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六十一章 殊死之战

第九百六十一章 殊死之战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杀声震天,淹没了天地间一切的声音,血雾横飞,将整个番禺北门都笼罩在血腥之下。

    片刻间,整面城墙已如蝼蚁般,爬满了太平军,那些男兵女兵们前赴后继的疯狂上爬。

    太平军的攻势极猛,邓艾却沉稳如山,来回于城墙一线,从容的指挥将魏军将士的防御。

    飞石手们顶着城下射上的箭雨,将飞石无情的遭向敌人,将敌人的脑瓜砸成粉碎。

    弓弩手也不畏生死,拼死的向着城下放箭,一支支利箭将敌军洞穿。

    而成百的叉竿手们,则齐齐用力,用叉竿将敌军的云梯狠狠推翻出去。

    惊恐的叫声中,一面面云梯轰然倒地,上面所爬的太平军们,不是当场摔成粉碎,就是摔成重伤。

    邓艾往来奔走于沿城一线,指挥着魏军将士们御敌,举目一扫,瞧见五步外两名士卒被利箭射伤倒地,而那二人所负责的城墙,一名太平军女兵已爬了上来,跳着城垛上。

    是个女人!

    邓艾迟疑了一下,还是几步窜将上去,一声低沉的暴喝,手中大枪狂搅而去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乱有悚然的绞碎声中,那女兵双腿便被斩成粉碎,尖叫着从城头上摔了下去,脑袋撞地,瞬间摔成脑瓜粉碎,溅了一地的脑桨。

    邓艾杀死那女兵,抄起地上的叉竿,用力抵住城墙上的云梯,双臂用尽全抵出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伴随着喉头滚出的咆哮声,诺大的一张云梯,连同上面爬着的三名敌卒,生生被邓艾给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听一声沉闷撞击声响起,云梯连人带梯倒在了地上,惨烈的嚎叫声立时响起,梯上三名敌卒立刻摔死,下面不及躲避的几名敌兵,也立时被压成了肉泥。

    邓艾大显神威,激励了魏军将士们的斗志,他们鼓起勇气,不顾生死的拼死向着攻城的敌人杀去。

    邓艾则横枪傲立,指挥着他们的将士们,奋勇而战,半步不让。

    已逼至城外的杨秀清,清楚的看到了邓艾威不可挡的样子,脸上青筋涌动,抽动着愤怒的狰狞。

    此刻,他已从败兵中得知了邓艾的来历,知道这个小子乃是太平天国的叛贼,曾经乃是赵范的手下,空城计,伏兵计也是这个小子所献。

    正是这个叛贼,以一出偷渡五岭之计,让他的一世英名彻底毁于一旦,把他这堂堂天国东王,逼上了这等绝境。

    “邓艾,你这个叛贼,城破之后,本王非把你碎尸万段——”杨秀清咬牙切齿的骂道。

    愤怒归愤怒,杨秀清那血丝密布的眼中,还燃烧着丝丝的焦虑。

    他此时才知道,自己小看了邓艾。

    杨秀清原先自信的以为,凭着自己的四万大军,凭着自己的指挥能力,收复番禺城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今日一战,邓艾用出色的统兵能力,狠狠的打了杨秀清的脸,才让他意识到攻城的难度。

    整个番禺城的防御体系,简直被邓艾布的无懈可击!

    杨秀清立成那里,默默注视着前线的一张张云梯被摔倒,数以百计的圣兵被摔死,被砸死,被射死,却始终无法取得突破性战果。

    “该死,这么强攻下去,不是办法……”杨秀清自信心很快打了折扣,开始寻思着别的突破口。

    很快,他布满血丝的目光,就落在了城门上。

    城门,应该就是邓艾整道防御体系,最薄弱之处。

    “所有兵马都压上去,传令给邢道荣,把攻击的重点放在城门上!”杨秀清果断的大喝道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两万多的中军太平军,也如潮水般压了上去,太平军全军杀上,攻势一时大增。

    而邢道荣在得到命令之后,也急将所有的冲车队,都调集往了北城门,意图破门而去。

    一旦城门攻破,他们优势的兵力就能破门而入,到时候就算是邓艾再有能耐,也休想抵挡他们四倍兵力的辗压。

    哐!哐!哐!

    城门前,近千名圣兵高举着大盾,形成了龟甲似的穹顶,护住了下面两辆冲车,不停的对城门发动撞击。

    而近三千余名弓弩手,统统都被调集到了城门附近,密如雨点般的利箭铺天盖地的向着城门止方的魏军射去,但凡露一点头的,立刻就射成蜂窝。

    咔咔咔——

    随着一次次撞击,城门渐渐发发开裂的声响,若再给敌人如此撞击下去,再用不了十几次,非碎不可。

    哐哐哐!

    又是一连七次的撞击,巨大的城门中心处,隐隐已崩裂开来。

    邢道荣看到了城破的希望,更加是斗志狂燃,喝令着越来越多的弓弩手,疯狂的向着魏军城楼放箭,阻止任何魏军露头反击。

    城门前的冲车,在外部威胁大减的情况下,几百名士卒得以毫无顾忌,卯足了劲推着冲车向城门狂撞。

    此刻,邓艾已提着染血的
梦入星辰吧
银枪,赶到了城楼上方。

    他举着大盾,顶着如雨的利箭,向着城下瞄去一眼,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他看到,在城门前那片狭小的区域,竟是密密麻麻的挤了上千名太平军,头上覆盖着由盾牌结成,几乎看不到一点空隙的铁壁。

    敌军的龟甲盾壁如此之密,如此之厚,以至于魏军无论是利箭,还是飞石,甚至是沉重的檑木,都无法击碎敌军的防御,更谈不上破坏掉下面的敌军冲车。

    城门被破,似乎已成定局。

    邓艾眉头一皱,并没有迟疑,大喝道:“快,把火油给我抬上来,扔下去烧死敌军!”

    形势不利的情况下,邓艾这是打算祭出杀招。

    只是这火攻的战术,却是一柄双刃剑。

    火攻一旦发动,敌军的龟甲盾壁确实无法防御,必能一把火烧了敌军的冲车,解了燃眉之急。

    只是这火放在离城门这么近的地方,有极大的机率把城门也跟着点燃,到时候城门起火,不用太平军再攻,自然就会烧破。

    左右的部众们,却没有一丝顾虑,毫不迟疑的执行了邓艾的命令,把一桶桶早就准备好的火油,从下面抬了上来。

    接着,在盾牌的掩护下,三桶火油被直接扔了下去,木桶撞碎在了敌军盾上,顷刻间溅洒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紧接着,邓艾一声令下,士卒们便将十几把火把,毫不犹豫的扔了下去。

    忽忽忽!

    火把落下,一触碰到了火油,立刻腾燃起了熊熊烈火,几乎在一瞬之间,敌军的盾壁就被统统烧着。

    惊恐的尖叫声一时大作,在这自然威力之下,即使狂热的太平军也意志崩溃,恐慌之下,只得将高举的火盾扔掉,纷纷掉头而逃。

    跑的快的还算走运,那些慢了半拍的男女圣兵们,直接就被连人带盾烧着,倒在地上嚎叫翻滚。

    敌军的防御,就此被破。

    盾壁被破,冲车自然也就无法幸免,暴露出了脆弱的身躯,邓艾又是一声令下,又是十几支火把被扔了下去。

    顷刻间,整辆冲车便被点燃,四周的敌兵们再也顾不得什么号令,纷纷抱头鼠窜,城门前的狭窄之地,片刻间便被烧成了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邓艾和城上的士卒们,眼见攻门的敌军被击退,无不是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是,没用片刻间的功夫,大火便蔓延到了城门上,转眼间,诺大的城门便被烧成了一道火门。

    几百步外,只余下不到四千人的太平军中军。

    杨秀清的表情是一变再变。

    先是邢道荣集中兵力进攻城门,眼看着魏军无法抵挡,城门被轰破在即,杨秀清的狰狞的表情间,已燃起了丝丝得意。

    他仿佛已看到城门被破,他的大军辗压入城,将一万魏军辗为粉碎,将邓艾那个无名小卒,那个该死的叛徒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就在他以为城破在即之时,意外却突然发生,城门前竟然起了大火,将他的冲车就此烧毁。

    “姓邓的叛贼,竟然用了火攻!”杨秀清是又惊又怒,咬牙切齿的骂道。

    只是,那惊怒也只是片刻而已,转眼间,杨秀清的脸上,便又重新燃起了阴冷的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他不屑的嘲笑道:“邓艾这叛贼,当真是自作聪明,你以为你烧了本王的冲车队,就能够守住城门了么,本王看你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”

    杨秀清当下也不急,就坐看着城门前大火熊熊,看着那道巍然不倒的城门,被大火殃及,转眼间烧成了一道火门。

    看到这等情景,杨秀清得意到了极点,大笑道:“果然不出本王所料,邓艾,谢谢你帮本王破了你的城门,待本王活捉到你之后,定把你碎尸万段来奖励你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狂笑声中,城门烧的更烈,看那情形,再不出片刻就要被烧毁。

    杨秀清收了狂笑声,扬鞭喝道:“传令邢道荣,调集所有的兵力涌往城门,只等城门一烧破,就给本王冲进去,给本王直接屠城!”

    屠城!

    杨秀清这是愤恨于番禺的“天国子民”,竟然甘于臣服于魏军,没有群起反抗,更没有里应外合的来响应他的大军,一怒之下便要把魏军连同城中平民,统统都屠个干净。

    前线,邢道荣得到指示,挥刀狰狞的大喝道:“全军向城门冲击,东王有令,屠尽番禺,老幼不留!”

    屠城的号令激励下,数以万计的太平军,如潮水般向着城门涌去,一个个如杀红了眼的野兽般,准备血腥的屠城。

    城门前的火势已是燃尽,只余下了那道城门,还在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片刻后,伴随着一声“咔嚓嚓”的巨响,那道火门也轰然碎裂,变成块块火片,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城门已破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杨秀清变色,邢道荣变色,成千上万的太平军,尽皆愕然变色。

    (二更到,晚点还有两更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