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六十六章 情根早已深种

第九百六十六章 情根早已深种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朕听说桂英你受伤了,所以赶着来看看你。”陶商放下了帘子,一脸关怀的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穆桂英松了口气,淡淡晕色的脸上,浮现出几许感动。

    她紧紧抓着衣裳的手也放了下来,淡淡笑道:“有劳陛下惦记了,只是一点小擦伤而已,不碍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陶商松了口气,瞟了一眼榻上的药,“你这是要给自己伤口换药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正要换药呢,陛下就闯进来了。”穆桂英点点头,语气神情中,又添几分娇怨。

    陶商便走近了她,一本正经道:“桂英你都受伤了,这种事怎么还能自己做,朕来帮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用劳顿陛下了吧。”穆桂英脸蛋微微一红,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陶商却又道:“那有什么劳不劳顿的,只不过是换换药而已,能耗多少力气,桂英你为朕上阵杀敌,血里来火里去,朕为你换换伤药这点小事算来了什么,来,坐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陶商就抓起了穆桂英的手,拉着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经历往昔种种,穆桂英的恐男症已经被治好了大半,陶商这般亲密的牵她的手,她竟然没有半点反感,也没有把手抽出,只任由陶商拉着她坐下。

    陶商拉她坐下,也不给她拒绝的机会,就抓起了纱布伤药,站在他跟前示意她。

    穆桂英是脸畔晕色涌动,一时又是羞涩又是感动,扭捏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,也未能领会到陶商眼神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桂英,你不把衣裳褪下,朕怎么给你换药?”陶商笑道,眼睛瞄了瞄她肩上掩遮的衣裳。

    穆桂英身儿微微一颤,脸畔晕色更浓,手儿不情愿的抬了起来,捻住了衣裳一角,想要扯将下来,却又迟迟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陶商就笑了,问道:“怎么,桂英难道还怕朕看到你的冰肌玉骨啊,咱俩之间就不必有什么顾忌了吧,你忘了朕上回还给你擦过背上的血呢,该看的都看过了。”

    一提到擦背之事,穆桂英不由就回想起了那一次的暧昧画面,心头不由怦然而动。

    “陛下说什么呢,我是刀头舔血的人,才不会跟那些小女儿家一样顾忌多。”穆桂英脸上已羞潮初起,嘴上却依旧不承认。

    说着,她便暗暗一咬牙,将自己紧裹的衣裳,轻轻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缓缓的,那雪白的香颈,那粉嫩精致的玉肩,还有那光洁的雪背,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穆桂英把衣裳一直褪到了胸前,陶商侧站在她的身旁,甚至已能够看到她暗红色的抹胸边际,甚至是那呼之欲出的傲峰也半掩半露,峰间幽壑深不见底……

    不过,美景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穆桂英把衣裳褪到足以给自己换药的位置,便是停了下来,紧紧的捂住,不肯再下移半分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这些许风景,便如那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绝世美人,反而更给了他更大的幻想空间,搅的他心头怦然一阵悸动。

    一时间,陶商看的有点痴,怔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穆桂英看到陶商眼神有异,脸蛋绯色更浓,低低的娇怨道:“陛下不是说要给我换药么,发什么呆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陶商这才清醒过来,笑了笑,收起了心里头翻滚的遐想,开始忙乎着为她换药。

    穆桂英的伤确实不重,只不过是肩头小小一片片而已,陶商先是将那旧的纱布揭去,小心的擦拭过后,方才将金创药涂了上去。

    陶商这回倒是坦然的紧,仅仅只是给她换药而已,没有什么别的心思,但难免指尖还是会有意无意间刮蹭到她肩头的肌肤。

    每一次的触碰,穆桂英都是身儿微微一颤,呼吸也跟着加快跳动,但她却没有丝毫的厌恶感和抗拒感。

    连穆桂英自己都感到惊奇,自己的恐男症竟已能克服到这种地步,竟连被一个男人触感自己的肩膀肌肤,都不会产生抗拒。

    甚至,穆桂英还惊奇的发现,自己不光没有厌恶感,内心深处还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酥**痒的,朦朦胧胧,说不清又道不明,似乎让她的身心很愉悦,又似乎让她有种难耐的煎熬。

    她就在这种酥**痒的奇妙感觉中,贝齿暗暗咬着朱唇,任由陶商给她换药,感受着陶商的温柔关怀。

    半晌后,陶商终于给她换完了药。

    正事办完后,陶商才有心情重新欣赏眼前风影,心中的念火也渐渐贲燃起来。

    禁不住,他双手将穆桂英的双臂扶住,低头在她的香肩上,轻轻的一吻。

    这是一次触犯了禁忌的举动。

    上一回的时候,陶商就是在这道防线上,试图再进一步时,被穆桂英给严辞拒绝。

    而这次,陶商感觉到自己跟她的关系,已经更亲密了许多,足以能捅破窗户纸,挑明心迹了。

    那一吻瞬间,穆桂英浑身剧烈一颤,仿佛触电一般。

    她更是
儒道至圣帖吧
感觉到,一种更加奇妙无比的感觉,就像是块大石头,狠狠的砸在了她的心湖上,溅起层层的涟漪,搅到她心神动荡不安。

    她却没有抗拒!

    因为她惊异的发现,陶商那一吻的“越线”之举,非但没让她的身体产生抗拒,甚至还激起了丝丝缕缕愉悦感,让她感觉到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曼妙。

    她的内心之中,甚至还有一种渴望,渴望着陶商能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尽管穆桂英的理智告诉自己,那种“渴望”是多么的不知羞辱,但她却无能为力,根本没办法压制下去。

    陶商心里就乐了。

    果然如他所料,穆桂英并没有抗拒。

    不但没有抗拒,陶商甚至从她身体的颤抖,从她呼吸的节律,从她肌肤的温度变化中,觉察到了她的悸动。

    她竟然在享受自己这一吻!

    穆桂英的表现,越发的激励了陶商,让他有了更进一步的底气。

    当下他便也不犹豫,双手轻轻用力,转动穆桂英的身体,让她由背朝自己,变成面朝自己。

    穆桂英没有拒绝,甚至都没有扭扭捏捏,很是顺从的转过了身体,红潮涌动的脸蛋,终于面朝了陶商。

    却见她脸色已羞红满面,眼眸如水,流转着丝丝缕缕的脉脉深情,秀眉低低,不敢正视自己的肆意的目光。

    这美人含羞的画面,搅到陶商心中是血脉贲张,越发的冲动了。

    而穆桂英那含羞带笑,不言不语的表现,则给了陶商更大的勇气,仿佛在暗示他可以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陶商轻吸一口气,用手指缓缓的端起了她那尖尖的下巴。

    穆桂英已是面如桃花,双眸紧闭,窘促的呼吸吐出的香气扑面而来,那半掩的傲峰跌宕起伏,她的每一部分,仿佛都在散发着迷人的味道,挑动着陶商的神经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份上,陶商岂会再有犹豫,深吸一口气,便朝着那香唇印了上去。

    深情一吻……

    刹那间,穆桂英的娇躯剧烈一颤,就仿佛被雷电击中了一般,浑身仿佛被火烧一般,变的躁热无比。

    她的心儿也跟着狂跳起来,砰砰砰的声音如打鼓般在耳边回响,仿佛有千万头小鹿在胸中奔腾,迫不及待的想要从她的胸腔中跳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她更有种错觉,好似自己的灵魂出窍般,一瞬间跳出了自己的肉身,飘上了那无尽云端,如梦如幻,迷醉神游。

    她更感觉到,自己的内心深处,那道陈封已久的闸门,就在陶商那一吻的瞬间,轰然瓦解,无穷无尽的情感洪流奔腾而入,填满了她的心房,充斥了她的大脑,将她每一根毛孔都填满。

    她知道,那奔腾而出的情感洪流,统统都是积聚已久的浓浓爱意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穆桂英才真正意识到,自己已深深爱上了眼前这个男人,爱上了这个伟大的皇帝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刻,她的恐男症也彻底的消失不见,心理上所有的戒备关口,统统都解除了武装,对这个肆意深吻自己的男人畅开。

    她的神魂也彻底的迷醉了,身体酥软到像是被抽去了骨头一般,就那么软绵绵的顺势倒在了陶商的怀中,任由他肆意。

    她的脑海中,不由浮现起了过往种种。

    太行山下,跟他第一次交手,被他击败,被他挑动面纱,被他看到自己容貌的刹那间。

    大营中,当着万千将士的面,众目睽睽之下,跟他双手相牵,四目对望的一幕。

    军帐之内,自己头一次向他袒露香肩雪背,让他为自己擦背的悸动一瞬。

    直到今日这一吻。

    “原来,我早就已经爱上了他……”直到这一刻,穆桂英方才恍然省悟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陶商,则是又惊又喜,他没想到穆桂英的恐男症,这这样消失了,对自己竟然戒备全抗,竟是倒入了他的怀中,那迷醉酥弱的样子,似乎是在暗示他可以就此肆意。

    在这等意外的奖励鼓舞之下,陶商念火更加贲张,胆子也更大了,那本是紧搂着她蛮腰的双手,也越发的不安份,开始缓缓的移向……

    “冷静,陶商,要冷静,差不多就行了,联姻仪式还没有举行,为了那1点宝贵的附加武力值,可不能太过冲动!”

    陶商到底是纵游花丛之人,虽然是血脉贲张,但脑子还是清醒的,不断有个理智的声音提醒着他。

    于是他便渐渐压制下了内心的冲动,打算就此打住。

    就在他想收手之时,穆桂英却突然一用力,将他摁翻在了榻上。

    穆桂英眼眸情潮涌动,深情的望着陶商,扬起臂儿来,将发间的簪子拔下,一头乌黑如瀑的秀发,便披落在了肩头。

    “桂英,你想做什么?”看着披头散发,神情迷离冲动的穆桂英,陶商反倒是有点惊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么,当然是把我最宝贵的东西,献给我最爱的男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