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三十六章 群敌震恐

第九百三十六章 群敌震恐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,我王兄怎么可能败,他是黄天大神下凡啊,怎么可能会败?”

    洪宣娇震惊到语无伦次,嘴里惊臆的念叨着,不敢相信眼前这残酷的事实。

    司马徽却最先回过神来,忙提醒道:“洪将军,还不快打开营门,放天王进来。”

    洪宣娇这才惊醒,急是喝令士卒们,速将营门打开。

    大门打开,洪秀全第一次策马逃往,杨秀清韦昌辉紧随其后,接着数以万计的太平军败兵们,才争先恐后,你推我挤的涌入营中。

    “王兄,到底是怎么回事,我们不可能是败了吧?”洪宣娇迫不及待的追问道,直到现在,她也不愿意接受事实。

    洪秀全脸色阴沉如铁,眉宇间闪烁着几分羞恼之色,不知该怎么跟自己的义妹解释,只埋怨的瞪向了杨秀清。

    杨秀清则是一脸的愤怒,骂道:“此役我军本来是必胜,谁想到那忠王竟然敢临阵退缩,坏了我的全盘布局,才导致我军全面溃败,都是那李秀成的错!”

    正当这时,兵败的李秀成策马也奔了营中,他看到洪秀全时,急是翻身下马,前来掰见。

    只是未及下跪时,杨秀清已抢先一步,怒斥道:“李秀成,你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擅自撤退,使军土崩瓦解,遭此大败,你该当何罪!”

    洪秀清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跟着怒喝道:“李秀成,你竟敢违抗朕的旨意,你想造反不成!”

    “天王息怒,天王息怒啊。”李秀成抹着额头汗珠,匆忙自辩道:“臣万没有料到,魏妖龟甲盾阵和矛枪轻骑威力竟如此巨大,臣的盾阵根本不是其对手,死撑下去只能是全军覆没,臣是不得已才下令撤退,还请天王恕罪啊。”

    杨秀清却斥道:“就算敌骑了得,你不得天子号令,焉敢撤退,如果你能坚持下去,就算全军覆没,也能为我军攻营大军争取到足够时间,到时候敌营一破,就算你四万兵马全军覆没又有什么关系,李秀成,你休要为自己的胆小辩解了!”

    说罢,杨秀清朝着洪秀全一拱手,正色道:“天王,此战臣布局周密,本来可以必胜,就是因为李秀成的胆小才导致全盘皆输,反胜为败,这李秀成乃我天国罪人,请天王下令将他处死,以正我天国圣律!”

    李秀成大惊神色,脸上顿时涌现出深深惧意,却又因自己确实是违抗了号令,心中有愧,只得深深的拜伏在了洪秀全跟前,一声不吭,听候处置。

    洪秀全是一脸怒火,一时犹豫不决,不知该不该将李秀成处死。

    而这片刻间的功夫,司马徽已从败兵那里,了得到了战场的真实过程,方知魏军竟然派出了那等神奇的西凉铁骑。

    司马徽便干咳几声,劝说道:“天王,忠王固然有罪,但魏军的骑兵确实出乎意料,忠王也是逼不得已才擅自撤退,情有可原,罪不致死,请天王开恩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杨秀清断然否绝了司马徽,义正严辞道:“前有石达开不遵号,天王已经从轻发落,今又有李秀成违抗圣命,致命我军遭此大败,天王若再不将其处以极刑,如何能让天国兄弟姐妹们心服,李秀成非杀不可!”

    洪秀全身形剧烈一震,眼眸中杀机骤然而起。

    他动了杀心!

    就在这时,营门外萧朝贵逃入了大营,惊叫道:“天王,大事不好,翼王没能突围出来,被魏妖给活捉了。”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洪秀全身形又是一颤,就感觉到一道晴天霹雳,狠狠的劈中了自己的头颅,瞬间把他劈到头晕目眩,几乎当场就要晕将过去。

    左右杨秀清,韦昌辉,洪宣娇一众太平天国上位者们,无不神色一变。

    而那些败溃的太平军士兵们,本就信念惶然,再听到这个惊人的消息后,更是精神再受重创,一时间是惊哗一片。

    那可是石达开啊,太平天国最强之将,战神般的存在,如今却竟被魏军活捉!

    这不可思议的消息,对太平军上下,岂能不是一个沉重的打击,将他们本就低落的士卒,顷刻间又打入了谷底。

    “翼王他竟然,竟然——”惊愕中的洪秀全,咬牙切齿,又惊又怒,已完全失了分寸。

    而当他陷入震惊中时,北面方向,狂尘冲天,杀声天崩地裂,十万魏国步骑精锐之士,已如潮水般追辗而至,眼看着就要杀入大营。

    洪秀全震怒的表情,立时又变的慌张无比起来,环看着一个个惶恐的士兵,就凭眼下这跌落谷底的士
战歌之王无弹窗
气,怎么可能守得住大营。

    而左右诸王,包括足智多谋的杨秀清,一时间也有些失了分寸,不知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这样的危急时刻,反倒是司马徽成了最淡定从容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他上前一步,拱手淡淡道:“天王,眼下我军遭逢大败,士气跌落谷底,万万无法再战,这临湘城也是绝计拿不下来了,唯今之计,唯有即刻撤了临湘之围,收拾败兵退往南面的桂阳郡,保存实力再做打算,至于忠王……”

    司马徽轻咳一声,劝说道:“忠王虽然有罪,但如今翼王被俘,我天国损失了一员大将,当此用人之际,不如给忠王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吧。”

    司马徽一连串的劝说,让洪秀全如梦如醒一般,从震惊惶恐之中清醒了起来,先前的那份亢怒情绪,随之烟销云散。

    他看向了杨秀清一眼,这位先前执意反对抗兵,每战必冷酷的宣称,哪怕是战到了最后一人,也决不能后退的天国东王,此时此刻也跟霜打了的茄子一般,再也不叫嚷着要死战不退了。

    “天王,事不宜迟,等敌军杀到就晚了啊。”徐庶也忍不住催促道。

    洪秀全那最后一丝所谓的骄傲,被徐庶就此喝散,眼神中慌意大作,急是沙哑的叫道:“撤退,传令全军,撤即弃了临湘之围,向桂阳郡撤退——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有喊完时,已抢先一步翻身上马,拼命抽打着马鞭,向着南面狂逃而去。

    杨秀清也顾不得再针对李秀成,狠狠的瞪过李秀成一眼看,忙也翻身上马南逃。

    其余韦昌辉和萧朝贵等诸王,也纷纷上马而逃。

    “王兄乃是黄天下凡,怎么可能败给那陶妖,李秀成,都是你的错!”洪宣娇怨恨的瞪了李秀成一眼,方才是纵马而去。

    李秀成是一脸羞愧,好歹却是保住了一条性命,对面洪宣娇的斥责,也只能忍气吞声而已。

    “忠王,此地不宜久留,我们也赶紧撤离吧。”司马徽却没有半点责备他的意识,还亲手将他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秀成站了起来,感激的一拱手:“多谢先生出言相救,救命之恩,秀成铭记于心。”

    司马徽却摆了摆手,叹道:“如今翼王被俘,太平天国真正能战之将,也只有忠王了,于公于私,老朽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天王自毁栋梁啊。”

    “栋梁”二字,把个李秀成听的是心头一热,感激的看向司马徽,万没有料到,这位水镜先生,竟能如此看重自己。

    最终,李秀成也只能是摇头叹息一声,把司马徽扶上了战马,安排士卒护送他南撤。

    战马在加速狂奔,司马徽回头望向北面,望着滚滚辗来的魏军狂潮,望着那耀武扬威的魏字皇旗,他仿佛能够看到,陶商正如何意气风发的纵马狂奔,率领着十万魏军穷追而来。

    “陶商,没想到你竟能强到这种地步,怪不得我那两个学生联手,都不是你的对手,看来,从现在起,老夫不得不拿出真正的本事来对付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感慨之余,司马徽那苍老的眼眸中,生平头一次迸射出了一丝冰寒如刃的杀机。

    然后,他回身打马扬鞭,随着太平军的败兵之流南奔而去,再无回头。

    这一场仗下来,洪秀全攻营的十七万大军,损失过半,再不敢在临逗留半分,败兵会合了数万围城之军后,如受惊的羊群,一路沿着湘水向桂阳郡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陶商则率领着得胜的大军,轻松的夷平了敌营,踏破了临湘外的敌军围营,兵锋直抵临湘城下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被围了数月之久的临湘城,终于是熬出了头。

    将近黄昏时分,数以千计的民兵和守城将士们,挤在城墙上,目睹了太平军败兵大逃亡的壮观一幕。

    看着把他们围了数月之久,每天在城外耀武扬威的太平军们,狼狈不堪的从城外弃营逃去……

    看着大魏的皇旗出现在视野之中,数不清的己军铁骑,从北面狂追而至……

    看着天子的旗号,出现在北门城外,君临城前……

    城头上,苦守了数月的临湘城军民们,无不欢呼叫嚷,激动到热泪盈眶,“大魏万岁”的叫声,响彻城池上空。

    最后一抹残阳西落之前,陶商策马昂首,进抵了临湘城北门。

    城门早已大开,数不清的军民跪伏在城门外,如迎接救世主一般,跪迎陶商的驾临。

    前方,一名年轻的官吏,几步迎上前来,跪于陶商跟前,拱手道:“臣临湘郡尉张巡,拜见陛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