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三十五章 神也救不了你们

第九百三十五章 神也救不了你们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怪不得陶商召唤了项羽这么多年,总觉的他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强,赶情项羽被召唤出来的时候,还是刚出道时的成长期,真正厉害的还在后边。

    光是成长期的项羽,初始武力值就是100点,这要是发展到后期,指不定得强到何等地步。

    “还有第二个疑问你还没有解释呢,为什么罗士信有‘神力’天赋,项羽同样是天生神力,却没有天赋?”陶商又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天赋虽然是对象天生所具有,但却属于隐藏属性,并非是一开始就显现出来,必须要经过‘天赋觉醒’的领悟之后,才能由隐性变为显性,项羽有没有隐藏天赋本系统不能透露,但如果项羽有的话,绝对是因为宿主召唤项羽之时,他还没有到天赋觉醒的时刻,所以没有显现出来他的隐藏天赋。”

    陶商这下总算明白了,赶紧这个隐藏天赋,还得需要经过这么一个特殊的过程,才能够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大概就跟冲击满百武力值时的情形一样,需要经过‘开眼’这样的领悟,方才能冲上半步武圣,而开启天赋属性这个过程,则被称为‘天赋觉醒’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就是说,我召唤的项羽,霍去病这些武将,其实也有可能有隐藏天赋,只是我召唤的时候,恰巧是他们天赋尚未觉醒的时期,而像李广,上官婉儿这些人,则是因为我召唤的时候,正赶上了他们的天赋已经觉醒,你是这个意思吧?”

    “正解!宿主你总算是转过弯来了,本系统由于给你解释消耗太多能量,暂时需要进入睡眠状态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就急了,忙道:“你先别睡啊,先把罗士信给我召唤出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对象罗士信已召唤完毕,会在特定时刻前来投奔宿主,请宿主注意查收,本系统将进入睡眠状态,再见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陶商脑海里面的光亮一闪即逝,系统精灵瞬间消息。

    “好吧,罗士信,朕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要瞧瞧,你的天生神力,到底能强到什么地步……“陶商喃喃自语着,英武的脸上笼罩着一丝神思遐想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石贼也活捉了,咱们现在该怎么做?”这个时候,陶商的耳边终于是响起了常遇春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会功夫,他和尉迟恭已经盯着陶商许外,看着突然间陷入神思,表情一会惊喜一会又迷茫的天子,常遇春自然是一脸迷茫,望向尉迟恭求解。

    尉迟恭早就习以为常了,只是耸着肩膀无奈的摊摊手,也不好吱声。

    常遇春等了许久,实在是按捺不住,才出言相问。

    陶商神思一收,陡然间回到了现实中,举目远望,只见整个战场已是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十七万的太平军们,几乎有半数都被辗杀,残存的叛军再也看不到所谓的决死狂热,如溃巢的蝼蚁般,丢盔弃甲,追随着他们伟大的天王洪秀全,一路向着南面抱头鼠窜。

    这一仗,陶商终于是胜了,还是大胜!

    欣赏着这血腥的画面,陶商胸中的恶气是宣泄一空,大笑数声,挥刀喝道:“还用朕说吗,当然是穷追不舍,一鼓作气把叛贼辗出荆州!”

    雷霆般的号令传下,陶商纵马舞刀,如天神般再次杀向败溃的敌丛。

    十万大魏步骑将士,挟着未尽的杀戮之火,追随着他们的天子,漫野的追辗着败溃的叛军,一路向着临湘城方向袭卷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军在穷追,洪秀全和他的败兵则在狂逃。

    他是马不停蹄,一口气逃出数里地,逃向北大营方向。

    大营中,司马徽在徐庶的相扶下,立于营门前已经许久,目光始终凝望着战场方向。

    虽相隔数里,司马徽无法看清战场上具体的情况,但那震天的惨烈喊杀声,却清楚的回荡在他的耳边。

    从那杀声中,司马徽能够想象的出,这场攻防战有多么的激烈,他的神经也被那杀声紧绷起来,苍老的脸上,流转着几分不安焦虑。

    “今日一战,事关太平天国兴衰,老师,我们有把握胜吗?”徐庶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司马徽沉吟许久,轻声叹道:“太平军虽然狂热,但那陶商却用兵如神,魏军中藏龙卧虎,难辩虚实,这场气运之战,胜负难料啊。”

    徐庶听得他这番评论,身形微微一怔,脸上的焦虑不安,显的更加浓得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水镜先生,你也太高看那陶妖了吧,这一次可是我王兄亲自出马,以我太平天国的倾国之兵去破敌营,怎么可能不胜!”身后响起了一声女子讽刺的声音。
无限之巫师的旅途笔趣阁


    司马徽苍老的身躯微微一动,回头看去,就看到一名高挑冷傲的女将,正缓缓向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是洪宣娇。

    今日这场决战,洪秀全虽然走了倾国之兵,但大营还是不能不守的,而且要让一个自己极度信任之人来守。

    洪宣娇身为天王御妹,自然是他再信任不过的人,故洪秀全便留了她率数千女兵守营。

    洪宣娇巡视至营门,正听到了水镜师徒的议论,便忍不住出言讽刺。

    面对洪宣娇的讽刺时,司马徽倒也不以为介,只是淡淡道:“老朽只实话实说,就事论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就事论事!我看先生明明就是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!”

    洪宣娇小嘴一扁,眉宇间燃起浓浓傲色,昂着秀鼻道:“我天国儿女全都是不怕死的死士,哪怕是战到了最后一人也绝不后退,那些魏妖岂能比得上咱们天兵精锐,况且这一仗我军数量还远胜于魏妖,怎么可能打不羸,我说的才是真正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听着洪宣娇傲慢的言语,司马徽就如同听小儿之言,只觉是幼稚不已,却也不屑于反驳,只是淡淡一笑付之。

    旁边的徐庶心下却不满了,冷哼道:“我军确实是斗志如铁,兵马数量也确实是多于魏军,但洪将军不会以为,战争的胜负,只靠所谓斗志和人数多少就能简单的决出胜负吧。”

    一句“天真”,内中的讽刺之意不言而喻,洪宣娇骄傲的自尊,就象是陡然间被针扎了一下般刺激。

    恼火之下,洪宣娇便冷笑的讽刺道:“好好好,徐先生是读书人,兵书看的比我多,说起兵法来自然是头头是道,我洪宣娇大字不识几个,我自然是说不过你,但我却知道我太平天军,只需要一样法宝,就能压倒你所说的一切兵法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?不知是什么法宝,庶愿闻其详。”徐庶淡淡一笑,眉宇间依旧暗藏着几分轻视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法宝,就是天王!”

    洪宣娇的表情立刻变庄肃起来,引以为傲的说道:“天王乃黄天大神下凡,黄天大神有无边法力,在黄天大神的法力护佑下,那妖首陶商就算是再有本事,也不过是跳梁小丑的可笑表演罢了,最终难逃失败。”

    徐庶很想笑,却硬生生的憋了回去,向着司马徽望去,师徒二人的眼神中,皆流露出了几分无可奈何之色。

    所谓黄天大神下凡,除了那些无知的下层小兵之外,太平天国的高层统治者们,包括那位天师于吉,甚至是洪秀全本人,都知道这只是一套用来蛊惑人心的神鬼把戏而已。

    司马徽和徐庶这样的智谋之士,自然也心知肚明,之所以不点破,无非是因为这套神鬼把戏,对天国还有着巨大的用处而已。

    而当真正对战之际,连洪秀全自己也清楚,还得靠真刀真枪去硬拼,黄天大神的所谓保佑,那是根本靠不住的。

    洪宣娇乃天王御妹,统领女营之兵,按理说也算是天国的高层了,理应对黄天大神这套把戏,是心知肚明才是。

    徐庶师徒却没有想到,眼前这位天王御妹,竟然对黄天大神是信以为真,还真是天真的以为,是黄天大神保护他们打羸了一场场仗,还会继续保护他们今天这场决战,再次获胜。

    司马徽和徐庶的对视眼神,既是感到意外,又是为洪宣娇的天真感到叹惜。

    洪宣娇也不笨,他师徒二人虽不明说,她却看的出他们眼神中的意味,便冷哼一声,傲然道:“你们不信是吧,好,你们就等着瞧吧,我王兄很快就会用一场大胜,来证明我所说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北面方向,忽然有大股的己军兵马,争先恐后的向着大营方向奔来

    那些己军士卒,个个是丢盔弃甲,旗帜东倒西歪,无不是慌张万分,竟似是在恐惶的败逃而归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水镜师徒脸色立时一变,司马徽皱眉道:“难道,真被老夫说中了不成?”

    洪宣娇同样已是花容惊变,脸上的傲气和自信瞬间瓦解一半,一脸的难以置信,却又声音沙哑的叫道:“不可能,王兄他不可能败的,这一定是从战场上撤下来的伤兵!”

    就在洪宣娇自欺欺人的时候,成千上万的“伤病”已如惊慌的蝼蚁般漫涌而来,洪秀全更是一马当先的冲在最前边,还没到大门之时,便大喝道:“御妹,快打开营门放朕进去!”

    连天王洪秀全都回来了,原因只能有一个:

    太——平——军——败——了!

    看到洪秀全的瞬间,洪宣娇花容愕然变色,凝固在了前所未有的震惊一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