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四十六章 会邓艾

第九百四十六章 会邓艾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魏军的骑兵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?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军的后方?”赵范是脱口一声惊呼,整个人都陷入了惊惶茫然之中。

    南面方向,陶商策马如风,鹰目远扫前方战场,英武的脸上扬起了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。

    先前在便县时,陶商在刘基的提醒之下,意识到那空城计绝非是赵范所能够想出,其身后必有高人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蓦然省悟的陶商,便担心让石达开贸然进攻,很可能会再次中了敌军的计策,甚至是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陶商还指着石达开这员大将,为他瓦解打击太平军的军心士气,岂能让他就这么有失,于是当即就点起了五千轻骑,星夜兼程的追赶前来。

    而就在石达开离开郴县南下追击后不久,陶商就赶到了郴县,猜到石达开必定是中了敌人的诱敌之计,所以便马不停蹄的继续南追。

    追至客家岭后,陶商一观察地形,推测出太平军很有可能在这座岭子设伏,便另择偏道绕过大道,从客家岭的南面绕了出来。

    事态的发展,果然一切皆在陶商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当陶商率军刚刚绕到客家岭之南后,远远便瞧见岭山火光冲天,杀声大作,派斥侯前去一侦察,便得知石达开中了敌军伏兵之计,正处于危难之中。

    陶商自然是二话不说,当即率领着五千铁骑,从敌军的背后杀了过来,杀了太平军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幸亏朕来的及时,很好,就让朕再痛痛快快的大杀一回吧,哈哈——”陶商杀机熊熊狂燃而起,纵马舞刀,如金火流光一般,撞入了惊慌的敌群当中。

    刀锋斩出,浩浩荡荡的皇者霸绝之气,轰天扫荡而出,瞬间将五名敌卒轰飞出去,轰上了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陶商一人一骑,从下方飞驰而过,手中大战刀磨盘一般,顺势狂绞一番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那五名被轰飞上天的敌卒,便在惨叫声中,被绞成了一块块的血肉尸块,跟着漫空血雨跌落而下。

    大魏皇帝踏血而过,辗杀慌溃的太平军士卒,径直杀向了赵范所在的丘坡之上。

    此刻的赵范,早已惊慌失措,完全失了分寸,眼见大魏铁骑滚滚杀奔而上,陷入了不知所措的境地。

    他想逃,可是北边被石达开和邓艾的混战兵马堵着,南边又被陶商的铁骑辗压而来,想逃却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时间不等人,就在赵范犹豫的片刻间功夫,陶商已冲上丘坡,杀到了他十几步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“快,快给本官挡住他,挡住他啊——”惶恐的赵范,歇厮底里的疯狂吼叫,将身边所有的士卒,都强行推了上去,想要挡住陶商。

    可惜,区区十几名太平小卒,在陶商的眼中形如蝼蚁般,刀锋过去轻松便斩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陶商便如魔神般,踏着遍地伏尸,拖着长长的血色尾尘,杀至赵范跟前。

    赵范别无选择,只得鼓起残存的勇气,抄起大刀拼力斩出,想要做最后一搏斗。

    刀未挥出时,陶商来势如风,已似一道金色的流光闪电,从赵范的身射过。

    金光从眼前一闪,一道血光飞上半空,赵范那只握刀的手臂,已被陶商齐着肩部斩落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断臂的赵范,一声惨烈的尖叫,捂着涌血的手臂,瘫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这三脚猫的功夫,也想跟朕一战,真是不自量力。”陶商勒马在赵范跟着,伸手将刀上的血迹,在他的身上擦了干净。

    举目远望,只见丘坡之下,己军正与太平军进行混战,明显已落尽了下风,还好石达开的将旗还没有倒,表明石达开还活着。

    陶商暗松了口气,庆幸自己没有来晚。

    “陛下饶命,陛下饶命啊,臣赵范愿降陛下,愿为陛下效命……”断臂的赵范从地上爬了起来,忍着剧痛朝陶商磕头求饶。

    陶商连看都不看他一眼,只冷冷喝问道:“说,是谁在为你出谋划策,先摆下空城计,现在又设下这出伏兵之计?”

    “这两条计策,都是臣自己想出来的,还请陛下恕罪啊。”

    赵范选择了说谎,他知道魏帝乃是爱才之君,但想死马当活马医,把这计策都揽在自己的头上,或许陶商会念在他智谋不凡,饶他一命。

    话音方落,陶商手起刀落,赵范还没有反应过来时,另一条手臂也被削了下来。

    失去双臂支撑的赵范,又是一声杀猪般的嚎叫,再度趴倒在了地上,痛到死去活了。

    陶商却冷哼道:“你以为朕不知道你有几斤几两么,就凭你也想连着想出两条妙计,敢在朕面前撒谎,你是自讨苦吃!”

    趴在地上,血流如柱的赵范是又惊又痛,万没有料到,大魏天子竟然是心如明镜,对于他的能力是了如指掌,竟然能看穿他是在说谎。

    “臣错了,臣知罪,这两条计策乃是臣手下的小吏邓艾所献啊……”赵范不敢再撒谎,生恐再惹恼了陶商,到时候就不只是失了两条手臂那么简单,人头只怕就要被斩下去。

    陶商听到“邓艾”之名,却不由神色一动。

    那可是大名鼎鼎的劝艾啊,历史上三国后期的魏国第一名将,为司马氏镇守关陇,长期压制蜀汉第一大将姜维的入侵,甚至还以偷渡阴平的奇计,一举逼降了蜀汉,立下了不世之功。

    虽说邓艾后来被多疑的司马昭借刀杀人处死,但邓艾三国后期第一名将的赫赫之名,却无人能够撼动。

    这样一员了不起的大将,竟然会出现在这里,成了太平天国的一名叛将?

    陶商转念又一想,邓艾本就是荆襄人氏,论年纪的话,这个时候也少十七八岁,正当少年英雄之时,而曾经历史上,邓艾是因为出身寒微,才迟迟没办法展现才华,今
风水大术士全文阅读
历史已经改变,邓艾的命运也跟着改变,提前绽放出光芒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姜维既然能提前绽露头角,作为姜维的死敌邓艾,为什么不能呢。

    “这就说的通了,以邓艾的智谋,摆下这空城计和伏兵计也在情理之中,只是没想到,会在这里让我碰上这么一员不世之将,我的运气还真是不一般的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的鹰目,陡然间射向了丘坡之下,很快搜寻到了那一面“邓”字大旗。

    他更是隐约看到,一个少年身影在乱军中横冲直撞,无人能挡,想来必是邓艾。

    “陛下饶命,陛下饶命啊……”耳边又响起了赵范的求饶声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俯视着那一具残躯,冷冷道:“当年朕平定荆南之时,你不肯归顺,逃往交州,朕没有把你赶尽杀绝,已经是放了你一条生路,今日你却助纣为桀,帮着那洪贼造反,祸害自己的家乡,朕饶你才怪!”

    愤怒的喝声方落,陶商手中战刀愤然斩下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——”

    惨叫声嘎然而止,赵范人头落地。

    “滴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对对象赵范实施残暴,宿主获得残暴点6,宿主现有残暴点13。”

    脑海中响起系统提示音之时,陶商已纵马舞刀,踏着血路杀向了丘坡之下,鹰目死死的锁定了邓艾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邓艾,就让朕领教一下,你这三国后期第一名将的实力吧!”

    震天的长啸声中,陶商纵马舞刀,杀山丘坡,撞入了混战的两军丛中。

    几十步外,邓艾尚在纵枪狂杀,宣泄着自己的杀戮之火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以来,他被人嘲笑,怀才不遇的憋屈,积聚在心底已久,他仿佛想通过这一场对魏军的杀戮,彻底的把怒火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银枪乱扫,他已枪下已不知刺倒了多少魏军健儿,眼看着石达开的将旗就在前方,他眼中杀机毕露,便打算杀将过去,斩下石达开的人头。

    石达开,天国的叛徒,天王洪秀全作梦都想杀死的叛贼,这要是他把石达开人头献下,天王喜极之下,封他个王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今天,我邓艾注定要扬名于天下,谁也拦不住我……”兴奋的邓艾,拍马就要杀向石达开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身后突然间传来了肃厉的号角声,己军惊慌的叫声,紧接着就从后方传来。

    邓艾神色一动,勒马回头望去,惊见后方中军处,数不清的魏军铁骑如神兵天降般杀至,顷刻间就辗翻了为数不多的中军。

    而在转眼间,那面“赵”字的中军大旗,也被斩倒在地!

    “魏国的骑兵!是魏国的骑兵,他们怎么从我们后方杀过来了?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刹那间,邓艾一腔的豪情被轰然击碎,那自信疯狂的表情,也扭曲成了骇然惊变。

    他是作梦也没想到,在自己大功告成的关键时刻,竟然会意外的有一支魏军的铁骑杀到。

    而且,这支铁骑之师,还是从他的背后杀到,好似早就看穿了他的伏兵之击,就等着从后边杀他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邓艾眼眸陡睁,迸射出了更加震惊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“魏”字皇旗!

    那一面皇旗,意味着大魏之皇陶商,竟是亲率那支铁骑之师杀到!

    “陶商,竟然是他亲自率军杀到,莫非他竟看破了我的计谋不成?”邓艾的脑海中,立时迸出了这个令他头皮发麻的念头。

    要知道,根据他所知的情况,陶商率领的魏军主力,尚在石达开所部的数十里之后,之间至少隔着一天半的脚程。

    而眼下魏骑出现,就意味着陶商是昼夜兼程的赶了前来,陶商这么做的动机,除了看穿他的计谋之外,邓艾实在是想不通还有什么别的解释。

    这一刻,邓艾是心神震动,深深为传说中那个大魏之皇的实力而震撼。

    失神的转眼间,魏军铁骑已铺天盖地杀至,铁骑所过,顷刻间将数不清的太平军辗为粉碎。

    杀的正兴奋的太平军,焉能想到背后会突然被魏军铁骑抄了,立时斗志跌落谷地,被辗到抱头奔逃,转眼接近了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而原本处于绝境的石达开,眼见天子亲率铁骑,神兵天降般杀至,不但解了他的危难,还反杀到太平军一个措手不及,顷刻间将胜负之势逆转。

    “是陛下杀到了,没想到陛下竟然会来的这么及时……”

    惊喜庆幸的石达开,心头隐云尽扫,手舞战刀,豪情大喝道:“大魏的将士们,天子率军杀到了,拿出你们的斗志来,把叛贼杀个片甲不留!”

    苦战的魏军将士们,无不是大受鼓舞,疯狂的咆哮怒吼,军心爆涨之下,奋勇的向敌军发动反击。

    原本处于不利境地的魏军,在铁骑的帮助之下,转眼就扭转了劣势,转而轮到把太平军分割包围,肆意辗杀。

    邓艾环扫四周,意味到兵败已成定局,自己扬名天下的梦想也碎了,心如刀绞般痛苦。

    他却克制住了愤怒震惊,立刻看清眼前形势,咬牙大喝道:“全军撤退,全军速速望南撤退。”

    邓艾纵马狂奔,迎着魏军的铁骑洪流而上,舞枪接连刺倒数名魏骑,试图杀出重围。

    “邓艾,有朕在此,今天你跑不了的,下马归降,朕饶你一命!”

    便在此时,半空中蓦然传来一声惊雷般的暴喝,轰轰隆隆的灌入他的耳膜,一瞬间竟然震到邓艾的头目微微有些眩晕。

    邓艾身形一震,急提一口气平伏下气息,举目望去,但见一员金甲之将,巍巍如天神下凡一般,挟裹着令神鬼变化的霸绝之势,似一道金色的流火狂潮,朝着他飞驰而来。

    “魏……魏帝!”邓艾神色骇变,脱口一声惊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