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三十七章 早做打算

第九百三十七章 早做打算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眼前这个年轻人,就是大名鼎鼎的张巡了。

    正是这个张巡,靠着不到三千人的兵力,就把临湘城守成了铁桶,叫洪秀全半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在陶商看来,这张巡的守城能力,比田单还要略胜三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初田单虽然坚守了真定城有半年之久,但真定乃是大魏北部重镇,城池坚固不说,城中还有近两万余兵马。

    而这临湘城的坚固,却是远逊于真定,张巡麾下也仅仅只有三千兵马,就靠着这点兵马,能挡住敌人二十万大军的围攻,实在是不易。

    陶商当即一跃下马,将张巡亲自扶了起来,抚其肩赞许道:“张巡,你坚守临湘有功,为朕拖住了二十万叛贼,保住了荆南不失,你可是立下了大功啊,朕要重重赏赏你。”

    “臣乃长沙郡尉,为国守土乃是份内之事,万不敢望赏。”张巡神情却颇为平静,并没有那种将要得到重赏的喜悦。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对这位淡泊名利的守城名将,心下是愈加的欣赏,便欣然笑道:“你不贪功是好事,朕若是不赏你,那就是朕的赏罚不明了,张巡听旨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份上,张巡也不敢再推辞,当即再拜于地。

    陶商便拂手道:“张巡守城有功,朕封你为寿亭侯,官升东莱郡太守,你即日就起程,前往东莱赴任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臣……臣谢陛下隆恩。”张巡虽然领旨谢恩,但神色之中却有几分不解。

    很显然,张巡以为天子会封他为长沙太守,或者是还在叛军控制中的桂阳太守,叫他随军继续南征,讨伐太平天国叛贼。

    张巡却没想到,天子确实是升他为太守了,但却是升他为远在青州,万里之外的东莱郡太守!

    君命难违,张巡领旨之后,便即刻赶往青州赴任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给这张巡升官我理解,但你把他大老远的派往东莱郡我就有点迷糊了,这么个人才,把他留在身边效力不好么,干嘛要发往青州那么远的地方啊?”尉迟恭摸着脑壳子,茫然的问道。

    陶商一笑,也赖得跟他解释,打马扬鞭径直入城。

    尉迟恭就郁闷了,一把拉住了刘基,问道:“我说刘半仙啊,你最聪明了,你倒是给我说说,陛下这是啥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“笨啊你。”刘基苦笑着骂了他一句,“孙策已经跟刘备合流,下一步必……必会从海上入侵我青徐,东莱郡距离倭岛和韩半岛最……最近,自在是首当其冲会遭到太孙策的猛烈进攻,你说陛下为啥把张巡派往东……东莱呢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这才恍然大悟,一拍脑壳,自嘲道:“原来陛下有这么深的用意呢,我怎么就把孙策这厮给忘了呢,你瞧我这记性啊……”

    刘基见他明白了,摇头一笑,打马打鞭也跟着入城。

    天子入城,万民跪伏于大街上,以最热烈的仪式,欢迎陶商这个“救世主”的入城。

    太平军所过之处是洗劫一空,田园被毁,房舍被烧,一家老小都要被胁裹入太平天国,此等灭绝人性的行为,早已令荆襄百姓为之恐怖。

    临湘城被围数日之久,城中百姓们无日不是生活在战战兢兢当中,生恐哪天城破了,他们难逃悲惨的命运,故是日日夜夜都是期盼着天子能率军来解救他们于水火。

    今日陶商这个大魏之皇,终于如天神下凡一般,出现在了他们面前,这一城百姓如拨云见日,脱脑了苦海,如何能不对陶商顶礼膜拜,感激万分。

    “天子万岁——”

    “大魏万岁——”

    那山呼海啸的欢呼声,响彻天空,久久不绝的回荡在耳边。

    陶商坐骑战驹,昂首坦然的接受万民的膜拜,感受着只有圣明之君,才能享受的百姓们发自于内心的拥戴,方才意气风发的缓缓步入了郡府之中。

    此时洪秀全的大军虽已溃败,二十万大军损失了近有半数,但到底还有十万兵马,且除了石达开之外,李秀成,萧朝贵等诸员大将尚在,还有司马徽徐庶这样的奇谋之士,实力仍未可小视。

    考虑到南面的桂阳郡一带,地接五岭,已进入到了多山地带,地形较为复仇,未免中了太平军的伏兵之计,故陶商进抵临湘之后,就明智的下令诸军见好就收,停止追击。

    经历了这场大战之后,陶商也得让士卒们稍加休整,然后才能大举南下,一举扫荡叛贼。

    陶商进入郡府之后,便将那里设为了临时行宫,传诏身在巴丘的曾国藩前来临湘,正式赴任长沙郡太守,以
我的刁蛮校花老婆txt下载
安抚百姓,调运粮草,为大军下一步的深入交州做准备。

    诸般事宜交待完毕之后,陶商就想起了被俘的石达开,遂令其传入堂中来处置。

    时已入夜,行宫正堂之中,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大堂内,陶商高坐于上,鹰目如刃,浑身上下散发着皇者的压迫气息。

    尉迟恭和秦琼两员门神,分立左右,神冰冷肃杀。

    百余名御**卫卒,手执着明晃晃的重斧,分列于左右,气势森然。

    大堂门外,一堆烈火已被点起,上面架了一口大锅,锅中的油花已哧哧作响,接近沸腾。

    片刻后,脚步声响起,一身染血的石达开,被反绑着押解入了大堂之中。

    看到那口油锅之时,石达开眉头微微一皱,似乎猜到了什么,却无一丝忌惮,昂首无畏的迈入了大堂中。

    见着陶商时,石达开把头一昂,把眼一闭,既不说话也不下跪,一副昂然无惧之势。

    “大胆叛贼,见了天子还不下罪认罪!”尉迟恭当场就火了,指着石达开怒骂,作势就要冲下阶去,硬把他按跪下去。

    陶商却轻轻一抬手,制止了他。

    尉迟恭又骂了几句,才压住火气,又站回了陶商身边,只怒目瞪着石达开。

    陶商俯视着这位太平天国的第一大将,冷冷道:“石达开,朕知你乃大将之才,只因无用武之地,方才错投了洪秀全那个神棍,朕欣赏你的才华,只要你肯归降于朕,朕不但可免你往日之罪,还会重用于你,让你尽展生平所说。”

    陶商语气还算客气,意思已很明了,就是要召降石达开。

    除了石达开的为人,让陶商甚为欣赏之外,还因为石达开乃太平天国第一大将,在叛军中拥有着极高的威望,这样一个重要人物,如果能归降大魏的话,势必对太平军的凝聚力,是一个沉重的打击,有助于加速瓦解太平天国的人心。

    面对陶商的召降,石达开却冷哼一声,慷慨无畏道:“我石达开加入天国那一刻,就已做好了为天国牺牲的准备,今日落于你之手,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,我石达开岂会做那不忠不义的叛徒!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忠贞之臣!”

    陶商先是大声喝彩,紧接着,脸上又浮现出讽刺的冷笑,“只可惜,那洪秀全只不过是个只会靠着神鬼之说来蛊惑人心,却虚有其表的野心家而已,嘴上说的是什么天下太平的美好谎言,干的却是荒淫无道,残暴不仁的禽兽行径。”

    石达开神色一动,似乎陶商这番话,戳中了他心中的痛处。

    陶商却不给他反驳的机会,继续厉声道:“自洪贼造反以来,所过之处皆为焦土,百姓是家破房毁,夫妻别离,受尽荼毒,原本在天下大乱中,如世外桃源般的交州,在短短一年时间里,就被他祸害到一片残破!你石达开也算是明事理之人,你难道不知道,自己效忠于这么一个昏君,根本就是愚忠吗!”

    石达开身形剧烈一震,那“愚忠”二字,就如同一支利箭,狠狠射中了他心头那道伤疤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石达开的眼中,分明闪过了一丝动摇之色。

    陶商嘴角微微上扬,他看得出来,石达开乃是太平天国中的异类,他并非是狂热的陷入了对洪秀全的顶礼膜拜中。

    石达开那一丝动摇,却只是一闪而逝而已,紧接着,他的神情又恢复了肃厉慷慨。

    他怒瞪向陶商,厉声道:“魏帝,你不用再多废唇舌了,我石达开既然当初选了这条路,我就绝对不会后悔,愚忠也罢,不愚忠也罢,对我来说都没有意义,要杀便杀,想要劝我投降,作梦吧!”

    果然是块硬骨头啊……

    陶商剑眉微微凝起,心中暗自感慨,隐隐有几分佩服,表面上却面露温怒之色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石贼,陛下好心开导你,想让你不再为洪秀全那神棍卖命,你还来劲了,非要一条道走到黑啊,真是不知好歹!”

    尉迟恭指着石达开一阵怒斥,又向陶商气呼呼道:“陛下,这种蠢蛋留着他有什么用,还跟他废什么话,直接宰了他干脆。”

    陶商鹰目凝视向石达开,厉声问道:“石达开,朕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你是降还是不降?”

    “我石达开宁做断头鬼,也绝不过叛国贼!”石达开挺胸抬头,慷慨回绝了陶商最后的劝降。

    “想死吗,哼,朕不会让你死的那么痛快!”陶商一声冷笑,拂手喝道:“来人啊,把这冥顽不灵的逆贼给朕扔进油锅,给朕油炸了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