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二十五章 情难自已

第九百二十五章 情难自已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这一次的风景,跟上一次的风景,已是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那一回,陶商是误闯营帐,误撞春色,而这一次,却是穆桂英主动解衣,把自己的玉背,呈现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当然,目的是很纯洁的,只是想让陶商帮她擦去身上的血迹,同时再帮她治疗那恐男症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,穆桂英衣裳下边,竟然没有围着抹胸,整个玉背连那一层窄窄的薄纱也没有,就那么一马平川,被陶商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这等意外的景致,再衬上这孤男寡女,不清不楚的异样气氛,如何能不搅动陶商心绪。

    而这时的穆桂英,褪下衣裳之时,方才蓦然想起,自己方才为了擦身子,已提前把抹胸给解下,刚才陶商在外面叫门之时,她一时着急慌张,就忘了把抹胸重新裹上。

    “糟了,我怎么这么笨,竟忘了自己没围抹胸,现下这般模样,岂非整个背都给他瞧了去,羞也羞死了……”穆桂英是蓦然省悟,顿时慌羞自责,贝齿紧咬朱唇,暗叫不好。

    她急向左右瞟了一眼,才发现红色的抹胸,此刻正耷拉在斜向的衣架上,她便想赶紧重新拉起起衣裳,把天子给请出去,自己围上抹胸之后,再把天子请回来给自己擦血渍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擦了。”陶商却哪里给她犹豫的机会,深吸一口气,压制平伏下激荡的心绪,沾湿的巾帕,便朝着她背心处那团血渍擦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丝凉凉的感觉传来,穆桂英身儿立时一阵颤抖,脸畔是晕色如潮,耳根羞红到滚烫,几乎就要羞到二话不说,把衣裳拉起来再说。

    可下一秒钟时,穆桂英又感觉到陶商似乎并没有他念,没有多想,只是专心温柔的为自己擦着背上的血渍。

    “天子似乎从容平静,并没有多想,我若是这么贸然乱动,岂非把气氛弄的尴尬,罢了,也只好忍忍了……”

    穆桂英思前想后之下,便强按下了内心中的羞意,目光从衣架上的抹胸移开,只好这么“不成体统”的任由陶商为她擦血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会知道,此刻陶商的心境,远非她所想的那么平静。

    可以说,陶商的心思,可以用心潮澎湃,血脉渐贲来形容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这么一个青史留名的奇女子,集冷艳智慧勇敢强悍和美貌于一身,这样跟自己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这样香肩雪颈玉背的呈现在自己,莫说是陶商,换作是任何一个男人,谁能血脉贲张,谁能不起邪念。

    敢说自己不起邪念,不动坏心思的,要么是无能,要么就是伪君子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陶商,知道穆桂英身上有宝贵的联姻附加武力值,知道现在还不是吃热豆腐的时候,才能用自己强大的理智,压制住内心中那种原始的欲望冲动。

    倘若是换作其他男人,恐怕这个时候,早已经精神崩溃,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陶商没办法,只好强压住内心的冲动,认真的为穆桂英擦拭血迹。

    当然,陶商也没忘记帮她克服恐男症,所以在擦拭之时,自己的指尖会有意无意的,轻轻的刮触到她背上的肌肤。

    穆桂英清楚的感觉到,背上传来阵阵异样的痒感,那种从未有过的感觉,令她浑身为之一发抖,内心深处,即刻涌起了深深的厌恶感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正是她讨厌男人标志性的感觉。

    在这种强烈厌恶感的驱使下,穆桂英拳头不由握紧,下意识的就想跳起来逃离,能逃多远就逃多远,要远远的逃开陶商的触碰。

    “不!桂英,你要坚持住,要忍住,为了不再做怪物,你必须要忍住……”

    关键时节,穆桂英的内心中响起了一个决然坚强的声音,一遍遍的鼓励着自己,将那强烈的厌恶感,一点点的给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穆桂英激烈的心绪,终于是渐渐平伏下来,脑子里也尽量不去想背上肌肤触碰,而只是浮现出了陶商那英武,霸道,却又不失温柔的笑脸。

    正是那笑容,将穆桂英心中畏惧的坚冰,一点点的融化,让她感受到了暖阳般的温暖。

    渐渐的,她的呼吸不再那么急促,脸蛋也不再那么羞红,紧握的拳头也悄然的放松开来。

    “我竟然不怕被他碰自己的背了,又进了一步呢……”冷静下来的穆桂英,心中涌起了无限的惊喜,连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神奇表现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她对男人是何等的畏惧,哪怕是被轻轻碰一下手指,就会表现出极度的反感厌恶。

    而现在,她竟然以这样一副“衣衫不整”的样子,被一个男人擦着自己的背,故意的触碰着自己背上的肌肤,而她竟然奇迹般的压制下了,那
星河贵族笔趣阁
种强烈之极的厌恶感。

    这样的出人意料的表现,这么大的进步,就连穆桂英自己,都觉的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到最后,穆桂英的脸畔,甚至泛起了丝丝醉红,眼神也有些迷醉,似乎竟还很享受陶商那指尖的刮蹭。

    “好了,擦好了。”陶商松了一口气,移开了沾血的巾帕,欣赏着那已如雪原般光洁的玉背。

    穆桂英却没有反应,并没有拉上自己的衣衫,好似整个人已醉,浑然忘了自己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陶商见她没有反应,忽然间心头一动,上前双手轻轻扶住了她如藕似的臂儿,迟疑了一下,竟是在她的香肩上,轻轻的一吻。

    一吻之下,穆桂英身儿剧烈一抖,整个人打了个冷战,好似被电流击中一般,瞬间就有种眩晕的感觉,冲入了她的心底,冲上了她的头脑。

    她的秀鼻间,也禁不住发出了一声低吟,那颤栗的轻吟,说不出是痛苦还是舒服。

    下一个瞬间,穆桂英秀眉深深一凝,那本已压制下去的厌恶感觉,立时又重新袭遍了全身。

    她陡然间清醒了,惊恐的意识到,天子竟然在自己的香肩上,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天啊,我竟然被他用嘴触碰了我的肩,这也太恶心了,真的太恶心了……”

    穆桂英心头涌起无限厌恶,急是将自己的衣裳往上一拉,把自己的身体紧紧包裹住,同时向前一步,挣脱了陶商双手的触碰。

    一离开陶商,穆桂英心底那种深深的厌恶感觉,陡然间也跟着烟销云散,只是余下了丝丝羞慌,脸畔是红晕如潮,那不整的衣衫下,裹之不住的傲峰,也跟着那剧烈的呼吸,起起伏伏,夺人心魄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这是做什么?”穆桂英回眸瞪向陶商,眼神语气中,都透着明显的埋怨。

    陶商一腔贲张的念火,也被穆桂英这突然间的情绪剧变,给熄了个一干二净,头脑也跟着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看着穆桂英那慌羞又埋怨的委屈表情,陶商就知道,自己一时情难失控,有些过界了。

    他以为穆桂英连让自己擦背,这等亲昵暧昧的举动,都能忍下来,便以为她已经突飞猛进,彻底的克服了自己的恐男症。

    所以,陶商才一时冲动,便想跟她有进一步的亲密接触,以此来彻底捕获她的芳心。

    那然后,他就可以让她心甘情愿的嫁给自己,就可以以最快的速度,获得她身上的联姻附加武力值,这样的话,也就不足再耗那么多时间。

    毕竟,陶商现在也很憧憬着,踏上半步武圣,甚至是突破100武力值,达到初级武圣那种踏上武道巅峰,天下无敌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现在,照穆桂英眼前过激反应来看,陶商的“如意算盘”,显然是没办法实现了。

    他高估了穆桂英的承受能力。

    面对穆桂英的质问,陶商倒是一派从容,只轻声一咳,笑道:“朕只是想更进一步而已,看来朕错了,还是得一步步来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陛下想帮我,那也不该亲……”一个“亲”字出口,穆桂英脸蛋就红成了熟透的苹果,下面的话便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陶商轻咳几声,抬头歉意的望着穆桂英,“桂英你这样的绝世佳人,在这种氛围下,哪个男人会不动心,朕方才只是有些情难自己罢了,桂英你莫怪才是。

    一句“绝世佳人”,听的穆桂英是脸蛋一阵滚烫,心中却又感觉到了丝丝甜蜜。

    她虽然勇武无双,战场上杀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,闯阵破阵更是连眉头都不屑于皱,俨然如铁血无情的冰美人一般。

    只是,她终究还是个女儿家罢了,岂能不喜欢别人赞她美貌。

    何况,这个赞她之人,并非寻常的男人,而是大魏之皇,这个天下最强的男人,真龙下凡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陶商那一句“情难自己”,隐约就是在向穆桂英告白心声,说他已经对她心有倾心,更让穆桂英有种受宠若惊的感动。

    “陛下说什么呢,我听不懂……”

    穆桂英脸上的埋怨之色,顷刻间烟销云散,竟如那怀春少女,被暗慕的男子表白,心下是又羞又喜,心乱如麻之下,有些不知所措,甚至还揉起了衣襟。

    看着穆桂英那少女般的含羞带笑样子,陶商心头又是怦然一动,却没想到,那个大杀四方的女中豪杰,竟然也有少女纯情温柔的那一面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不禁瞧的陶商是心花怒放,方自压下的心潮,再度澎湃起来,不自禁的就朝着穆桂英又靠了上来。

    四更奉上,不要急,呆会还有最后一更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