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零二章 朕不会冷落任何一个

第九百零二章 朕不会冷落任何一个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陶商接着问了问太子,一众皇子公主,个个也都成长茁壮,渐渐显露出文韬武略的雏形,让他是颇为欣慰。

    最后,陶商的目光,又望向了那一群翘首以盼,脉脉含情的后妃们。

    那其中有刚嫁与自己未久的祝融,马云禄,也有跟随自己多年的糜贞,甘梅,吕灵姬,黄月英,貂蝉,大小乔,张春华,甄宓,孙尚香,妲己……

    一名名绝色美人,也有一年多没有见到自己,没有享受君恩雨露,皆如久旱的花朵一般,巴巴的期盼着陶商的临幸滋润。

    “诸位爱妃,这一年苦了你们了,今晚朕与你们不醉不体,放肆痛快,哈哈”

    陶商放声狂笑,携着花木兰登上御辇,当先进入京城。

    众妃子们是掩面窃笑,又羞又喜,也纷纷上了车辇,还往京城。

    而此时,京城中的百姓们早已跪伏在了御街两旁,山呼万岁迎接陶商的归来,万岁之声响彻京城上空。

    陶商则在御辇上,频频的向着他的子民们挥手致意,享受这份至高无上的尊荣和威严。

    短短一年半的时间,他打平秦国,大破鲜卑和汉国,此等赫赫之功,威威战绩,有足够的资本和傲气,来享受他子民们的崇拜和敬意。

    在万民敬仰跪拜的迎接之下,陶商乘坐着御辇还往了皇宫。

    踏入阔别已久的金銮殿,坐上那熟悉的雕金龙座,陶商是高高在上,俯视众生,再次接受文武群臣的朝拜。

    尽情享受过这荣耀之后,陶商每一件事,自然是大赏有功之臣。

    项羽,卫青,霍去病等有功旧臣,陶商自然是不吝惜赏赐,赐金的赐金,增加食邑的增加食邑,升官的升官。

    徐晃,马超,常遇春,秦琼,尉迟恭,罗成,李白,刘基,穆桂英,常遇春,包拯等归降,或在伐秦讨汉过程中投奔自己的文臣武将们,陶商自然也是大加重赏,依功封爵。

    群臣尽皆依功领赏,自然是无不欢欣鼓舞,纷纷又跪将下来,对陶商是感恩戴德,拜谢不止。

    文臣武将们受到了封赏,三军将士陶商当然也不会忘记,赏钱的赏钱,赐物的赐物,圣旨一下,一时间是三军振奋,谢恩之声回荡在邺城上空。

    赏罚臣下,陶商本是想在宫中设宴,与群臣庆贺班师凯旋,但想到群臣们许久未回家,都急着想去见妻儿老小,陶商便没有设宴,让大家伙领了赏赐,高高兴兴的回府去团聚。

    群臣拜谢而去,回府去与妻小团聚,而陶商也到了团聚之时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陶商便在内宫的合欢殿中,摆下了酒宴,将皇后花木兰以下的十几位嫔妃们,统统宣了来,与众妻妾们痛痛快快的喝一场团聚之宴。

    众妃子们为取悦陶商,也是费尽了心思,大乔小乔姐妹抚琴洞萧,妲己甄宓甘梅是起舞弄影,就连不善于柔舞的孙尚香祝融和吕灵姬,也都耍一段剑舞,以为助兴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妃子们,则和花木兰一起,围坐在陶商周围,奉酒的奉酒,剥果子的剥果子,有人给揉肩,有人给捶腿,各尽所能的伺候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是大咧咧的瘫坐在上,左手搂着花木兰,右手搂着新纳的马云禄,嘴一张就有美酒果子送到,浑身上下被她们捶揉到酥软难耐,耳边回响着莺歌燕语,靡靡之乐,眼前则是美人起舞,钩魂夺魄。

    陶商享受着一个帝王,应该享有的快活,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字:

    爽!

    时间一个时辰接一个时辰的过去,陶商就这样享受着快活,浑然不觉已到了月上眉梢。

    酒也喝到尽兴了,陶商也被群妃们撩到了血脉贲张,便挥手笑道:“行啦,这酒也喝到尽兴了,也该是入寝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大殿中,群妃们立刻就安静了下来,一双双渴求的水灵目光,巴巴的齐聚在了身上,含情脉脉却又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显然,她们知道接下来即将发生什么,她们的皇帝丈夫酒喝尽兴,便要挑她们其中一人,或是几人侍寝了。

    陶商离开了她们那么久,独守空房,寂寞空庭,春欲难平,她们每一个人都早已是芳心久旱,巴望着君恩雨露的滋养。

    可惜君王只有一个,能在今晚幸运被选中的名额,也不过是几个而已,她们焉能不激动却又忐忑。

    陶商嘴里边咂巴着杯中未尽之酒,目光在那一张张俏脸的脸蛋上,在那一具具婀娜的身躯上扫来扫去,却迟迟选不定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叫花多迷眼呢。

    他既想要抚慰皇后花木兰,以奖赏她主持后宫的辛苦,又想享受大小乔双燕齐飞的快活,又舍不得跟马云禄那种新婚的感觉,又不忍冷落了其他的妃子,让她们期望落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他前番为用泪崩,用尽了所有点值,这时也想尽可能从众妃身上搜取仁爱点,想早早为下一次发动泪崩天赋充满点值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之下,陶商眼前精光一闪,脑海中突然间迸出个
假戏真做无弹窗
想法:“陶商,你傻啊,你可是有雄风和耐久天赋的,别说才是十几个妃子,就算是粉黛三千又如何,你还怕了不成……”

    念及于此,陶商转动着眼转,望着那一张张楚楚巴望的俏脸,心里便想到了一个主意,嘴角不由扬起一抹邪邪的笑容。

    看陶商笑的那么坏,花木兰嘟嘴道:“我说陛下,你笑的这么邪,不会脑子里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皇后最了解朕啊,嘿嘿。”陶商一笑间,手便已开始不安份起来,隔着花木兰的衣衫上下游移。

    花木兰倒也习惯了他这般放肆,脸畔只是微微一红,却娇声怨道:“臣妾跟了陛下你这么多年,还不知陛下心里那点花花肠子么,陛下就老实交待吧,又想折腾什么心花样来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皇后这话说的,朕有那么坏么。”陶商故作委屈状,一本正经道:“其实朕只是不忍让众位爱妃们失望,想让你们都能满意罢了。”

    花木兰无奈一笑,只好道:“好吧,是臣妾误会陛下了,陛下是关心我们姐妹呢,那陛下就说说吧,你打算怎么不让我们失望。”

    陶商嘴角掠过一丝诡色,便大声下令,将大殿门统统关上。

    伴随着吱呀呀的声响,大殿正门和偏门,统统都被关上,宫女太监们也都退了出去,诺大的一座合欢殿,就只余下了陶商和他的十几位美妃们。

    众妃们神色开始慌羞不安起来,彼此相望,似乎已经隐隐猜到,她们的皇帝夫君,这一次又要打算搞什么更为放肆的花样来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大家伙都站到殿中间来,你们围着朕站成一个圈。”陶商走下了高阶,站在了大殿中间。

    众妃们是俏脸愈加的迷茫,皆猜不出陶商要做什么,却不能不从,只好彼此牵着手围了过去,十几名妃子把陶商围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陶商环扫一圈,俨然站在百花丛上,各式各样的芳香扑面而来,搅到他心潮澎湃,一张张风情各异,绝色无双的脸蛋,都在向自己暗送秋波,更搅到他是血脉贲张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到底这是要做什么,该不会想让我们把你围殴一顿吧。”性格直爽的马云禄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她这一声问,引的众妃们皆是窃笑起来,大殿中响起阵阵莺歌燕笑。

    陶商也给她的直白给逗乐了,不过四下一扫,发现她们若真是动手起来,要围殴他,他还真躲不过呢。

    众妃当中,单就一个马云禄,就跟他的武道半斤八两,再加上祝融,花木兰,孙尚香,还有吕灵姬,不需要其他妃子们动手,这五名会武艺的爱妃合起伙来,就足够打到他毫无招架之力了。

    “还好你们都是朕的爱妃的,如果是朕的敌人,恐怕今天朕就得横着被抬出这金殿了。”陶商故意拍了拍胸膛,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众妃们又是一阵窃笑。

    花木兰便笑问道:“陛下,你就别卖关子啦,你到底想耍什么花招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朕就不跟你们说笑了,朕要认真起来了。”陶商干咳几声,表情果然郑重起来,走到小乔跟前一伸手,“爱妃,朕能否借你手绢一用。”

    小乔一脸迷茫,下意识抽出手绢,奉在了陶商手中。

    陶商便又退回了圈中间,在众妃们惊讶的目光注视下,竟把自己的眼睛用手绢给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大晚上的,陛下不选我们侍寝,难道还有兴致要玩躲猫猫不成?”

    众妃们的脑海中,不约而同的浮现出同样一个大大的问号,彼此相看,皆是一脸茫然不解。

    闭着眼睛的陶商,却哪管她们什么表情,笑道:“朕知冷落了你们许久,所以今天晚上朕要尽到一个丈夫应尽的义务,要让你们雨露均沾,不过这凡事总得有个先来后到,为了公平,朕数一二三就会蒙着眼睛捉你们,捉到了谁就谁先来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妃们却才恍然省悟,顿时是一片轻臆,个个脸上都红潮涌起羞意顿生,彼此瞄向对方的眼神中,都闪烁着丝丝的难为情。

    陛下也太放肆了吧……

    众妃的心中,不约而同的又浮现出了同样的埋怨。

    天子风流,这是她们都深深领教过的,这些年来,她们也没少共侍君恩,但也不过是寥寥数人而已。

    她们却万没有想到,天子突然间兴致大作,今晚竟然要这种儿戏般的手段,与她们所有人在这大殿上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众妃们是又难为情,又慌羞,立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就在她们还尴尬无措时,陶商已经倒数起来:“三二开始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蒙着眼睛的陶商,便发出一声肆意的狂笑,伸出双手来,如饿虎一般向着一个方向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众妃子们这才反应过来,也来不及多想,一阵娇笑,慌忙本能的闪身后退。

    只是陶商来势太快,她们还没来得及全退开时,便被陶商虎臂一拢,将一名惊羞的妃子困在了怀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