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一十二章 以卵击石

第九百一十二章 以卵击石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吭吭吭!

    眨眼间,马超以雷霆般的速度,狂轰出了十余枪,枪枪都有排山倒海之力,令天地变色。

    石达开根本连喘息的机会都没能,只能用尽生平之力,将自己的武道发挥至了极限,拼力出刀相挡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石达开依旧是落尽了下风,十招之内,便被马超压迫到手忙脚乱的地步。

    第十一招发出,石达开已是破绽百出,刀锋不及回防,肩头瞬间被戳出一道鲜血口子。

    鲜血飞溅而出,那肩头传来的痛楚,仿佛一桶冷水,狠狠的倒在了石达开的头顶上,瞬间浇灭了他一腔的狂热意志。

    “此妖武道实在是太强,再战下去,我石达开就要战死在这里,我石达开有用之身,岂能因东王的固执,就死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心念一生,石达开根本不敢再战,借着被震开之力,趁势抽身拨马,向着南面方向狂逃而去。

    “石贼哪里逃,有胆跟我马超决一生死!”马超哪里容他轻易走脱,纵马舞枪就穷追而上。

    奔逃中的石达开,这才知道自己方才交战之人,乃是大名鼎鼎的西凉雄狮锦马超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真是井底之蛙,先前只听说马超之名,却没想到,他竟如此之强,陶妖实力远非我们想象中那么不堪一击……”

    心思震动的石达开,不敢有半分停留,只能忍着肩上的剧痛,头也不敢回的奔路而逃。

    石达开这个主将一撤,残存的五千名太平圣兵们,他们那疯狂的战斗意志,也终于在这一刻,土崩瓦解了。

    西王的逃跑,象是给他们釜底抽薪般,抽去了他们的意志,让他们重新拥有了人该有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一哄而散,望风南逃。

    魏军虽占尽上风,有步骑联合绞杀,但这帮太平军进攻起来不要命,逃跑起来同样是不要命,不顾一切的向南突围,在付出四千余人死伤的情况下,竟然给他们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望着狼狈逃去的石达开,陶商嘴角扬起一抹欣赏的冷笑,“这个石达开,果然是一员猛将,这样都能给他破围而出,很好,这样一员大将,朕是非收复你不可。”

    陶商抬起头,鹰目越过血的战场,越过败逃的石达开,射向了几百步外的那面“杨”字王旗。

    他知道,那里就是杨秀清所在,那个太平天国最善长用兵,最会弄权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东王就在那里。

    斩杀杨秀清,就等于断了洪秀全左膀右臂,太平叛军离覆灭也就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杨秀清,你宁可让这四万部下死光也不肯退么,很好,朕就看你还能挺多久!”陶商一声冷啸,拍马纵马,再杀而上。

    大魏步骑合流,数万雄兵猛将踏着遍地敌人伏尸,辗向敌军中军。

    太平军,中军阵。

    杨秀清就那么冷酷的站在那里,以冰冷无情的眼神,默默的看着自己的四万部下,被魏军杀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旁边冯习看的是心惊胆战,余心不忍,都不敢再看下去,而杨秀清由始至终,却都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仿佛,那些被杀戮之众,并非是他口中亲如一家人的太平兄弟,而只是一群可供他驱策的蝼蚁一般。

    杨秀清甚至已经做好心理准备,等着看到那西王大旗倒下的一刻,宁可牺牲石达开这员大将,也要保住太平天国宁死不退的光荣作风。

    片刻后,杨秀清那张冷酷如铁的脸,却是猛然一抽,眼中迸射出了愠怒之色。

    因为,他看到那面西王大旗,破开了魏军围团,带着一千多名的圣兵,竟然向着中军这边逃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石达开,你竟然敢擅长撤逃,你好大的胆子!”惊怒的杨秀清,忍不住怒骂道。

    不光是杨秀清,左右的冯习等一众中军圣兵们,个个也都迸射出了惊愕之色。

    要知道,西王石达开乃是太平天国第一名将,号称石敢当的存在,自起兵以来是战无不胜,只有前进前进再前进,从来都没有退后过半步。

    战无不胜的西王,竟然头一次败逃了!

    而且,还是在东王没有鸣金的情况之下!

    刹那间,石达开在他们心中,那战神的伟岸形象,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就在杨秀清盛怒之时,石达开已飞奔而至,顾不得肩头剧痛,朝着杨秀清质问道:“东王,你明明看到我中了魏妖埋伏,为何不鸣金收兵,眼睁睁看着我四万兄弟姐妹被魏妖杀光?”

    “石达开!”杨秀清是勃然变色,怒斥道:“你还有脸质问本王,你违抗军令,擅自撤退,丢尽了我太平天军的威名,你知不知道,本王现在就可以把你斩首处决!”

    石达开身形一震,眉宇间闪过一
大明帝国日不落全文阅读
丝忌惮,但到了这个时候,也退缩不得。

    他便眼眸一瞪,咬牙怒道:“天军之威固然重要,但那四万将士的性命难道就不重要了么,岂能为了所谓虚名,就让这么多天国兄弟姐妹,白白的丧命在魏妖的铁蹄之下!”

    杨秀清神色一变,眼眸中掠过一丝异色,显然是没有想到,石达开非但没有悔过求饶,竟然还敢反过来质疑自己的决策。

    刹那间,杨秀清便被气到脸色涨红,怒道:“天国圣威神圣不可冒犯,他们为维护天国军威而牺牲,那是他们的荣耀,石达开,你有辱天国军威也就罢了,竟然还敢以下犯上,冒犯本王,你难道想造反不成!”

    杨秀清搬出了东王的权威,企图要压倒石达开,逼他服软求饶,以维护自己东王的威信。

    石达开也被逼到头脑发热,憋愤不已,便是冷冷哼道:“我天国之主乃天王,我石达开有没有罪,还得听候天王处置,由不得你东王给我定性。”

    “石达开,你好大的胆子,你竟敢——”杨秀清怒不可遏,眼珠子都快气炸出来。

    石达开却不再给他训斥自己的机会,冷冷道:“我石达开还要留得有用之心,为天王效命,东王既然口口声声把维护所谓天国军威放在首位,那就尽管留在这里,跟魏妖拼死一战吧,恕我不能奉陪。”

    说罢,石达开也不废话,纵马狂奔而去,把杨秀清留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“石达开,你——”杨秀清回头怒瞪着石达开离去的背景,恼到面红耳赤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他也是没办法,虽然他名义上乃东王,可以节制诸王,但当此战场兵败之际,石达开不买他的帐,他也确实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东王,咱们该怎么办?”身边的冯习,声音颤抖的问道。

    杨秀清回过神来,重新向北望去,却见魏军的步骑狂流,已朝着这边扑涌而来,再有不足百步,就要辗压过来。

    以石达开之勇,尚且被杀到落荒而逃,杨秀清很清楚,他若真是留下来为天国荣耀而战,结果只能有一个,那就是为天国战死。

    眉头深皱,只沉吟瞬间,杨秀清便喝道:“冯习,你为天国尽忠的时刻到了,本王命你率本队兵马,给本王迎击魏妖。”

    此令一出,冯习当场就傻了眼,惊恐的目光望向杨秀清,仿佛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一般。

    他麾下现在只有一千余众,魏军却有数万步骑,这般迎击而上,岂非是以卵击石,叫他送死!

    杨秀清见冯习迟疑,当即拔剑在手,怒喝道:“大胆冯习,难道你也想违抗本王之命不成,难道你就不怕殃及你的家眷不成!”

    冯习身形剧烈一震,神色中立时涌起无限惊恐,那一丁点犹豫的念头,瞬间给杨秀清吓散。

    他瞪向杨秀清的目光中,除了惊恐畏惧之外,还涌动着丝丝怨意。

    杨秀清这分明是害怕他效仿石达开,违背他的命令不战而逃,便拿他的一家老小来做威胁!

    杨秀清那言下之意便是:你若敢不听从号令,为天国死战,回去之后,我不但要办你,我还要杀了你全家。

    冯习很清楚,人家石达开贵为西王,就算违了东王之命,也有资本抗挣,自己小小一副将,东王要灭他全家,还不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无路可走之下,冯习只能苦叹一声,向着杨秀清一拱手,哀求道:“东王,末将身为天国之臣,自当为天国尽忠,末将只求东王能厚待末将的家小,那末将就算为东王战死,也死而无撼了。”

    杨秀清手一挥,冷冰冰道:“凡天国圣民,皆为本王兄弟姐妹,本王自会一视同仁。”

    杨秀清也没说厚待,这番话的言下之意,只是不会为难你家人的意思而已。

    冯习也别无选择,只得向杨秀清道一声谢,转身拔刀在手,悲愤叫道:“天国的兄弟们,为了天国而战,为了天王而战,随我痛击魏妖——”

    沙哑悲愤的啸声中,冯习纵马而出,向着魏军滚滚狂流杀去。

    那一千多的中军队,也仿佛被打了鸡血,灌了迷魂汤般,一个个都无所畏惧,叫嚷着那慷慨激昂的圣战口号,一并狂扑而下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两军相撞。

    冯习和那一千太平军,就如同蝼蚁般,顷刻间就被淹没在了魏军的千军万马之中。

    鲜血四溅,惨声冲天,一千士卒几乎在转眼间,就被杀了个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望着被吞噬的己军,望着那一面面倒下的天国战旗,杨秀清表情依旧冰冷如铁,没有一丝动容。

    冷哼一声后,杨秀清拨马转身,抢在魏军辗至之前,向南飞奔遁去。

    (三更奉上,兄弟们月饼吃的爽,看书也要爽起来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