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三十章 再显神威的西凉铁骑

第九百三十章 再显神威的西凉铁骑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数之不清的利箭,铺天盖地的轰向了魏军大盾,竟是没有能够射穿,尽皆被弹开。

    “本王的强弩,竟然射不穿魏妖的盾牌,这怎么可能?”杨秀清脱口一声惊臆,脸上愕然变色。

    洪秀全的脸色,刹那间也骇然变色,狰狞阴沉的脸上,傲色转眼瓦解,取而代之的,则是同样的震惊不解。

    不仅令是他们,李秀成和他的四万将士,无不是神色惊变,茫然不解。

    陶商却笑了。

    太平军当然不可能知道,马超所统的乃是最精锐的西凉军团,其所配备的大盾,更是以厚木牛皮和铁皮打造而成的天下坚盾。

    这种大盾,即使是三石重弩都射不穿!

    当年灭秦一役时,马超就凭借着这支盾骑军团,给陶商添了极大的麻烦,若非陶商事先准备好了弩车这等利器,还真有可能被马超赶过黄河,那时能否灭秦,就是一个未知数了

    而今,陶商就是要用这支不同寻常的盾骑军团,来收拾太平军。

    当年陶商是因为有弩车这等神器,才能破了盾骑军团,太平军怎么可能有这等先进武器,自然无法破了马超的盾骑之阵。

    “魏妖的盾牌竟这等坚固,弩箭都穿不穿!”李秀成眉头深凝,眼中迸射出丝丝震撼意外之色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便下令,全军站稳脚跟,不得后退一步,准备迎击魏骑的冲击……

    以李秀成的见识,他看出魏骑虽有坚盾,防御力极其坚固,但要想击破自己的枪盾阵,依旧需要发动冲锋,依靠骑兵的冲击力来破阵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魏军的坚固就算再坚也无济于事,终究还是要正面冲撞,那个时候,魏骑一样要被他的长枪,扎在肉串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太平军士卒们压下了震撼,个个又恢复了狂热,握紧手中大枪,高举手中大盾,准备应对魏骑的狂冲。

    一万魏军盾骑之阵,却在马超的指挥下,向着敌军缓缓逼进,一直推进至了三十五步,却始终没破阵冲锋。

    太平军上下就开始不安起来,被魏军骑兵这等不同寻常的战术,搞到晕了头,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“这个马超,他到底想耍什么花样?”李秀成也是眉头深凝,一脸狐疑不解。

    就在李秀成和他的士兵们,狐疑不安时,马超英武的脸上,已燃起了狂烈的杀机,手中银枪一招,大喝一道:“矛枪队,出击!”

    呜呜

    进攻的号角声终于吹响,那十几座龟甲盾骑之阵,迅速的分裂出了一条条空当,近三千余名轻骑,从空当中飞射而出,冲向了太平军阵。

    看到魏军派出了轻骑冲阵,李秀成反而是松了一口气,冷笑道:“果然被本王猜对,马超,你终究还是要裂阵冲锋的!”

    李秀成脸上的疑色顿时烟销云散,大声喝令,命全军做好准备,盾手立稳,枪手执紧了大枪,谁敢后退半步,立斩不赦!

    他是有着绝对的自信,虽然魏军靠着大盾,成功的逼近了己军,但他还有枪盾这一道杀招,魏军破阵而出的不过是轻骑而已,这般冲将上来,简直是在送死。

    李秀成和他的士卒们,信心狂烈如火,仿佛已经看到,数不清的魏骑埋头冲上来,却被刃墙扎为肉串的痛快画面。

    三十步

    二十步

    只差十十步,魏军轻骑就要撞将上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李秀成眼眸陡然一聚,闪过深深的惊异之色。

    他看到,魏军冲来的数千轻骑,并没有手执刀枪,而是高举着一支长矛做武器!

    而冲涌过来的魏骑,在撞上刃墙的一瞬间,突然间转身,贴着他的枪盾阵前抹过了去。

    擦阵掠过的眨眼之间,那数千魏骑兵大吼声起,奋力的将手中矛枪掷了出去。

    三千余支矛枪,以十步之近的距离,朝着太平军就狠狠射去。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血光冲天而起,顷刻间便将太平军的大盾洞穿,将里面躲藏的圣兵们,无情的扎飞出去。

    整个太平阵之中,惨叫声一时大作。

    魏军所掷出的枪矛,本就极为锋利,又在这么近的距离狂射而来,太平军的大盾和札甲在其面前,简直形如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,轻轻松松的就被洞穿。

    更甚至,矛枪洞穿一人后,力道未消,竟能将第二名敌卒也扎穿。

    这是何其恐怖的穿透力!

    此外,矛枪不同于箭矢,直径远胜于箭矢,但凡被射中,不是当场毙命,就是即刻失去了战斗力,杀伤力大到恐怖。

    而且在这样近的距离发动矛枪,敌卒根本就来不及躲闪,三千余支枪矛准确度高到骇人,接近于百发百中!

    矛枪之下,三千余名太平军盾手,顷刻间被扎成了肉串,栽倒于地。

    而被射中的敌卒,基本都即刻丧命
最强逆天改写系统吧
,侥幸活着的敌卒更惨,不是被洞穿了肚子,就是被刺穿了肩膀,甚至是两三人一起被串在一起,倒在地上半天又死不了,只能痛苦的嚎叫。

    敌军中,惊叫之声一时四起,纵然是狂热的太平圣兵们,面对这等残忍的杀戮方式,也被惊到心神变化。

    李秀成更是神色骇变,瞬间脸色变到苍白如纸,口中惊呼:“矛枪!魏妖竟然在用矛枪攻击!这怎么可能?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骑兵?”

    一时间,上至李秀成,下至普通士卒,统统都陷入了惊惶恐惧之中。

    马超却无一丝留情,喝令着自己的骑士们,不断的向着敌阵投射矛枪。

    因为近距如此之近,敌军的弓弩手已无用武之地,又不敢裂阵一战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魏军轻骑投完一轮矛枪,从容绕回阵内重新补充矛枪,接着又循环而出,再投一轮……

    片刻间,魏军已投出两万多支矛枪,近有一万四余千太平军被扎死,飞扬起的鲜血,将大阵上空笼罩起一面血网。

    而敌阵中,死伤的士卒已不计其数,鲜血将脚下的地面都浸成了血泥,幸存的士卒,是在踩着同伴的尸体,在做顽强的抵抗。

    太平军的意志也着实是狂热,当真如同战争机器一般,都死伤了三分之一的兵力,换作是天下间任何一支军团,只怕此时早已崩溃,而这支太平军,却依旧屹立不倒,硬着头皮死撑!

    他们口中喊叫着“为天国而战”的口号,仿佛那口号是麻药一般,迷失了他们的精神,让他们如傀儡般誓死不退。

    面对着宁死不退的敌卒,马超眼中也掠起一丝惊叹之色,却又冷冷一哼:“宁死不退是吧,很好,那本将今天就把你们统统杀光,我看你们还能撑到几时!”

    当下马超也没一丝留情,继续喝令骑兵们,无休无止的向着敌军发动矛枪攻击。

    一千……

    两千……

    三千……

    漫空狂射的矛枪下,成千成千的敌卒,被无情的扎死,太平军的死伤已达到两万之众,过半的数量。

    纵使他们再狂热,再不怕死,但在这等惨烈的打击之下,军心也渐渐开始动摇。

    而普通士卒们因为被洗脑,所以才能在“为天国而战”的信念驱使下,疯狂无畏的抵抗。

    李秀成却不同了,他身为开国忠王,虽然地位崇高,但他却很清楚,所谓“为天国而战”的口号,只不过是他们这些上位者,用来给那些无知的圣兵们洗脑,让他们为自己拼死而战的**罢了。

    让士卒们拼死可以,但要让他们也不顾一切的牺牲,这就办不到了。

    李秀成的眉头已凝成了“川”字,眼眸中涌动着焦急的神色,甚至,他的眼眸中还悄然闪过了一丝畏惧。

    因为他头脑时刻保持着清醒,他很清楚,光靠狂热的斗志,根本无法挽回败势,眼下败局已定,他再苦撑下去,只有全军覆没的结局。

    而他这堂堂忠王,便也要跟这四万将士,一同屈辱的覆没在魏军的矛枪攻击之下。

    “该死,再这么死撑下去,我李秀成非得死在这里不可,我不甘心啊……”李秀成思绪飞转,暗暗已萌生了退意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两柄矛枪穿过血雾,直奔他而来。

    李秀成一时失神,猛然反应过来时,枪矛已呼啸而至,他吃了一惊,不急多想,急是举刀拨挡。

    哐哐!

    伴随着两声震击之响,两柄矛枪被他硬生生的拨开,饶是如此,仓促之间,一支矛枪擦身而过,锋刃还是伤到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鲜血飞溅,彻骨的痛楚,刹那间袭遍全身,痛到李秀成身形剧烈一颤。

    那剧痛也刺激到了李秀成的神智,令他瞬间冷静了下来,感觉到了死亡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不,我李秀成不能死在这里,绝不能死在这里,不能”心中思绪翻滚,李秀成狠狠一咬牙,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他当即忍着肩上剧痛,拨马转身,大叫道:“全军撤退,全军撤退!”

    大叫声中,李秀成纵马带伤,向着中军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太平军的斗志就算再狂热,眼下主将一走,斗志即刻也土崩瓦解,残存的两万步军,如溃巢的蝼蚁般,望风而逃。

    敌军,崩溃!

    马超嘴角扬起一抹意料之中的冷笑,挥纵手中银枪,杀机凛烈的大喝道:“全军裂阵冲击,为天子杀尽叛贼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呜呜呜

    全面进攻的号角声,终于彻底吹响,响彻晨空。

    本是结列龟甲盾阵的大魏铁骑们,轰然裂阵,如决堤的洪流一般,向着败溃的敌军辗去。

    几百步外,洪秀全眼睁睁的看着李秀成所冲崩溃,整个人已僵硬成了一樽石像,嘴里惊惶的念叨着: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变成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