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五十五章 时间不多了

第九百五十五章 时间不多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邓艾乃三国后期第一名将,智勇双全,现在才刚刚登场,一出空城计加一出伏兵计,就连石达开也不是对手,险些命丧其手。

    这等少年英才,不世名将,陶商岂能放过,自然是要收于自己麾下,为我所用。

    先前由于陶商进兵太快,比及兵临曲江关下时,上官婉儿她们才从临湘刚刚出发,所以陶商只把邓艾关着,先没对他怎样。

    如今上官婉儿到了,他自然要利用她的劝降天赋,来劝降邓艾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还往了皇帐,提前摆下接风洗尘酒,坐等上官婉儿前来。

    邓艾并非是洪秀全的死忠,上官婉儿连石达开都能劝降,陶商对她劝降邓艾,当然是有十足的把握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帐帘掀起,一袭香风倩影飘然而入,看的陶商是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“臣妾拜见陛下。”上官婉儿声娇柔媚,福身拜下。

    正所谓小别胜新婚,陶商望着上官婉儿那娇嫩的脸蛋,看着她那丰盈却不失窈窕的身段,脑海之中,不由就浮现出了跟她在临湘翻云覆雨的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,不由是怦然心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婉儿快快请起,过来吧。”陶商笑呵呵道,接着又向她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盈盈起身,也没什么好犹豫的,便款款的步向陶商,将自己的纤纤玉手缓缓伸出,轻轻放在了陶商的手心中。

    陶商将她的玉手紧紧一握,猛然那么用力一拉,上官婉儿一个没站稳,便是嘤咛一声跌入了陶商的怀中。

    等她反应过来之时,娇躯已跌坐在了陶商的双腿上,陶商那双手顺势就已揽在了她的蛮腰上,隔着衣裳肆意起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上官婉儿低低一声娇怨,俏脸上顿时便染上了一层羞晕,眼波向四周瞟了一下,暗示还有外人在,别太放肆才是。

    她这般娇羞的样子,反倒是瞧的陶商更加怦然心动,嘿嘿一声坏笑,朝着她的小脸蛋,狠狠就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顿时是面若桃花,羞意浓浓,半推半就的迎逢着陶商的肆意。

    只是迎逢了陶商半晌之后,上官婉儿实在是觉的太过难为情,便用纤纤素手把陶商坚实的胸膛轻轻一推,低眉笑道:“陛下不是让臣妾劝降邓艾那个俘虏么,臣妾已经说降了他,陛下就不想见见他么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说,陶商这才想起了正事,今天的目的可主要是为了收降邓艾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愧是朕的婉儿啊,这张伶牙俐齿当真是厉害,这么快就说降了那个小子,朕倒也想念你这张小嘴了,待会嘛,嘿嘿……”陶商眼睛瞄向了那樱桃小口,笑的有些邪恶。

    待会要干什么,陶商虽然没有明言,但上官婉儿又岂会听不明白,自然就是那些坏事了,顿时把上官婉儿听的是窘羞无比,掩面羞笑,好一副难为情的样子。

    陶商又挑逗了上官婉儿一番后,方才哈哈一笑,松开了她的***,喝令将那邓艾传入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忙是站了起来,整了整衣容,恢复了端庄的样子,侍立在了陶商身边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帐帘掀起,邓艾是一瘸一拐的进入了大帐。

    陶商向邓艾瞟了一眼,看他那样子,显然是前番一战,被自己的几招暴击伤的不轻,即使是经过了扁鹊的治疗,也还未能痊愈。

    “罪将邓艾,拜见陛下。”邓艾扭着脚上前,拜倒在了陶商的跟前。

    这一拜,自然代表着邓艾确实已被说动,要屈膝归降。

    陶商嘴角扬起一抹笑意,问道:“邓艾,你从贼作乱,为虎作伥,你可知罪。”

    邓艾头磕在地上,愧色道:“罪将一时糊涂,被太平道蛊惑,罪将如今恍然惊醒,深感罪孽深重,请陛下给罪将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,罪将愿为陛下赴汤蹈火,再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邓艾这番话,可谓是降的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陶商瞟了上官婉儿,眼中流露几分赞赏,上官婉儿则是小嘴一扬,浮现几分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能及时醒悟最好,朕念你还年轻,误被洪秀贼所蛊惑,就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,起来吧。”陶商一拂手,大度的宽恕了邓艾之罪。

    邓艾没想到陶商有这等胸襟,惊喜万分,感激万分,忙是叩首拜谢,大表了一番效忠之心后,方才起身。

    陶商眼中的肃厉之色已消,却多了几分欣赏,笑道:“邓士载,你那一出空城计和伏兵计,倒还真是妙,幸亏朕及时识破,不然就折损了朕的一员大将了。”

    得到了陶商的赞赏,邓艾有种受宠若惊的惊喜,却又深深的惊异,便奇道:“这两条计策确实是臣所献,只是那赵范却将功劳拒为己有,陛下又怎知是臣所献。”

    陶商英武的脸上,燃起几分傲色,冷哼道:“太平天国上至洪秀全,下至赵范,每个人有几斤几两的实力,朕统统都了如指掌,以那赵范的智计,若能摆出空城计这等异想天开的妙计,太平天国又何至于被朕赶回交州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邓艾。”陶商话锋一转,透出几分欣赏,“朕知你出身虽然寒微,但却素有大志,且精通兵法,乃是名将之才,更是埋没在泥土中的一块璞玉,否则朕怎会费这么大功夫招降你,战场上把你一刀宰了岂不更省事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席话,如惊雷一般轰响在邓艾的耳边,令他心神震撼,刷新着他对眼前这位料事如神,气度超然天子的重新认识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我邓艾出身寒微,被人嘲笑轻视了那么,我立下了何等大功,赵范他们依旧瞧不起我,而陛下竟却如此看重我,实在是……”

  
极品狂少全文阅读
邓艾是受宠若惊,感激到眼中盈起了热泪,再次拜倒在了陶商跟前,哽咽道:“士为知己者死,陛下待臣如此,臣愿为陛下刀山火海,万死不辞!”

    得到邓艾这样死心踏地的效忠,陶商心中是欣慰不已,不禁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今天对于陶商来说,还真是收获颇丰的天。

    先是有时迁这员“神级间谍”前来归附,今又说动了邓艾这员“三国后期第一名将”归降,一个时辰内就得了两员才华不同的异才,陶商能不兴奋到大笑才怪。

    欣慰之下,陶商当场又封了邓艾为偏将军,命他戴罪立功,等他有所表现之后,再重用于他。

    邓艾从一名小小的郡尉,一夜之间被提拔为了偏将军,对他来说已是额外之喜,自然对陶商又是一拜感恩,方才拜谢告退。

    “朕累了,尔等都退下吧。”陶商心情甚好,一拂手屏退众人。

    秦琼一众御**卫们,知道天子心情好,这是要跟婉娘娘亲热了,忙是识趣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既然累了,那臣妾就不打扰陛下了,臣妾也告退了。”上官婉儿是假装不懂,也福身一礼,想要告退。

    她刚刚福下身子,还没有站起身时,就看到陶商那巍巍的身躯,就站在了她的面前,一股浑烈的雄性气息是扑面而来,搅的上官婉儿是心头一荡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这是……”上官婉儿脸畔顿时泛起了丝丝晕色,显然已猜到了陶商的用意,却又娇羞的装起糊涂。

    陶商叉着,大咧咧的站在她的面前,英武的脸上流转着丝丝邪意,笑眯眯道:“朕方才不是说了么,朕也很想念婉儿你这张伶牙利齿呢……”

    那言语,那邪邪的笑容,他想要干什么,已是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立时是羞到面红耳赤,晕色如潮,贝齿一咬粉润的朱唇,娇声抱怨道:“陛下,你好坏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朕就是坏,那你就用你那张伶牙利齿,来好好的教育教育朕啊。”陶商语气神情,愈加的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虽羞到面如桃花,但那窘羞之中,却还杂糅着深深的甜蜜幸福,犹豫迟疑,欲拒还羞了半天,还是缓缓的……

    转眼间,空空荡荡的大帐中,便响起了霖霖雨声,陶商沉浸在了回味无穷的愉悦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对峙依旧在继续,转眼之间,不觉又是一个月,天气已进入了寒冬。

    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,陶商从后方调集了近千辆天雷炮,以及三台龙怒破城锤,对曲江关进行了疯狂的猛攻。

    结果却也在陶商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洪秀全花了多少人力,苦心修筑的这道曲江关,其坚固程度,确实堪比潼关天险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的时间里,陶商向关城上轰去了近二十余万枚石弹,几乎将城墙上空,包括城楼在内的一切建筑,统统都夷为了平地,却依旧撼不动城墙主体半分。

    而杨秀清则仗着坚固的城池,以及四万狂热的太平军精兵,还有自己出色的指挥能力,顶着狂轰烂炸,一次次的击退了魏军潮水般的进攻。

    曲江关,屹立不倒,死死的把十万魏军,堵在了交州的大门之外,不得前进寸步。

    时间一天天过去,曲江关久攻不下,而一道道不好的消息,也不断的从北方传来前线,传到陶商的手中。

    塞外鲜卑方面,那耶律阿保机已用恩威并施的手段,成功的逼慕容垂就范,表示慕容部愿意臣服,愿奉他为鲜卑大单于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阿保机在名义上统一了鲜卑诸部,鲜卑人在继冒顿被杀陷入的短暂分裂之后,再次走向了统一。

    一个重新统一后的鲜卑,下一步自然极有可能是再度南下,向大魏方向扩张地盘,抢掠人口。

    汉国方面,刘备迟迟没有动静,显然是在等着鲜卑统一,介时他必会与鲜卑人再次结盟联手,南侵河北已经入了倒计时。

    而在青徐方面,孙策在得到刘备的割地之后,已成功的在辽东站稳了脚跟,继其倭岛本土之后,在大陆上拥有了乐浪,新罗和百济三个郡,势力重新延伸向上了大陆。

    得到割地后的孙策,多半会履行诺言,派出周瑜吕蒙几员大将,率大日国海军屡屡袭扰青徐沿海,迫使伍子胥陆逊他们,不得不放弃对汉国沿海的骚扰,将海军退回青徐沿海,进行近海防御。

    种种情报表明,北方诸州再次被战争阴影所笼罩,形势正在逐渐走向恶化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一次所面临的威胁,比前一次还将严峻。

    前番刘备的入侵,只是联手了鲜卑而已,只是仗着有骑兵之利,而这一次,刘备又联合到了孙策,此番的南侵,将是三股势力联手,海陆并进!

    皇帐内,陶商君臣神色凝重,听完了来自于北方的情报。

    听完张仪的汇报,陶商轻吸一口气,目光扫望几文武众臣,沉声道:“这些情报你们也都听到了,留给我们平定太平天国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我们已没有时间再在曲江关前耗下去,尔等有何速破关城的计策,就尽管说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大帐中,却是一片沉寂,每一个人的眉头都深皱,就连刘基眉毛也拧成了一股绳,冥思苦想,一时间却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看着苦无计策的众臣们,陶商也暗叹了口气,心中暗忖:“要是现在就有400点残暴点就好了,我直接就让孟姜女发动泪崩,轰塌了曲江城了,还用得着在这里绞尽脑汁么……”

    一片沉寂叹息中,忽有一个站了出来,毅然道:“陛下,臣有一计,或许可速破曲江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