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零五章 灭绝人性!

第九百零五章 灭绝人性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曾国藩!

    听到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,陶商先是一震,旋即就笑了。

    “大名鼎鼎的曾国藩啊,没想到你竟然出现在了这里,还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县令……”陶商暗自感慨道。

    陶商依稀记得,系统升级到第二阶段后,凡有敌对势力称王称皇之后,系统除了会召唤五名忠于那名敌对者的武将之外,还会召唤一名该敌对者的死敌,效忠于自己。

    洪秀全的死敌,毫无疑问就是统领湘军,灭亡了太平天国的曾国藩,故当初洪秀全反叛,自称天王之时,系统第一时间就召唤出了曾国藩。

    只是这期间已过去了许久,陶商几乎都快把曾国藩给忘了,却没想到,竟会在这巴丘遇上。

    “平身吧。”陶商收敛了思绪,微笑着拂了拂手。

    曾国藩起身谢恩,陶商便步入大堂,坐于了上首,县中小吏们忙知趣退下,曾国藩则侍立在侧。

    陶商便又问他的身份来历,是怎么当上这丘巴县令的。

    曾国藩面对陶商个天子,倒也是一点都不慌张,从容不迫的将自己的过往经历,如实道来。

    原来这曾国藩本为桂阳郡下属曲江今韶关的一名县丞,当初太平天国夺取交州之后,佯装要从零陵郡进攻荆州,迫使周亚夫把大部分的兵马,都屯扎在了零陵一线。

    结果太平军却玩了一招声东击西,大军突然由桂阳郡杀入荆州,兵锋直取桂阳南大门曲江城。

    当时曲江守军也有四千之众,如若坚守还勉强可以一守,守将却拒绝了曾国藩避战不出的建议,强行率军出城,结果却中了太平军的诱敌之计,导致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守军覆没,曲江全城陷入恐慌的境地,县令更是弃下了百姓,独自先逃。

    当此危机时刻,曾国藩这个县丞果断站了出来,在城墙上多树旗帜,扎满了假人,摆出一副城中守军还有很多的假象。

    正是凭借着这疑兵之计,曾国藩竟然骗过了太平军大将李秀成,争取到了两天拖延时间,让他及时把曲江城的百姓提前撤离,避免了被太平军洗掠。

    而曾国藩也是凭着这件功劳,事后才被升为了巴丘县令。

    听过曾国藩的叙述,陶商在欣赏曾国藩机智,确实个人才的同时,不由又暗自感慨这个召唤系统缜密,竟然给曾国藩植入了这样复杂严密的经历,俨然他本就是真实存在,而非后来才被系统召唤出来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朕看你这巴丘城治理的井井有条,全然不见半分乱象,曾国藩,你确实是个人才,只做区区一个巴丘县令,的确是有些屈才了。”陶商心中已准备大用曾国藩。

    曾国藩却只是淡淡道:“陛下过奖了,臣只是想陛下若不御驾亲征,那太平贼兵必然无人能挡,我军若败,必有大批的百姓逃至巴丘,所以就提前做好了准备罢了。”

    提前做好准备……

    陶商眼神一动,更加起了兴趣,奇道:“看来你对太平贼的实力之强,早有所料,竟能推测出眼下的局面,朕倒是想听听,你如何评价太平叛贼。”

    曾国藩顿了一顿,拱手道:“既然陛下相问,臣就斗胆说说臣的看法了,臣以为太平贼兵之所以强悍,是因为他们做到了四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哪四个字?”

    “灭绝人性。”

    陶商心头一震,脑海里浮现起了许多历史的记忆碎片,却摆了摆手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臣只举一例。”曾国藩便继续道:“那洪秀全以太平教义蛊惑百姓加入太平军后,便将那些投贼者全家财产充为公有,房屋烧掉,田地毁掉,以彻底断绝他们的后路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,洪秀全又将所有的男人编为男营,将妇人编为女营,但凡上战场,不但男人要冲锋陷阵,女人也要跟着一块上阵厮杀,如此一来,既可增加兵力,扩大声势,又能将男人的母妻姐妹女儿作为人质,形成连环互保,让他们没有退路,也没有投降的机会,只能取胜或是战死。”

    “不光如此,那洪秀全利用女人上阵杀敌也就罢了,平时也不允许男人和自己的妻女团聚,还立下了严酷的所谓‘天条’,但凡有男人和女人私会,一律处斩!”

    “洪秀全这么做,冠冕堂皇的理由是,先有国才有家,儿女私情只会让他们堕落丧志,还许诺说只要打下了邺城,灭了我大魏,建立了真正的太平世界,解放了天下,就会允许他们夫妻团聚。”

    曾国藩喘了口气,神色却变的愤慨起来,接着道:“那洪秀全若是一视同仁也就罢了,关键时他不允许那
女神的贴身总裁无弹窗
些普通士卒夫妻共住,自己和手底下几个伪王,却皆三妻四妾,还谎称这是黄天之命,实在是虚伪可笑!”

    听着曾国藩愤慨的描述,陶商的神情却相当的平静,没有感到丝毫的惊奇,心里边只有一个念头:

    洪秀全,你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呢,曾经的历史中是那样变态的德性,现在还是这么一个德性。

    陶商依稀就记的,历史上的太平天国,就实施这种男女隔绝,禁绝娶妻,禁绝夫妻同房的灭绝人性的法律,整个战领区无论男女老幼,统统都是军事化管理。

    但洪秀全定都天京之后,自己却在天王府中养了近两千名嫔妃!

    而洪秀全的最大敌人,当时清廷那位咸丰皇帝,后宫也不过是十八名妃子而已。

    “继续说下去吧。”陶商又向曾国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曾国藩便继续道:“原本征战沙场,都是男儿上战场,但那洪秀全却用这种灭绝人性的手段,把女人也编人了战场,形同全民皆兵,号称有百万大军!他又许下画饼,说是越早加入太平军,立功越多的人,天下平定之后得到的土地金钱赏赐也就越多。”

    深吸过一口气后,曾国藩正色道:“在洪秀全这样的威逼利诱之下,太平贼无论男女在战场上都极为疯狂,个个都如没有人性的野兽一般,前赴后继的进攻,正是仗着这样可怕的战斗力,太平贼才能一路势如破竹,杀的我军连战连败,连周将军都不是对手,致使临湘被围,荆南四郡有失陷之危。”

    疯狂的太平军么……

    陶商的脑海中,立时浮现出了这样一幅画面:

    成千上万的太平贼兵,无论男女,全跟野兽般,如潮水般向着己军阵地涌来,漫空的箭雨将他们成片成片的扫倒在地,那些疯狂的男女贼兵,却跟不怕死,没有情感的战争傀儡一样,依旧不停的向前冲,直到统统都被射杀,却没有人一人后退。

    “灭绝人性的疯狂力量么,嗯,看来朕是有些稍稍小看了洪秀全,小看了太平贼了……”陶商微微点头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沉吟许久,陶商轻吸一口气,目光冷绝道:“太平贼就算再灭绝人性,朕又有何惧,此番朕御驾亲征,就是要将洪秀全和他的野兽之军,一举铲除。”

    曾国藩忙拱手道:“幸亏陛下及时南下,臣相信,以陛下战无不胜的神威,足以荡平逆贼!”

    陶商点点头,欣赏的目光看向曾国藩,问道:“国藩,朕看你确实是个人才,打算封你为长沙郡太守,眼下这长沙正是是非之地,你可敢担此重任。”

    历史上的曾国藩虽为湘军统帅,但此人政治上的能力,其实要远胜于军事上的能力,今日陶商亲眼所见,便更加确信他是个治政之才。

    今临湘被围,长沙郡已成了抗击太平军的最前线,陶商要在这里跟太洪秀全进行决战,自然要找一个有能力的地方郡守,来为自己做后勤保障,而曾国藩既然已展现出了他过人的治政之能,他自然是不二人选。

    “陛下要委任臣做长沙郡……郡守?”曾国蕃目光中却迸涌出了激动的神色,显然没料到,陶商竟会这么重用他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几个月前还不过是曲江一名小小县丞而已,机缘巧合之下,才被升为了巴丘县令,这才没几天功夫,竟然又要被升为太守,还是天子亲自下旨封赏,这其中的幸运,如何能不叫他感到惊奇激动。

    “长沙郡乃平叛的最前沿,这长沙郡太守不好当,你若是有所顾虑,也不必勉强。”陶商暗中使出了激将法。

    曾国藩立刻神色郑重,慷慨一拱手:“当此国家有危之时,陛下既如此信任臣,臣焉能不为陛下鞠躬尽瘁,死而后己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有这份胆色和决心,朕就放心了。”陶商欣慰的点点头,“眼下临湘被围,你就在这巴丘城履行你的太守之职吧,最重要的就是为朕打理好粮草军需,待朕解了临湘之围,你再去那里赴任吧。”

    “臣遵旨,臣必竭尽全力,尽臣所能,决不让陛下为一粒米烦心。”曾国藩郑重的做出了保证。

    陶商欣慰的点了点头,心中暗松了一口气,有曾国藩这员能臣保障后方,他这下就可以放心大胆率军南下,前去跟洪秀全那神棍一战了。

    残阳如血,陶商立于堂阶之上,目光向着南面方向望去,鹰目中燃烧起志在必得的火焰,口中冷冷道:“洪秀全,你的疯狂到此为止了,就算你和你的信徒再灭绝人性,朕也照样把你们统统送回地狱!”

    三更到了,晚上还有两更,兄弟们爽起来啦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