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五十九章 踢开大门!

第九百五十九章 踢开大门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番禺袭破!

    时迁此言一出,大帐中顿时一片沸腾,穆桂英等诸将脸上的担忧阴云,顷刻间一扫而空,皆为兴奋惊喜所取代。

    陶商也长松了一口气,哈哈笑道:“好啊,干的漂亮,快告诉朕,你们是怎么袭破番禺的?”

    当下时迁便笑嘻嘻的,把他和邓艾如何袭破了四会城,又如何跟邓艾配合,由他潜入番禺城,烧毁货船,拒住吊桥城门,里应外合让邓艾率军趁势攻入番禺城的诸般经过,都如数的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帐中诸将听的一个个是眼眼闪亮,各种刮目相看,以惊奇又敬佩的目光,重新打量着眼前这个不起眼的新人。

    再没有轻视。

    不光是他,众将对于邓艾,也再没有一丝轻视的心思,已彻底的认同了他们的实力,承认了他们有资格跟自己并肩而战。

    “好,时迁,朕果然没看错你,你和邓艾立下大功,朕要重重赏你们。”陶商也欣慰不已,欣然下旨重赏。

    当下他便下旨,封邓艾和时迁为亭侯,二人的官职,皆升为了杂号将军。

    时迁此刻已是激动到热泪盈眶,万没有想到自己一窃贼出身,竟然有朝一日,能够封得侯爵,还能当上杂号将军,这地位与先前的自己相比,简直是云泥之别,不可想象。

    感激之下,时迁当场便又拜倒于地,对陶商是再三的拜谢。

    “陛下,今番禺已……已破,曲江关人心必然瓦……瓦解,差不多该是我们准备攻……攻城的时候了。”刘基笑呵呵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陶商点点头,拂手喝道:“传令下去,命将士们做好准备,朕要大举攻城,踏平曲江,踢碎交州的大门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诸将们尽皆陷入狂热之中,热血沸腾,战意爆涨,各归本营传达圣旨,动员将士们,准备随时攻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曲江关。

    军府大堂,死一般的静寂。

    杨秀清高坐于上,手攥着那一道急报,指甲深深的扣入了皮肉这中,牙齿咬到欲碎,一张脸愤怒到扭曲变形,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“废物,马良这个废物,本王要杀了他,杀了他啊!”杨秀清突然间一声咆哮,将手中的帛书情报,疯了似的撕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阶下邢道荣等部将,身形跟着一颤,大气也不敢出一口,却只能摇头暗叹。

    那道情报,乃是来自于番禺的噩报。

    那里面详细写了魏军小将邓艾,如何神兵天降的率军杀至番禺城前,如何跟潜入城中的魏将时迁,里应外合戏耍了马良,击破番禺的整个经过。

    这该死的噩报,将杨秀清所有的自信,所有的如意算盘,统统都砸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杨秀清先前屡屡兵败,虽找了各自借口,把兵败的责任都推到了别人身上,但他很清楚,太平军上下,上至天王,下至圣兵,都已对他的能力产生了深深的怀疑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一次杨秀清才一力劝说洪秀全回天京养病,由自己来镇守曲江关。

    杨秀清深一层的用意,自然是想独立领军,鏖退魏军,把这场功劳全部揽在自己手中。

    如此,他才能重塑自己东王的威望。

    杨秀清也有绝对的信心,凭着这曲江坚关,凭着自己出众的统兵能力,绝对可以守到陶商师老城下,北方有变,不得不退兵而去。

    他的美梦却破碎了。

    杨秀清万万没有想到,魏军中竟出了邓艾这么个熟悉交州地形的奇才,竟敢率军翻越小道,绕过了他的曲江关,直接就抄了他的侧后。

    他更是没想到,魏军中还有时迁这样神出鬼没之徒,竟能任一己之力烧货船,斩吊桥,拒城门,挟手邓艾一举攻下番禺,杀的名士马良狼狈而逃。

    杨秀清感到了深深的羞袭,被陶商这偷渡五岭的奇计羞辱,这邓艾和时迁两个无名小卒的大获全胜羞辱,焉能不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杨秀清是越想越气,忍不住又骂道:“马良这个废物,枉本王这么信任他,还跟天王推荐他为南海郡太守,他竟然连番禺城都守不住,这个废物,大废物!”

    杨秀清是歇厮底里的把马良骂了一通,好似所有一切的责任,全是因为马良守城不利所引起,跟他的疏忽没有半点关系。

    骂了半晌之后,杨秀清方才作罢,大口大口的喘着恶气。

    这时,部将邢道荣方才小心翼翼道:“东王,眼下番禺失陷已是既成事实,关上的兄弟们都已传的沸沸扬扬,知道咱们粮道被断,军心已乱了啊。”

    杨秀清沉吟不语,终于开始冷静下来,面对眼前这残酷的现实。

    沉吟许久,杨秀清喝问道:“咱们关上粮草,还可用几日?”

    “禀东王,关城里粮草最多只够吃八天,这已经是极限了。”邢道荣苦着脸答道。

    八天!

    这个数字,令杨秀清身形又是一震,脸上的阴云愈重。

    又沉默了片刻,杨秀清猛一拍案,毅然道:“传令下去,全军今晚就弃了曲江关,随本王即刻南下。”

    邢道荣生怕杨秀清一时头脑发昏,决定死守曲江关,
叫我神明大人吧
以保全什么太平军宁可战死,绝不后路的圣威。

    这时听杨秀清说要撤兵,邢道荣方才暗松了一口气,拱手道:“东王英明,臣也以为,眼下弃了南海郡,退守布山城才是上策。”

    布山城位于南海郡之西,乃是桂林郡治所在。

    魏军攻下南海郡之后,只能自东向西进兵,兵锋直指交州州治所在的交趾郡。

    今南海已失,桂林郡就成了交趾东面的屏障,而桂林郡治所布山,正位于桂林郡最东面,乃是魏军西进的必经之路。

    所以邢道荣以为,杨秀清这是打算放弃了南海郡,向西退往布山。

    “谁跟你说本王要退守布山了!”杨秀清却狠狠的瞪了邢道荣一眼,一脸的不悦。

    “那东王是想……”邢道荣一时茫然不解。

    杨秀清从高阶上走了下来,大步来到侧壁地图上,腰间宝剑愤然拔出,狠狠的扎在了地图上那“番禺”二字。

    “本王要率军南下,直奔番禺,本王要夺回番禺,杀了邓艾那个无名小卒!”

    大堂中,回荡着杨秀清愤怒,却又极度自负的豪言。

    邢道荣吓了一跳,忙是劝道:“东王千万要冷静啊,眼下我军军心已动摇,今若全师南下去夺番禺,倘若一时片刻不能夺还,介时北面的魏军主力大举南下追至番禺,我们就要陷入魏军的内外夹击,便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啊!”

    杨秀清却冷哼一声,傲然道:“本王就不信了,小小一个邓艾能有天大的本事,本王非杀了他不可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!”杨秀清厉喝一声,打断了邢道荣的劝说,决然道:“本王心意已决,不拿下番禺,杀了邓艾那无名小贼,本王誓不罢休,谁敢再劝,军法处置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邢道荣憋到了嘴边的劝言,只得硬生生的咽了下去,吓的还浑身一颤,面露几分慌意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杨秀清极度自信,行事手段极为狠辣,如今既已做出了决策,他若还敢再劝的话,直接被杨秀清一怒之下处死也不是什么新鲜事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邢道荣只好闭上了嘴巴,默默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杨秀清拔出了地图上的剑,走到了堂门外,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盯着北面,咬牙切齿道:“陶商,我杨秀清绝不容许你一而再,再而三的羞辱我,绝不容许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凌晨。

    天色未明之时,数以万计的魏军将士,便在众将的统领下,井然有序的开出了大营,默默无声的向着曲江关前集合。

    借着夜色掩护,十万大军很快就列阵于关城之前,十万人没有一丝杂音,统一安静的就像是一个人,静静如索命的鬼兵,隐藏于黑暗之中,一双双狰狞兴奋的目光,死死的盯着那座灯火闪烁的关城。

    陶商立于阵前,一双鹰目远望着敌城,神色从容平静。

    他在等待。

    按照事先的约定,这个时候时迁应该已潜入了曲江关,准备肆机放一把火,一方面扰乱敌军军心,一方面也做为进攻的信号。

    曲江关戒备森严,以时迁的本事,未必能像在番禺那样,顺利的点燃了货船要地,但这已经不重要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太平军闻知番禺失陷的消息后,此刻想必已是人心不安,时迁不管点燃什么,只要能点起一把火,就能给敌军的精神,以雪上加霜的打击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东方渐渐发白,隐藏于黑暗中的魏军,也渐渐显出了铺天盖地的阵势。

    三军将士们的斗志,已憋到了顶点,却仍不见火起的信号。

    正当众将士急切之时,突然就看到,曲江关城楼上,那一面天国圣旗,毫无征兆的就轰然倒下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看到吊桥轰然落下,城门大门,一个身影跳上了城垛,冲着城外招手大叫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魏军众将士们顿时狐疑起来,一时不知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是时迁!”李广视力极佳,一眼就认出了时迁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,不是约好了要点火的么,怎么跑到城头上大呼小叫起来?”尉迟恭嘀咕道。

    陶商英武的脸上,却扬起了一抹省悟的表情,冷笑道:“今天这仗不用再打了,杨秀清已经知趣的脚底抹油,走吧,入关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策马扬鞭直奔城门而去。

    左右秦琼众将们,先是一愣,忙是追随而上,成千上万的魏军将士,也轰然裂阵,蜂拥向城门奔去。

    陶商一马当先,踏过吊桥,穿过城门,直入曲江。

    这时,时迁已窜下城楼,候在了城门口,拱手道:“禀陛下,臣潜入城中转了几圈,不见太平军半个身影,抓了几个被丢弃的伤兵才知道,那杨秀清在昨晚入夜之后,就率全军溜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!

    “杨秀清,你倒是很识趣,溜的还真快,可惜,交州的大门已被朕踢开,朕看你还能逃到几时!”

    霸绝狂烈的大笑声中,陶商那一袭金色巍然身躯,策马扬鞭,踏入了曲江城的土地。

    交州的门户,就此洞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