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九十七章 叛徒的下场

第八百九十七章 叛徒的下场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断耳的侯景,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厉嚎叫,整个人都痛到剧烈抽动起来。

    耳朵跌落在地上,创口处是血肉模糊,大股的鲜血,喷喷的往外翻涌。

    观刑的三军将士看到这一幕,无不大呼解气,现场爆发出了一阵激动的欢呼喝彩之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在侯景还来不及品味痛苦时,常遇春刀锋再起,又将侯景的三根手指斩下。

    侯景面部抽搐扭曲,又响起一声沙哑的痛苦嚎叫声。

    回应侯景的,却是魏军将士们那痛快的喝彩声,将侯景的痛叫声,沿淹吞噬。

    那刘氏和孟姜女二人见得侯景被刀割,心下里虽是解气,但到底却是女人家,见不得这种场面,吓的忙把眼一闭,不敢正面去看。

    孟姜女更是怜悯心发作,犹豫了一下,大着胆子走到陶商跟前,双手咿咿呀呀的比划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自然看不懂她什么意思,便笑着将手掌伸出了给她。

    孟姜女会意,忙是捧起陶商的手,玉指在他的掌心中,匆匆忙忙的写下了她想说的话:

    侯景确实该死,但这样处置他,会不会有些残忍了,请陛下给他个痛快吧。

    陶商明白了她意思,却摇了摇头,神情冷绝道:“朕知道你心地善良,只是朕必须这么做,朕不光是在给你表兄报仇,更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,背叛大魏是什么下场,你明白吗。”

    孟姜女揉躯微微一震,目光波动,恍然会意,便轻叹一声,退在了下边不再管。

    陶商的目光继续转向高台,行刑仍在继续,就在他分神的这片刻间,常遇春已经在侯景身上割了十七八刀。

    常遇春武道了得,下手极有分寸,这刀刀都割到侯景痛不欲生,却又偏偏不致命。

    一刀接一刀下去,侯景已被削成了血肉模糊,全身上下都没有一块完整之处,嗓子都嚎哑了,连嚎叫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……陛下……求你给我……给我一个痛快吧……”

    痛不欲生的侯景,终于是知道了什么叫后悔,凭着残存的力气,气若游丝的哀求着。

    陶商又看着常遇春割了他几十刀,差不多也算解气立威了,遂是扬了扬马鞭,向常遇春做出示意。

    常遇春会意,移步站在了侯景身后,手中染血的屠刀,高高举起,准备做最后的致命一刀。

    出刀前,他仰望苍天,年轻的脸上流露出了释然的微笑,畅快的大叫道:“田将军,你看到了吗,天子为你报仇雪恨了!”

    长啸声中,常遇春虎臂一动,手中屠刀愤然斩下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一声脆响,侯景人头滚落于地,断首的残躯鲜血如注喷出,随后瘫在了十字架上。

    叛贼侯景授首!

    人头落地那一刹那间,十几万将士爆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,震动天地,搅动云霄。

    陶商也是长吐一口气,痛快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闭眼不敢看的刘氏和孟姜女,知道侯景已被斩后,也皆松了一口气,两人忙是相携着跪在了陶商的面前。

    刘氏泣不成声,感激的拜道:“臣妾多谢陛下为先夫报仇雪恨,陛下对田家的恩情,臣妾无以为报,请受臣妾一拜。”

    孟姜女不能说话,但眼中却含着感激的泪光,也忙跟着表嫂一起深深拜下。

    这一次,陶商却没有扶她们,而是马鞭指向北方,傲然道:“侯景只是你们的仇人之一而已,刘备才是亲手杀死田单的最大仇人,他也是朕澄清天下的最大敌人,朕在此发誓,终有一天会亲手斩下刘备的首级,为你们真正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“报仇雪恨”

    “报仇雪恨”

    三军将士兴奋如狂,挥舞着手中的兵器,疯狂的吼叫,回应天子的誓言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穆桂英,仿佛也被陶商的豪言壮语感染,想起自己的父仇来,胸中复仇的怒焰不由也燃烧起来,深深的看过陶商一眼,也跟着愤然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报仇的呼啸声,如狂风暴雨般,回荡血梁的真定城上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真定城攻破,侯景伏诛,但对陶商来说,这才只是他反攻的开始而已。

    破城次日,陶商便率三十五万大军,浩浩荡荡北上,直奔北部重镇,中山国治所卢奴城而去。

    真定失守,侯景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往北部,各城的汉军官吏军将,自然是闻风丧胆,纷纷弃城而逃。

    大魏王师兵不血刃,长驱北上,连破九
极星天尊最新章节
门,新市,安熹诸城,收复了常山国和中山国等大片失地,直取卢奴。

    此时的卢奴城中,尚驻守着近三万汉国步军,由张飞黄忠吕布等诸员大将统帅。

    这些人原本等着刘备的骑兵主力归来,想要在两军会合之后,再大举南下去解真定之围。

    他们却万没想到,原本坚不可摧的真定城,竟然在一夜之间自行崩塌,侯景和两万守军全军覆没,破城的魏军正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杀至了卢奴城下来。

    卢奴城的汉军上下,自然是无不震恐,一时陷入了惶恐之中。

    而北面的刘备铁骑,才刚刚过了易京,尚未知道真定失陷的消息,离卢奴城还有两天的路程。

    留守的汉国诸将们畏惧于魏军三十多万大军,生恐被围于卢奴,一合计之下,只好赶在魏军杀到之前,弃却了卢奴城,向着北面的易京退去。

    魏军不费吹灰之力,轻松光复了中山国治所卢奴城。

    卢奴一得,其余望都,蒲阴,上曲阳,安国等诸县,纷纷不战而降,又重新回到大魏版图。

    至此,除东面的河间,勃海二郡之外,中山,常山,巨鹿和安平等冀西北诸郡,大部已被陶商收复。

    这场战争的主动权,终于被陶商抢在了手中,而夺下卢奴城的第二天,陶商又马不停蹄继续北上,率三十五万大军却迎战正在南下的汉军主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易京西南西十里,葛城。

    日近黄昏,七八万的汉军铁骑,已于这座小城外安营扎寨。

    此地离真定虽还有几百里路程,但以汉军骑兵的行军速度,最多不超过三天就可以赶到。

    刘备此前已收到消息,侯景所坚守的真定城是固若金汤,魏军用尽了一切攻城手段,都无法撼动真定城分毫。

    所以刘备也就不着急,对侯景有绝对的信心可以再守三天,而他也要稍稍放慢行军速度,让骑兵和战马们都能蓄养足够的体力。

    大营之外的旷野上,宦官魏忠贤,丞相诸葛亮,以及赵云等几位将军,侍立在营门处,远望着刘备在前边策马飞奔,来回的兜圈子。

    刘备胯下那匹战马,已换成了一匹白色的战马,这匹战马是代郡太守刘黑闼刚刚进献来的一匹好马,毛色纯白,肌肤健硕,刘备甚是喜欢,此时兴致不错,便想起来试一试。

    刘备策马飞奔,绕了几圈之后奔回营门,便问众将觉的这白马怎样。

    众将都是精于骑术的高手,眼力界都不差,自然对这匹白马是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“忠贤,你觉有刘黑闼给朕献的这匹白马如何?”刘备笑着瞟向了魏忠贤,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魏忠贤没想到刘备会问自己,愣了一下,方才讪讪道:“老奴比不得诸位将军们,对这战马好坏不太看得出来,不过老奴看这白马跑起来的时候,后蹄总是有些往两边拐,所以老奴就怕此马容易劈腿啊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左右那些将军们,都哈哈笑了起来,好象是听到外行人,说了个很好笑的笑话一般。

    刘备也忍不住笑道:“朕只是随口问问而已,你不懂马就不要乱说了嘛,这马怎么可能劈腿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,老奴愚鲁,让陛下见笑了。”魏忠贤忙是自嘲,尴尬的笑道。

    刘备又笑了笑,伸手拍了拍胯下白马,目光射向南面,意气风发的笑道:“朕决定今后就以此马做为朕的坐骑了,朕就要骑着他南下,去大破陶商,收复我汉家河山,中兴我大汉王朝!”

    “陛下英明神武,必可成就光武帝那般中兴伟业,老奴深信不疑。”魏忠贤反应最快,每一个跟着白起了刘备马屁。

    其余文武们这才反应过来,忙也跟在后面响应刘备的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诸葛亮也摇着羽扇,自信笑道:“蓟京之危已久,我军已无后顾之忧,陶商国中却被洪秀全搅了个天翻地覆,南北不能相顾,今陛下铁骑再度南下,臣料那陶贼必不能敌,这一战,我们至少能收复河北。”

    听着诸葛亮的分析,刘备的信心是愈加狂烈,禁不住放声大笑起来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志在必得之势。

    就在刘备笑在兴头上是,一骑斥侯由西南方向飞奔而来,直抵刘备跟前,惊慌大叫道:“禀陛下,魏军于两日前攻破真定城,我两万守军全军覆没,忠义侯也被陶贼所杀,敌军长驱北上,我军诸路诸城望风而降,连卢奴几位将军也弃城而走,正向葛城逃来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刘备笑声嘎然而止,手中那一根马鞭也脱手而落,掉在了草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