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二十八章 攻与防

第九百二十八章 攻与防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魏营之南。

    洪秀全驻马傲立,阴沉沉的脸上,流转着志在必得的傲色,目光穿过黑暗,冷冷射向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“东王,你这次判断的倒是没错,那陶妖果然是全无防备。”洪秀全冷笑着瞟了杨秀清一眼。

    杨秀清嘴角掠起一丝得意,拱手道:“天王,既然陶妖没有防备,那我们还等什么,一鼓作气辗平敌营吧。”

    洪秀全点点头,手中圣剑奋然拔出,向着魏营方向一直,大喝道:“天国的圣兵们,给朕踏平敌营,杀尽魏妖,为天国而战”

    “为天国而战”

    “为天国而战”

    黑暗中列阵的十几万太平军,山呼海啸般的叫嚷声,如群兽咆哮,震碎了黑夜的沉寂。

    杨秀清也一挥手中马勒,喝道:“吹响号角,发动进攻!”

    呜呜呜

    太平军中,数不清的号角,几乎在同时吹响,仿佛地狱之门被打开,无数吃人的魔鬼,即将从地狱之中杀将而出。

    前军处,石达开深吸一口气,战刀向前狠狠划下,大喝道:“为天王而战,为天国而战,杀尽魏妖!”

    震天的啸声中,前军近七万名太平军,挟着震天的杀声怒吼,如潮水一般破阵而出,冲出黑暗,向着灯火照耀下的魏营狂涌而去。

    天崩地裂,风云变化!

    石达开驱使着他的士卒,纵马狂奔,目光始终凝射着魏营方向。

    他看到魏营中,值守的那万余士卒,面对己军的突然冲击,并没有陷入慌乱之中,而是纷纷列于营墙,高举长枪,沉着的准备迎战。

    “魏军没有丁点慌乱,并不似被我们杀了个措手不及,只怕那陶妖猜到了我们会在今夜进攻……”石达开眉头一凝,心中暗暗便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只是,到了这个时候,他已骑虎难下,纵然是心有怀疑,除了冲锋之外,他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三百步

    一百步

    五十步

    只差那么几步,他的大营就要撞上魏军最外层的一重鹿角。

    大营之内,无数双眼睛,却像欣赏小扭表演一般,坐看着这些自以为是的太平军们,向着大营冲涌而来。

    隐藏于夜色中的魏军将士们,手中的刀枪已握紧,热血也沸腾到了极点,只等着天子的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“陛下,差不多了。”刘基看向陶商提醒道。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鹰目中燃起一丝冷绝的机杀,手中战刀一指,喝道:“擂鼓,叫太平贼再尝尝朕暴雨连弩的滋味吧。”

    嗵嗵嗵!

    大营之中,有节奏的战鼓声,瞬间敲响,盖过了敌军的号角。

    营墙内面一侧,那一道连夜挖好的壕沟之中,突然间爬出来了近七千名连弩手,转眼间结成三排队式,森然的锋,瞄准了外面冲涌而来的敌人。

    李广没有一丝犹豫,大喝一声:“连弩手,放箭!”

    喝声未出,李广手中战弓一松,一道利箭离弦而出,穿破黑暗,瞬间将一名敌兵射倒在地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第一排两千余名连弩手,几乎在同一时间,松动了弩弦。

    呜呜呜

    鸟群振翅齐飞的剧烈鸣嗡声,陡然间冲天而起,两万支利箭同时射出,结成了一道密密麻麻的箭墙,朝着迎面而来的太平军辗射而上。

    冲锋中的石达开,陡然间瞧见魏营中窜出了许多人,脸色不由一变,惊呼道:“陶妖果然早有准备,全军停止冲锋,列阵前进!”

    石达开号令刚刚传下,魏军的连弩利矢便抢先一步射至,硬生生的扫向了冲在最前边,不及防备的万余太平军射上。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箭如雨下,刹那间,数以千计的太平军圣兵,无论男女,统统都被钉倒于地,鲜血染红了夜色,惨叫声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太平军们吃了一惊,不用石达开下令,自己就停止了疯狂的冲锋,本能的将手中所执的盾牌,高高的举起,彼此往一堆缩去。

    魏军的连弩虽然在不停射击,箭雨虽密,也不断的有敌卒被射倒于地,但因为有盾牌的防护,敌卒中箭的人数在迅速闰少,暴雨连姆的威力,因此也大大的削弱。

    很快,七万太平军便停下了那种埋头蛮冲,开始结成阵形,高举大盾连成铁壁,排开阵形来向魏营营墙缓缓的推进。

    石达开松了一口气,脸上掠过一丝傲意,暗忖:“幸亏我早有准备,提议天王让全军配备盾牌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庆幸之后,石达开脸上再次燃起了必胜的决心,战刀指和魏营,大喝道:“魏妖的连弩已无用,天国的勇士们,继续给本王前进,砍翻他们的鹿角,撞破他们的营墙!”

    在石达
剑帝神皇sodu
开的激励下,太平军圣兵们很快就稳住了心神,高举着大盾,喊着狂热的口号,继续向着魏营撞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太平军便推进至了外层鹿角前,一面高举大盾作掩护,一面挥舞着手中大刀,开始疯狂的砍伐鹿角。

    暴雨连弩仍在无休止的放箭,但连弩的优势,在于一箭十发,以密集的箭网,在一瞬间给予敌人毁灭性的饱合打击。

    但连弩的优势在于箭密,缺点却在于杀伤力较弱,有效杀伤半径只有五十步左右,而且还是在敌军没有配备盾牌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所以,无论是当初击灭羌胡铁骑,还是前番大破四万太平军,都是建立在对方没有携带盾牌的前提下。

    而眼下石达开吃过一次亏后,便存了提防之心,临战之前力谏洪秀全下令,给全军装备盾牌,正是凭借着那不算坚硬的木盾,石达开的士兵们才有效的抵挡住了魏军密如暴雨般的箭袭。

    七万狂热如兽的太平军,高举着大盾,疯狂的乱砍着木制的鹿角,片刻间便连着砍破了两重鹿角,只差最后一重鹿角,就能直抵营墙之下。

    几百步外,中军处的洪秀全,借着火光的照耀,清楚的看到了石达开所遭遇到的意外抵抗。

    “东王,看来你的预料失策了,魏妖早有准备。”洪秀全瞟了杨秀清一眼,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不悦。

    杨秀清眉头微微一凝,神色间略有几分尴尬,却又冷笑道:“那陶妖早有准备又如何,我们早有防备,他的暴雨连弩眼下已无用武之地,他还拿什么来阻挡我们攻破他的大营。”

    杨秀清是死不愿承认自己有误,但眼下局势似乎依旧对己军有利,洪秀全也就不好说什么,目光再次射向魏营。

    魏营,中军处。

    陶商远望着营外敌方密如鳞片的盾阵,嘴角扬起一抹意料之中的冷笑,感叹道:“看来太平贼并非没有吃教训,终于记得配备大盾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陶商感慨之时,外围最后一重鹿角,已被敌军砍破,数以万计的太平军,高举着大盾穿过残破的鹿角,向着营墙所在,轰然撞辗而上。

    “连弩已无用处,传令李广撤下来吧。”陶商拂手一喝,目光射向秦琼,“叔宝,该是看你表演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臣必不会让叛贼踏入我营墙半步!”秦琼慨然领命,手舞金装锏,纵马飞奔而出。

    秦琼穿过万军,大喝道:“枪盾手现身,死拒营墙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魏营中鼓点声骤然而点,就缓急变为了急促。

    瞬间,那隐藏于黑暗中,成千上万的魏军将士们,呐喊着狂奔而出,如从黑暗在脱出的幽灵鬼兵,向着营栅一线如潮涌去。

    几乎在转眼间,上万名大盾手就高举着一人高的盾牌,密列于营墙内侧,又竖起了一道盾壁。

    紧接着,后排跟上的数以万计的枪戟手们,便将两人多和的长戟和大枪,透过盾与盾之间的缝隙,密密麻麻的架设而起。

    刹那间,一道盾与枪的刃壁,便在营墙内侧,结列而成。

    几秒钟之后,如狼似虎的太平军士卒们,便如潮水般撞于,眼见魏营墙内,突然间又出现一道刃墙,狂热的敌卒们,无不骇然惊变。

    显然,他们只以为魏军的所谓“早有准备”,无非就是故伎重施,埋伏下了暴雨连弩营而已。

    如今连弩之威已被他们的盾阵所破,他们就可以轻松撞破魏军营墙,辗压而入。

    狂热的太平卒们却万万没有想到,除了连弩营之外,魏军的准备超乎他们想象的周全,竟然还安排了枪盾手来问候他们。

    此刻,太平军们的冲击速度,实在是太快,前排的士卒发觉有变,想要信下来时,却被后排的士卒推着向前,根本无法停下脚下。

    眨眼间,数千名敌卒,便硬生生的撞上了刃墙。

    鲜血飞溅而起,如倒流的瀑布一般腾起,在营栅上空染起了一道暗红色的血幕。

    伴随着惨烈之极,此起彼伏的惨叫声,近两千余名敌卒,瞬间被扎成了肉串。

    大枪的穿透力,可是远胜于连弩之箭,又岂是他们手中区区一面木盾所能抵挡,这般硬冲上来,不被扎成肉串才怪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这一幕,石达开的眉头不禁凝的更深,沉声道:“看这情形,那陶商不只是埋伏了连弩,他是动用了全部兵力来应战,突袭的效果已无意义,今晚一战,只能硬拼了……”

    思绪飞转之下,石达开深吸一口气,强压下了心中的震动,挥舞着大盾喝道:“天国的将士们,只许进,不许退,用你们的血肉之躯,撞破敌营!”

    那肃厉的激励之下,成千上万的太平军圣兵们,无视魏军刃墙的凶险,个个如打了鸡血的狂兽般,前赴后继的向着魏营一次次撞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