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五十四章 火眼金睛

第九百五十四章 火眼金睛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都齐刷刷的转过来,看向了陶商,看向了被他抓住肩膀的那名亲兵。

    常遇春先是一愣,仔细看过那亲兵几眼看,勃然变色,指着他叫道:“你不是我的亲兵,你就是那个时迁!”

    那名亲兵,正是时迁。

    此刻他不知从哪里偷了件魏军衣甲穿上,脸上又抹了大把烟灰,再加上天黑,谁也不曾注意到,就连常遇春也没有发现,时迁竟扮成了他的亲兵,就躲在他的眼皮子底下。

    而时迁本人,则一本正经的站在常遇春身后,看着他一副抓狂恼火的样子,正享受着戏耍他的乐趣。

    时迁却万没有想到,自己本来天衣无缝的扮相,竟然会被陶商给识破,还不动声色的一把扣住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惊慌之下,时迁肩膀一斜,就想挣脱陶商的束缚,脚底抹油开留。

    陶商早有准备,五指用力一掐,指头便陷进了他的肩肉之中,掐到他的内头咔咔作响。

    “陛下饶命,陛下饶命啊——”时迁立时是痛入骨髓,直接就痛到跪在了地上,嗷嗷叫着向求饶。

    “量你也逃不出朕的手掌心。”陶商一声冷笑,拂手喝道:“把他押入大帐中去。”

    左右士卒们这才反应过来,忙是一拥而上,将时迁拿住,从他身上一搜,果然搜到了常遇春的大印。

    常遇春是又喜又气,像拎小鸡般,大手掐着时迁的脖子,直接就把他拖进了大帐内。

    陶商已高坐于上,喝令拿来湿巾,将时迁脸上的灰渍擦干净,片刻之后,一张贼眉鼠眼的脸,就呈现在了陶商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时迁,你好大的胆子,竟然潜入朕的大营之中,烧朕的草料,盗取朕大将的印绶,你是想找死吗!”陶商鹰目怒睁,厉声喝斥道。

    那时迁也顾不得肩上的吃痛,吓的扑嗵就跪了下来,苦丧着脸道:“陛下开恩啊,小的本来是想来投奔陛下,为咱大魏效力,对付那些太平贼的,谁想这常将军瞧不起小的出身,要将小的拒之门外,小的一时气愤,才跟常将军打赌盗取他的官印,没想到却被陛下识破,还请陛下饶命。”

    说着,时迁跪在那里连连叩首,显然是深深被陶商的天威震慑到。

    陶商那副肃杀的表情,当然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时迁有“飞檐”天赋,今日能在神不知鬼不觉中,烧了马料场,又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,盗取了常遇春的官印,本身已证明了他的身手不凡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有着特殊才能的人才,陶商正好打算让他加入到锦衣卫之中,充当一名高级细作,潜入敌后刺探消息,顺便再给敌人搞搞破坏,又岂会真舍得杀了他。

    “常将军,这时迁该当何处置,你有什么看法?”陶商的目光却看向了常遇春。

    常遇春瞪着那个时迁,咬牙切齿,那叫一个恨啊。

    很明显,时迁搞出这么大动静来,让他在天子面前丢了这么大面子,他不把时迁恨之入骨才怪,陶商这么问他,等于是宣告了时迁死刑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时迁,瞟着常遇春那咬牙切齿的表情,心里边就在暗暗叫苦,以为这次自己算是死定了。

    常遇春咬了半天牙,把嘴唇都快咬出了血印子,却拱手道:“陛下,此贼虽然可恶,但终究是臣一时糊涂,跟他打了这个荒唐的赌,才使他敢烧马料,盗官印,臣请陛下饶他一死,治臣的罪便是。”

    常遇春,竟然在为时迁求情!

    陶商脸上表情依旧肃厉,心中却在暗暗点头赞叹,心想常遇春果然是条汉子,是非分明,并没有因为心中的怒火,就言而无信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时迁,自然也是大吃一惊,看向常遇春的目光中,迸射着惊异的目光,显然是不敢相信,常遇春竟然会替他求情,还宁愿知己背负罪责。

    惊异之余,时迁的眼神中又平添了深深的感激和佩服,神情立刻也变的慷慨起来,慨然道:“迁这样让常将军难堪,没想到常将军还能信守约定,当真是个侠义的真英雄,请受时迁一拜。”

    说着,时迁面朝常遇春,深深的就拜了下去。

    常遇春一时忡怔,看着时迁深深拜下,倒有点不适应,眼神中的厌恶恼火跟着褪去不少。

    时迁拜完了常遇春之后,又向陶商一拜,慷慨道:“陛下,这草料是小人烧的,官印也是小人盗的,与常将军无关,陛下要处置的话,就治小人的罪吧,千万莫要怪罪常将军。”

    时迁竟然也替常遇春开脱了起来,这倒是让陶商有些意外了。

    他的映象中,时迁虽有飞檐天赋,但终究不过是鸡鸣狗盗之徒,却没想到他也能有如此慷慨义气,甘愿为常遇春赴死。

    “庙堂上满嘴仁义道德的很有可能是伪君子,市井里的鸡鸣狗盗之徒,也未必就不能是侠义之士,看来朕的判断,果然没错啊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暗叹,对眼前这个贼眉鼠眼的贼神,也平添了几分刮目相看,暗自欣赏。

    当下他脸上的肃厉之色便一收,轻轻拂手道:“罢了,今日这件事就算了,你起来吧,朕既不降罪于遇春,也不会杀你。”

    常遇春松了口气,忙向陶商谢恩。

    那时迁却没有起来,依旧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姓时的小贼,你怎么还不谢陛下不杀之恩,莫非你还想跪着求死不成?”常遇春喝道。

    时迁却向陶商又是深深一拜,祈求道:“小的恳请陛下能收纳小人,让小人参军报国
我的1979小说5200
,若是陛下不允,就请赐死小人吧,反正小人活着也没什么意义。”

    不参军,宁死?

    陶商眼前一亮,他对时迁前来投奔并不意味,但对时迁非要参军的原因,却产生兴趣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拂手道:“朕倒是想听听,你为什么非要投奔大魏,上阵杀敌?”

    陶商这么一问,时迁那张窄脸上,立时就燃起了悲愤之火,但是含恨将自己的原因,如实道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这时迁本为桂阳郡的一名猎户,因为常年累月的在山中打猎,翻山越岭,爬崖越涧,练就了一身飞檐走壁的轻身本事。

    数月之前,洪秀全率领着太平军攻入了桂阳,攻破了时迁家乡所在的城池,将城中一切粮食财富都搜刮一空,男男女女皆被胁裹入教。

    当时时迁正在山中打猎,匆匆忙忙的赶回家中时,媳妇已经不知所踪,七十岁的老母也从榻上摔了下来,告诉他儿媳妇是被太平军强行掳走后,便就此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时迁是悲愤难当,在草草安葬了老母之后,便尾随着太平军,前去打探自己媳妇的下落。

    后来时迁好不容易寻到了几名曾经街坊,现在已被迫加入太平军的熟人一打听,方才得知自家媳妇被抓去侍奉天王洪秀全,因为抵死不从,惹恼了洪秀全,结果被处以五马分尸之刑,死的极为惨烈。

    时迁知道妻子的被害后,自然是悲愤之极,便几次三番的潜入太平军营,试图刺杀洪秀全,为老母和妻子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洪秀全乃天国之首,其防卫之森严可想而知,纵然他时迁擅长于飞檐走壁,也绝难靠近洪秀全半步。

    而且,他的轻身功夫虽是极强,但武道却是平平,就算能顺利潜近洪秀全身边,动起手来那也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时迁几次尝试失败后,便意识到凭着自己的能力,想要杀洪秀全,报仇雪恨,显然是不太现实的,保不齐哪次刺杀没能成功,就把自己小命也搭上来。

    而这时正好陶商率大军兵临荆南,几次大败太平军,把洪秀全赶回了交州,时迁这才看到了希望,便想着前来从军,好跟着大魏王师扫灭太平军,杀了洪秀全来报家破人亡的血恨。

    报仇雪恨,这就是时迁前来投奔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朕明白了。”陶商轻叹一声,心中是感慨良多。

    他所感慨的,不仅是时迁所表现出来的,那种真真切切的愤怒感情,更是再次感慨于这召唤系统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时迁所植入的身份,竟然能如此完美真实,竟让陶商丝毫感觉不到,这个时迁是他召唤出来的后世武状,仿佛就是原本就存在于这个时代,一个为报家仇的小人物,只是机缘巧合,才跟自己相遇。

    “请陛下收纳了小人吧,只要能让小人杀了洪秀全,灭尽了太平贼军,陛下就是叫小人去死,小人也绝不含糊。”讲述完自己经历的时迁,再次深深叩首。

    旁边的常遇春也深深为时迁的遭遇而感慨,脸上的那种厌恶之色已烟销云散,神情甚至还有几分后悔。

    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常遇春有侠义之心,他在后悔自己当初直接收留了时迁就是了,何致于把他逼到不得不打什么荒唐的赌约的地步。

    常遇春便看向了陶商,虽然没有说话,但那眼神,却明显是在恳求陶商应允了时迁所请算了。

    陶商轻吸了一口气,突然正色喝道:“时迁听旨。”

    时迁抬起头来,愣怔了一下,方才忙拱手应道:“小人在。”

    “朕现在就任命你为锦衣卫副统领,听苏秦和张仪调遣,专司情报刺探之职,为国效忠,为你死去母亲和妻子报仇雪恨!”陶商大声下达了他的旨意。

    而且,这也是陶商心中原本就盘算好了的,以时迁飞檐走的壁的天赋本事,去干这种间谍特工的差事其实是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“陛下,小人……小人……”时迁整个人都陷入了极度的狂喜之中,没想到陶商非但是收留了他,竟还对他是委以重任,一时激动到不知所已。

    “时迁,还小人小人什么,你现在是陛下的臣子了,还不快叩谢陛下。”常遇春也欣慰的笑了,从旁提醒道。

    时迁这才恍然省悟,意识到自己并非作梦,忙是三跪九叩,感激万分的向陶商谢恩。

    陶商又抚慰了时迁几句,方才令他去领了衣甲印绶,前去向苏秦张仪报道,领取敌后情报刺探的任务。

    时迁拜退后,常遇春也欣慰的松了口气,却又好奇道:“陛下的目光真是神了,适才那时迁就站在臣身后,臣竟然没有发觉,不知陛下是怎么发现他的?”

    “天机不可泄露,天机不可泄露啊,嘿嘿……”陶商诡秘一笑,故弄玄虚起来。

    他当然是不会告诉常遇春,自己这双眼睛其实也没什么过人之处,如果不是有系统精灵这双火眼金睛的话,压根也看不穿时迁。

    常遇春却是愈发好奇惊疑,不住的盯着陶商的眼睛瞅,就想看看天子这双眼睛,到底是比他们这些肉眼凡胎,多了什么神奇之处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外,外面秦琼赶了进来,报称说婉娘娘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一听到上官婉儿到了,陶商的眼眸顿时一亮,蓦然间就想起了那个被活捉已有些时日的三国后期第一名将。

    陶商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便拂手道:“告诉婉娘娘,直接去关押邓艾的营帐吧,等她劝降了那个小子后,再带着他一并往大帐来见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