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二十七章 皇者气度

第九百二十七章 皇者气度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魏营,天色已晚。

    皇帐中,陶商正坐在龙座上,一面饮着小酒,一面擦拭着手中战刀。

    夜色已深,陶商却浑无睡意,身上衣甲也一直没有卸下。

    他有种强烈的预感,刘基的推测一定没错,今天晚上必是决战之时。

    脚步声从帐外响起,人还未至,丝丝缕缕的少女体香,便已扑鼻而入,搅到陶商心神为之一荡。

    抬起头,他就看到两袭倩影,双双的步入了大帐之中。

    是上官婉儿和西施。

    她二人一个素手端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,另一个一对雪臂上,则捧着一领金色的披风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你们两个都还没有睡么?”陶商放下了手中战刀,笑望向了两位美人。

    “陛下不也没有睡么。”上官婉儿笑盈盈的步上前来,将手中那碗热汤,奉于了陶商,“婉儿知道陛下今晚有一场恶战,特叫御膳房煮了这碗滋气补神汤,陛下趁热用了吧,今晚才能神清气爽,率我将士大破叛贼。”

    陶商笑了,心中是一阵暖心窝子的的热乎,被上官婉儿的关怀所感动。

    他本是准备接过汤碗的,瞧着上官婉儿那纤纤素手时,忽然间心念一动,眸中闪过一丝坏笑,自己却不动手,只微微的张开嘴巴,笑眯眯的向上官婉儿使了眼神色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先是一怔,旋即明白陶商的意思,赶情是懒的动手,要叫她亲手来喂才行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陛下乖,婉儿喂陛下喝好了吧。”上官婉儿开玩笑的笑着,纤纤素手捏起勺来,凑上近前就来喂他。

    她倒也极是细心,知道汤刚刚煮起,温度还有些热,怕汤着陶商那张“圣口”,还把勺里的热汤吹了又吹之后,方才小心翼翼的送到了陶商嘴边。

    陶商吸溜了一口中,闭眼煞有介事的品味了一番,不由浮现出一脸心满意足的表情,连连称赞好喝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愈加开心,见陶商喜欢喝,自己跟心里也跟喝了蜜似的开心,便一勺接一勺子的开始喂起了陶商。

    美人亲手喂汤,这其中的美味,远比这热汤更加开胃,陶商便是凑着上官婉儿的体香,欣赏着她微晕的绝我脸蛋,喝的是有滋有味,精神更佳了。

    半晌后,一碗汤被他喝了个干净,陶商还是意犹未尽,精神越发饱满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光顾着喝婉儿的汤,也不问问西施妹妹么。”上官婉儿心满意味的放下了汤碗,却向着西施呶了呶嘴。

    陶商完全被美味的热汤吸引,沉浸在美人喂汤的快活之中,倒是不小心忽略了西施,被上官婉儿这么一提醒,赶紧扭头歉然的看向另一边的西施。

    西施在一旁站了许久,巴巴的看着陶商跟上官婉儿那亲昵的样子,眼眸中早已盈起了丝丝醋意。

    眼下陶商想起了她,西施便故意把小嘴一嘟,娇幽叹道:“唉,陛下眼里只有婉儿姐姐,根本看都懒得看我一眼呢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呀,朕光顾着喝汤了,忘了问朕的西施大美人,别生气,别生气嘛,来让朕瞧瞧,你手手里捧着什么东西啊?”陶商笑呵呵的安慰着她,顺手便搂住了西施的蛮腰,轻轻那么一拉,便将她搂入了怀中。

    西施当着上官婉儿的面,就这般跌入陶商怀中,举止更加亲密,不由脸蛋微微一红,不好意思的朝着上官婉儿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倒也没有嫉妒之色,只是微微抿嘴,跟她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显然,她二人早已心知肚明,知道对方跟天子发生过亲密关系,也知道早晚必会是天子之一,将来要同处后宫,彼此间更多的心思,是相互照顾扶持,又岂会真的嫉妒对方。

    西施见上官婉儿并无妒意,便自在了许多,脸畔晕色稍褪,便就没有抗拒,任由陶商把她搂在臂弯之中,那只不安份的手,还悄悄的隔着衣裳,肆意的游移。

    “臣妾知道陛下今晚将有大战,臣妾也帮不了什么忙,只有赶制了这件金色披风,希望陛下穿上它之后,能有更好的运气,旗开得胜,大破叛贼。”

    西施纤纤玉臂将那一件精致的战袍,捧在了陶商跟着,樱口轻启,认真的道出了自己的愿望。

    她那真挚深情的告白,就如同战士的妻子,用自己的巧手绣上征袍,将自己浓浓的深情,全都绣在了这一领征袍之中。

    陶商手抚着那精致的披风,就感觉那一针一线当中,都蕴含着西施浓浓的真情,心中是越发的感动。

    “陛下,快穿上试试吧。”上官婉儿在旁笑着催促道。

    陶商从感动中回来,便是朕的站了起来,伸开了自己的双臂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便和西施一起动手,将陶商那件旧披风解下,就他披上了这件金色的新披风。

    两位美人仰望着陶商身着新披风,那威风凌凌的皇帝气势,眉目间不由都涌动起了深深的崇拜之色。
逍遥小村医帖吧


    陶商心潮澎湃,遂是大手一伸,把上官婉儿和西施,一起搂入了自己怀中,意气风发的豪然笑道:“喝了婉儿的汤,再穿上西施你亲手绣的披风,今晚一战,朕若是不胜,岂能对得起你二人的一片深情,放心吧,朕今晚必胜!”

    那两位美人听着甜蜜欣慰,红润的脸蛋上,染上了一层幸福的晕色,如小鸟般依偎在陶商的怀中,被他左拥右抱着。

    “陛下,斥侯传来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秦琼忽然兴冲冲的闯了进来,却没想到撞见陶商左拥右抱这一幕,顿时一脸尴尬的立在原地,到嘴边的话说了一半便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左右上官婉儿和西施,脸畔顿生晕色,便有些不好意思,忙是从陶商的臂弯中抽身而出。

    “叔宝,有什么军情吗?”陶商却是习惯了这样的场面,没有半分不自然。

    秦琼这才反应过来,忙拱手道:“回禀陛下,我们的斥侯刚刚送回紧急情报,南面的太平叛贼已倾巢而出,正向着我大营狂涌而来。”

    洪秀全果然来了!

    陶商眼中立时燃起了兴奋杀机,拂手喝道:“洪贼来的正好,朕等他很久了,速传朕旨意,各军于营墙一线列阵集结,准备跟叛贼一决胜负!”

    “诺!”秦琼得令,慨然而去。

    陶商抓起了头盔,抄起了擦到蹭亮的战刀,回头向两位美人笑道:“朕在这里答应你们,此战得胜,临湘之围一解,朕即刻迎娶你们为妃。”

    说罢,陶商便潇洒转身,大步带风,背拖着飞扬的金色披风,挟着霸绝凌厉的皇者之气,昂扬出帐而去。

    那两位美人得到了天子的承诺,先是一怔,旋即大喜过望,忙是双双福身下跪,齐呼:“臣妾祝陛下大破叛贼,得胜而归!”

    耳听着美人们的祝福,陶商心中的斗志更加旺盛,大步流星的出帐,翻身上马,纵马直奔营门一线。

    铛铛铛

    大营之中,鸣锣示警之声,已是响彻了底营。

    连绵数里的大营中,数以万计和衣而睡的将士,迅速的抄起兵器,冲出营帐,在各级将官的指挥之下,按照事先的计划,赶赴各自的岗位。

    当陶商策马赶到营门之时,十万将士基本已列阵完毕,举目望去,如同隐藏在黑暗中的幽灵一般,黑压压无边无际。

    项羽,常遇春,尉迟恭,以及穆桂英等诸员大将们,皆已就位,一面面大旗在夜风之中招展。

    为了迷惑太平贼,让他们以为己军方面并没有准备,故大营中并未广树火把,绝大多数的将士们,都列阵于营墙内二十步的距离,隐藏于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整个魏军大营,在黑暗的掩护下,从外面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,只能依稀看到值守的士卒,巡视于营墙和营门之间,绵延近数里的营墙,只不过是万余值守士卒罢了。

    “刘半仙,看来果然让你算准了,洪贼还是来了。”陶商勒住战马,向着早已就位的刘基淡淡道。

    刘基却捋着胡须,结结巴巴,却又意味深长道:“我军虽然早有准……准备,但陛下却不要忘了,太平贼的战斗意……意志,可是狂热到吓人的地……地步,今晚这场决战,注定不……不好打啊。”

    陶商却一声冷笑,傲然道:“这么多年来,朕哪一场决战是好打过的,放心吧,朕已经给洪秀全准备好了一件叫他刻骨铭心的大礼,朕会让他知道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任何的狂热都将是徒劳的挣扎。”

    刘基身形微微一震,回头在众将中扫视了几眼,立刻看出了些许端倪,遂是会心一笑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“陛下,太平军意志顽强到了非人地步,上回咱们是靠着暴雨连弩,才勉强阻挡住了他们的冲锋,这一次叛叛贼们必会吸取教训,携带盾牌前来进攻,只怕他们也会同样防备着咱们的铁骑突击,臣实在是很想知道,陛下有何破敌的密计?”穆桂英好奇的向陶商询问道。

    陶商英武的脸上,却扬起一抹自信的诡笑:“正所谓一物降一物,就算洪贼早有准备,朕也会让他知道什么叫有心无力,尔等不必心急,很快就可以看到好戏上演。”

    穆桂英神色波动,心中琢磨着陶商话外玄机,俏脸上流转着狐疑揣测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先前那个温柔的天子,已然不见,站在她面前的这个天子,重新又回到了那高深莫测,霸气自信的皇者气度。

    那自信的笑容,那从容的言语,那藐视天下的气度,让穆桂英不由自主的就产生了深深的敬畏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我能看清他,现在看来,我其实根本就没有看清,天子的心思,莫非真是我这样的凡人无法猜测的吗……”

    呜呜呜

    就在穆桂英心思翻滚之时,黑暗的那一头,响起了肃厉森然的号角声,刺破了夜的沉寂。

    太平天国的进攻,就要开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