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二十九章 必杀之招!

第九百二十九章 必杀之招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太平军在狂冲,无休止的狂冲,一名士卒被扎穿倒地,后排的圣兵没有一丝犹豫,踏着同伴的尸体,继续向着刃墙冲击

    敢死队的后面,则是数以万计的太平军弓弩手,半蹲在地上,向着魏营不断仰射利箭。

    魏军方面,暴雨连弩已无用武之地,李广便指挥着普通神射营的弓手,一波波的向着营外敌军乱射。

    密集的箭雨在营墙一线的上空中,交织成了一道箭网,咆咆的破风之声,甚至掩盖了漫空的喊杀声。

    杀戮持续了约有半个多时辰,近有一万多的太平军,不是死在箭雨之下,就是被扎穿在刃墙下,营栅前已堆起了厚厚一层的尸体。

    魏军方面,在敌军的冲击之下,也付出了近两千余人的牺牲。

    太平贼狂热,大魏将士们同样铁血坚毅,一名盾手被撞翻砍死,另一外盾手马上勇敢的补位上去,一名枪手被利箭射死,另一名枪手立刻执过染血的长枪,毫不犹豫的顶上去。

    鲜血如雨点一般,在沿营一线乱溅,将天空染成了一层厚厚的血雾。

    对峙依旧在继续。

    几百步外,洪秀全眼中已燃起深深的不满,恼怒之下,越过了杨秀清,直接喝令道:“传令给北王,命他再率五万大军给朕压下去。”

    这号令一出,杨秀清顿时神色中掠过几分不满,瞟了洪秀全一眼,暗怨他越了自己的权,代自己这三军统帅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只是在这个节骨眼上,杨秀清心中虽有不满,却也不好发作,只能任由洪秀全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列阵已久的萧朝贵,大吼一声便纵马舞枪杀奔而上,率领着五万太平军,浩浩荡荡的扑向了魏营。

    七万兵马,再加上萧朝贵的五万兵马,太平军已经投入了近十三万的大军,只余下了李秀成和韦昌辉所统的四万中军。

    萧朝贵的五万大军压上,太平军一时威势大增,攻击力度跟着爆涨。

    营墙一线,双方原本是隔着一道营栅,但随着太平军死伤越来越多,营墙外渐渐已叠起了厚厚一层尸堆,而且还在不断的增高。

    后续的太平军们,则是直接踏下了尸堆,剧高临下的向着营栅内侧的魏军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魏军方面便渐落了下风,即使是陶商把穆桂英,尉迟恭等大将们,皆派上了前线,也难能扭转局面。

    咔咔咔——

    木头崩裂的响声,已越来越密集,整道营墙似乎就会支撑不住,就要被疯狂的敌人,直接就推翻。

    一旦营墙被撞翻,近两倍的太平军们,就会如潮水般涌将进来,仗着他们那狂热如兽的战斗力,哪怕是精锐如魏军,只怕也抵挡不住辗压。

    “陛下,看来咱们是小看了太平叛贼了,早知道的话,咱们就应该多带点兵马前来,不是只带十万大军。”身边的常遇春,眉宇间已有几分忌惮。

    陶商却冷笑道:“区区叛贼,不过是被洗脑过的战争机器而已,十万兵马足矣灭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常遇春神色一震,却又道:“可是陛下,营墙就快要撑不住了,咱们现在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陶商轻吸了一口气,冷冷道:“时机已到,给朕点起号火吧,也该是马孟起登场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马孟起!

    常遇春眼前一亮,这才蓦然想起,诸将皆已齐集,却唯独有大将马超,并不在营中。

    原来,天子竟然早有安排,要把马超所统的骑兵,做为今晚决战的杀手锏。

    兴奋之下,常遇春却又顾虑道:“陛下,那洪贼尚有数万兵马未动,显然是防备着我们的骑兵,只怕这一次动用骑兵,未能如前番那般致胜。”

    “有所防备又如何。”陶商傲然一笑,“遇春,朕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,西凉锦马超的真正实力吧。”

    常遇春见陶商如此自信,只得暂压下了狐疑,忙是下令点起号火。

    三堆狼烟点起,熊熊火焰照亮了夜空,四野皆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那狼烟号火,魏军能够看的到,大营之南,几百步外的洪秀全他们,自然也看的清楚。

    “陶妖突然点起了号火,必定又有什么诡计!”杨秀清眉头立时一凝,下意识的就警觉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中,不由浮现起了当日湘水东岸那一场惨败,那一次,早有准备的陶商,就是用骑兵的突击,杀了他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这一次,陶商又是早有准备,杨秀清就猜想,陶商多半是不是又要动用骑兵的杀手锏。

    他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,目光向着侧翼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果然,转眼间杨秀清就看到,东面方向,火光照照下,乱尘冲天,滚滚如沙暴一般,自东向西袭卷而至。

    那滚滚的沙暴中,他就看到数不清的幽灵般,涌动如狂潮一般逼近。

    他更感觉到,脚下的地面,也正随着那汹涌而至的狂尘,开始剧烈的震颤起来。

    天下间,除了骑兵奔腾之外,还有什么东西,能够搅出这样天地震动的动静来。

    杨秀清眼眸之中,迸射出了一丝意料之中的冷笑,口中喃喃道:“陶妖,你果然又想故伎重施么……”

    洪秀全的目光也被吸引过去,那四万多的中军太平军们,无数双的目光,也不约而同的向着狂尘望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数不清的铁骑,挟着山峦崩毁的巨响中,从狂尘中冲了出来,撞入了太平军的视野之中。

    那是数以万计的铁骑,如决堤的洪流,挟着浩浩荡荡之势,奔腾而至。

    太平军上下,除了经历了那场噩梦
西游之最强恶魔果树笔趣阁
的杨秀清外,上至洪秀全,下至普通的圣兵们,瞬间都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生平头一次,目睹了传说中的西凉铁骑,那万马奔腾的恐惧之势,即使是狂热的太平信徒们,也无不为之心头一颤。

    “东王,陶妖竟然派出了骑兵,咱们该怎么办?”洪秀全脸色已变,这会也没了主见,只得向杨秀清求助。

    杨秀清脸上扬起了得意,自信的笑道:“天王放心吧,有了前番一战,臣早有准备,陶妖想故伎重施,臣就叫他尝尝骑兵被灭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杨秀清挥手大喝一声:“传令忠王,速率中军结阵,上前阻击敌骑!”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太平军中,再度吹响了号角声,中军令旗摇动如风。

    忠王李秀成得令,即刻率领四万中军太平军,向着魏军铁骑的来向,结阵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这一座四万余人的大阵,与攻打魏营的太平军全然不同,前排是厚厚的大盾列阵,后排则是长达两丈的长枪巨矛,再往后则是近五千余弩手。

    这样一座军阵,乃是典型的对抗骑兵的步兵阵,乃是杨秀清再经历了前番一败后,专门琢磨出来,为了对付魏军骑兵的阵形。

    在李秀成的指挥下,这一座庞然大阵,横在了魏骑冲击的方向上,如铁壁般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看到己军结出这样一座阵形,洪秀全才算松了一口气,不由笑道:“东王不愧是我太平军第一用兵天才,有了这座枪盾阵,魏妖的骑兵便将无用武之地了。”

    得到了洪秀全的夸奖称赞,杨秀清脸上笑的是更加得意,那自信的眼神,俨然魏军的万余铁骑,不过是前来送死的蝼蚁罢了。

    东面方向,奔腾中的马超,冷傲的目光,已看到了太平军那阻截之阵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却看不到有一丝忌惮,相反,英武的脸上,还燃起了狂烈的笑容,冷哼道:“洪贼,你这么想给我送上大功一件,我马超就不客气的收下了,今天,就叫你见识见识我西凉铁骑的真正实力吧!”

    狂笑声中,马超银枪一招,喝令全军压上,正面冲击敌阵。

    骑兵阵中,肃杀亢厉的号角声,再度吹响。

    随着马超一声令下,一万原本奔腾如潮的铁骑之师,忽然间放慢了前进的速度,结成了大大小小,十余座骑兵方阵,如一道道大小移动的堡垒,向着敌军步兵阵辗上前去。

    盾兵阵中,忠王李秀成执刀在手,一脸的昂然自信,已做好了准备,用一场击破魏军骑兵的大功,来为自己在太平天国诸王中,再增几分话语权。

    天色将明,东发隐隐发白,魏军骑兵阵的全貌,已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只是,望着马超那奇特的骑兵军团,李秀成却眉头微微一皱,眼中掠起一丝疑色,暗忖:“魏国的这支骑兵,似乎有些不太寻常啊……”

    李秀成视野中,那支魏国的骑兵,确实大不相同,跟天下间任何一支骑兵,都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这支一万人的骑兵,并无利用骑兵的速度优势,从正面对他的步兵阵发动冲击,而是似步兵一般,缓慢前进中,组成了阵形。

    而让李秀成感到惊奇的则是,魏军的骑士,个个都举着近一人高的大盾,彼此密集结阵,组成密密麻麻的盾阵,形同龟甲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骑兵?骑兵怎么会结盾阵?”李秀成神色已变,口中惊奇道。

    李秀成在惊奇,中军处,洪秀全和杨秀清,同样脸色已变,涌起了强烈的狐疑不解。

    “东王,朕听说的骑兵,可并不是这个样子,他们不是应该如狂风般发起冲锋的么,怎么竟会如步卒般结成盾阵?”洪秀全惊疑茫然的看向杨秀清。

    “魏妖的骑兵,确实是有些……”杨秀清也是满腹狐疑,吱吱唔唔不知该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堂堂东王尚且茫然不解,更何况是四万太平军圣兵,他们早已抱定了决死之心,高举着大盾和长枪,准备应对魏军铁骑正面的冲击,将冲上来的魏骑扎成肉串。

    他们却万没有料到,魏军铁骑并未似他们的东王事先所说那样,正面发动冲击,竟是以大盾结成龟甲之阵,向己他们缓缓逼近。

    太平军上下顿时就傻了眼,一时间彼此相望,有些失了分寸。

    太平军惊奇之时,马超统帅下的龟甲骑兵阵,已如移动的巨大堡垒,从容不迫的向前推进,很快就进入了敌军弓弩手的射程之中。

    “不管那么多了,就算你结盾阵,又岂挡得住我强弓硬弩的攻击。”李秀成深吸一口气,平伏下震动的心情,扬刀大喝道:“弩兵,射杀魏妖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布于步兵阵后,近五千余名弩兵,应声松开了弩机机括。

    破空之声冲天而起,七千支可穿铁甲的弩箭,腾空而起,铺天盖地的向着魏军龟甲阵射去。

    弩箭历来都是克制骑兵的利器,当年的秦军以重弩杀到匈奴远遁,袁绍是用了先登弩士,破了公孙瓒的白马义从。

    李秀成阵中这七千弩士,个个都执着当世强弩,乃是杨秀清为了防备魏军铁骑,专门为全军装备。

    望着己军步阵中,数不清的弩矢腾空而起,如雨点般轰向魏军骑兵阵,杨秀清原本惊异的脸上,扬起了讽刺的冷笑,口中冷哼道:“就算你再不寻常,也还是骑兵,只要是骑兵,就休想逃过本王强弩的射杀!”

    杨秀清的眼前,仿佛已浮现出了魏军骑兵的大盾被射穿,成百上千的骑兵被钉倒于马下,一万骑兵转眼间轰然瓦解的景象……

    下一个瞬间,杨秀清一脸的自信得意,却凝固在了愕然一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