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二十三章 执子之手

第九百二十三章 执子之手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穆将军威武——”

    “大魏万岁——”

    “天子万岁——”

    大魏军中,山呼海啸般的喝彩声,此刻已如潮而起,震动天地。

    这些大魏将士们,继真定一役后,再次目睹了穆桂英击破敌阵的精彩一幕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一次她所破解之阵,是比那天门七十二阵,更加精妙强悍之阵。

    她却做到了。

    此刻,她终于彻底的羸得了大魏将士们的尊重,没有再有人会小瞧她是女流之辈,也没有人再敢认为,她上一次的胜利,只是一次偶然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个穆将军,真是了不起,了不起啊!”常遇春一脸钦佩的竖起了拇指。

    刘基也捋着胡须,有些激动的感叹道:“看来这天下阵法,无论多精妙,对穆桂英来说,都如同探囊取物一般,旷世奇才,她真是旷世奇才!”

    项羽却将崇敬的目光送给了陶商,深深一拱手:“陛下的识人之能,当真是超越了我等凡夫俗子,这穆将军简直是天降神将也。”

    项羽这么一恭维称赞,左右大魏将士们,纷纷向陶商投以了崇敬的目光,再次领教到了陶商的识人之能,深深为之震撼。

    陶商享受着众将那五体投地的目光聚集,微微而笑,享受着他应得的成就感,英武的脸上也浮现出了欣慰的笑容,心中感慨道:“破阵天赋,果然是名不虚传,桂英,你果然没有让朕失望,看来,今晚朕得好好犒劳犒劳你才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当魏军这边,陶商和他的将士们,都在品味着破阵得胜的喜悦之时,洪秀全和他狂热的信徒们,却被当头浇了一头冷水。

    望着对面山呼海啸的魏军,洪秀全是咬牙切齿,被怒火冲昏头脑,恨不得即刻就下令大军全线出击,一口气辗平魏营,以泄自己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司马徽看出了洪秀全的愤怒,担心他冲动行事,便忙劝道:“陛下,老朽的天门阵被破,我军士气受挫,敌军士气却大涨,此时万不是意气用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,司马徽劝言还没有说完时,洪秀全便脸色陡然一沉,狠狠的瞪了司马徽一眼,目光中的埋怨之意,已尽显无疑。

    司马徽身形一震,还是头次感受到了洪秀全的怨责之意,背上不禁掠起了一丝寒意,未说完的话只好咽了下去,默默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传朕旨意给诸王,叫他们统领各部,做好准备,朕要即刻发动全面进攻!”愤怒已极的洪秀全大手一挥,大喝道。

    左右诸将不敢不从,慌忙派出传令圣兵,将他的旨意迅速传达下去。

    而中军处,各色战旗也在如风摇动,发出了即将进攻的号令。

    十几万士气受挫的太平军圣兵们,只能强行压制住受挫的士气,鼓起精神来,心中默念着“为天王而战”的口号,个个跃跃欲试,准备为天国圣业慷慨赴死。

    “天王,现在万万不是全面进攻的时机,请天王收回圣命!”关键时刻,杨秀清却策马飞奔而来,拱手沉声劝谏。

    杨秀清这么一劝说,洪秀全一腔的怒火,便顷刻间被压下去了一半,脸色又是一沉,有几分不悦。

    他又不甘心,便沉声道:“全军强攻敌营,这是朕事事先拟定的方略,为何不能进攻!”

    “先前咱们的计划是趁着我军斗阵得胜,趁势进攻,眼下斗阵失利,敌军士气大增,而我军士气受挫,这个时候再进攻,便非明智之举,请天王三思。”杨秀清正色劝道。

    洪秀全心头的愤怒,便被杨秀清那义正严辞的劝谏,一点点压了下去,不得不强咽下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没办法,司马徽的劝谏他可以不予理会,但杨秀清大权在握,其劝谏洪秀全就不能无视了。

    暗暗咬牙半晌,洪秀全冷冷道:“那东王倒是说说看,朕现在不进攻,又当何时进攻。”

    杨秀清微松了口气,嘴角扬起一抹诡色,冷笑道:“天王放心,今天这场斗阵,未必不是件好事,臣想那陶妖此番斗阵得胜,多半会志得意满,放松警惕,咱们就在入夜之时,尽起全军夜袭敌营,必可杀陶妖一个措手不及,一举荡平敌营!”

    洪秀眼前一亮,整个人的情绪完全冷静了下来,沉吟不语,琢磨着杨秀清所说的计策。

    沉吟了半晌,洪秀全的表情终于不再那么狰狞肃厉,而是缓和了许多,拂手道:“罢了,就依东王之计,把强攻推延到今夜,介时再杀那陶妖一个片甲不留。”

    天王圣命传下,十几万整装待发的太平军们,只好暂时压住了滚滚战意,重新又从营墙一线,退还至了大营内。

    洪秀全也收拾斗阵败兵还营,却又拨马转身,立于营门口,遥望着远方的魏营。

    凝望许久,洪秀全眼中燃起了阴冷的杀机,冷哼道:“陶妖,就让你先得意一会,今天晚上,就是你的死期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营。

    得胜的穆桂英,带着不到
传奇再现txt下载
两千余破阵将士,在众将士们的欢呼喝彩声中,归往了大营。

    穆桂英翻身下马,单膝跪于陶商跟前,拱手道:“臣穆桂英幸不辱命,今已破了叛军天门一百零八阵,特向陛下复命。”

    “桂英,干的漂亮,不愧是朕的第一破阵大将。”陶商忙是一跃下马,笑呵呵的伸手想要搀扶于她。

    只是,就在陶商的手,刚刚要触碰到穆桂英的胳膊之时,却蓦然想起了穆桂英的忌惮,不由就停了下来,手悬在半空,一时迟疑在,想着要不要继续。

    穆桂英抬起头时,看到陶商那离自己咫尺近的手,顿时明白了陶商想要干什么,脸畔不由就泛起了一丝红晕。

    然后,让陶商深感意外的事就发生了。

    穆桂英先是抿嘴微微一笑,接着竟是抬起雪臂儿,将自己的那只雪白素手,主动的放在自己的掌心中。

    陶商是大感惊讶,握着那酥滑嫩白的手,一时竟是有些发呆。

    “陛下还打算让臣跪到何时呢……”穆桂英却笑望着陶商,嘴里发出了一声柔声抱怨。

    陶商猛然清理,这才意识到,穆桂英这是主动把手放在自己的掌中,好方便自己将她扶起。

    她的这个动作,自然是预示着她在克服恐男症的路上,又迈进了一大步,不然怎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主动的把手放入陶商的掌中呢。

    陶商心中是一阵惊喜,忙是将穆桂英的手紧紧握起,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,口中奇道:“桂英,没想到你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出口之时,穆桂英脸畔晕色更浓,眸中掠过一丝尴尬,生恐他当着众人的面,说出自己有“恐男症”的秘密,赶紧抬起另一只手,指食竖在自己樱口前,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。

    陶商立时会意,话到嘴边咽了回去,只是笑而不语,温柔的目光,就那么笑望着眼前这巾帼佳人。

    穆桂英欣慰于陶商竟能体察她的心意,没有当众说出自己的秘密来,内心中也深深为他这份体贴和默契而感到欣慰,便也回以温柔的目光,同样笑望着陶商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二人倒把四周的千军万马都浑然无视,就那么手牵着手,在众目睽睽的注视下,彼此笑望着对方。

    左右那些将士们,瞧着天子跟穆大将军这暧昧不清的架势,一个个都瞪大眼睛,好奇不已,却又不敢吭声打扰。

    “陛下,穆将军,你们这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,连眼皮都不眨一下,眼睛不累吗?”尉迟恭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,站在两人中间,冷不丁的冒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对望顿时被打断,穆桂英从失神中清醒,脸畔晕色更浓,赶紧将头偏了开去,却正撞上了尉迟恭那充满好奇的目光。

    穆桂英顿时便神情不自在起来,瞪了尉迟恭一眼,斥道:“黑炭头,你胡说八道什么,我哪里跟陛下对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没有,大家伙都看到了,你当我们都是瞎子么,还有啊……”尉迟恭又指了指他二人的手,“你跟陛下不光对望,还彼此牵手,牵了好一阵子都不撒手呢。”

    穆桂英低头一望,这才看到,自己的手竟仍被天子紧紧的牵在手中,就当着三军将士,这么多人的面!

    刹那间,穆桂英只觉心跳加速,身体躁热无比,连耳根子都烧到滚烫,赶紧猛一抽手,把自己的手儿从陶商的掌中给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然后,她便红着脸朝陶商一拱手,歉然道:“陛下,臣身上沾了不少血,臣想先去清理一下,臣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倒是从容不迫的紧,一脸的云淡风轻,想起她还有洁癖这个毛病,便大度的挥了挥手,示意她随意。

    穆桂英松了一口气,赶紧红着一张脸,推开围观的众将士们,匆匆忙忙的逃离了现场。

    左右那些文臣武将们,看到他二人这暧昧一幕,皆是看出了端倪,便都暗自窃笑。

    陶商转过身时,正巧见刘基正轻捋长须,笑眯眯的看着自己,笑的别有意味。

    “刘半仙,你笑什么呢?”陶商是明知故问,表情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刘基忙是干咳几声,讪讪道;“没……没笑什么,这不是穆将军破阵成……成功,臣高兴才笑的么。”

    陶商当然是心知肚明,却也不点破,只欣然一笑,拂手道:“今日破阵成功,朕心甚慰,传令下去,重赏破阵有功将士,今晚朕还要在帐中摆下酒宴,喝他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这犒赏一出,那些破阵将士们无不是欢呼雀跃,感恩的叫声是山呼海啸。

    尉迟恭更是兴奋的不得了,叫嚷着今天晚上要喝个痛痛快快。

    一片兴奋中,刘基却凑上近前,脸色忽然变的郑重起来,拱手道:“陛下,依臣之见,这酒不喝也……也罢,今天晚上,我们可能还有更重要的事要……要做!”

    (二更奉上,兄弟们可以加无限召唤秋秋群:330968099,能跟燕子近距离交流,跟喜欢无限召唤的书友们一起聊天探讨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