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二十一章 你有水镜,朕有桂英!

第九百二十一章 你有水镜,朕有桂英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天门一百零八阵!

    阵法名号一报出,大魏众将们无不微微变色,发出一阵的低臆声。

    陶商也跟穆桂英对视一眼,二人的目光中,浮现出同样的意料之中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看来,朕是猜对了……”陶商冷笑着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当初真定破阵之时,陶商记得穆桂英就曾跟自己说过,那天门七十二阵,乃是由八卦阵和天罡地煞阵融合演化而来,精妙无比。

    只是当时他还记得,穆桂英还曾说过,那天门阵虽然精妙,但融合的却不够完美,本来应该能演化出一百零八阵,却不知为何只有七十二阵。

    现在陶商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那天门七十二阵,之所以只有七十二阵,必是因为庞统和诸葛亮这两个学生能力有限,也只能演化出七十二种阵法。

    司马徽就不同了,他是龙凤之师,八卦阵和天罡地煞阵,本来就是他自己所创,那么他把自己所创的两个阵法融合,创造出威力更强大的一百零八阵,那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。

    水镜先生,不愧是水镜先生,卧龙凤雏之师,当真是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这边陶商神思之时,五十步外的韦昌辉已经不耐烦,狂傲讽刺道:“陶妖,你若是没有那个胆量气魄来破我们的天门一百零八阵,你就赶紧说一句话,本王没功夫跟你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韦昌辉的傲慢无礼态度,激起众将士一片愤怒,个个怒目圆睁,恨不得即刻杀出去将韦昌辉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陶商却云淡风轻,不屑一笑,期许的目光看向了穆桂英,郑重问道:“桂英,你实话实说,这天门一百零八阵,你有没有信心破,如果不能破,也千万不要勉强,朕可不愿因为区区几分面子,就失去了你。”

    一句“失去了你”,郑重的语气中,又似暗含着丝丝温柔不舍,那感觉就好象穆桂英在他心中,不止是一员大将大臣,更是心爱的女人。

    穆桂英听出了其中深意,心中是一阵的感动,脸畔不由泛起了些许红潮晕色。

    “我说穆大将军,你能不能破倒是说话啊,你红什么脸啊?”尉迟恭迫不及待的嚷嚷道。

    穆桂英身儿一震,脸上晕色顿消,俏脸上立刻换上了几分恼色,回头瞪了尉迟恭一眼。

    那眼神就好象是在说:黑炭头,你嚷嚷什么,再废话,小心我让凤姐回去收拾你!

    尉迟恭被她瞪的一哆嗦,好似老鼠见着猫似的,赶紧讪讪陪笑道:“我也就是随便问问了,不急,不急,你慢慢考虑。”

    左右众将们,瞧见尉迟恭那小心陪笑的样子,忍不住都笑了,肃然凝重的气氛,也稍稍缓解。

    穆桂英这才满意的轻哼一声,回过头来向陶商一拱手,傲然道:“陛下这话就问的小瞧桂英了,这天门一百零八阵虽然精妙之处,远胜于先前那七十二阵,但在桂英眼中,也只不过是一品阵法而已,离那绝品阵法还远,破它根本不在话下!”

    果然不愧是破阵天赋拥有者,这话说的,够霸气!

    陶商心里也有了底,哈哈一笑,鹰目射向五十步外的韦昌辉,傲然道:“韦昌辉,你滚回去告诉洪秀全,区区一座天门阵,朕岂会放在眼里,朕转眼间就叫人破了它!”

    韦昌辉脸色一变,未想到陶商会这般狂妄,俨然根本不把他们的天王,不把这天门阵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就在韦昌辉心下来不及恼火时,陶商又肃杀喝道:“还有你,韦昌辉,就凭你刚才对朕的出言不敬,朕在这里明告诉你,等灭了你太平天国,朕第一个要碎尸万段的就你!”

    韦昌辉身形剧烈一颤,眼中顿时掠过一丝寒意,忽然间为刚才对陶商的那番狂傲不敬之词有点后悔。

    他却也不敢再吱声,只能冷哼一声,拨马转身回归本阵。

    穆桂英那边开始挑选破阵死士,这边韦昌辉则带着陶商的回复,还往了本军阵中。

    韦昌辉便将陶商的狂傲的答复,又添油加醋了一番,报与了洪秀全。

    洪秀全听罢是勃然大怒,咬牙骂道:“好个狂妄的陶妖,死到临头还这般猖狂,朕待会大破他之时,朕看他还怎么狂的起来!”

    左右太平天国众王们,忙是附合洪秀全,大骂陶商猖狂。

    “东王,我们的大军可准备就绪?”洪秀全压下了怒火,看向了杨秀清。

    杨秀清一拱手,一脸自信道:“禀天王,我十七万天军兄弟姐妹,皆已就位,只待天王一声令下,就将魏营夷为平地。”

    洪秀全已决定发动强攻,一鼓作气攻破魏营,故将大部分包围临湘城的军队,统统都调到了北营一线,十七万兵马集结完毕,妄图以近两倍的优势兵力,还有那狂热的战斗意志,一举将魏营攻破。

    洪秀全便拂手喝道:“很好,叫将士们严阵以待,只等魏妖闯阵失败,士气受损之时,给朕全面出击,一举荡平魏妖!”

    杨秀清领命而去,传达下天王之令。

    洪秀全的目光,却转身了司马徽,压低声音问道:“水镜先生,朕一切都已准备好,就等着你这阵法来鼓舞我军士气,你可有必胜的把握?”

    司马徽微微一笑,苍老的脸上涌起了前所
阴天子最新章节
未有的自信,捋须淡淡道:“天王尽管放心便是,这一座天门一百零八阵,乃是老朽穷尽毕生心血,将老朽所创的八卦阵和天罡地煞阵融合演化而成,已达到了天衣无缝,无懈可击的地步,老朽敢在这里保证,普天之下,除了老朽之外,无人能破此阵,就算是老朽那两个学生,卧龙凤雏二人联手,也绝无可能。”

    司马徽这一番自信的回答,则让洪秀全是彻彻底底的放心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司马徽有着绝世智谋,但多多少少却对自己存有几分保留,没有使出全力来为自己出谋划策,每每献计也都甚是谨慎,从不曾夸下海口,敢做必胜的保证。

    今天却是个例外!

    眼前这位水镜先生,竟然生平头一次,用那么自信肯定的言辞语气,向自己立下豪然保证,宣称这阵法无人可破!

    司马徽这破天荒头一回的极度自信,让洪秀全大感意外之余,也如同是吃下了一颗定心丸,心中便再无担忧怀疑。

    当下洪秀全便是哈哈一声狂笑,傲然道:“有水镜先生这句话,朕就放心了,那朕就坐等欣赏陶妖派出的大将,折戟于先生这天门一百零八阵的好戏了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洪秀全自信的笑声,回荡在三军上空,那些视他为天神的狂热信徒们,也被他这极度的自信所感染,个个也都信心如狂,一个个兴奋的坐等好戏上演。

    包括司马徽本人在内,整个太平军上下,无不沉浸在极度的自信中,俨然胜算早已在握。

    唯有一人,却眉头暗皱,眼神中流露着几分忧虑。

    那人正是徐庶。

    犹豫了许久,徐庶趁着左右人不注意,凑近了司马徽,小声道:“老师,学生有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

    “但说无妨。”司马徽表情闲然的一拂手。

    徐庶便沉声道:“学生听说当初在真定时,孔明和士元二人就把老师的八卦阵和天罡地煞阵融合,演化出了天门阵,结果却被魏国一名小穆桂英的女将将给破了,学生只担心老师这座天门阵……”

    徐庶没敢再说下去,只以眼神向司马徽暗示,言下之意却已再明显不过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徐庶是担心,司马徽这座天门阵,会被那穆桂英以同样的手段给破了。

    司马徽一笑,捋着白须道:“孔明和士元不愧是为师最优秀的两个学生,连为师也没有想到,他二人仅能凭一己之能,把八卦阵和天罡地煞阵给创出来,实在是让为师惊讶。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司马徽却又笑叹道:“只是,他二人虽然聪明,但却未能参透这天门阵玄机,虽然创了出来,却有所残缺,只有不然也不会只有七十二阵,为师这一百零八阵,才是真正完美的天门阵。”

    徐庶恍然大悟,脸上的担忧之色方才褪去,暗松了一口气,拱手道:“学生明白了,原来是孔明他们的天门阵有所残缺,才会被人所破,老师这天门阵既然完美无缺,料想天下间必无人能破,看来是学生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徐庶这边放阔了心,司马徽苍老的脸上,却浮现出了几分好奇之色,口中喃喃道:“不过,就算孔明他们的天门阵是座残缺之阵,那也是玄奥无比,却被一个女流给破了,老朽倒是很好奇,这个穆桂英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……”

    喃喃自语间,司马徽那好奇却又自信的目光,遥遥望向了魏军这边。

    魏军阵中,两千精锐的敢死之士,此刻已集结完毕,秦琼和尉迟恭那门神二人组,也已站在了穆桂英的身后,随时准备出动。

    “陛下,桂英已准备完毕,请陛下准桂英破阵。”穆桂英俏脸上燃烧着自信,向陶商慨然请命。

    陶商点点头,拂手道:“去吧,去破了洪贼的天门阵,给朕狠狠的抽那洪贼的脸!”

    “诺!”穆桂英慨然领命,抓起马缰绳,就准备策马而出。

    这时候,陶商却伸出臂来,宽厚的手掌,轻轻的抚按在了穆桂英的素手上,温言叮嘱道:“桂英,你此去安全第一,破阵第二,千万要小心,朕等着你平安归来。”

    陶商也是忘了她有“恐男症”,下意识的就去触抚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瞬间,穆桂英身儿一颤,背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一股厌恶的感觉从内心深处升起,下意识的就想要把自己的手抽离。

    但下一秒钟,她就跟陶商四目相对,那铁血与柔情并存的关怀眼神,仿佛是冬日的暖阳般,顷刻间驱散了内中那厌恶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她非但不再感觉到厌恶抗拒,甚至心湖之中,还泛起了一丝奇妙的感觉,就象是有一双无形的手,在自己的心头轻轻挠了一下,竟让她产生了一种酥**痒荡漾感。

    陶商倒是没想那么多,待看到她脸畔生晕之时,才意识到自己冒犯了她“恐男症”的忌悔,便忙是把手抽了回去,关怀的目光中,多了一丝歉意。

    穆桂英这才从那瞬间的微妙失神中回来,忙是从怀中抽出丝帕,遮住了自己微晕的脸颊,深吸一口气,道一声“桂英去也”,便纵马舞枪,狂奔而出。

    穆桂英策马奔出,尉迟恭和秦琼门神二人组紧随其后,两千步骑精锐的破阵死士,也如风而出,挟着必胜的豪情,直奔那天门一百零八阵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