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六十五章 给朕割了他!

第九百六十五章 给朕割了他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片刻之后,灰头土脸的杨秀清,便被带入了堂中。

    他脑袋上被穆桂英狠狠的敲了一下,也没有被包扎,此刻还在淌着鲜血,他只能自己用手捂着。

    杨秀清步入大堂,抬头瞟了陶商不眼,不拜也不跪,就那么昂然的站在那里,一副傲气十足的样子。

    穆桂英顿时杏眼一瞪,喝道:“逆贼,天子在此,还不下跪求饶!”

    “求饶?笑话。”杨秀清冷哼一声,把手往后一抄,傲然道:“是你家皇帝该求我才是。”

    穆桂英大怒,手已按在剑柄上,作势就要斩下这狂妄之徒。

    陶商却是一抬手,制止了穆桂英。

    他鹰目俯视下去,眼神中涌动着好奇,上下打量着这位头破血流的太平天国东王,很是好奇是什么给了杨秀清如此自负的资本,明明已沦为阶下之囚,却竟然还这么有底气嚣张。

    他竟然还敢狂称,自己要求他!

    陶商便冷笑一声,耐着性子问道:“杨秀清,你眼在已落在朕的手心里,生死皆在朕的一念之间,朕倒是很想知道,朕有什么要求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凭我是太平天国的东王,就凭我对洪秀全,对太平军了如指掌!”

    杨秀清语气傲慢自恃,目光瞟了陶商一眼,冷冷道:“魏帝,你不要以为你奇袭番禺成功,击败了我就高枕无忧,太平天国还有很多能人异士,还有数十万不怕死的狂热信徒,除非有我辅佐,否则你休想在短时间内灭了太平天国,到时候你被死死拖在交州,我看你还怎么去应付北方的变故。”

    大堂之中,回荡着杨秀清自负的狂言。

    陶商却是明白了,原来杨秀清这是想做叛徒,又要做的有面子,不愿意自己低头求降,便仗着自己对太平天国的了解,以为有了他的辅佐,才能速灭太平天国,所以才想要自己看在他“巨大”价值的份上,去和颜悦色的劝他归顺,摆出礼贤下士之风,好让他“有面子”的归降。

    可惜,杨秀清太不了解陶商,根本没有意识到,他在陶商面前自信过头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石达开何在!”陶商鹰目陡然一凝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臣在。”石达开忙是出班。

    陶商指着杨秀清,冷冷道:“朕命你把这杨贼的舌头,给朕割下来!”

    石达开先是一怔,随后便兴奋不已,挽起袖子,操起剑就朝着杨秀清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初石达开还是太平天国西王之时,就屡屡被杨秀清针对压制,与魏军第一场交手失利之后,杨秀清还鼓动洪秀全,意图置石达开于死地,这一点一滴的怨恨,石达开可是铭记于心,就等着报仇。

    今杨秀清落在了天子手中,天子还让他去割杨秀清的舌头,这简直是给他一个出恶气的大好机会,他焉能不兴奋。

    杨秀清却是骇然变色,脸上的傲然自恃,顷刻间土崩瓦解,为无尽的惊恐所取代。

    他是万没有想到,他把自己看的那么重要,当自己是个宝,以为可以跟陶商讨价还价,讨得一个满意又体面的归降价位,却没想到,陶商却不按常理还价,直接就把他当根草,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杨秀清彻底慌了,一面连连后退,一面沙哑叫道:“陶商,你可要想清楚,你这么羞辱我,我杨秀清就是死也不会降你,没有我的辅佐,你没有个一年半载,休想灭了太平天国,你可要想清楚啊!”

    陶商英武的脸上,却燃烧着皇者的霸绝自信,冷冷道:“杨秀清,你也太抬举自己了,朕自南征以来,不到两月便救临湘,夺曲江,收番禺,灭了你们近十五万兵马,大军直入交州,你们谁能挡得住朕!朕告诉你,你在朕眼中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,没有你,朕也照样能速灭你们这班叛贼!”

    “陶商,你你你——”

    面对陶商的蔑视和狂妄的自信,杨秀清是精神遭受重创,震惊到了语无伦次,不知所以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时,石达开已大步走到了他跟前,一伸手便将杨秀清的脑袋按住,冷哼道:“杨秀清,没想到你也有今天,在天子面前逞狂,你真是自讨苦吃!”

    面对来势汹汹的石达开,杨秀清惊怖之外,更觉羞辱万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初在太平天国中,他这个东王可是把石达开死死的压在下面,不能是说威作福,那也是半个主子的派头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石达开这个叛徒,不但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,还要割自己的舌头,这是何等的羞辱
放纵的青春期txt下载
啊!

    “石达开,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叛贼,你敢对我动手,你不会有好下场,你会遭报应的——”杨秀清拼命的扑腾着身体,口中喷着唾沫咆哮大骂。

    石达开却一脸鄙夷,冷冷道:“你这满口谎言,道貌岸然的奸贼,我石达开当初真是猪油蒙了心,才会上了你跟洪秀全的贼船,幸好我及时省悟,杨秀清,你帮着洪秀全做了那么多坏事,今天就是你罪有应得的下场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石达开便强行掰开了杨秀清的嘴巴,手起剑落,便将他的舌头割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大堂中响起了杨秀清杀猪般的嚎叫,他双手捂着喷血的嘴巴,痛不欲生的跪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石达开狠狠出了一口恶气,心中那个痛快,一副解气的样子,抬头向陶商问道:“陛下,这杨秀清作恶多端,要不要将他处死?”

    陶商却一拂手,冷笑道:“既然他作恶多端,就这么杀了他倒是便宜了他,把他关在大牢中吧,从今往后,就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,让他为自己的所作所为,付出最惨痛的代价吧!”

    左右御**卫得令,一拥上将,将满嘴是血,痛到哼哼唧唧的杨秀清拖了下去。

    陶商眼下正急需点值,杨秀清这么一台到手的“提款机”,就么宰了岂非可惜,从今往后,他就要跟那些牢中的“提款机”们一样,每月都要被陶商给蹂躏一回了。

    处置完了杨秀清,大堂上恢复了安静,陶商便下令大军且在番禺城休整,稍做恢复,待后续粮草跟进之后,再举兵西进,尾随马超之后直扑布山城。

    如果马超能抢先一步,攻下了布山城,则陶商便省了不少力气,大军就能长驱西进,杀奔交州的核心交趾郡。

    交趾一郡乃是交州人口最密集,经济最繁荣之地,聚集了交州大部分的人口,其郡治龙编城,既是交趾郡的郡治,也是交州的州治,现下更被洪秀全更名为“天京”,成为了太平天国的国都。

    陶商最终的目光,就是攻破龙编,彻底覆灭太平天国。

    诸事安排已毕,众将还嚷嚷着要喝庆功酒之时,穆桂英便急着告退。

    陶商知道穆桂英有洁癖,一般提前告退,多是急着去清洗自己,但那场战事是发生在数天前,她不可能直到现在都没来得及擦身上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桂英既然有事,就先退下吧。”陶商还是拂手准允。

    穆桂英这才转身匆匆而去,陶商狐疑的目光,却在她的身上细细打量,忽然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看出穆桂英走路的姿势似乎不太那么自然,不时还要用手去按一下肩膀的部位,似乎有伤在身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士载,桂英她可是受过伤吗?”陶商心中担忧,便向邓艾问道。

    邓艾一怔,忙道:“陛下可真细心,,不错,当日臣与穆将军见面之时,穆将军肩上确实染了血,臣还担心的问过,不过穆将军说没什么事,只是被流矢擦伤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陶商现下算是明白了,穆桂英这么急匆匆的告退而去,多半是要回去给自己换药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陶商便叫尽取酒肉,在大堂中设宴叫诸将们喝个痛快,他自己则先行离去,出城径奔穆桂英营盘而去。

    策马入营,穆桂英前脚刚刚进入大帐,陶商后脚便策马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拜见陛下,我家将军现在有些不方便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说了,朕知道你家将军受伤了,朕就是来看她的。”陶商打断了门口女兵的劝阻,掀起帘子径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大帐中,穆桂英果然已卸下了衣甲,床榻上也摆上了纱布和金创药,正摆出给自己解衣的姿势,显然是打算给自己换药。

    陶商这么冷不丁的闯了进来,把穆桂英吓了一跳,那已经解了一半的上衣,慌忙又裹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怎么又不打召唤就闯进来啦。”穆桂英没好气的埋怨道,脸畔已泛起了一丝晕色。

    她的言语虽是抱怨,但音调却有些撒娇的意味在内,让陶商听出了不同。

    先前那一回,他闯进来时,穆桂英只有慌张和害羞,而经历过前番帮她擦身上的血迹那场暧昧之后,眼前的穆桂英对他的再次闯入,紧张埋怨,已被撒娇和娇羞所取代。

    于是,只是那轻声的一句埋怨,就让陶商听出来,他跟穆桂英的关系又亲密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也许,是该把那层窗户纸捅破的时候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