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六十二章 绝对实力,辗压一切!

第九百六十二章 绝对实力,辗压一切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他们的视野之中,并没有出现他们想象中,那洞开的城门,而是——

    一堵墙!

    没错,就是一堵墙,一堵厚厚的墙。

    城头上,邓艾年轻的脸上,扬起了一抹冷笑,喃喃道:“杨秀清,你没想到吧,我会自己锁死在这番禺城。”

    原来,邓艾得知杨秀清尽起四万大军,前来攻打番禺城时,便抱定了必死的决心,索性连夜调集人力,在四门内侧都修了一堵墙,把敌人封死在城外,也把自己封死在了城内。

    邓艾的意图也很简单,要么等到天子的大军杀到,到时候大不了再动用人力,将内墙敲掉便是,要么就干脆与城池共存亡,把自己困死在番禺城内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方才情急之下,邓艾才敢使出火油之计,根本不顾忌城门会被烧毁。

    因为那道城门对他来说,压根就不重要,只是用来迷惑在杨秀清的幌子而已。

    太平军上下,此刻却是陷入了茫然震惊之中,望着火光下那堵墙发起了愣,成千上万人堆在城门前一线,不知该不该继续进攻。

    几百步外,杨秀清脸都黑了,咬牙切齿,脸形扭曲颤抖,眼中狂燃着恼羞成怒的烈火。

    “邓艾狗贼,竟敢这样羞辱本王,我要宰了你,我一定要宰了你——”杨秀清彻底被激怒了,疯狂的咆哮怒骂。

    左右的部将们,惊慌的看向杨秀清,个个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担忧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看出,往昔那用兵如神,临危不乱的东王,此刻似乎已被邓艾逼到发疯,似乎有失去理智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传本王令,继续给本王攻击,轰破那堵墙,今天本王一定要杀进番禺,本王要亲手宰了那叛贼!”杨秀清接近疯狂的咆哮声,回荡在中军上空。

    左右部下不敢违令,慌忙将杨秀清的号令,即刻传达到了前线。

    得令的邢道荣眉头一皱,心中暗忖:“邓艾这小子分明是抱定了必死的决心,那道墙修的也不知多厚,这个时候还要强攻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邢道荣虽有一万个质疑,但王命难违,无奈之下,只得喝斥着他茫然的圣兵们,向那堵墙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进攻的号角声,再度被吹响。

    从惊异中醒来的太平军圣兵们,只得继续推着一辆辆冲车,穿过城门前的灰烬,向城门内那堵墙疯狂的冲撞。

    砰!砰!砰!

    一声声沉闷的撞击声,再响在城门处响起,但这一次,那堵墙却如铁壁般纹丝不动,甚至连破裂的痕迹都没出现。

    城楼上,邓艾那眼神,却如同在看耍猴一般,年轻的脸上燃烧着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那堵墙,我修的比城墙还要厚,你想用冲车就轰破,你在逗我吗……”邓艾讽刺的一哼,却无一丝担忧,只令将士箭雨狠狠的射,檑木飞石往死里砸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太平军对门内那道墙的轰击,已经持续了约有半个时辰,付出了近三千余人死伤,却依旧无法撼动。

    杨秀清脸色阴沉如铁,情绪渐渐已从最初的暴怒中平静下来,开始认清眼前的形势,认清了邓艾真正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这个叛贼竟如此了得,看来今天想一口气攻下番禺是不太可能了,再这么徒损士卒也不是办法,得想想其他的……”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肃杀如死神长啸的号角声,在身后响起,打断了杨秀清的神思。

    号角声响起的瞬间,杨秀清更是感觉到,脚下的地面剧烈震动起来,仿佛藏于地下的巨兽,突然间觉醒一般。

    杨秀清的背上蓦然间打了个寒战,急是转首向首北面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但见北面方向,尘雾滚滚,如沙暴般遮天而至。

    那狂尘之中,数不清的铁骑身影,涌动如浪头一般,浩浩荡荡的袭卷而来。

    骑兵!

    是魏军的骑兵军团杀到。

    杨秀清骇然变色。

    邢道荣骇然变色。

    正在攻城的四万太平军,还有那不到五千的中军士卒,统统骇然变色,瞬间如见了鬼一般陷入了恐慌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魏军怎么会这么快就追到?难道那陶妖竟已预判出我要夺还番禺不成?”杨秀清的脑海中,惊雷般的一个个巨大问号,如闪电般轰鸣,将他震到神魂几碎。

    那一名名狂热的太平军圣兵们,此时此刻,也被那滚滚而至的铁骑,骇到颤抖。

    天不怕地不怕的他们,可是一次次的惨败在了魏军的铁骑之下,他们已深深的领教到了大魏铁骑的可怕。

    而今在这攻城不下,进退两难的境地之下,被魏军铁骑从后杀至,即使是灭绝人性的他们,终于也重新回忆起了“恐惧”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片刻间,魏骑滚滚如潮水般已涌至三百步外,一面“马”字大旗,傲然飞舞。


星际被坑日常笔趣阁


    是西凉锦马超统帅的西凉铁骑!

    杨秀清再吃一惊,这一惊却把他从失神中叫醒,急喝大吼道:“速速结阵,准备迎敌,传令邢道荣,即刻把攻城大军撤下来,迎战魏骑!”

    厮吼之下,那五千中军匆忙转身结阵,前线的邢道荣也急是喝令士卒们放弃攻城,如退潮般从番禺北门一线退下。

    敌军一撤,城头守军所受到的压力陡然顿消,苦将的将士们无不松了口气,抬头望见己军铁骑杀到时,无不是惊喜万分,欢呼声大作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陛下的大军这么快就追到了,真是神速啊!”邓艾也激动不已,恨不得即刻就冲出城去,跟自家援军里应外合,大破太平军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把四门皆已封死,这一时片刻间也打不开城门,只能在这里坐看友军拼杀。

    邓艾本是有劲无处使,但当他看到那面“马”字大旗时,却顿时放心了,冷笑道:“原来是西凉锦马超杀到了,那我就放心了,就让我也歇口气,坐看马孟起的精彩表演吧。”

    北面方向,大魏铁骑已汹涌而至。

    当先处,马超一身银甲,脸上燃烧着骄傲与血腥,远望着匆匆结阵的敌军,眼眸中流转着蔑视。

    眼见敌军已近,马超手中银枪一招,大喝道:“大魏的将士们,杀尽叛贼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一万铁骑将士,齐声咆哮,声如惊雷震到山岳城池。

    马超一马当先,如银色的流光般,直扑敌很,身后一万大魏铁骑,追随着马超狂射而出,直扑太平军中军所在。

    铁骑奔腾,地动山摇,狂尘遮天蔽日,气势滔天可怖。

    此刻杨秀清的五千中军,才刚刚转过方向来,队形都还没有站稳,手中更无大盾,枪矛等克制骑兵的兵器,装备的皆不是环首刀而已,焉能挡得住铁骑冲击。

    眼见魏军迫近,杨秀清只得暗暗一咬牙,硬着头皮喝道:“天国的圣兵们,我们有黄天大神护佑,此战必胜,为天国而战,谁敢后退半步,本王斩无赦!”

    太平军的圣兵们,在杨秀清的威胁下,在黄天大神的信仰激励下,强按下了恐慌的精神,咬牙握紧手中大刀,准备决死一战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大魏铁骑轰天撞至。

    冲在最前面的两百铁骑,皆是身负重甲的铁骑,如同无坚不破的箭头,挟着天崩地裂之势,当先撞入了太平军阵形中央。

    咔嚓嚓——

    兵器的折断声,骨肉撕裂声,痛苦的惨叫声,一时随着飞溅的血雾,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两百重甲铁骑的威力,何其之强,又岂是肉体的信念可经抵抗的,在此恐怖的冲击之下,数百名太平军连人带兵器,直接就被撞上了天,撞为了粉碎,那草草结起的阵形,顷刻间就被撞开了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这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马超率领的重骑兵,破阵而入,冲力未消,继续向前狂冲,径直便将太平军的阵形贯穿。

    重骑之后,九千轻骑如潮般从缺口处灌入,顷刻间便将那道缺口撕裂到数十步之宽。

    中路崩溃。

    中间一条,整座太平军阵形,立刻全线瓦解崩溃。

    杨秀清看着自己精锐的中军,在马超铁骑的冲击下,就这样不堪一击的被击溃,精神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创,立时也陷入了恐慌之中。

    他就那么僵硬的立在那里,看着魏军的铁骑势不可挡,将他狂热的士卒辗碎掀翻,将他的希望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此时的杨秀清,脑子突然间无比的清醒,方才恍然惊悟,意识到自己的军队就算是信念再狂热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也只有被辗压的份。

    “魏军的骑兵,真就强大到了不可战胜的地步么,可惜——”惊醒的杨秀清,又陷入了巨大的痛苦愤慨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心中终于掠过了深深的后悔。

    他开始后悔自己太过自负,没有听邢道荣的话,把大军撤往布山,而是执意要来夺回番禺城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他的这个决定,竟是把自己逼上了绝路。

    这一刻,杨秀清所有的自负,所有的希望,都被大魏铁骑辗压殆尽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现在醒悟,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马超的铁骑将他的中军撕裂之后,一路狂冲,直接就杀向了邢道荣刚刚撤回来的四万大军。

    那四万兵马虽多,但连在来不及结阵的情况下,比他这五千中军战斗力都有不足,顷刻间便被击溃。

    大魏的铁骑,四面八方的狂冲狂辗,肆意的收割着太平军的人头。

    而紧接着,随后杀到的穆桂英,则统领着两万大魏步军杀到,也如潮水般扑了上来,将崩溃的太平军分割包围。

    杨秀清和他的四万太平军,就此瓦解。

    剩下的,就是屠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