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四十章 花烛夜,乐无边

第九百四十章 花烛夜,乐无边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后府,洞房

    红烛摇曳,暖暖的烛火,照在那两位并肩而坐的新娘子身上,她二人就像是两朵已然盛开的红色玫瑰,只等着陶商前来采摘。

    “施妹妹,你这手艺真是巧夺天工了,咱们这身喜服,只怕是这世上最漂亮的喜服了。”百无聊赖之下,上官婉儿便抚摸着自己的凤服,啧啧赞叹道。

    西施号称“针神”,如今自己成婚嫁人,这喜服自然要亲手缝制,上官婉儿也算是跟着沾了光。

    西施却好似全然没有听到她的称赞,只是一个劲的揉着衣襟,一副紧张不安的样子,上官婉儿甚至能清楚的听到她慌促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“妹妹,瞧你紧张成了什么。”上官婉儿轻轻的握住了西施的手,柔声安慰道。

    西施那紧张不安的心情,方才稍稍平伏,却又紧抓着上官婉儿的手,颤声问道:“婉儿姐姐,咱们已经坐了这么久,前边的酒宴想必已经散了,陛下随时可能前来,姐姐你难道就一点都不紧张吗?”

    “紧张?我要紧张什么?”上官婉儿故作淡定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听那些老嬷嬷们教的么,呆会陛下前来洞房临幸之时,咱们要一丝不挂的伺候陛下,还要帮着陛下把那……那什么,放进咱们的身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西施已是心跳加速,凤帕下的脸蛋通红滚烫,羞于再说下去,只低低道:“总之那得是多么难为情,多疼的事情啊,你怎么可能不紧张呢?”

    “紧张又有什么用呢。”上官婉儿轻叹一声,“那些事,是我们从女儿变成女人的必经之路,早晚都是要过那一关的。”

    西施没话可说了,依旧在揉着自己的衣襟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这回双手抓住了她的手,轻声道:“放心吧妹妹,无论今晚咱们会经受怎样的波折,我都会与你一起承受,咱们一起好好的侍奉陛下,将来在宫中,我们还要互相扶持,才能在宫中有一席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嗯,只要有姐姐在,我就不怕了。”西施也是紧紧握住了上官婉儿的手,轻轻点点头,情绪方才平伏了几分。

    她二人正互相宽慰之时,只听吱呀一声响,原本虚掩的房门,忽然间开来。

    一股酒气扑面而来,她二人秀过喜帕向外张望,便瞧见陶商在几名婢女搀扶下,正摇摇晃晃的步入洞房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和西施的神经,立刻紧绷了起来,呼吸加剧,小脸通红,刚刚平伏下的心境,又重新陷入了紧张中。

    “尔等都退下吧,这里没你们的事了。”陶商双手朝后笑着一摆。

    左右婢女们很是识趣,忙是退了出去,将房门反掩。

    红烛高烧的洞房内,顿时只余下了陶商,还有他那两个紧张不安的新妃美人。

    “二位爱妃,让你们久等了。”陶商笑眯眯的走上近前,鼻中嗅着她二人身上散发出来的脂粉体香,心中的念火渐渐的就燃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和西施坐在那里,看着陶商步步近前,鼻中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酒气,和强烈的雄性气息。

    那种浓烈的异性气息,刺激着她们,令她们一颗心儿不禁荡漾起来,身体也本能的开始起了微妙的反应。

    陶商搓了搓手,也懒得进行那些洞房中小礼节,双手一伸,便将她二人头上的喜帕,统统揭了下去。

    两张绝色倾城,国色天香,却又娇艳如晕,羞涩如含苞待放的花蕾般的绝美面容,顿时便撞入了陶商的眼帘。

    一瞬间,陶商心头深深一阵悸动,血脉渐贲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和西施二人,则又是窘羞,又是期盼,二人不敢正视陶商那肆意如狂的目光,只是低眉含笑,娇羞无限。

    尽管此前之时,她二人其实已经算是伺候过了陶商,虽然方式有所不同,但一身的秘密隐微,其实早被陶间阅尽,也早跟陶商有了肌肤之亲。

    只是,那种侍奉到底还没有触碰到关键所在,在她二人内心之中,自己仍旧是纯洁的处子之身,只待着陶商今晚让她们花苞绽放,那种悸动,那种紧张,岂能不叫她们内心波动如潮,低眉含羞

    陶商则是一屁股坐在了她二人之间,左边搂着上官婉儿,右边拥着西施,左右两边狠狠的嘬了她们一口。

    这当然不是陶商头回亲她们,但这一次的意义,却与先前全然不同,之前她们是以臣子,甚至是宫女侍仆的身份,而这一种,则是以天子之妃的身份,意义当然不一样。

    陶商这一吻下来,两位爱妃顿时是面红如潮,俏脸如桃花般灿烂,那低眉羞笑之中,流淌着丝丝缕缕的甜蜜欢喜。

    看着那两张羞笑绝美的脸蛋,手臂搂着那酥软如玉,柔若无骨,丰盈却又不失窈窕的娇躯,陶商是血脉贲张,胸中念火转眼熊熊燃烧,几欲将身体都焚燃。

    “良辰美景岂能浪费,爱妃们,该是歇息的时候了。”陶商笑眯眯道,英武酒气的脸上,已弥漫着浓浓的邪意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和西施对视一眼,眸中都涌起了悸动和紧张的神色,她们知道,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候,马上就要到来了。

    “臣妾服侍不周之处,还请陛下恕罪才是……”上官婉含羞带笑,娇声央求道。

    西施也低低道:“陛下龙威浩荡,待会还望陛下怜惜臣妾和姐姐柔弱之躯,轻些才是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娇羞可人的两位美妃,陶商胸中的念火顷刻间就快燃到爆,哈哈大笑道:“放心吧,朕疼惜你们还来不及呢,今天晚上,朕定会让你们深深的体会到做朕女人的好处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狂笑声中,陶商如猛虎雄狮一般,扑向了那两只娇弱的羔羊。

    洞房内,红烛摇动,狮吼如雷,一场肆意的征伐,就此开始。

    巫山迭起,甘露霖霖,那男男女女靡靡之息,缠绵在一起,那墙上的影迹,同样融合在了一起,不断的变化着形状,已分不清谁是谁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正式完成联姻,获得对象西施暴击天赋。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对象上官婉儿和西施,产生极度愉悦,生成仁爱点20,宿主现
大宋好屠夫无弹窗
有仁爱点70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的洞房之夜,陶商终于把上官婉儿和西施,两个绝世佳人,变成了自己的女人。

    从今天起,他就可以肆意的享用上官婉儿,而不用担心她身上的劝降天赋会消失。

    同时,她也可以尽情的征伐西施这位四大美人,而且暴击天赋也已到手。

    有了这暴击天赋,陶商在出招之时,就有一定的机率,发挥出威力翻倍的必杀一击,而随着他武力值不断的提升,暴击的威力也将跟着不断提升,这简直是一大神技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陶商还凭借着雄风和耐久两大天赋,精力旺盛到了极点,对上官婉儿二人是轮番的征伐,数度将她们送上了云宵,直折腾到了后半夜方才罢休,让她彻底享受到了做自己女人至妙乐趣。

    温柔乡中的肆意过后,陶商却没有忘记正事。

    一晌贪欢过后,次日午后时分,他便留曾国藩留守长沙郡,安抚人心,督调粮草,自己则率大军再度南下,直奔桂阳郡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,石达开已率领着两万兵马,先于自己主力两天的脚程,由临湘城南下,扫荡桂阳。

    正如陶商的预料那般,石达开的倒戈一击,给了太平天国沉重一击,沿途太平军不是望风而溃,就是开城在投降。

    石达开的先锋大军一路南下,势如破竹,数日间便连破衡县,耒阳,便县等桂阳郡北部诸城,兵锋直逼桂阳郡治所郴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郴县,军府大堂。

    “石达开!你这天杀的叛贼,竟然敢背叛朕,敢背叛天国,朕要你不得好死,朕要叫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大堂中,洪秀全在咆哮怒吼,怒骂着“叛贼”石达开,脸气到憋红,胸都快要给气炸了。

    石达开乃是太平天国开国之王,以忠勇而闻名,洪秀全原先还为石达开被俘而感到痛心疾首,自以为损失了一员左膀右臂的大将。

    他显然以为,以陶商之残暴狠辣,俘获了石达开之后,必会将其杀害。

    而反过来,以石达开的忠肝义胆,也决计不会背叛天国,背叛他这个天王,必会选择宁死不屈。

    故是洪秀全认定石达开这一次是必死无疑,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准备,只等石达开死讯一到,就立刻为其举哀发丧,借着石达开之死,来激起将士们的悲愤,以之来提升士气。

    洪秀全的如意算盘却落空而立。

    他没有等到石达开牺牲的消息,却等到了石达开归降魏国的惊人消息,而且石达开不仅降了魏国,还带着两万大军反戈一击,杀的沿途太平军是望风而溃,兵锋直逼郴县而来,竟要致他于死地。

    洪秀全焉能不惊愤万分,焉能不盛怒到肺都要气炸掉。

    “臣早就看出来,那石达开不过是个假忠假义之徒,这一次被俘,他终于露出来他的本来面目了。”杨秀清一副早有所料的样子,跟着在旁边煽风点火。

    洪秀全是更恨到咬牙切齿,大骂不休。

    左右韦昌辉,萧朝贵等太平天国诸王们,也跟着破口大骂,叫嚷着要亲手杀了石达开,为天国除逆。

    骂归骂,骂完之后,恰好斥侯又送来了紧急军情,声称石达开所率的两万大军,已杀至了郴县以北二十里,很快就要杀到城下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,顿时令大堂中一片哗然,本是愤怒之极的洪秀全,这下也没了脾气,狰狞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慌意。

    足智多谋的杨秀清,这下也闭上了嘴巴,一时不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毕竟,他们恨石达开归恨,但却很清楚石达开的实力有多强,有多难对付。

    眼下石达开率领着的,可是精锐的两万魏军,而他们的败兵却处在崩溃逃亡之中,根本来不及聚集,手中可用之兵,不足一万五千人而已,且都是人心惶惶之士。

    这样的不利局面下,即使是杨秀清,也没有自信可以挡得下石达开两万精兵的进攻。

    一时间,大堂中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中。

    这时,沉默已久的司马徽,终于站了出来,拱手进言道:“天王,石达开背叛天国确实是可恨,但依我军眼下实力,也确实无法守住郴县,依老朽之见,天王当速起程退往曲江关,拒五岭之险,封住魏军进入交州的口子,然后再收拢败兵,重整旗鼓,那时再图诛灭叛贼,扫平魏军不迟。”

    洪秀全此时已冷静了下来,沉默不语,反复的思量着司马徽的进言,权衡着利弊。

    半晌后,洪秀全抬头看向了杨秀清,征询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杨秀清也无可奈何,只有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洪秀全别无选择,只是按下了愤怒和不甘,当即下令即刻起程南往曲江关,以避石达开锋芒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,准备跟着洪秀全南逃。

    这时,洪秀全的目光,却又看向了桂阳太守赵范,命令道:“赵范,朕命你率五千桂阳天兵坚守郴县,为朕殿后,只有朕退至曲江关之后,才准许你撤退。”

    赵范脸色立变,心中是暗暗叫苦,心想你天王自己要逃,却留下我来殿后,这不是把我往虎口里推么。

    洪秀全看出赵范有犹豫,便脸色一绷,喝道:“怎么,赵范,你难道不想为天国尽忠不成?”

    赵范吓了一跳,忙拱手道:“臣岂敢,臣自当死守郴县,掩护陛下撤退。”

    洪秀全这才满意,也不敢久留,即刻出府而出,带着兵马仓促离城。

    片刻间,堂中人去楼空,只留下了赵范和他的几名属下,一脸苦样的立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带着交州兵逃离,却留我带着我荆州兵死守郴县,为你殿后,你这一招也真够……”

    赵范心中暗自抱怨,却又无可奈何,只能暗自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就在赵范愁眉苦脸,想着怎么能守住郴县,挡住石达开,完成这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之时,身后一名年轻的郡吏,忽然拱手道:“太守不必忧……虑,属下有一计,可以不消一兵一卒,就……就能赫退那石达……达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