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零四章 割 肉

第九百零四章 割 肉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孙策的目光,望向了这位出生于倭岛的土著谋士,正是这个织田信长献上计策,让孙策迎娶圣女卑弥呼,才加速了倭人的臣服,让他彻底的征服了倭人之心。

    而在之后的数年间,这个织田信长又向他献上了多项奏言,包括这大日国的新国号,也是织田信长献上。

    孙策惊奇的发现,这位生长在未开化世界的年轻人,有着远超于倭人土著的见识,在某些方面,甚至是超越了他麾下那些从吴国带来的谋士们。

    除了这个织田信长之外,还有另一个丰臣秀吉,也有着同样不凡的智谋和见识,令孙策甚为欣赏。

    于是孙策也破格提拔,大力重用这两个倭人谋臣,数年的时间里,就将他们提拔到了可参与朝议的官职地位。

    织田信长那一番慷慨之言,也点燃了孙策心中,那压抑了许久的野心,让他终于看到了重回大陆的希望。

    孙策的脑海中,不由浮现出了当年他在钱唐湾,依依不舍的出海,被赶出吴国时的那份狼狈和落寞。

    他也想起了陶商,想起了那个出身卑微的奸贼,是怎么一次次的羞辱他,一次次的击败他,一点点的蚕食掉他辛苦建立的吴国,最终把他赶下了大海,被迫逃到了倭岛这等化外之地。

    今日的他,尽管建立了大日国,尽管坐在这华丽的天皇宫中,尽管统治着百万倭民,但却让他并没有多少成就感。

    在他心底深处,执着的认为,只有杀回大陆,光复吴国故土,荡平魏国,杀掉陶商,才是真正帝皇之业,那才会有真正的成就感。

    而做这么个所谓天皇,统治这么个区区岛国,将来也只能被统治中原的陶商,嘲笑为跳梁小丑罢了。

    “杀回大陆,没错,朕要杀回大陆!”孙策鹰目中复仇的烈火,陡然间升腾起来,拳头狠狠的捶击在了龙座的扶手上。

    大殿中,猎猎的战意,立刻沸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孙翊,孙匡,孙朗等孙氏一族的王公子弟们,无不是被点燃了斗志,群起响应。

    这些孙氏子弟们,在当年吴国覆灭之时,除了孙权年纪稍长,可以稍稍分担之外,多数因为尚且年幼,所以无法领兵打仗,只等坐视着吴国覆灭,跟着自己的兄弟逃至了这海外倭岛。

    多年过去,这些孙氏子弟们皆已成长,多继承了家族骁勇的传统,个个都堪为将才,无时无刻不想杀回老家,重复孙氏一族的荣光。

    如今机会来临,这些孙家子弟们,焉能不兴奋激动,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孙氏子弟们一片叫战声中,却唯有孙权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仲谋,你怎么不说话,难道你不想随朕杀回大陆,光复我大吴吗?”孙策的目光,转向一声不吭声的孙权。

    孙权身形微微一动,抬起头来看向孙策,想要说什么,却又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迟疑了片刻,孙权才小心翼翼道:“皇兄,臣弟自然也时刻想着光复故土,只是臣弟心里还稍稍有些疑问,也不知当说不当说。”

    孙权的谨慎小心,反让孙策觉着有些不爽,便拂手道:“你我兄弟之间,哪来那么多顾忌,你有什么看法就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臣弟就说说心里一点浅显的想法了。”孙权又自谦了一番,方道:“那刘备嘴上说要与我们瓜分魏国,但内心里肯定是想独吞我们,他现在只是被魏国海军所袭扰,没办法之下,才只好向我们求援,真正目的,无非是想借用我们的海军而已。”

    咽了口唾沫,孙权接着道:“倘若我们出兵,灭了魏国在青徐的海军,甚至是登陆青徐,拿下了魏国这沿海二州,成功的杀回了中原,但要知道我军的优势在于海军,一旦上岸,我们没有骑兵可用,到时魏国已灭,倘若刘备撕破脸皮跟我们动武,我们又拿什么来抵挡刘备的铁骑军团?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出口,龙座之上,孙策剑眉微微一凝,神色有几分动容。

    孙权接着道:“既然我们没有骑兵,便无法在陆上与汉国抗衡,到那个时候,我们就算抢下再多的州郡,也只能被汉国夺走,到时,我们空忙碌一场,岂非为汉国做了嫁衣?”

    说过了自己的分析判断,孙权的神情又变的自谦起来,拱手道:“这正是臣弟心里的一些担心,可能有考虑不周的地方,还望皇兄见谅。”

    孙策却一抬手,点头道:“仲谋,你考虑的很周全,很有远见,夺回大陆,灭了陶魏是很重要,但灭魏之后,对付汉国的翻脸也很重要,没有强大的骑兵,这确实是我大日国的软肋。”

    孙权得到了兄长的赞赏,却不敢有半分自恃,忙又赞孙策英明。

    大殿中,孙家子弟们的叫战之声,顿时也沉寂了下去,一颗颗激亢的心跟着冷静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公瑾,仲谋的顾虑,你怎么看?”孙策的目光,看向了他真正意义上,最信任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倾听已久的周瑜,这时玉唇却扬起一得自信的微笑,拱手道:“陛下,赵王殿下的担心很对,刘备乃枭雄,确实不可信,就算眼下联合他灭魏,也得提前为灭魏之后,跟他的翻脸提前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公瑾可有何应对之策?”孙策看到周瑜那自信的笑容,就知道他心中有主意。

    周瑜便站起身来,一面走向侧壁的巨幅地图,一面淡淡道:“既然将来跟汉国开战,我们最大的软肋是没有骑兵,那我们就从解决这个软肋着手便可。”

    孙策的目光,孙权的目光,包括孙家众子弟,以及织田信长的等众臣的目光,统统都随着周瑜,移向了那巨幅地图。

    周瑜来到地图前,手指往其中一处一按,高声道:“陛下请看,我大日国西面相邻的,乃是这韩半岛,其半岛南部是三韩部落,而半岛北部,则是汉国
妖冥帖吧
的乐浪郡。”

    手指向更北面一指,周瑜继续道:“这乐浪郡向西面方向,乃是汉国的辽东郡,往北面则是已被灭的高句丽国旧土,眼下已被汉国设为了集安郡和通化郡,已经处于辽东产马之地。”

    孙策目光盯着地图扫视,思绪随着周瑜所说而飞转,目光中渐露精光,隐隐已猜到了周瑜言外之意。

    周瑜继续道:“刘备想让咱们替他去打魏国海军,咱们也不能白干,陛下可趁势提出,让刘备把乐浪郡割让给我大日国,到时候陛下便可率军在韩半岛登陆,先吞并了南部的三韩部落,再接收了北部的乐浪郡,将整个韩半岛都纳入我大日国版图,到时候我们就拥有了产马之地,就可以建立起一支规模强大的铁骑军团,介时……”

    周瑜的手又指向了中原腹地,冷笑道:“陛下便可放心大胆的率军于青徐沿海登陆,就算刘备敢跟我们翻脸,我们也有骑兵可与之抗衡。而且,韩半岛还地处汉国侧后,我们还可以前后夹击汉国,又可以用海军袭扰幽燕沿海,到时海陆三面进攻,还怕他刘备不成!”

    腾!

    孙策的情绪立时被周瑜这番话点爆,兴奋之下,一跃从龙座上跳了起来,几步冲到了地图前,紧紧盯着那韩半岛,脑海中琢磨消化着周瑜为他勾勒的战略前景。

    孙策是越看脸色越兴奋,最后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,欣然赞道:“公瑾此策甚妙,甚妙啊!”

    大殿中,众臣们也兴奋起来,织田信长等大臣们,纷纷点头称是,赞同周瑜的计策。

    一片兴奋狂潮中,吕蒙却冷静道:“大将军之计固然是不错,但眼下刘备乃是以盟友的身份,来请我们出兵相助,我们还未出兵,就先向汉国索取土地,未免有落井下石之嫌。”

    孙策一怔,目光又看向了周瑜。

    周瑜便不以为然的冷笑道:“眼下是刘备有求于我们,我们趁势开出些出兵条件也是理所当然,不过子明所言也不无道理,面子上还得上刘备过的去,那我们就以韩半岛离青徐更近,更有利于我们以之为后盾,派出海军向青徐敌军发动进攻为由,有了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,足以让刘备很有面子的割地给我们了吧。”

    孙策的目光再次转向了韩半岛,该岛的位置,正好是位于大日国和大陆最东端东莱郡中间,若是战船从韩半岛出发进攻青州,确实可以省一半的路程,这意味着海上的风险,消耗的粮食,也要跟着削减一半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,这确实是一个绝佳的理由,足够让刘备没办法拒绝……”

    孙策微微点头,沉吟片刻,嘴角扬起了冷笑,摆手喝道:“就依公瑾之计,刘备想要朕帮他,怎么能不割点肉,来人啊,传那毛遂前来见朕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万里之外,荆州。

    洞庭湖东岸,巴丘。

    巨大的龙舟逆流而上,“魏”字皇旗在巨桅上迎风飞舞,上百艘运输船跟随在后,浩浩荡荡的向着巴丘水营而去。

    巴丘今岳阳城位于长江,湘水和洞庭湖汇集之处,战略位置极为重要。

    自太平军兵围长沙郡治所临湘城后,从南面逃难来的大批百姓,以及数以千计的撤退魏军,都在从水路和陆路向着巴丘城聚集,一时间巴丘城成了荆南四郡,最为热闹之地。

    陶商立于龙舟旗舰之上,目光越过波光鳞鳞的洞庭湖,落在了将近的巴丘港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港口码头会一片混乱,但战船入港之时,才发现码道水道船来船往的井然有序,码头栈桥之上也秩序维持的极好,丝毫不见混乱的迹象。

    船行靠岸,陶商下了战船,直奔不远的巴丘城而下,而运输船上的士卒们,也陆续下船,就地安营休整。

    一路策马狂奔,陶商看到整座巴丘城内,秩序也处于良好的控制中,大街上到处是巡逻的郡兵,无论败退而来的士卒,还是逃难来的百姓,都没有发生混乱拥挤的现象,相反市场上商贩林立,生意火热,反倒有几分繁盛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巴丘城一下子涌进了这么多……多人,却能如此秩序稳定,看来这巴丘县令是个人……人才啊。”身边的刘基点头赞许道。

    陶商也点点头,扬鞭道:“走,去县衙看看去。”

    当下他也没派人通传巴丘县令,前来御前拜见,打马扬鞭,直奔县衙。

    来到县衙时,外面的郡兵见是天子驾到,慌忙跪地山呼万岁,急着就要去报知县令。

    陶商却制止了他们,不动声色的径入县府大堂。

    大堂之内,那位一脸肃重的中年县令,正高坐堂上,正在处置公务。

    陶商便不出声,饶有兴致的在外边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想当年他也是从县令起家,知道这县官不容易,一县的治安,财政,文教以及刑狱断案,统统都由县令一人做主,事务极为琐碎不易。

    陶商看了半晌,却欣喜的发现,这个巴丘县令处事极干练,条理分明,又难得的公正严明,一桩桩的政务给他处置井井有条,半晌功夫便处理完毕,效率极高,结果也基本是正确处置方法。

    “好,处置的好,朕没想到,这小小的巴丘城,竟然还有这么一个能干的县令。”陶商禁不住拍手喝彩。

    那巴丘县令神色一变,面露愠色,正想斥责是谁大肆喧哗,扰乱公堂之时,抬头却见一众御**卫卒不知什么时候,已在门外站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而那大声喧哗的金甲武将,竟然还敢自称为朕。

    那巴丘县令怔了一下,蓦然惊悟,急是大步下堂,拜倒在了陶商脚下,口称:“臣巴丘县令曾国藩拜见陛下,不知陛下圣驾亲临,未能远迎,还请陛下恕罪。”

    二更到,下午继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