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五十章 柔若无骨

第九百五十章 柔若无骨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天赋!

    没想到,樊柔竟然也有天赋,还是双倍天赋。

    “这个双倍天赋,又是什么鬼?”陶商精神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双倍天赋就是,当宿主跟对象樊柔联姻成功,获得其双倍天赋之后,宿主每次所获得的仁爱点和残暴点,都将加倍。”

    听到系统精灵的解释后,陶商就乐了,心想这个樊柔还真是及时雨,出现的实在是及时。

    陶商现在正在为“泪崩”,以及还没有出现的罗贯中“反弹”,这两个极耗点值的天赋而头疼,琢磨着怎么能更快的搜集到充能的点值,没想到就遇上了樊柔这么个送宝佳人。

    若能跟她联姻成功,就意味着陶商下次再虐待他的那些“提款机”,得到的点数就能够翻倍,从众爱妃们身上搜刮到的仁爱值,也能够翻倍,这意味着搜集点值的速度,就能提高一倍!

    “双倍双倍,当真是雪中送炭的天赋啊……”陶商心中暗自得意,忽然想起到了什么,却又暗自叹息,“可惜呀,这么个佳人,竟然给赵范那死鬼大哥糟蹋了,可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友情提示,对象樊柔目前仍是处子之身。”

    处子之身!

    陶商眼眸立时一亮,重新打量起眼前这柔若无骨的佳人,似乎也看出来,她虽然年纪三十左右,容颜间已添了几分岁月的风痕,但浑身上下,却似乎仍旧弥漫着那种纯情少女的味道,而少了许多成熟的韵味。

    他纵游花丛已久,自然看得出来,樊柔正如那系统精灵所说,八九不离十,依旧是处子一身。

    “这还真是个意味之喜啊,没想到她还是处子之身……”陶商兴奋之下,不由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左右石达开等众将士们,看着天子好端端的就大笑起来,一个个都茫然愣怔起来。

    那樊柔却给吓了一跳,柔躯不由得微微一怔,小心翼翼的担起头来,望了一眼陶商,眸中同样是闪烁着茫然慌张的神色。

    显然,樊柔也很糊涂,这位英武的大魏之皇,这般盯着自己审视这么久也就罢了,怎么突然间又没来由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半晌后,陶商才收敛了笑声,俯身向他伸出了手,笑道:“原来是樊夫人,免礼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这个动作,当然是要亲手扶她起来。

    樊柔抬起头,看着陶商伸到眼前,那坚实宽厚的手掌,脸蛋上不由抹上了一丝红晕,一时迟疑不动。

    毕竟,她虽然名义上已为人妇,但当年被迫嫁于赵范的大哥,只是为了给那个病痨冲喜而已,实际上却病痨从来没有心情,也没有那个能力来碰她一下。

    时值如今,她虽被人视为寡妃妇,但身子却依旧是保持着冰清玉洁,成熟的外表之下,却藏着一颗少女纯情之心。

    而今,传说中神一般存在的大魏之皇,这个英武不凡,令天下女子都为之折服倾倒的男人,现在站在她的面前,还要亲手来将她扶起,樊柔那颗少女之心,如果能不加速跳动,如何能不感到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“怎么,朕的手上难道长了铁钉,樊夫人怕被戳伤吗?”陶商淡淡笑问,显然已看出了她的扭捏。

    樊柔被看穿了心思,脸畔更晕,忙摇头低低道:“怎会呢……妾身不敢,多谢陛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只能贝齿轻轻一咬朱唇,还是将自己那双素洁的纤手,颤巍巍的抬了起来,放在了陶商的手心处。

    那果然是一只酥软无比,柔弱无骨的纤纤玉手,比陶商所摸到的任何一只手,都要柔弱酥滑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她名字果有一个柔字,倒也是人若其名了……”陶商心中暗自赞叹,轻轻一用力,便将樊柔从伏跪的地上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对象樊柔产生情爱感,生成仁爱点4,宿主现有仁爱点103。”

    竟然产生了仁爱点!

    这可着实是意外之喜,陶商暗自欣喜,目光朝着樊柔瞧去,果然见此时的樊柔已是面如桃花,暗羞涟涟,那高高耸起的雪峰,也在起起伏伏,显然是正处在慌羞的心境当中。

    陶商这次看出,自己只跟她手手相触,这么小的一个动作,竟然就让她春心产生了萌动,竟是产生了连她自己可能也不知道的丝丝爱意。

    “嗯,怪不得她还是处子之身,看来她这个寡妇之名,定是徒有虚名,心里却已芳心寂寞已久,很容易就春心悸动了,嗯,这样也好,倒是省了我许多时间,能早点得到她的双倍天赋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凝望着樊柔那晕色满面的脸蛋,一时思绪暗转,忘了松开人家的手,就那么一直紧紧握着。

    “陛下,陛……陛下……”樊柔却已羞到难为情,边是轻轻挣扎,想要把手抽回来,边
战气凌霄吧
是低低的央求提醒。

    陶商被那柔若丝语的央求声叫醒,这才反应过来,意识到自己有所失礼,便是一笑间,将手掌松了开来。

    樊柔这才挣脱了陶商的手掌束缚,忙将纤纤柔手收了回来,藏到了袖下,低眉不敢正视陶商的目光,呼吸依旧局促,但那起起伏伏的傲峰,总算是渐渐平伏了下去。

    陶商也定下了心神,问道:“樊夫人,你不必慌张,告诉朕,除了赵范之外,你还有什么亲人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叔叔之外,妾身已无什么亲……亲人。”樊柔低低的回答,说到“亲人”二字时停顿了一下,似乎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陶商点点了点头,“那也就是说,你现在已经举目无亲了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他……”樊柔抬起了头,有些狐疑的望向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冷冷道:“赵范已经被朕亲手所斩。”

    他以为赵范是樊柔的小叔,听到其被斩的消息后,樊柔就算没有当场吓晕过去,至少也是恐惶不已。

    谁料,樊柔的神色只是微微一动而已,并没有表现出悲伤或是震惊的神情,甚至,陶商还在她的眼中,看到了一丝喜色。

    她竟然在为赵范之喜而欣喜!

    “这就有意思了……”

    暗自感慨后,陶商便道:“不过你也不用担心,赵范有罪该万死,但朕也不会罪及他的家眷,你既然已举目无亲,今后就由朕来养着你,你可愿意。”

    樊柔这下却是花容变色,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陶商,显然是不敢相信陶商方才所说的那番话。

    天子说朕来养你,那言下之意,自然是对你有意思,有把你纳为姬妾宠妃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让樊柔感到惊奇意外的是,堂堂大魏之皇,才见了自己一面,竟就对自己产生了兴致,要把她这个“寡妇”纳为姬妾。

    一时间,樊柔是又羞又惊,脸红到耳根子处,呼吸再次加剧,羞慌在了原地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不说话,那朕就当你是答应了。”陶商一笑,拂手令道:“来人啊,把樊夫人给朕送回大营去,让婉妃好生召待,莫要怠慢。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被纳为妃之后,封号既为婉妃,因为她身上有“劝降”天赋,所以陶商自然要把她随军带着,平时可以给自己暖床,有需要的时候,还可以说她去劝降那些俘虏。

    未等樊柔回答,陶商已拨马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望着陶商那英武的背景渐渐远去,许久之后,樊柔才从失神之中清醒过来,无奈的轻声一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百里之外,曲江关。

    关城上,天王的圣旗,正在迎风飞舞飘扬。

    关城已然大开,数以万计的太平军士卒,正拖着疲惫的身躯,扛着残破的天国圣旗,默默无声的步入关城。

    每一名踏入曲江关的圣兵们,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,如释重负一般。

    从郴县到曲江关,数百里的败溃路程,他们这些败兵当中,有多少人都死在了逃跑的路上,今天能逃回来的每一个人都是幸运的,焉能不长长的松一口气,庆幸自己的命好。

    关城上,洪秀全站在那里,阴沉着一张脸,默默的注视着自己的败军从城门下经过,眼中燃烧着恨怒不甘的复杂神色。

    就在几个月前,他是何等的意气风发,不可一世,率领着二十余万太平圣军,从这座关城杀入了荆州,以无可阻挡的气势袭卷桂阳,兵围临湘。

    他以为,他从此便是飞龙升天,无人能挡,他将轻松扫平荆州,夺取扬州,北伐中原,灭亡魏国,一统天下……

    谁知,宏伟的蓝图,却以一场惨败而破碎,几个月后,他就这么灰头土脸的逃回了这座关城。

    空忙乎了数月,除了损失了近十万大军外,他一无所散,又回到了起点。

    洪秀全怎能不恼怒,怎能不窝火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他的拳头,狠狠的击打在了城墙上,恨恨道:“陶商,朕发誓,绝不会让你得意太我,用不了几日,朕必会卷土重来,率领着我太平天军从这座关城杀出去,那个时候,就是你死无葬身之地的时候!”

    左右韦昌辉等众王们,忙是附合,皆是叫嚣着陶商只是侥幸一胜,有洪秀全这个黄天大神领导他们,早晚必能灭了魏国,诛杀陶商这妖首,实现天下太平的圣业。

    在众臣的恭维附合声中,洪秀全嘴角扬起一丝得意的冷笑,脸上阴沉的表情也变的重新自信起来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城外一名斥侯飞奔入城,直奔城楼,跪地叫道:“启禀天王,郴县急报,赵范五千守军已全军覆没,郴县失守,赵范被那陶商妖首亲手斩杀!”

    城楼上,瞬间鸦雀无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