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九十四章 酒 狂

第八百九十四章 酒 狂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侯景很痛苦。

    腰上的枪伤倒还是其次,让他真正痛苦的是,自己堂堂汉国忠义侯,也算是当世名将的人物,竟然被一个无名小卒给击败。

    尊严上的羞辱也就罢了,侯景更感觉到了死亡将至的痛苦。

    大魏之皇早就下达了旨意,重金悬赏活捉他侯景,他很清楚天子的残暴手段,他若落入手中,必会是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想想侯景就背上发毛,怕到浑身起哆嗦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侯景只好放下尊严,陪着笑着巴巴央求道:“我说常兄弟啊,你武道不凡,我侯景是着实佩服啊,咱们有话好好说,我能不能跟你商量商量啊。”

    “叛贼,你死到临头,还想耍什么花招!”常遇春一声厉喝,手上枪锋往他脖子上抵的更紧三分。

    侯景忙是讪讪笑道:“说到底常兄弟你对我动手,不过是图个富贵而已,无非是冲着魏帝的悬赏而已,你如果放过我,帮着我逃出真定后,汉帝给我的那些赏赐,我统统都送给你算作答谢,那可是比魏帝的赏赐,足足多几倍啊,你说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常遇春明白了,赶情这个侯景是死到临头,竟然想以利诱自己,放他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常遇春脸上顿时掠起了深深的鄙夷,冷哼道:“侯景,你也太小看我常遇春了,你以为我捉了你,就是为了跟天子邀功请赏吗!”

    “不为钱财,哪又是为了什么?”侯景一脸迷茫,“正所谓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你当兵打仗,不就是图个立功邀赏么,有了钱你才能买豪宅,你才能养美人小妾,才能穿绫落绸缎,吃山珍海味啊……”

    常遇春越听越厌恶,眉头渐已深凝。

    侯景春见他不说话,还以为被自己给说动了,继续笑嘻嘻道:“当然了,你也许是为了升官封爵,那不就是为了权,有权才有钱,说到底还是为了钱。你跟着我一起逃出真定,我不光把家财送给你,还会向汉帝保举你升官,到时候你不是钱权都有了么。”

    哧啦啦

    金光掠过,血光飞溅,常遇春手起枪落,侯景的一只耳朵,便被他切了下来。

    侯景万没有想到他竟会下狠心,一声惨叫便倒在了地上,手捂着断耳处,鲜血从指缝中大股大股的往外翻涌。

    “常遇春,你你”侯景又痛又叫,惊怒的瞪着常遇春。

    常遇在却一身正义,毅然道:“当年田将军于我有一饭之恩,我之所以委曲求全,跟着你归降汉国,就是为了瞅得今日的时机,为田将军报仇,我常遇春所作所为,只为一个‘义’字!”

    侯景是神色震动,仿佛有那么一瞬间,被常遇义的大义凛然给震慑到,产生了一丝自惭形秽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侯景的脸却扭曲到狰狞可怖,歇厮底里的大骂道:“什么狗屁义气,这世上哪有什么义,统统都是骗人的虚伪鬼话,只有权钱才是最真实,你这个虚伪的家伙,你在老子面前,装什么大义凛然……”

    侯景是捂着断臂,又痛又怒的破口大骂,满嘴喷着唾沫星子。

    常遇冷冷的看着他大吼大叫,那眼神,就像是在欣赏在小丑的表演,没有一丝动容。

    任由他如疯狗似的骂了半晌后,常遇春方才一声轻叹,摇头道:“你这种人,唯利是图,没有半点廉耻荣辱之心,当然不会理解什么是义,田将军竟然被你这种人所害,当真是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别给老子装……”

    侯景还待再骂时,常遇春手起枪落,沉重的枪柄,重重的敲击在了侯景后脑上,敲到他闷哼一声,当场便晕死在地。

    常遇春收起了金装,一手拖着断耳的侯景,如拖死狗一般,朝着院子外面,朝着大道上而去。

    当他拖着侯景走到大道上时,举目四望,只见真定城的四面城楼,皆已树起了“魏”字皇旗,成千上万的魏军将士,正如潮水般向着这边涌来。

    常遇春脸上终于浮现出了欣慰的笑容,抬头仰望苍天,微笑道:“田将军,你看到了么,大耳贼从你手中窃走的真定城,终于被陛下收复了,你在天之灵也该安慰了吧。”

    真定南门城楼。

    陶商横刀立马,巍然而立。

    准确来说,他现在立马的位置,只是南门城楼塌陷过后的废墟而已。

    他鹰目远望,只见真定城处处升起了己军的战旗,大魏勇士们如决堤的狂流,灌入真定的大街小巷,将一切顽抗的汉国敌人,统统都辗为粉碎。

    真定城,终于光复,重新又飘扬起了魏家旗帜。

    “刘备,你作梦也没想到,朕有泪崩天赋,能够赶在你杀回来之前,夺回真定吧,哈哈”

    欣慰之下,陶商不禁放声狂笑起来,豪烈痛快的笑声,回荡在废墟上空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获得真定攻防战胜利,根据系统规则,开始召唤三名随机武将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名,武松,统帅71,武力97,智谋68,政治
三国我当皇帝txt下载
54;天赋,酒狂;召唤地点,青州,东莱郡;与宿主关系,敌对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名,韦昌辉,统帅80,武力88,智谋80,政治69;召唤地点,交州南海郡;与宿主关系,敌对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名……”

    系统精灵的提示音,打断了陶商的思绪,他才想起自己又获得亲自指挥的一场胜利,要随机召唤武将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里立刻出现了三名武将的数据,一眼扫过去,关于这些武将的种种历史记忆,很快就浮现在了脑海。

    武松!

    这可是个让陶商足以眼前一亮的牛逼人物。

    武松可是后世家喻户晓的人物,家中排行老二,乃是武大郎的弟弟,又被叫作武二郎。

    这武松成名的杰作,就是在归家途中,路过景阳冈,连喝十八碗烈酒之后,竟然还趁醉打死了一只猛虎,武松打虎的典故,从此传世。

    后来武松又血溅鸳鸯楼,落草二龙山,最后梁山聚义,扶宋江坐上了梁山军头把交椅的宝座,自己排名虽是梁山十四,但一身超凡的武艺,却让他仅次于鲁智深之后,位居梁山军步战第二的地位。

    要说这梁山武将,陶商喜欢的人不多,这武松算是其中之一,只可惜这回虽然被召唤了出来,却成了敌对关系。

    “这个酒狂天赋,又是什么玩意儿?”陶商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酒狂天赋就是对像武松的身体构造特殊,当饮酒过量进入大醉状态后,就会激发酒狂天赋,短时间内爆发发100到110之间的武力值,实力达到初级武圣状态。”

    陶商心头一震,便想这个酒狂天赋,算得上是一个神级天赋,大抵跟陈庆之的怒血天赋一样,都是根据召唤武将自身的体质量身设计,都可以在短时间内爆发出初级武圣的力。

    不过陈庆之的怒血天赋,只能让他发挥出三斧子的初级武圣的战斗力,而武松的这个酒狂天赋,爆发出的初级武圣战斗力,明显要更有持续性,显然比怒血天赋要更强。

    武松在景阳冈喝了十八碗酒,就是借着酒劲才赤手空拳打死了老虎,大概就是因为他是越喝酒武力越强,这个酒狂天赋倒也是合理。

    武松的出现,也突然间让陶商想起了另外一人宋江。

    这个宋江也不是省油的灯,虽然不似洪秀全那样有称皇称王,夺取天下的帝王之心,却也有一番野心。

    陶商记得,这个宋江似乎也被召唤在了东莱郡,而且召唤出来已经有段时间了,却一直没有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“这武松跟宋江的相性关系很近,又是个厉害人物,如果跟宋江碰上了,那厮就等于多了个左膀右臂,说不定就会折腾出点什么动静来了……”陶商思绪飞转,隐隐产生几分担忧。

    不过转念又一想,历史上的梁山军虽强,但宋江的野心有限,从未想到过取宋朝而代之,一心只想着被招唤,就算他得到了武松这样的大将,动了不安份的心思,甚至是起兵造反,多半也只是占山为王而已,成不了什么大气候,威胁远远小于洪秀全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陶商的目光,又落在了第二名韦昌辉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这个韦昌辉,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,系统精灵你把他召唤出来,是在帮洪秀全呢,还是在帮朕呢……”陶商脑海里回想起关于此人的历史记忆,嘴角扬起了冷笑。

    这个韦昌辉也算是太平天国的开国功臣吧,洪秀全封王之时,爵封北上,地位只在洪秀全和杨秀清之下,甚至还在冯云山,萧朝贵,石达开这几个牛人之上。

    而这韦昌辉出身家境富庶,只因考不上功名,就对清朝心生怨恨,所以才加投奔洪秀全,为太平天国起事散尽家财,正是因为元从之功,再加上他读过点书,有些机谋,才成为了开国北王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韦昌辉却因为跟杨秀清存在矛盾,最后被洪秀全利用,成为天京事变的最关键人物,也成了太平天国由盛转衰的关键人物。

    天京事变中,韦昌辉奉洪秀全之旨,率三千兵马星夜入天京,杀光杨秀清及其满门,随后又将事态扩大,一口气杀了杨秀清部属两万余人,甚至还想杀石达开,最后逼的石达开逃出天京,起兵靖难,逼迫洪秀全杀了韦昌辉以谢天下。

    而韦昌辉所杀的那两万人,并非都是普通的士兵,大部分都是太平天国的中高级文武官吏,可以说是一夜之间,韦昌辉几乎将太平天国的上层精英,统统杀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高层被一锅端了,太平天国群雄无首,不由盛转衰才怪。

    “嗯,这个韦昌辉可是个危险分子,就算效忠于我,我也不敢用他,眼下被召唤到了交州,多半会投奔洪秀全吧,说不定将来还能反帮了我的忙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的目光,落在了最后一名忠于自己的武将上面,不由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欣慰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损失了田单这个守城能手,又给我送来一个更牛的,还自带天赋,系统精灵,你还真是贴心啊,哈哈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