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零九章 谁才是战争之神

第九百零九章 谁才是战争之神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也辛亏那晚天气晴……晴朗,臣兴致一起就去观了观天……天象,说到底,还是陛下天命所……所在,气运就是这……这么好啊。”刘基捋着胡须,笑着感慨道。

    旁边常遇春是首次见识刘基的本事,不由惊叹道:“没想到伯温先生还有这样神奇的本事,竟然能推测出今天晚上会刮西南大风,先生真是神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是少见多怪啦。”尉迟恭“切”了一声,便把刘基先前那一系列的丰功伟绩,统统都细数了一遍。

    常遇春是听到连连咋舌,禁不住奇叹道:“没想到陛下麾下,竟有这等奇人异士,真是叫臣大开眼界,怪不得陛下可以战无不胜,攻无不克啊。”

    陶商脸上也浮现几分自豪之笑,鹰目却射向了正南方向,马鞭遥遥一指,冷笑道:“战无不胜这句话,等到击败了杨秀清的偷袭再说吧,此贼若是不敢来,那咱们今晚就白白损失了百艘战船。”

    将计就计!

    这就是陶商的破贼之策。

    五天前夜晚的那场军议,陶商得知太平军调集了大量简陋的竹筏,摆出了一副将要在湘江之上,跟对自己决战水军的架势。

    陶商当时就在怀疑,太平军中有杨秀清这样的智将,又有石达开这等一代名将,还有司马徽和徐庶这样的绝顶谋士,怎么可能看不出来,水军交锋,他们的那点简陋战船,只能是以卵击石。

    按常理来将,太平军应该是以沉船铁锁封锁水道,放弃水上争锋,龟缩在陆上寻求战机才对。

    太平军的反常之举,自然引起了陶商的怀疑。

    而正在这时,刘基恰巧夜观天象,推测了今日有西南风天,算出那杨秀清必是想用火攻之计,借助顺流顺风之势,一举烧毁己军水营。

    然后,杨秀清就可以趁着己军陷入慌乱之际,趁机夜袭,以一场陆上的突袭,大破己军。

    刘基的判断,也正中陶商下怀。

    陶商遂是采纳他的提议,将营中的大批粮草,都不动声色的转移了出去,大批的士卒也趁夜调了出来,只留了部分士卒在岸边装模作样,一旦遇到火起,立刻就撤退出来。

    而江边那一艘艘的战船,也只不过是空无一人的空船而已,乃是陶商用来牺牲,以诱使敌军上钩的诱饵。

    百余艘战船,对于太平军来说虽然宝贵,但对拥有数千艘战船的大魏来说,就是九牛一毛了。

    牺牲百艘船,以换取一场大胜,这笔账值了!

    现在,敌人已发动了火攻,刘基的推测成功了一半,他现在所要做的,就是等着陆上的太平军前来上钩。

    火光熊熊,照亮了半边天际,方圆数十里皆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七八里外,策马狂奔的石达开和杨秀清,二人也看得清清楚楚,知道李秀成的火攻之计已然成功。

    “东王果然是神机妙算,没想到北王这么快就成功了!”石达开的脸上,涌起了兴奋佩服的目光,当即下令,全军加快行军速度。

    他估摸着那场大火,此刻多半已从水营蔓延上了旱营,魏军惊慌失措之下,必定会选择弃营而逃。

    他们所要做的,就是尽可能赶在魏军逃走之前杀到,给予魏军以最大的杀伤,扩大战果。

    石达开在兴奋,几十步外的杨秀清,望着北边天际的熊熊火光,嘴角却扬起了一丝得意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志在必得,对自己的智谋极度自负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东王当真是智谋无双啊,当年那陶妖纵横荆襄无人能敌,今日再临荆襄,却不想第一仗就败给了东王,东王真是替末将出了一口恶气啊。”身边的冯习也兴奋感激的赞服道。

    冯习本为荆襄世族冯氏一族,当年也是效力于刘表麾下,镇守荆南桂阳郡,刘表被杀,陶商扫灭楚国之后,冯习不愿臣服于大魏,便举家南迁往了交州避难,再往后交州也被大魏征服之后,冯习便逃往了山中不敢露面。

    后来洪秀全称王,太平天国袭卷交州之时,冯习便和不少迁至交州的荆襄大族们一样,以为看到了杀回老家复仇雪恨的机会,便也加入了太平道,成为了太平军一员。

    杨秀清知冯习为荆襄人氏,又见他颇有几分军事才华,便提拔他为将军,为自己效力。

    冯习痛恨陶商覆灭楚国,更痛恨陶商推行商鞅变法断他们世族根基,今杨秀清以妙计大败陶商,冯习焉能不兴奋到大拍杨秀清马屁。

    杨秀清脸上的傲色则是更烈,狂笑道:“火攻才是开始,陆上奇袭才是今晚大破陶贼的关键,冯习,本王很快就能让你痛痛快快大杀一场,向那陶妖复仇雪恨。”

  
重生之金牌庶女txt下载
冯习听的是热血沸腾,眼中复仇之火喷涌而出,狠抽胯下战马,恨不得即刻飞到魏营,亲手把陶商的人头斩下,以复仇雪恨。

    就在杨秀清二人得意之时,前方奔涌的太平军,陡然间停止了前进。

    前队一停,后队来不及停止,立刻就撞了上去,转眼间,四万太平军就陷入了你推我挤的拥挤状态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事,为什么突然停止前进?”杨秀清眉头一皱,打马扬鞭分开一条路,直奔前军而去。

    人还未到时,杨秀清便大喝道:“西王,不得本王命令,你为何敢擅自停止前进?”

    此时的石达开,正横刀勒马,脸色阴沉凝重,以惊讶的目光望着前方。

    见到杨秀清怒气冲冲而来,石达开也来不及解释,只将战刀向着前方一指,沉声道:“东王请看前边。”

    杨秀清压制住怒火,举目向着前方一扫,神色立变,身形跟着一震,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魏营就在前方,此刻已化为熊熊火海。

    而在火光的映照下,正南方向的大道上,数万魏军列阵已待,如一座铜墙铁壁,封住了他们的去路。

    视野之中,魏军阵形井然,斗志昂扬,战旗在风中猎猎飞舞,森森铁甲兵刃,反射着慑人的寒光。

    正中央,那一面“魏”字皇旗,高昂的飞舞在军阵上空。

    皇旗所在,天子所在。

    是大魏之皇陶商!

    魏军非但没有预想中恐慌逃窜,反而在陶商的率领下,在大道上列阵以待,看这阵势,分明是料到了他们会由陆上来袭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那陶妖竟然没有逃,还在这里列阵阻我去路,难道说,我的妙计竟已被他……”

    杨秀清神色愕然惊变,脑海中,陡然间迸出一个他极端不愿接受的真相:

    他的计策,已被陶商识破!

    杨秀清身心震动,左右那几万号的太平军圣兵们,一个个也是慌张不安,不知该进还是该退。

    这时,石达开最先冷静下为,沉声道:“东王,看敌军这阵势,陶妖必已识破我们的计策,敌军既是早有准备,我们还当速速撤退才是上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东王的妙计,竟然被那陶妖给识破了?”冯习惊愕的叫道,不敢相信的目光中,又多了几分失望,先前那种对杨秀清智谋的崇拜,此刻已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杨秀清心中立时感到一阵的刺痛,更感觉到,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极大的羞辱,自己的威信,也被陶商狠狠的一击。

    “我杨秀清自起事以来,算无遗策,百战百胜,我苦心树立起的英名威信,岂能就这样被那陶妖给击破,绝不能”

    杨秀清恼羞成怒,突然间怒喝道:“西王听令,本王命你即刻率我圣兵发动冲击,给本王一举冲破敌阵,斩杀陶妖!”

    石达开吃了一惊,显然没想到杨秀清非但不撤,反倒还下令强行进攻。

    他便眉头一凝,急劝道:“东王,敌军既然早有准备,我军若还强行冲锋,只怕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!”杨秀清一声厉喝,打断了石达开的劝谏,傲然道:“我太平圣兵,个个都是不怕死的铁血战死,无不以一当十,就算陶妖早有准备,本王的圣兵们,也必能用血肉之躯冲破敌阵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东王……”

    石达开还待再劝之时,杨秀清已勃然大怒,腰间佩剑愤然拔出,大喝道:“石达开,本王有代行天王之权,可斩本王以下任何抗命之徒,莫非你敢违抗本王之命不成!”

    杨秀清将东王的权威祭了出来,石达开身形一震,眼中顿露几分惧意,到嘴边的劝谏,只好又默默的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转身面朝北面,凝视着那面“魏”字皇旗,深吸过一口气,拔刀在手,大喝道:“东王有命,全军出击,辗碎魏妖,为天国而战,为天王而战”

    “为天国而战”

    “为天王而战”

    这两句口号祭出,那四万原本慌张的太平军,陡然间就象是被灌了迷魂汤一般,瞬间亢奋如野兽一般,声嘶力竭的放声大吼,那狂热的叫声,震到脚下大地都在震颤。

    呜呜呜

    进攻的号角声吹响,随着石达开战刀划下,成千上万的太平军圣兵们,无论是男兵还是女兵,如出笼的群兽般,狂涌而出,扑向了阻路的魏军之阵。

    望着汹涌而出的己军,杨秀清嘴角扬起狰狞的冷笑,傲然哼道:“陶妖,我太平圣兵个个都是灭绝人性的战争傀儡,今日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太平圣兵的真正恐怖吧,我要让天下人知道,我杨秀清才是真正百战百胜的战争之神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