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零一章 他国之力

第九百零一章 他国之力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是年夏末,大魏之皇陶商正式下令班师还朝。

    冀北方向,陶商留下了近十万大军,分别屯驻于卢奴,真定一线,重新修筑防线,防备汉国的再次入侵。

    而将领方面,韩信,乐毅,霍去病,廉颇,罗成,蒙恬,后羿,华雄等众多精于骑射的大将,以及谋臣陈平,都被留在了冀北。

    并州方面,鉴于鲜卑内乱,短时间内能以恢复元气,所以可以稍稍放松,陶商便留卫青,李牧,张合,徐晃,高顺,樊哙,曹参,还有绝顶谋士张良,统帅近五万魏军,驻守并州。

    陶商本人,则率二十万大军南归,打算先往邺京休整数日,随后就起程南下荆州。

    魏军主力大举南撤,龟缩于易京要塞中的汉军士卒们,总算得以喘一口气。

    刘备也是暗松一口气,打算等着陶商撤兵,南下交州之后,再联络鲜卑盟军,再次趁势南下。

    就在刘备重新酝酿着南侵计划之时,鲜卑内乱,冒顿被杀,耶律阿保机上位的惊人消息,也传到了汉营中。

    这个震惊的消息,瞬间打乱了刘备的全盘计划,让整个汉营上下都陷入了惊异之中。

    易京,御殿。

    哗哗哗

    看过情报后的刘备,将手中帛纸撕了个粉碎,狠狠的扔在了地上,恨恨道:“废物,这个拓跋宏当真是个废物,竟然被自己的部下所杀,坏了朕的南征大计!”

    大堂中,汉国群臣们个个是唏嘘不已,皆是大骂冒顿无能,大骂耶律阿保机叛贼。

    “陛下,拓跋宏乃是陛下所封的鲜卑王,耶律阿保机竟然敢杀了他,这简直是对陛下的挑衅,咱们要不要即刻派兵出塞,灭了那耶律阿保机,干脆把鲜卑人也征服了算啦。”张飞第一个跳了出来,愤怒的叫嚷道。

    刘备眼中掠过一丝杀机,似乎也动了出兵之心。

    “陛下,翼德将军的提议,万万不可!”诸葛亮立刻出言反对。

    张飞就不高兴了,沉声道:“丞相,你倒说说为啥不能啊,耶律阿保机藐视陛下,难道不应该讨伐么,鲜卑内乱,群雄无首,咱们不应该趁机把他们给吞了吗?”

    诸葛亮却轻摇着羽扇,淡淡道:“这个耶律阿保机我听说过,据说此人不但勇武过人,还颇有几分机谋,眼下他既敢趁着拓拔宏威望大损之际,取而代之,必定暗中已羸得了不少鲜卑部落的支持,鲜卑是会乱,但我料想不会乱到无法收拾的地步,这个时候我们如果贸然出兵,非但没有必胜的把握能吞并了鲜卑,还有可能从此得罪鲜卑人,失去这个强有力的盟友,那时就得不偿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丞相言之有理,言之有理!”

    刘备连连点头,立刻打消了征服鲜卑的念头,却又道:“可若朕不出兵,难道就这么坐视鲜卑内乱下去么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淡淡一笑,摇头道:“当然也不是了,臣料拓跋宏一死,眼下鲜卑诸部中,最强大的就是慕容垂的慕容部,和那耶律阿保机的契丹部,陛下所要做的,就是坐山观虎斗,看此二人谁能占据上风,到时陛下就顺势策封谁为新的鲜卑王,帮其一统鲜卑,到时候无论谁做了鲜卑之王,必会对陛下心存感激,到时候依旧会臣服于我大汉,为我们南征魏国助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一席话,扫除了刘备心头的阴霾,令他渐渐从愤怒之中,恢复了平静,重新看清了现实。

    沉吟权衡许久之后,刘备长叹了一声,无奈道:“事到如今,也只有依丞相之计了,可惜又便宜了那陶贼,让朕不得不等到鲜卑稳定之后,才能再次南征,给了那奸贼更多的喘息时间。”

    刘备这番话,等于是表明了短时间内,不再南征的念头,只能坐视陶商从容南归,前去收拾交州的太平天国叛乱。

    堂中汉国群臣们,也只能摇头叹息,暗自感慨他们的汉国时运不济,老天何其无眼,总是帮着陶贼这个奸贼。

    一片叹息中,庞统忽然道:“陛下,臣以为,就算等到鲜卑重新统一,我们想要没有后顾之忧的南征,还要解决一个难题。”

    “难题?”刘备一时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庞统便指向东面,语气凝重道:“臣指的难题,就是游弋于勃海之上的魏国水军。我汉军兵力数量,远少于魏国,想要灭魏,就必须要集中一切可以调动的兵力,而魏军的水师,却可以在幽州,辽东,甚至是三韩半岛,随处登陆,袭扰我军后方,迫使我们不得不分出宝贵的兵力来防范他们,唯有消除了海上的威胁,我们才能全力南下用兵。”

    刘备恍然省悟,不由眉头深凝,眼中燃烧起深深的厌恶之色,咬牙道:“士元所言极时,可惜朕没有一支强大的水军,我北方儿郎又不习水性,又如何能除掉海上那支阴魂不散的魏国水军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莫忧,我们是没有强大的水军,但我们却中以借助他国之力……”庞统忽然诡秘一笑,言语中暗藏深意。

    他国之力?
重生之最强人生帖吧


    刘备神色茫然,思绪飞思,咀嚼着庞统言外玄机,一时却难想出他指的这他国之力是什么。

    天下诸国已被陶商灭的七七八八,只余下了他的汉国,还有草原上的鲜卑人,勉强也能算是一国吧。

    想指望鲜卑人从马背上跳到海里,去对付魏国水军,当然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也只有西域诸国了,可是让西域那些胡国,不远万里去海里跟魏国交锋,本身就是更加天方夜谭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他国之力,又能是哪一国之力。

    这时,诸葛亮眼中却透出一丝明悟之色,羽扇向着东面一指,笑道:“陛下,士元所说的他国,正是孙策在海外所建的那个大日国。”

    大日国!

    刘备身形蓦然一震,本是茫然的眼眸中,陡然间迸射出了前所未有的惊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臣正是这个意思。”庞统点着头,一脸自信的笑道:“孙氏一族本就精于水战,其避往倭岛之后,必将造船之术也一并带去,据闻近年以来,那孙策自称天皇,一统倭岛,建立大日国之后,便大造战船,分明是想有朝一日杀回中土,陛下何不派人渡海前往大日国,联络孙策,邀其率水军攻打魏国青徐沿海呢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跟着接口道:“孙策攻打青徐,陶贼的水师就只有撤回国中防御,到时候我们沿海的威胁尽解,便可联合统一的鲜卑人再度南下,介时我大汉和大日海陆合击,何愁魏国不灭。”

    卧龙凤雏二人一席话,彻底扫清了刘备心中阴霾担忧,听的他是思绪翻滚如潮,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狂笑声中,刘备猛一拍案几,欣然道:“好,朕即刻就修书一封,令毛遂出使大日国,邀孙策这一支海外奇兵,助朕共灭陶贼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千里之外,邺京。

    二十万大魏得胜之军,浩浩荡荡的沿着平坦的官道南下,队伍连绵十余里,不见尽头。

    前方,邺京城巍巍城郭,已映入了陶商的眼中。

    望着那巍巍城池,陶商心中是感慨万千,不禁勒马驻望,感叹道:“一晃又是一年多过去,朕终于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遥想当日出兵伐秦时的盛况,去时秦国尚在,归来之时,雍凉之地已尽入大魏版图,鲜卑也被打到元气大伤,大耳贼被杀到把吃到嘴里的骨头,统统都吐了出来,灰溜溜的逃回了汉国。

    今日班师而归,一年多的经历浮现于脑海,陶商心中是涌起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,不禁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驾!”大笑声中,陶商策马扬鞭,直奔邺城而去。

    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,那一位冷落宫中许久的美人爱妃们,更想看看这一年多过去,自己的几个子女,可曾又想的健壮了许多。

    黄昏之前,大军进抵邺城北面的神武门。

    此时,皇后花木兰已经带着太子陶定和诸位皇子公主,后宫群妃们,还有留守邺京的文武百官,早早迎候在了城门外。

    望见天子归来,花木兰充满期盼的眼中,顿时涌起了深深的欣喜,忙是率众人跪拜于御道边,山呼万岁,迎接陶商的归来。

    陶商策马昂首而来,坦然享受众臣朝拜,享受帝王应有的高高在上的威风。

    随后,他的目光一眼便看到了花木兰,便是翻身下马,几步上前,将她轻轻扶起,笑道:“皇后,朕不在些日子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这一句温柔的关怀问候,刹那间让花木兰感受到了深深的感动,美眸中顿时就盈起了辛酸却又欣慰的泪光。

    他这一去,可是整整近一年半的时间,他不在京城这些日子以来,整个皇宫大小事务,都要由花木兰一人来主持打理,其中艰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而当初汉国铁骑大举南下,连破冀北诸州,兵锋威胁京城,整个宫内宫外都是人心不安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花木兰又得站出来,以皇后的威信来安抚宫内宫外人心,屡屡亲往城墙视察,犒劳鼓励守城的将士们,费尽心力才将京城的人心安顿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辛苦,花木兰一直都自己忍着,在书信中从未跟陶商透露半个字,只是宽慰陶商说京城一切安好,叫他放心的在前线征战杀敌。

    她却没想到,自己的皇帝丈夫,对她的辛苦是一清二楚,回到的第一句话,就是感激安慰她。

    话虽平淡,却怎能不叫花木兰感动。

    她便轻吸一口气,拭去眼角泪光,欣慰的笑道:“有陛下这句话,臣妾那点辛苦都不算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也是一阵的欣慰,便想能有花木兰这样的正妻,这样的皇后,真是自己莫大的福气。

    他便抬起手来,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庞,别有意味的笑道:“放心吧,朕回宫之后,一定会鞠躬尽瘁,好好的补偿你的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花木兰立时就听出了他的那点坏心思,顿时便脸畔生晕,俏脸上泛起了一丝羞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