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六十三章 杨秀清,人头留下!

第九百六十三章 杨秀清,人头留下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马超的杀戮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只见一道银光射入敌丛,银枪过处,无情的收割敌军人头,跟随在他身后的铁骑,如一道道怒涛,涌向崩溃的敌卒,肆意的绞杀。

    乱军中,马超一双鹰目,锁定了邢道荣所在。

    “又是一个荆州叛贼么,人头留下吧!”马超一声厉啸,如流光射踏出血路,将阻路的敌卒掀飞出去,直取邢道荣。

    苦战中的邢道荣,还在琢磨着怎么能逃出升天,却不想迎面一员魏将已挟着雷霆般的滚滚杀气,狂撞而来。

    “马超,传说中的西凉马超?半步武圣的存在吗!?”邢道荣精神一震,心头跟着一抖

    马超来势飞快,他来不及惊骇便已杀到面前,逼的他只能一咬牙,举刀相挡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枪与刀瞬间相撞。

    邢道荣的武力值,不过是80多几点,又岂是马超这100武力值的半步武圣对手。

    这一击之下,邢道荣瞬间五指被震裂出血,胸中气血翻滚如潮,张口一股血箭便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半步武圣的实力!那陶贼麾下,竟有这等人物,我实在是井底之蛙了……”

    痛苦惊怖的邢道荣,一招间便身受重创,哪里不家再战之心,便想反击一招,拨马而逃。

    可惜,他碰上的是马超。

    100对80,在这等辗压式的武力差距面前,马超岂会容许他逃走。

    就在他刚刚吐血,还来不及提一口气时,马超第二枪已挟着天崩地裂之势,正面轰击而至。

    刃风所至,如无形的巨墙,封住了邢道荣所有的退路,让他连逃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惊怖之下,邢道荣只能勉强举起战刀,运起平生之力相挡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又是一声金属嗡鸣,邢道荣身形剧烈一震,张口又是一口老血喷出,那巨力震击之下,连手中的战刀也拿捍不住,直接就被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半步武圣的力量么,早知这样,我就不背叛那陶贼了……”

    刹那间,邢道荣的心底里,迸发出了一丝懊悔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马超第三枪已螺旋刺至,搅动空气,漫空刃风如无形的绞肉机,辗压袭来。

    惨叫声中,失了兵器的邢道荣,根本就没有躲闪的余地,瞬间被搅成了漫空的尸块。

    太平军大将邢道荣,就此被斩。

    主将毙命,“邢道”大旗陨落,崩溃的太平军更加丧失了希望,被魏骑疯狂辗杀。

    前方处,杨秀清还想跟邢道荣会合,向着西面溱水方向突围,却不料,他在乱军之中,却看到邢道荣的将旗被斩落。

    那意味着,他唯一可依赖的一员大将,已是阵亡。

    杨秀清身形剧烈一震,一股彻骨的寒意,刹那间袭遍全身,他感觉到自己的脖子,仿佛已被死神的双手掐住。

    “早知如此,本王就该听邢道荣的劝才是,若是退到布山,就算有被天王清算的可能,但好歹还有的一拼,总好过于落到现在这步田地……”杨秀清又是惊慌又是自责,一时间失了分寸。

    而就在三十步外,穆桂英已锁定了杨秀清所在,一双杏眼中,杀机陡然爆涨。

    当下她策马狂杀而来,手中梨花枪舞出漫空的光影,飞溅的染血将遮面的银纱染红,谁也挡不了她的立功之心。

    枪影过处,数不清的太平军被斩碎,她就如一道赤艳的流火,袭卷而过,把所有挡路的敌卒,统统杀光。

    正自惊怖中的杨秀清,陡然间感觉到,迎面方向,一股杀气狂袭而来,抬头一扫,便瞧见一道赤色的流火,掀翻乱军,狂袭而来。

    一员帼国女将,正迎面杀向他。

    那魏国女将人还没有杀到,慑人的杀气就先扑而来,冰寒彻骨,让杨秀清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竟然敢派一个女人来对付本王,你也太小瞧本王了,今天本王就算战死,也要先杀了你的这个女将!”杨秀清的自尊心被深深刺激到,陡然间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咆哮声中,杨秀清策马舞刀,迎着穆桂英狂杀而上。

    他是不知穆桂英厉害,以为那只是个女流之辈而已,想要仗着自己71点的武力值斩杀穆桂英。

    两骑相对飞驰,电光火石的刹那间相撞。

    只听“哐”的一声金属巨鸣,尖锐的爆鸣声,刺到杨秀清耳膜都隐隐刺痛,那飞溅出的火星,甚至是灼伤了他的脸。

    接手瞬间,杨秀清惊骇的感觉到,一股超乎他想象的大力,顺着兵器灌入了他身体,震到他身形猛然一颤,胸中气血更是翻滚激荡,那握刀的双手都隐隐发麻。

    “这贱女人的武道,竟然在本王之上,陶妖的麾下,竟有这等女将,这怎么可能!?”杨秀清精神再遭重创,残存的自信,在这一击之间瓦解。

    惊骇之下,杨秀清急吸数口气,方才勉强压制住翻滚的气血,拨马转身,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遮面的穆桂英。


末世系统之永夜帖吧
    一招过后,他方才震惊的意识到,他的自负再次被羞辱,交手这女人的武道,不但强于他,还强很多。

    他虽精于兵法,但到底还是井底之蛙,以为女人的武力再强,也就强到了洪宣娇那种程度,却万没想到,世上竟有强如眼前这女将地步的女人,武道甚至快要达到绝顶的境界!

    回马时,穆桂英已看穿了杨秀清的惊愕,梨花枪指向他,冷哼道:“杨秀清,你这井底之蛙,今日我穆桂英就让你知道女人的厉害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穆桂英纵马执枪,再如流火般返杀而上。

    “穆桂英,原来她就是那日破天门阵的穆桂英,没想到这个女人不但精通阵法,武道还这么……”

    杨秀未及清惊骇时,穆桂英已如风而至,手中染血的梨花枪,迎面狂刺而上。

    空气被挤爆的爆鸣声中,银色的梨花枪压迫真空,锋刃处将四面八方的气流吸附而至,搅成了一道银色的涡流,如排山倒海般轰向了杨秀清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威势的一击。

    杨秀清避无可避,只得强压下惊骇,用尽全身之力,举刀迎击而出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血沼之中,两骑再次相撞,刀与枪爆出的猎猎激鸣之声,响彻漫空。

    穆桂英第二式的力道更强,杨秀清瞬间被震到身形剧烈一震,就感觉到天崩地裂的汹涌狂力,顺着手中战刀灌入身体,仿佛重锤般,无情的轰击着他的内脏。

    这一击间,他的五脏六腑,竟已受创!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——”杨秀清的眼眸中,迸射出了深深的惊怖,残存的自信,被穆桂英轰然击碎。

    杨秀清傲然的眼中,闪过一丝惊异。

    这第二招交手,他终于体会到,穆桂英的名不虚传,其武道,确在自己之上。

    拨马回身的穆桂英,身形却只微微一动而已,拨马转身,手中梨花枪舞出漫空光影,层层叠叠的枪影,铺天盖地的就轰向了杨秀清,顷刻间将他包裹其中。

    杨秀清是使出了吃奶的劲,忍着内脏的创伤,舞刀拼死相挡。

    劲风四扫,刃气冲天,四溅的怒涛之力,将方圆两丈范围内的敌我两军,尽皆逼退不敢近前。

    转眼十招走过。

    穆桂英越战越自信,如流火舞动,一招强于一招的枪式,四面八方的袭卷而上。

    杨秀清则是落尽下风,几招间便被压迫到手忙脚乱,破绽百出,身上连中了数枪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杨秀清岂能死在一个女人枪下,不能,绝不能——”

    吃痛之下,杨秀清一声困兽般的嘶吼,拼力挡开了穆桂英一枪,拨马转身,带着沾满鲜血的残躯,就向着西面逃去。

    “叛贼,哪里逃,给姑奶奶把人头留下!”穆桂英哪里容他走脱,纵马舞枪穷追而上。

    杨秀清一逃,太平军更是土崩瓦解,丢盔弃甲跟着他们的东王一路向着溱水方向狂逃。

    穆桂英则和马超一前一后辗压追杀,率领着三万步骑大军,杀的敌军是血流成流,长长的血路从番禺城外,一直延伸到七八里外的溱水。

    杨秀清是玩命的狂逃,在丢下了近三万死伤士卒之后,竟是奇迹般的把魏军甩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而前方,他隐隐已听到了水涛击岸之时,想必离岸边已不远。

    杨秀清终于是松了口气,回头瞟着被甩远的魏军追兵,惶恐的脸上重新又扬起了自负的神彩,甚至,他的嘴角还钩起了一抹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尽管他损兵三万之众,但在他看来,这些士卒都没有白死,而是用他们的尸体堆成障碍,迟滞了魏军铁骑的追击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番禺西南的溱水入海口处,有一座渔港,只要我能逃到那里,就能抢了渔船逃过溱水,或是逃入海上,到时候那个臭女人还怎么奈何得了我,哼,想杀我杨秀清,没那么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暗自庆幸得意时,前面滔滔溱水,还有那水边的渔港,撞入了视野。

    刹那间,杨秀清愕然变色,一张如同见鬼一般尽是惊悚,先前的庆幸得意,瞬间瓦解一空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,那一万太平军士卒,无不是惊恐万分,吓到全身发抖。

    视野中,那原本挤满了渔船的渔港,竟然空无一般,片帆不见!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那些渔船呢,怎么一条都不见了?”杨秀清惊恐茫然,连声音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想到,邓艾在攻破番禺,得知杨秀清率军杀来时,就考虑可能会出现今天的结局,为防杨秀清由水路逃走,故邓艾先一步将方圆三十里范围内,所有的渔船都征用烧毁,一条船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就连邓艾自己也没有想到,他这临时想到的一招举措,竟无意间把杨秀清推上了死路。

    就在杨秀清惊异大吼时,他的身后方向,穆桂英已率领着千军万马,如虎如狼般追辗而至。

    (四更到,兄弟们可以加燕子q群:330968099,近距离跟燕子交流,还可以跟同道中人纵论三国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