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一十五章 好一张颠倒黑白的嘴

第九百一十五章 好一张颠倒黑白的嘴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洪秀全骇然变色,于吉骇然变色,萧朝贵和韦昌辉骇然变色,太平天国一众君臣,无不为这个骇人听闻的消息而震惊错愕。

    就连云淡风轻的司马徽,神色也为之一变,与徐庶对视一眼,师徒二人的目光中,都涌起一丝深深的奇色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再给朕说一遍!?”洪秀全拳头握紧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禀天下,东王……全军……全军覆没啦。”圣兵只得战战兢兢答道。

    圣帐中,一阵死一般的沉寂,随后便爆发出一阵哗然惊变。

    洪秀全一脸惊怒的坐在那里,左右众臣们各各都是一脸骇然惊愕,一个个嘴里都叫嚷着不可能,没有人愿意相信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太平天国起事以来,他们从袭卷交州,到杀入荆南,可都是战无不胜,攻无不克,如摧枯拉朽一般,无人能敌。

    而现在,四万大军竟然全军覆没?

    而且,统军之人还是天国最杰出的统帅东王,辅佐的还是石达开和李秀成,这两员天国名将。

    这样不可思议的失败,超出了太平天国君臣们的理解范围,如何能不叫他们震惊错愕,不肯相信。

    “该不会是火烧敌营失利了吧,老夫预测没错,昨晚可是刮了一晚上的西南风,风助火势,火攻不应该失利才是。”司马徽最先冷静下来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先生,我军确实火烧敌营成功,但陆上之战,却全军覆没。”那圣兵答道。

    司马徽就奇了,便想自己预测既然准备无误,火烧敌营成功,魏军就当陷入混乱之中,杨秀清的陆上奇袭之军,理当轻松大破魏军才是,又怎么可能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当下司马徽就喝令那圣兵,将整个战役的详细经过道来。

    圣兵便将魏军如何牺牲战船,诱使己军火攻,又是怎么早有准备,大军事先撤出了大营,于大道上列阵迎击东王所率之军。

    再到后来东王如何强行进攻,却又中了魏军的骑兵埋伏,四万大军宁死不退,被杀了个干干净净,东王和西王被迫撤退,才全军覆没的经过,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圣帐中,上至洪秀全,下至司马徽,所有人都陷入了诧异茫然之中。

    他们原都以为,杨秀清这条计策精妙无双,可以出其不意的杀魏军一个措手不及,却万没有想到,魏军竟然早有所料,反将了他们一军,以百艘战船为诱饵,诱使他们主动进攻,落入了埋伏圈套之中。

    “人言那陶商诡诈多端,老夫今日算是领教了,怪不得我那两个学生,会屡屡败在他的手下啊……”

    明白过来的司马徽,不禁摇头感慨之中,眉宇中流露着几分赞叹和无奈。

    只是,他心中尚存有几分困惑,不禁喃喃自问道:“只是,这个陶贼他就算推测到我军会奇袭,又怎会算的这么准,要知道从起风到发动火攻,不过一个多时辰而已,他是如何做好这么精密的部署的,莫非,他竟然也能预测出风云变化不成?”

    司马徽这番自言自语的惊叹一出口,洪秀全,韦昌辉等天国君臣,更加惊奇愕然,不敢相信陶商竟然能有推测风云变化,堪比司马徽的观天象之能。

    洪秀全更惊怒到脸色微微涨红,深陷的眶眶中,迸射着一丝丝的羞恼之焰。

    就在前一刻时,他还“大言不惭”的声称自己有预测未来之能,看到东王他们必会是一场大胜。

    结果,后一刻钟,陶商竟然就用识破风云变化这种神一般的能力,狠狠的打了他的脸。

    这种羞辱,深深的铭刻在了洪秀全心里,令他越发对陶商深恨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君臣在这里震惊时,帐帘掀起,东王杨秀清和西王石达开,双双步入了圣帐之中。

    洪秀全眼珠子一瞪,冲着杨秀清就想喝斥发怒,但话到嘴里之时,却硬生生的给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杨秀清一手遮天的权势,想到了石达开在将士们心中的崇高地位,便不好对这二人太过斥责,只冷淡淡的问了一句:“你们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石达开脸上带着愧色,上前跪倒在了洪秀全跟前,愧然道:“臣此战失利,折兵无数,有损天国声威,还请天王治罪。”

    石达开的主动请罪,反让洪秀全心里边舒坦了几分,他也不说话,目光瞟向了站立的杨秀清。

    他是指望着杨秀清能够因为此战失利,惭愧之下向自己请罪,这样一来,他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对杨秀清加以训斥,就算心存忌惮,不敢对杨秀清处罚,但好歹也彰显了自己天王的权威,压了压杨秀清涨的太快
重生军营大力女无弹窗
的气焰。

    杨秀清却并没有跪,脸上也没有半分愧色,反是昂然而立,傲然道:“天王,臣以为,我军这一战虽然折了四万多兵马,但我军却并没有败,相反,臣以认为我们还胜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大帐中是一阵的哗然,吃惊的目光射向了杨秀清。

    洪秀全更是脸色一沉,阴怒的目光瞪向杨秀清,暗怒他太过自负,明明吃了大败,不伏地请罪也就罢,竟然还敢信口雌黄,颠倒黑白,敢说自己反是大胜。

    洪秀全心下恼火,却依旧没敢表现出来,只淡淡道:“朕倒是想听听,我们是怎么个胜法。”

    杨秀清便自从容道:“我天国有百万圣兵,区区四万的死伤,根本微不足道。而这一战,我军将士却是前赴后继,哪怕战到最后一人,也绝不后退,大大弘扬了我天国圣兵顽强意志,必深深的震撼了魏妖,让他们表面上胜了一仗,内心中却已深深为我军威所恐惧,在今后的战斗中,每遇我军必定是闻风丧胆,这样算来,我们岂非是虽败犹胜,那陶妖则是虽胜犹败!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出口,圣帐中原本的惊哗之声,立时沉寂了下来,大部分人看向杨秀清的眼神,不再是看一个失败者那样的眼神,仿佛已被杨秀清的话给说服。

    就连司马徽,也微微点头,暗忖:“这位东王当真是了不得,黑的就能被他说成白的,怪不得能权势一手遮天,连天王都有所忌惮……”

    洪秀全拳头暗握,脸上的青筋在不经意间抽动,心下自然是听得出来,杨秀清是在强词夺理,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。

    只是,心里虽如明镜般清亮,洪秀全竟找不出其中漏洞,只能把满肚子的火气,硬生生的给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轻吸一口气后,洪秀全的嘴角甚至还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,点着头道:“好一个虽败犹胜,东王言之有理啊,这一场仗让陶妖见识了我天国圣兵铁一般的意志,陶妖已然胆寒,还怕以后不能大败他吗。”

    洪秀全都这么说了,左右韦昌辉等人自然是赶忙附合,大帐中的情绪一时间高涨起来,俨然杨秀清是大胜而归一般。

    杨秀清嘴角掠过一丝得意,却将石达开指,厉声道:“天王,那四万将士个个不畏生死,胜生命来弘扬我天国军威,谁料西王支不遵号令,擅自撤退,有损于我天国军威,还请陛下将他治罪重责!”

    大帐中,气氛顿时又凝重起来,一时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洪秀全眉头微凝,射向石达开的目光中,流露出几分埋怨,喝问道:“西王,你当真是临阵退缩而逃?”

    石达开一拱手,正色道:“天王,臣只是觉的弘扬我天国军威固然重要,但是以牺牲四万兄弟姐妹的性命去换取,这代价也太大了些,所以臣才擅自作主,选择了撤兵,只可惜臣还是晚了半步,只带着几千兄弟杀出重围,其余四万兄弟,皆被魏妖所害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杨秀清便喝道:“石达开,你明明就是贪生怕死,擅自逃跑,在天王面前,你焉敢狡辩!”

    石达开也被逼火了,回头怒瞪杨秀清,反问道:“东王,你说我贪生怕死,那你为何最后也逃了,为何不跟那四万将士一起战死沙场,以弘扬我天国军威,难不成你也是贪生怕死不成?

    “石达开,你”

    杨秀清被呛到哑口无言,一脸惊怒的瞪着石达开,显然是没想到,这位素来忠厚的西王,竟会有鱼死网破的决心,竟敢在这么多人面前,还敢顶撞自己。

    洪秀全看着那互相争吵指责的二王,表面上是脸色阴沉难看,深陷的眶眼中,却悄然闪过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看那二人吵的差不多了,洪秀全才一抬手,喝道:“好了,你二人都给朕闭嘴吧,在圣帐中这般吵闹,你们眼中还有没有朕这个天王!”

    杨秀清和石达开二人,身形微微一震,只好都隐忍了下去,不敢再开口。

    “西王,朕命东王节制天国诸王大将,你怎敢不听东王号令!”洪秀全向石达开喝斥道。

    石达开不敢再争辩,只得闷闷不乐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杨秀清则是面露得意,翘起了鼻子瞄向石达开,以为洪秀全要为他撑腰说话。

    “东王啊,你也真是的。”洪秀全却话锋一转,又责难的看向杨秀清,“你贵为东王,就应该有东王的气度,却在这神圣**的圣帐中跟西王争吵不休,俨然如那泼妇骂街一般,体统何在!”

    杨秀清脸色一变,显然没想到洪秀全并没有站在他这一边,而是两边各打五十大板,趁机又斥现了自己,彰显了他天王的权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