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九十三章 复仇的小卒

第八百九十三章 复仇的小卒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魏军会杀光你们,只有拼死一战才有活着的希望,给我杀,给我杀啊”

    侯景咆哮大叫着,激励着士卒的斗志,并把自己的亲兵队全都推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些士卒们当中到底还有些明白人,知道再退下去,只有死路一条,只好一狠心,硬着头皮顶了上去。

    街道狭窄,魏军兵多的优势无法发挥出来,汉军这么拼死抵抗,一时间倒也稍稍迟滞了魏军的冲击。

    侯景在喝斥士卒顶上去的时候,自己却越退越后,趁着所有人都不注意的时候,拨马转身,狂逃而去。

    侯景并没有沿着大道逃跑,更没有逃往自己的军府,他知道很快整座真定城都将处于魏军的控制之下,自己逃到哪里,都会被追到。

    他是一路狂奔时,边将自己的披风,战袍,甚至是盔甲都统统扔了下去,更是一狠心,把自己蓄了已久的浓密胡须,也一并都用剑割掉。

    然后,瞧着四下人不多时,侯景一跃跳下了战马,让马儿自己狂奔,他却拐入了一条巷子里。

    侯景寻到了一处人家,拍着大门喝道:“快开门,给老子开门!”

    眼下城中百姓都知道外面在打仗,家家户户门窗紧闭,唯恐遭了兵灾,侯景这么一嚷嚷,谁敢给他开门。

    侯景就怒了,抄起手中大刀,冲着那木门便是一顿狂砍。

    咔嚓嚓

    一声脆响,木门轰然碎裂。

    侯景提刀冲进了院子里,见里屋房门紧锁,里边隐隐约约听到了妇人哭声,显然是有人躲在屋里不敢出来。

    侯景二话不说,抬起一脚就将里屋的门踢飞,大步闯了进去。

    屋中立刻响起一声尖叫,却见一家老老小小,男男女女的六口人,正缩在墙角里,彼此相拥,个个战战兢兢的恐慌样子,妇人和两个小孩,则吓的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侯景瞧见他们就怒从心起,大骂道:“老子叫你们开门你们不听,你们这群刁民,真是找死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侯景便抄起大刀,朝着这户人家就砍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军爷饶命啊!”

    “将军饶了我的孩子吧”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侯景脸色阴沉如铁,不顾他们的求饶,手起刀落将这一户人家杀了个干净,连几岁的孩童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杀光后,侯景将刀在死人身上擦干净,随后便将自己的军衣解下,换上了件从箱子里搜出来的便衣。

    他是琢磨着扮成普通百姓,先杀这户人家,在这里躲上一躲,等过几天魏军放松警惕之时,再混在百姓当中悄悄溜出城去。

    “哼,陶商,你想要我的脑袋,可没那么容易,我侯景是什么人,你以为我跟田单那蠢货一样,有勇无谋么,哼……”

    侯景一边换好衣服,一边嘴里讽刺不休,脸上的慌张绪情也渐渐平伏,转而掠起了几分得意。

    衣服换好,侯景便提刀出屋,想要把院子里的大门修一修,重新关上。

    他知道魏军军纪甚严,士卒入城之后多半会秋毫无犯,这院门只要关上了,魏军十有八九就不会破门来搜查。

    就在侯景打着如意算盘,刚刚迈出屋子里,眼前蓦然响起一声惊雷般的怒喝:“侯景,你这叛国狗贼,还想往哪里躲!”

    侯景吓了一跳,还以为是魏军这么快就追到了自己,还是哪员魏国大将在冲他怒吼。

    他便下意识的举刀戒备,抬头看去,却看到一名体貌奇伟,身高臂长,却又身着己军衣甲的年轻人,手横一柄虎头湛金枪,立在了破损的大门前,挡住自己去路。

    侯景松了一口气,战刀一指,喝骂道:“本将当是谁,原来是我军一名小卒而已,小子,你好大的胆子,莫非还想背叛本将不成!”

    “呸!”那年轻人怒目一瞪,骂道:“我常遇春本就是大魏儿郎,当初若非你叛国降敌,害了田将军,我又怎会被迫委身于敌营,今天我就是来找你为田将军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侯景神色一动,蓦然间明白了这小子的来历。

    当初他给田单下药,开城降汉时,城中尚有一万多的魏国降兵,被迫跟着他降了汉国,这些人被刘备收编后,大部分都被打散,混编入了各部汉军之中,以防这些降卒群起生变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常遇春,大概就是其中一名魏国降卒,如今是趁着真定城破,他侯景大势已去时,想要来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想明白后,侯景嘴角却扬起一抹讽刺的冷笑,“小子,看来你是盯了本将很久啊,竟然还追到了这里,你想给田单报仇,想要杀本将,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,你有这个本事吗?”

    侯景言
终末之城帖吧
语神情中是极尽不屑,显然他认为眼前这常遇春,不过是个官职卑微的小角色而已,却妄图贪功,想要挑战自己,真是不知几斤几两,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常遇春却枪锋指向侯景,傲然道:“我常遇春虽然实力微弱,今天我拼上这条性命,也要拿下你这叛贼,看枪!”

    先发制人!

    常遇春是毫无忌惮,身形腾纵而起,手中虎头枪如一道流光,撕破风声,挟裹着尖厉的爆鸣声,朝着侯景就当空刺去。

    枪锋未至,那狂如海潮般的刃风劲力,便如一座无形的巨山般,先压而至。

    “这刃风!这小子武道竟然不弱!”

    侯景神色一变,方知这常遇春深藏不露,不可小视,手中战刀急是高举而起,向上荡架而去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金枪轰刺而至,挟着雷霆之力,撞压在了侯景刀柄之下。

    那狂烈无力的枪劲,再辅于常遇春下坠之势,力量大到惊人,几有开山之势。

    撞击瞬间,侯景就蓦觉天崩地裂般的巨力,如崩决的天河之水般,汹涌的灌入了他的身体之中,直搅到他气血为之一荡。

    他那握刀的双臂,竟被巨力轰压之下,生生被压弯了寸许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的武道,竟然在我之上,这怎么可能!?”气息翻涌的侯景,神色骇然惊变,先前的不屑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想他侯景的武力值,已达到95之高,放眼天下那也是绝顶强者,为数不多的存在,他自以为凭着自己的绝顶武道,只消一招之间,就可以如掐死一只蚂蚁般,辗碎了这姓常的小子。

    他却万没有料到,这个他连名字都不记得的无名上卒,武力值竟然强到了97点之高,竟在自己之上。

    侯景的背上,不由掠过一丝彻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他心中惊骇时,常遇春金枪一扫,第二式,第三式,已如狂风暴雨一般,化成漫空金光袭至。

    侯景不及多想,急吸一口气压制住震动的心绪,手中战刀舞出层层铁幕,尽起平生之力相迎。

    这一座小小的庭院之中,两员当世绝顶武将,战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但见金光万丈,如流金电雨般,四面狂击,刀锋层层叠叠,绵绵不绝。

    狂劲的撞击冲击波,挟着那道道火星,不断的爆炸开来,转眼间便将庭院的地面撕裂,将四周的房舍破坏到面目全非的地步。

    侯景在初始的震惊之后,平伏下心情来,从容出刀,终于是扳回了劣势,勉强跟常遇春战成了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常遇春的武道,虽然说是高出了侯景2个点,但也仅仅只是2个点,并没有达到境界上的差距,自然无法在短时间内取胜,想要分出胜负,非在数百招之后才有可能。

    五十招,一百招,一百五十招……

    不觉中,两人交手已过一百五十招,随着激战的继续,那2点的差距终于是开始体现了出来,侯景渐渐现出不支的态势。

    不光是武力上落入下风,精神上,侯景也是越战越焦急。

    常遇春是无所顾虑,反正已决心回归魏国,又抱着给田单复仇之心,自然是心无旁骛,全力出招拼杀,哪怕拖到魏军杀至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侯景却拖不起,他躲在这里本就是想扮成百姓,免于被魏军发现,倘若再拖一时片刻,魏军杀到了这一带,必会被这场激战所惊动,到时候大军围杀而来,自己行踪暴露,就算不被常遇春拿下,也难逃出魏国的重围。

    两百招!

    两百招走过,侯景气是气喘渐急,体力招式皆已不知,焦虑的目光不时的向着门口瞟去,显然是在想着怎么能偷得空隙,摆脱了常遇春,从门口逃走。

    常遇春却是越战越勇,手中枪式愈加凌厉,一道道金色流光,将门口一线封到密不透风,不给侯景半点开溜的机会。

    两百四十招!

    又是一枪走过,常遇春灵机一动,突然间枪势放慢,故意露出了一线破绽。

    “小子,终于我抓到机会了……”侯景心中大喜,战刀荡开金枪,脚步错动,向着门口就纵身想逃。

    却不料,常遇春那被荡开的金枪,力道方位都算的极为精准,一个借力打力,枪锋正好朝着侯景的后背刺去。

    待到侯景惊觉,想到回避之时为时已晚,后腰上硬生生的就被金枪刺中。

    “啊”侯景一声痛叫,身形便失去了控制,向着栽倒了出去。

    落地的侯景也顾不得痛,挣扎着就想爬起来,还没来得及支撑起身子时,身后常遇春的金枪,便已抵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侯景,我说过,今天你上天入地都无处可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