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五十三章 贼 神

第九百五十三章 贼 神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那厮叫时迁。”常遇春答道。

    时迁!

    陶商眼前一亮,不由就乐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个时迁竟会在这个时候出现,要知道,这位贼神才刚刚被他召唤出来不久,杨再兴这等先前召唤的武将还没有出现,这个时迁这么快就冒出来了,还真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不过陶商也习惯了系统的这种设置,召唤虽然有先后之分,但前来投奔的顺序却没有半点轨迹可徇,完全是随机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个时迁前来投奔,你收留了他便是,为何要拒绝?”陶商反问道。

    常遇春便正色道:“臣本来也想收留这姓时的,但臣问他以前是做什么行当的时候,这厮竟然说自己以前竟然是做贼的,这等品行不正的人,臣岂能留他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陶商便叹道:“天下太平之时,朕当然要首选品行正直之人,但眼下天下未平,正是用人之际,便应当唯才是用为先,朕的麾下不也有桂英这样曾经的山匪么,很多人做贼做匪,其实只是为形势所迫,讨一口饭吃罢了,没那么严重的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陛下说的好象也有道理哦……”

    常遇春若有所思,似乎有所领悟,却又道:“不过唯才是用也得有才啊,穆将军她武道不凡,善于统兵,又精于阵法,那才是真正的才,那个时迁不过是个贼而已,干的都是鸡鸣狗盗之事,又能有什么才。”

    “贼也有贼的本事,千万别小瞧任何一个行当啊……”陶商拍了拍常遇春的肩膀,语气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常遇春陷入了沉默,思索着陶商话外玄机。

    铛铛铛——

    正当这个时候,大帐之外,突然间响起了鸣锣示警之时,打断了常遇春的思绪,也令陶商神色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发生了什么事?”常遇春跳了起来,喝问道。

    帐外一名亲兵匆匆而入,拱手道:“禀陛下,禀将军,我营中一处马料场不知为何失了火。”

    马料场起火?

    常遇春吃了一惊,看过陶商一眼,赶紧大步出帐,陶商也起身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陶商举目向着营东方向瞄去,果然看到有熊熊烈火烧起。

    “都愣着做什么,还不快去灭火!”常遇春急是喝斥道,神色颇为惭愧尴尬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眼下陶商刚刚巡视到他的营中,就闹出了草料场失火这一出,他这个做将军的,自然有失职之嫌,在陶商面前当然是有几分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陶商倒也没有责怪常遇春,也不说话,只站在那里静看常遇春处置。

    常遇春也丝毫不乱,从容的组织安排士卒们赶去灭火,连自己的亲兵都派了过去,所幸火势并不大,一番忙乎之后,很快就被扑灭。

    眼见火势熄灭下去,常遇春却才松了口气,向陶商拱手惭愧道:“臣一时失察,致使草料场起火,让陛下看了笑话,还请陛下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这草料场的火,起的似乎有些蹊跷……”陶商并没有责备常遇春,却是盯着那缕缕余烟,鹰目中透出了几分狐疑。

    常遇春还没有觉察到什么,只是挠着后脑壳,讪讪道:“这大概就是哪个士卒不小心把火星子溅在了草料上而已,能有什么蹊跷,待会臣查出是谁不小心后,一定严办。”

    常遇春话音方落,大帐中便传出一声惊:“官印没了,将军你的官印没啦!”

    官印没了!

    常遇春神色立变,二话不说就狂奔入了大帐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陶商眼中却闪过一丝明悟之色,嘴角扬起玩味的笑容,也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大帐,原本摆在案几角上的那枚官印,此刻果然已经不翼而飞了。

    常遇春是一脸惊怒,冲着亲兵们喝问道:“本将的官印方才还好好的,怎么这么一会功夫就不见了,上哪儿去了,难道长了翅膀自己飞了不成?”

    左右亲兵们也是一脸无奈。

    常遇春发了一通脾气后,也没办法,只得喝令亲兵们在帐中翻找。

    于是一众士卒们,便是手忙脚乱的在大帐中翻找起来,恨不得把地皮都翻起三尺,半天却不见官印的影子。

    陶商却冷笑道:“算了,不用再找了,你适才不是说跟那个时迁打赌么,眼下你官印不见,自然是被那时迁盗去了。”

    常遇春身形猛然一震,方才恍然大悟,却又一脸的惊愕,“臣为了防备那贼来盗印,已经加强了岗哨防备,这大帐四周都是臣的人,他小贼怎么可能潜的进来,还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把官印盗去,这也太……”

    常遇春已经说不下去,
带着成都回三国最新章节
不知该怎么形容对那时迁盗术的震惊。

    陶商却叹道:“这个时迁既然是个贼,自然擅长飞檐走壁,浑水摸鱼,朕料方才草料场那一把火,定然是那时迁所放,他应该就是趁着营中短暂的混乱,士卒们注意力被起火吸引,再加上你把不少亲兵都派去灭火的功夫,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了你的大帐,盗走了你的大印。”

    陶商三言两语之间,便揭穿了真相。

    常遇春这才恍然大悟,懊悔不已,拍着大腿骂道:“没想到这个小贼竟然这等奸诈,竟然给我玩了一出声东击西之计,我竟然还中计了,真是该死啊!”

    懊悔痛骂之后,常遇春却又一脸费解道:“就算是这样,但我大营中好歹有万把号人马,那小贼竟能一路混进中军腹地,潜入我的大帐中,这轻身的功夫也实在是太厉害了点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却只是一笑,丝毫不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他可是对那个自己召唤出来贼神再清楚不过了,什么飞檐走壁,什么乔装打扮,什么混水摸鱼,偷梁换柱的本事,放眼古今都无人能及,要么怎么能被后世行内人尊称为贼神呢。

    “臣真是大意了,没想到这个时迁这等了得,先是放了把火,今又在陛下面前盗走了臣的官印,让臣在陛下跟前算是丢了大脸,请陛下治罪吧。”常遇春是尴尬羞愧不已,只得向陶商一拱手,愧然请罪。

    陶商却一拂手,淡淡笑道:“朕早说过,千万不要小瞧任何一个行当,看来这个时迁于飞檐走壁方面有独到之处,你被他给阴了也不丢人,不必太过自责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陛下宽恕。”常遇春松了一口气,却又恨恨道:“这个该死的小贼,竟敢偷我官印,还让我出了这么大的丑,可惜没办法捉到他,不然我非亲手把他大卸八块不可!”

    陶商却冷笑道;“那倒未必,朕倒是觉的,那个时迁现下还没有走,说不定这个时候,他就藏在人堆里,看着你的热闹呢。”

    常遇春一怔,一脸的不可思议,显然是不敢相信,那个时迁胆子大到这种程度,盗走了自己的官印也就罢了,还不赶紧开溜,还敢留在附近看自己的热闹。

    陶商则转身走出了大帐,朝着围大外面的一名名士卒们扫去。

    这些常遇春的亲兵们,大多数因为方才的救火,脸都被火熏的浑黑,只怕连常遇春自己也认不出来谁是谁。

    陶商却有种感觉,这个时迁就藏在这些亲兵当中。

    原因也很简单,既然系统设置了时迁默认效忠于自己,那么他就不可能只是盗了常遇春官印,然后就一走了之那么简单,想必他也看到了自己这个大魏之皇也在这里,正躲在人群中,琢磨着怎么投奔自己。

    “时迁,不用你来投奔,朕会亲自把你给揪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嘴角掠起一丝冷笑,却在脑海中用意念下令:“系统精灵,别睡了,给朕扫描周围的士卒,把那时迁给朕揪出来!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开始扫描,请宿主选择扫描对象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双鹰目瞪大,不动声色的从周围的那些士卒身上扫过,由于系统的设置,陶商想要扫描一个人的数据,判断对方的身份,就必须要亲眼看到那个人才可以。

    系统飞快的扫描到陶商目光流过的每一名士卒,只是陶商的目光转了一大圈,把能看到的每一名士卒都扫了一遍,竟然始终没有把时迁给揪出来。

    “时迁,你到底躲哪儿去了,难道朕判断错误,你真的已经开溜了么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陶商有些失望,目光从众亲兵们身上收回,转身紧跟而出的常遇春这边时,脑海里突然间响起了系统精灵的警报声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到对象时迁!系统扫描到对象时迁!”

    陶商精神一振,顺着自己目光朝向看去,视野正好落在了常遇春斜向身后那名亲兵身上。

    那人,必是时迁无疑!

    而让陶商惊讶的则是,那时迁竟然敢混在常遇春眼皮子底下,而且,刚才就是他在大帐中惊叫常遇春的官印失踪!

    “这个贼神的胆子,也真是大的有点离谱了吧……”陶商心中是暗自惊叹。

    他却没有打草惊蛇,戳穿真相,因为他知道那时迁有飞檐走壁的天赋,万一一个不小心,说不定就让他溜了,这大晚上的混入人群当中,又穿着己军的衣甲,想要再抓住他就难如登天了。

    陶商心思一转,便不动声色的从常遇春身边走过,假意要回往大帐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从时迁身边经过时,虎掌陡然一动,毫无征兆的就将时迁的肩膀抓住,冷冷道:“时迁,你竟敢在朕眼皮子底下演戏,你可真够胆大包天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