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四十五章 你笑的太早了!

第九百四十五章 你笑的太早了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石达开夺下了郴县还嫌不够,他还要一鼓作气,连同赵范和他那五千桂阳太平军,也一并都灭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叫赵范的一出空城计,深深的羞辱到了石达开了呢。

    想他石达开可是曾经号称天国第一名将,赵范这种角色,给他提鞋都不配,根本就不被石达开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被陶商活捉没什么,毕竟那可是战无不胜,攻无不克,天下无人能敌的大魏之皇,被其所擒也不算什么丢人之事。

    可被赵范这种货色给戏耍,石达开就忍不了了,他必须要亲手宰了赵范,方才能重树自己的威名。

    当下石达开便留五千兵马守城,自率一万五千余军,南出郴县,穷追而去。

    大军出城南下,一路追出了数十里,正午时分之兵,追至了客岭山一带,平地渐收,两翼的山丘起伏渐起。

    石达开则是雪耻心急,只顾着催军穷追,而忽视了左右的地形变化。

    里许之外,一座小山丘上。

    赵范正立于丘坡上,目不转睛的向着北面凝望,“焦虑”二字清晰的写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邓艾,却是气定神闲,丝毫没有半分不安。

    “士载啊,那石达开真的会中计,真的会穷追而来吗?”赵范不安的回头向邓艾问道。

    邓艾淡淡一笑,自信道:“太守大人放……放心吧,前番他被你羞……羞辱了一回,以那石贼的性……性情,他定会急于雪耻,定会不顾一切的穷……穷追而来。”

    赵范微微松了口气,神情却依旧不安,继续扭头向着北面望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赵范身形剧烈一震,眼中陡然间迸起无尽的狂喜,回头冲着邓艾激动的嚷道:“来了,敌军追来了,士载啊,你当真是料事如神啊。”

    邓艾这才缓缓的站了起来,望向北面的目光中,流转着一丝自信得意,仿佛一切皆在他的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视野中,只见北面大道上,数以万计的魏军士卒,正急匆匆的狂奔而至,完全没有觉察到,两边山势渐起,更没有觉察到,两边的丘坡上,埋伏下了伏兵。

    片刻间,那支一万多人的魏军,便全部进入到了伏击圈中,看样子是没有任何警惕。

    “时机已到,擂鼓,树起信旗!”邓艾没有半分迟疑的喝道。

    嗵嗵嗵——

    战鼓声震天而起,打破了这午后沉寂的旷野,那一面发动进攻的红色信旗,也被高树起在了丘坡之上。

    信号一发出,埋伏已久的五千太平军,骤然现身而起,杀声震破天地。

    邓艾翻身上马,向着赵范一拱手,慨然道:“太守大人,你且在此看邓某如何大破石贼吧。”

    赵范兴奋到脸都笑开了花,摆手道:“士载你去吧,杀魏军一个片甲不留,这一次本官定将你立下的大功,如实的上奏给天王,你就等着加官进爵,扬名天下吧。”

    邓艾在此激励之下,自然是豪情更烈,当即拨马转身,手提着银枪杀下丘坡去。

    杀声震天而起的一瞬间,道上的一万多魏军将士,便已陷入了惊慌失措当中。

    石达开勒住战马,耳听着震天的杀声,环扫着周边高地上,那飞舞密布的太平天国战旗,一张脸也已骇然变色。

    “伏兵!那赵范竟然在这里埋伏下了伏兵,也就是说他早料到我会前来追击?这怎么可能,凭那赵范的能力,怎么可能有这等智谋,到底是谁在给他出谋划策?是水镜?还是那个徐庶?到底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石达开心神震动,脑海之中,一鼓脑的迸现出了无数个问号,一时间竟是陷入了不知所措的境地中。

    就在这片刻的慌乱功夫,两翼的高地之上,数不清的利箭便已铺天盖地而下,向着毫无防备的魏军射去。

    鲜血飞溅,惨叫声一时大作,数不清的魏军将士,顷刻间被乱箭钉倒于地。

    因是魏军此来主要目的是追击,所以并没有携带大量的盾牌,这时面对敌人居高临下的箭矢打击,根本没有任何防御的份,只能任由敌军打击。

    左右数名士卒接连倒地,鲜血也溅了石达开一脸,那血腥的味道,顷刻间令他整个人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军中计,不得慌张,即刻撤兵——”惊醒的石达开,迅速恢复了名将的冷静,挥舞着战刀大喝道。

    令旗摇动,本就精锐的大魏将士们,很快稍稍平伏下慌张的精神,后队变作前队,顶着天空中俯冲下来的箭雨,拼命向北突去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两翼的高地上,突然间燃起了数十枚巨大的火球。

    那些火球乃是邓艾令士卒以藤枝所扎,内中填满了干柴硝石等易燃之物,专门为了封堵魏军撤逃而制。

    火球一起,在震天的号子声中,被十余名太平军士卒用叉竿狠狠的推了出去,沿着丘坡呼啸而下,转眼间就撞入了魏
至尊战神帖吧
军队中。

    惨烈之极的嚎叫声,再度响起,数百名士卒被火球当场撞到,不是被直接撞成粉碎,就是被点燃成了火人,在地上翻滚嚎叫,烧成焦炭。

    在火球的冲击下,绵延里许的魏军队形,如长蛇般被截成了数十段,彼此头尾不能相顾,又互相推搡挤压,一时间乱了队形,一时间陷入了拥堵不前的境地。

    一万五千人的魏军士卒,已失去了逃跑的机会。

    紧接着,杀声震天而起,两翼所埋伏的五千名太平军敌卒,放完了利箭之后,便一跃而起,漫山遍野的向着魏军杀奔而下。

    顷刻间,敌军便扑入了混乱的魏军中,刀锋无情的斩向了惊慌的魏卒。

    一场血腥的伏兵杀戮,就此开始。

    魏军数量虽有一万五千之从,但被敌军一顿乱箭和火球的杀伤之后,损失了数千之众,尽管在数量上仍占有优势,但在斗志上却已全面落入了下风,处于崩溃的境地。

    而面对士气如虹,居高临下冲涌而至的太平军,几乎没有像样的抵抗,便被太平军砍翻在地,辗压在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不到一刻钟的时间,魏军便被杀到了血流成河,伏尸遍地,陷入了绝境。

    乱军中,石达开在纵马舞刀,拼命的斩杀冲涌上来的魏兵,拼命的望北冲突,想要杀出一条血路来。

    只是,火球,尸体,拥堵的己军士卒,还有狂杀而来的敌卒,把本就狭窄的道路,封成了死路一条,根本就无法冲突而出。

    眼见一名名己军被砍翻在地,眼见围上来的敌军越来越多,石达开是越战心中越加悲愤,就感觉到死神的双手,已经掐在了自己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难道,我石达开注定不能报答天子之恩,当真不能再我犯下的罪孽恕罪,竟要死在赵范这种人的刀下么,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啊……”

    死战之时,石达开是仰天悲啸,极尽的悲凉不甘。

    而在几百步外,邓艾却在舞动银枪,肆意狂杀,收割着魏卒的人头。

    那一颗颗血淋淋的人头,在邓艾的眼中,统统都是自己扬名天下,封爵拜王的垫脚之石。

    “我邓艾身负不世之才,我注定不是一个平凡之人,我一定要出人投地,我一定要让天下之人,都知道我邓艾的大名,我要向所有人证明,即使出身寒微,我也能飞黄腾达,我一定能——”

    邓艾心中是热血沸腾,斗志燃烧到爆,在扬名天下的诱惑激励下,纵枪狂杀,向着最终的胜利迈进。

    丘坡之上,赵范欣赏着坡下那场精彩的围杀,嘴角却钩起了一抹阴冷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看到一面面魏军战旗倒下,看着邓艾的战旗在敌军无人能挡,赵范就知道,那个寒门小子的献计再次成功,再次为他立下了大功。

    “今日这场伏击,我大破了石贼,就算失了郴县,那石贼也无力再继续南下追击,足以为天王争取到足够的时间退往曲江关,说不定还能杀了石达开这个叛贼,到时候天王封赏下来,我赵范便也能当个天国之王了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赵范是越想越得意,禁不住放声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身边的郡丞便上前讪讪笑道:“大人,此战看来已无悬念,胜负已定,属下请大人示下,这捷报应该怎么写?”

    “该怎么写,还用本官教你吗?”赵范冷哼一声,不悦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这一句话的言外之意,自然是如上次那般,把这伏兵计的功劳,统统都算在他赵范身上,对于邓艾的功劳,则只字不提。

    “那邓艾先前还在因为大人,没把空城计的功劳分给他而不满,眼下若不写他的功劳,只怕他又会闹将起来呢。”郡丞顾虑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赵范却不屑的一哼,嘴角扬起一丝阴冷,“今日一战得胜之后,那小子对本官就没什么用了,到时候本官已经因功封王,他再不满又有什么用,本官还怕他不成。”

    郡尉顿时恍然大悟,忙是笑嘻嘻的恭维了赵范一番英明,接着便忙着先把捷报写下,绘声绘色的把赵范的智勇双全,大书特书了一番。

    赵范则是负手而立,一脸得意昂然的欣赏着坡下的杀戮美景,眼前仿佛已浮现出自己被封王之后的荣耀,已经开始谋划着,怎么让樊柔那个刚烈的贱妇臣服于自己。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一阵肃杀空洞的号角声在身后响起,打断了赵范的遐想,身形微微一震,本能的转过身来,朝着身后望去。

    视野中,只见南面方向,尘雾冲天,数不清的铁骑,竟如神兵天降一般,挟着天崩地裂之势,从后方袭卷而来。

    那一面“魏”字皇旗,在狂尘中猎猎飞舞,那一员金甲骑士,如天神般奔腾在铁骑的最前方,耀眼无双。

    是魏军铁骑!

    是大魏之皇,率领着魏军铁骑,抄了他们的后路。

    赵范愕然变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