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一十一章 井底之蛙

第九百一十一章 井底之蛙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轰轰轰——

    天崩地裂般的巨响声,从魏国侧翼响起,狂尘遮天而起,脚下的大地在剧烈的震动。

    火光的映照之下,数不清的黑色幽灵,从尘雾暗黑之中,汹涌脱出,如黑色的巨剑,撕破黑夜,向着冲锋中的太平军,拦腰斩来。

    骑兵!

    是大魏的五千铁骑!

    那一面“马”字将旗引领下,马超挥舞着银枪,如白色的闪电,引领着那支黑色的铁骑军团,从魏军阵后绕出,斜刺里杀向了太平军。

    杨秀清脸色骤然惊变,一身的极度狂傲,顷刻间被那支大魏铁骑的出现,轻松击碎。

    “陶妖竟然……竟然在阵后藏了一支骑兵?”杨秀清喃喃惊呼,声音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骑兵,那可是五千铁骑啊!

    想那交州地接南海,马这种动物自然是极为稀有的存在,整个太平军数十万之众,战马也仅仅到了大将级别,以及传令兵斥侯这种特殊兵种才能够拥有。

    骑兵这种“神奇”的东西,杨秀清也只是听说过而已,今天乃是这辈子头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那种万马奔腾,山崩地裂般的袭卷之势,其气势之浩大恐怖,超出了杨秀清的想象,才叫他见识到了什么叫作“铁骑洪流”。

    就在杨秀清惊愕之时,马超已纵马如风,当先撞入了太平军中。

    战马一路辗过,将三名来不及转身的太平圣兵,直接就撞飞了出去,马超手中银枪电扫而出,借着冲锋之势,瞬间将五名敌卒刺倒在地。

    满百武力值,半步武圣的战力使将开来,一柄银枪使的出神如化,如死神的索命之链,所过之外,数不清的残肢断臂,被无情的甩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马超无人能挡,开路在前,五千铁骑辗压在后,将成百成百的敌卒,如纸扎的草人一般,统统辗为粉碎。

    鲜血冲天,尸伏遍野,只顷刻间功夫,两万太平军便被拦腰截断,被辗出了一条长长的血路。

    “该死,这是魏妖的骑兵,凭我们血肉之躯,根本无法阻挡!”

    石达开舞刀如风,将几名冲上来的魏骑斩飞出去,他虽没有见过骑兵,却深知这骑兵的厉害。

    眼见己军被冲为两段,石达开便知道,魏军祭出了骑兵的终极杀器,今天这场仗,就算己军抱着必死不退的决心,也绝非对手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兵种上的巨大差距,绝非单凭一腔热血信念就能挽回。

    杨秀清却依旧没有撤兵。

    无奈下,石达开只能硬着头破硬扛,眼看着他的几万步军越战越少,被魏军的铁骑肆意辗杀。

    几百步外,杨秀清已从震惊中清醒过来,看着被蹂躏的己军,目光阴沉如铁,几次张嘴要下达撤退之命,最终却还是硬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东王,敌军铁骑太过强大,咱们再这么支撑下去,只怕就要全军覆没啦。”冯习几乎用哭腔叫道,虽然没敢劝说退兵,但言下之意谁都听的懂。

    杨秀清脸色却冷绝如铁,咬牙喝道:“就算是全军覆没,本王也绝不后退半步,我太平天军只有战死和胜利,绝无后撤之理,为了天国荣誉,我宁可叫他们全部战死!”

    冯习身形一颤,瞟向杨秀清的目光中,透露着深深的震撼,显然没料到,这位东王竟能冷血无情到这等地步,宁可全军覆没,也不下达后撤之令

    身心震撼的冯习,不敢再说半个字,只能苦丧着一张脸,默默看着己军被杀光杀尽。

    正北方向,魏军中军阵。

    陶商和他的步军将士们,冷眼欣赏赏己军铁骑,肆意蹂躏着敌军,享受着这份痛快。

    大魏将士们原以来,敌军被铁骑辗杀成这副模样,理应鸣金撤兵,却没料到,敌军被杀伤到只余下了一万余人,却依旧不退。

    “他奶奶的,这帮叛贼都是木头傀儡么,都快死光了,竟然还不崩溃,这也太他娘的不可思议了!”尉迟恭惊异的叫道。

    左右众将们,无不也是诧异万分,深深的为太平天国这等恐怖的意志力而震撼。

    “宁死不退么,那好吧,朕就把你们统统杀光吧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鹰目中寒光凛射,冰冷的杀机狂燃而起,轻吸一口气,手中战刀狠狠一划,大喝道:“全军压上,一鼓作气杀尽叛贼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进攻的号角声,撕破了夜空,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震天的杀声陡然间响起,列阵的两万多魏军步军将士,轰然裂阵,如潮水般奔涌而出,朝着残存的敌军就扑袭而上。

    陶商一夹马腹,纵马舞刀,如金色的流焰一般,挟着霸绝天下的帝王杀气,狂杀而上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大军漫至,杀戮再起。

    原本已被杀到够呛的太平军,面对魏军步军的这致命一击,几乎毫无任何反抗之力,顷刻间便被砍翻在地,为血染的战场上,再添一层血衣。

    陶商纵马如风,如死神般辗入敌群,刀锋过处,赫赫之威无可阻挡,将一切阻挡他的敌卒人头,无情的斩上半空。

    骑兵与步兵的双重绞杀之下,残存的敌兵很快就死伤过半,只余下了不到五千余人。

    令陶商感到惊奇的则是,四万余的敌兵,硬是被杀到只余五千,都到了这份上,这些幸存的太平军,竟然依旧没有斗志崩溃,还在拼命厮杀,做无谓的抵抗。

    这不可思议的战斗意志,简直已超越了世上任何一支精锐的军团。

    杀戮之时,血染征袍,陶商恍惚间有种错觉,自己杀的不是活生生的人,根本就是没思想的野兽一般。

    不,不是野兽,野兽尚且还会有畏惧,这些人根本就不知畏惧为何物,他们根本就是没有人性,只知道杀戮的……

    行——尸——走——肉!

    “已经彻底被洪秀全洗脑,变成了只会杀戮的傀儡了么,既然这样,朕就杀光你们,帮你们解脱吧!”

    陶商鹰目中杀机燃至顶点,
超神特种兵王小说5200
再无半分留情,霸道无双的刀式挥斩而出,将一切的太平叛贼斩杀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中,只有一个念头:

    杀杀杀!

    一路狂杀,陶商刀下不知斩杀多少敌兵,前方处,出现了石达开的旗号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射出,但见一员敌将纵刀如风,狂斩着己军士卒,武道威不可挡。

    敌军之中,有些武道者,非石达开莫属。

    看到石达开的一瞬,陶商却不由心生了收降之人。

    要知道,太平天国那帮和疯狂的众王中,陶商哪一个都没有好感,唯有这石达开,还让陶商有几分欣赏。

    此人文武双全,性情慷慨急公好义,用兵神出鬼没,太平军出广西兵,夺岳阳,占武汉,顺江东下金陵,二十八天挺进一千八百里,战无不胜,攻无不克,被人称赞为“石敢当”,堪称太平天国第一名将。

    最难得的则是,太平军占了金陵之后,以洪秀全为首的君臣,个个都陷入了骄奢淫逸之中,广选美女,为修王府毁民宅无数,据国库财富为己有,唯有石达开洁身自好,从不参与。

    而当天京事变后,石达开被洪秀全逼走,被迫西征后,无数的太平军士卒竟主动背弃洪秀全,前去追随石达开。

    到最后,石达开西征失败,陷入绝境之时,更愿牺牲自己,来换取将士性命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能文能武,洁身自好,却又义薄云天的大将,陶商焉能不欣赏!

    当下陶商勒马横刀,大喝道:“石达开,你也算是明事理的豪杰,岂甘为太平道这种邪恶之国,为洪秀全那等邪恶之主卖命,何不弃邪投正,归顺朕之大魏!”

    猎猎喝声,如惊雷般撕破了战场的喧嚣,直入石达开之耳。

    乱战中的石达开,身形剧烈一震,蓦然转身,立时寻到了陶商的声音。

    十步之外,那身着金甲,巍巍如天降神皇般的帝王,就在那里横刀立马,傲然霸绝的注视他。

    “是陶妖,他竟然在招降我……”

    石达开心头一震,瞬间神思陷入恍惚之中,仿佛为陶商那霸绝天下的非凡气度所慑一般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石达开便从失神之中清醒过来,意识到那个人,正是他们太平天国最大的敌人,正是大魏妖国的妖首陶商。

    他更是兴奋的意识到,一个天赐的良机,就摆在了他的面前,只要他能杀了陶商,整个魏国就会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那时,他们太平天国挥师北上,将无人能挡,轻松覆灭魏国,建立起真的太平世界。

    天赐之机就在眼前,岂能放过!

    石达开杀意陡然狂燃而起,怒喝道:“陶妖,我石达开乃天国圣洁之臣,岂能降你这污浊之妖,纳命来吧!”

    暴喝声中,石达开纵马舞刀,直取陶商而来。

    他要毕其功于一役。

    看着疯狂冲来,叫嚷着要取自己性命的石达开,陶商就知道,自己的招降失败了。

    陶商倒也没有多少失望,毕竟这石达开是忠义之士,又是太平天国开国诸王之一,而且估计也长期被洪秀全洗脑,这种情况下,若是轻易被自己招降,倒不象是石达开的作风了。

    “不降是吧,那朕就活捉了你,让上官婉儿劝降天赋劝降了你。”

    陶商心念一生,立马横刀,一身傲气狂生,以藐视的目光,傲对滚滚冲来的石达开。

    对手武道虽已至绝顶境界,但也不过是93的武力值,陶商岂会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石贼,就凭你也配跟我家天子交手,人头给我留下!”

    就在陶商打算亲自出手之时,蓦的耳边响起一声狂烈大喝,一道银光撕破血路,斜刺里直取石达开而来。

    是马超杀到!

    电光火石的瞬间,锦马超如银色的风暴袭卷而至,手中一本银枪涡旋旋出,掀起方圆数丈的暴风巨流,挟着半步武圣满百之力,狂轰而出。

    枪锋未至,那可怕的刃风,便如无形的巨墙压迫而来,将阻挡的敌卒,统统都掀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,竟有这么强大的压迫之力?”

    石达开脸色顿变,不及多想,急是将战刀收回,用尽生平之力,斜扫而出。

    刀去如风,卷起一股腥风血雨,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刀枪相撞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震天巨响,两股刃风爆炸四散,膨胀出的球状冲击波,将脚下地面击沉寸许,将方圆四丈范围内的生灵,不分敌我,统统都掀翻撕碎出去。

    刃风搅动之下,马超身稳如山,巍然不动,甚至连气息波动都没有一丝。

    反观石达开,却立时感到崩决的狂力,汹涌的灌入他的身体之中,搅到他气血翻滚,几有窒息的错觉,连吸一口气,方才勉强平伏下呼吸。

    他更感觉到,自己握刀的双手,剧麻不已,低头瞟过一眼,竟惊愕的看到,五指间竟已渗出了血丝。

    刹那间,石达开脸色惊目,目光中迸射出一丝深深的忌惮,心中暗叫一声:“半步武圣的武道,魏妖军中,竟然有半步武圣之将!?”

    想他纵横交州,自起兵起来,刀下所斩魏国交州武将不计其数,自以为武道绝顶,无人能敌。

    他却万万没料到,山外有山,天外有天,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,根本不知大魏军中,有多少武道远胜于他的大将。

    他更不知道,自己对上的乃是威震天下的西凉锦马超,武道早已冲上半武武圣的满百境界。

    “狂妄无知的石贼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”

    马超却根本不给他惊愕的机会,一声厉啸,狂风暴雨般的枪锋,便铺天盖地的狂袭而上,刹那间将石达开包裹在了漫空枪影之间。

    (感谢脑残粉兄千元大章和大红包了,没想到中秋节会给燕子我这么个大惊喜哈,本来今晚上打算出去放松下,过过中秋,决定哪儿也不去了,吐血也要多码两章出来,争取拼个四更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