中的杀机愈加凛烈阴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番禺城。

    九万大军已尽集于番禺,近三十万斛的先期粮草,也皆已从曲江关南下,经由溱水运至了番禺城。

    之后更多的粮草,在曾国藩的调度下,也在源源不断的由荆州运往交州。

    陶商在番禺城外休整了两日,将士们的体力也恢复了几分,就打算即刻起兵西进前往布山,会合马超所部,直取交趾。

    西去的大道上,九万大军浩浩荡荡而行,陶商高坐战马,目光凝望着西面方向,思绪飞转,勾勒着如何攻破龙编的设想。

    马超一军杀奔布山城已有三四日,至今尚未有音讯,不过陶商对马超还是颇有几分信心的,倘若他能突袭得手,下一步的目标,自然只剩下了龙编。

    正自神思时,前方忽然间尘雾大作,似乎有大队兵马来袭。

    陶商思绪一收,立时警觉起来,喝令前军邓艾率两万兵马上前布阵,以防是敌军来袭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太平贼来袭吧,以他们眼下的实力,固守布山才是上策,主动来跟我们正面决战,简直是自寻死路。”身边穆桂英分析道。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远望那逼近的尘雾,心中渐渐产生了一丝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片刻后,尘埃落定,前方现出一支兵马,看样子,竟象是己军的衣甲旗号。

    这时,邓艾飞奔而至,拱手叫道:“陛下,来军不是太平贼,是马孟起将军的兵马。”

    马超所部?

    左右穆桂英等大将们,身形皆是一震,神色间涌起狐疑,彼此相望,显然是对马超的出现感到疑惑。

    “马将军不是应该在攻打布山城吗?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穆桂英疑惑道。

    陶商心中的预感却越发强烈了,轻叹道:“看来咱们的马大将军,这一回在布山是碰了钉子了,走,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陶商打马扬鞭,直奔前军而去。

    穆桂英等人却皆狐疑不信,心想以马
韩娱重生之月光全文阅读
超的实力,还有一万五千精锐步骑,布山城的无名小卒,还有区区几千兵马,如何能是对手,怎么可能让马超碰了钉子。

    众将便心怀着狐疑,紧随陶商后面上前。

    前军处,邓艾所部已经跟马超所部会合,就地停止前进休整。

    陶商一路经过,见那些归来的士卒们,一个个都披红挂彩,神色黯然,显然都是吃了败仗的样子。

    前面马超瞧见陶商到了,慌忙翻身下马跪伏于地,一脸愧然道:“臣擅自作主攻打布山,却攻城失利,为敌军所败,臣有罪,请陛下治罪。”

    马超,果在败了!

    穆桂英常遇春等众将,无不是神色惊变,个个眼中都迸射出惊异之色。

    即使是穆桂英,虽然她当初不赞成马超擅自分兵去袭布山,但并不代表他对马超没有信心,实际上她一直都认为,以马超的实力拿下布山城当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她却没想到,马超竟然败了!

    陶商神色也是微微一动,神色间流转出几分意外,不过因为早有预感,此刻亲口听马超说出兵败之时,便也没那么震动了。

    “平身吧。”陶商却大度的一拂手,“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,你看到战机果断出手并没错,胜负乃兵家常事,也没什么大不了,只是朕很好奇,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,竟然击退了你马孟起?”

    没被陶商治罪,马超这才松了口气,听到陶商问他是怎么败的,马超脸上的愧色却重了。

    他便站了起来,干咳了几声以掩尴尬,方才不自在的将自己兵败的经过,如实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当日灭了杨秀清后,马超便跟穆桂英分了一万五千兵马,渡过溱水星夜兼程杀奔布山城而去。

    最初时,马超兵锋所向,可谓是无人能敌,沿途太平军望风而溃,连破高要,端溪,广信,猛陵诸县,几日内便杀奔到布山城一带。

    谁料,就在此时,变故突生。

    那布山城的太平军守将,意外的改变了太平军守御的策略,竟是主动出击,在布山城以东设下了埋伏。

    而马超一路攻无不克,也有些放松了警惕,没想到敌军竟敢主动出击,因此中了敌军的埋伏,折损了数千兵马。

    马超兵败之后,自然是极不甘心,收拾兵马继续西进,直抵布山城前,逼城下寨,打算次日攻破城池,以洗刷耻辱。

    谁料,意外紧接着再次发生。

    那布山守将竟在马超安营当晚,再次出击劫营,顺风放火烧毁了他的大营,混乱中又杀伤了他数千兵马。

    马超两度兵败,折损兵马近五千之众,在这种情况下,终于意识到了敌人不是寻常之辈,凭自己手头这点兵力,想要速破布山城已非易事。

    而这时,他又得知陶商率领着主力而来,便只好撤兵东退,前来跟陶商主力会合。

    马超知陶商明察秋毫,虽然是越说越感觉到耻辱,却依旧不敢有半分隐瞒,将自己兵败的经过,如实说出,不敢有只字隐瞒。

    左右穆桂英等众将们,一个个听的却是直咋舌,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,脸上无不是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要知道,眼前这个人,可是西凉锦马超啊。

    论武道,拥有半步武圣之力,论统兵能力,那也是一流的存在,而且所统一万五千兵马中,还有近六千精锐的铁骑。

    这等实力,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布山城敌将击败。

    还是两次!

    “我说马孟起将军啊,不是我尉迟恭敬嘴你,说句大实话,你是什么人物,竟然给一个无名之将连败两次,你这脸可丢大发啦。”尉迟恭更是口无遮拦,往马超的伤口上撒盐。

    马超本来已经够郁闷的了,却又给尉迟恭这么往伤口上撒盐,更加的感觉到难堪,狠狠的瞪了尉迟恭一眼,心中窝火,有陶商在面前,却又不好发作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马超只好白了尉迟恭一眼,辩解道:“你知道什么,我怎么会知道贼军中卧虎藏龙,布山城里竟然藏了一个厉害角色,你是不知道那人用兵有多神出鬼没,别说是我马超,就算是你,也照样要败在他手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有你说的这么神么……”尉迟恭嘴里嘟囔着,一脸的质疑。

    陶商的心中,却对这个能两败马超的“无名敌将”,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便道:“天下奇人异士层出不穷,太平军中藏着厉害角色也不是稀奇之事,邓士载不就是最好的例子,只是孟起你说了这么多,朕还不知道,这个两败你的敌将,他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(好吧,最近灵感又来了,今晚燕子我会在公众号里插播一篇番外,大抵应该叫《武松和潘金莲不能说的秘密》,大家记得搜索燕子的微信公众号:堂燕归来(tangyanguilai),记得,是搜公众号!惊喜等着你噢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