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九十一章 颤抖吧,侯景!

第八百九十一章 颤抖吧,侯景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天色未明之时,大魏诸营中,炊营已然袅袅而起,各营提前开伙,士卒们饱餐一顿。

    旭日东升,当第一缕朝霞升起时,大营中响起了鸣锣集结之声。

    真定四面的围营,一道道营门大开,大魏的各员大将们,率领着成千上万的将士出营,向着四门外汇聚。

    天光大亮之时,三十余万将士已集结完毕,如无边的黑色海潮般,涌动在真定四门周围,肃杀森然的军气,令天地变色。

    真定南门外,陶商亲率十五万主力大军,列阵于南门之外。

    战旗翻舞如滔,铁甲森森,刀际如森,从天空俯看下去,俨然如黑色的乌云,将方圆十余里的地面都覆盖。

    皇旗之下,陶商横刀而立,鹰目射向真定城,眼中燃烧着复仇的怒火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中,仿佛浮现起了一个月前,他看到田单的级,高挂在城门上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今日,他再次列阵于此,就将他是为田单复仇之时!

    身后,项羽,罗成,秦琼,徐晃,马等诸员大将,皆已齐集,每一个人的眼眸中,都舞动着复仇之焰。

    只不过,除了复仇的怒焰之外,还夹杂着深深的狐疑与猜测。

    他们当然知道,己方三十万大军,占尽优势,只要能攻破真定,分分钟能把侯景那叛贼和城中两万汉国守军辗成粉碎。

    关键就在于,如何攻破坚如钢铁的真定城墙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脑海中,都不由浮现起了昨天他们天子那番志必得的话,声称会有田单的在天之灵,帮他们攻破真定。

    除了尉迟恭之外,每一个人的脸上,却又写着深深的狐疑,内心之中,仍旧认为天子的想法,实在是荒唐。

    即使是尉迟恭,他也不相信什么田单在天之灵,他仅仅只是相信陶商而已。

    横刀而立的陶商,回头扫了一眼众将,自然能感觉到他们身上那种怀疑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很好,尽情的怀疑吧,越怀疑,呆会你们才会越震撼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嘴角扬起一抹诡色冷笑,目光缓缓的转身了身边的刘氏,还有哑女孟姜女。

    这两个妇人,此刻却已战战兢兢,二人的脸上都写着慌张不安四个字。

    她们并不知道,陶商今天要攻打真定城,还以为天子竟然调集了数十万大魏将士,陪着她们一起来遥祭她们的亲人田单。

    “陛下其实不……不用叫这么多人一起来祭先夫的,这派场太大……大了些了。”刘氏忍不住小声道,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朕和这些将士,今日不光是来祭田卿,朕还要和他们一起破真定,杀侯景,为田卿复仇雪恨!”陶商语气中,透着冷绝的杀机。

    听得天子要给她的夫君复仇雪恨,刘氏身躯一震,脸上顿时涌现出无尽的感激。

    那孟姜女神色也有些意外,顷刻也跟着感激无比,忙向陶商拜了又拜,咿咿呀呀的表示感激。

    陶商向她笑了笑,抬头看了一眼日头,便扬鞭喝道:“来人啊,去在真定城前,给朕摆下香案祭台吧。”

    号令下达,一队士卒便飞奔而出,将一道案几摆在了真定城南门前,距离敌箭范围之外,又在上边摆上了香烛,灵牌和祭品之类的用物。

    准备停当后,陶商又向她二人道:“刘夫人,孟小姐,你们可以去祭拜田卿了,朕会派穆将军保护你们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陶商向穆桂英示意一下,穆桂英一拱手,便召唤着十余名女骑兵,环护住了刘氏二人。

    刘氏谢了又谢陶商的贴心安排,拨马走了出去,孟姜女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就在孟姜女将走的时候,陶商却忽然道:“孟小姐,待会你祭拜田卿的时候,能帮朕做一件事吗?”

    孟姜女点点头,比划示意陶商尽管吩咐。

    陶商便指着真定城道:“朕希望你呆会在祭奠之时,心中能祈求田卿在天之灵,能帮朕破了真定城。”

    孟姜女先是一怔,旋即好似省悟了陶商的意思,以为他这只是一份祈祷而已,就像是正常人都会向上苍祈求平安一样,当然是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于是孟姜女便也在穆桂英的保护下,向着真定南门外的祭台缓缓而去。

    真定城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真定城内鸣锣警报之声,早已响彻了全城。

    两万尚在熟睡中的汉卒们,被锣声惊醒
废材逆天:我命由我不由天全文阅读
,在将官们的喝斥下,开始被匆匆忙忙的撵上了城墙。

    登上城墙的守军们,一揉眼睛,看到城外铺天盖地的魏军之时,无不是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侯景策马飞奔,直上南门,登上残存的城楼举目向外一扫,不由也是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十几万魏军,声势浩大的列阵于城外,大举全面攻城之势。

    紧接着,侯景又现,魏军虽然倾巢而出,摆出了攻城之势,但阵前却没有摆放天雷炮,破城锤等重型攻城武器,魏军阵中,甚至是连云梯等爬城器械,都没有携带。

    魏军这架势,好似将他的城墙视若无物,打算直接越过城墙,攻入城中一样。

    “没有天雷炮也就罢了,连云梯都不带,陶商,你在想什么呢?”望着魏军这阵势,侯景狰狞的脸上,涌起了深深的狐疑。

    侯景的狐疑,紧接着就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。

    他忽然看到,魏军派出了一队兵马到城下,既没有来传话,也没有来攻城,而是在城门前摆出了一个香案,还架起了灵牌。

    “魏军是在搞什么,怎么突然间摆了香案?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好像是祭台吧,应该是要祭拜谁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太离谱了吧,魏军竟然要在攻城前祭拜死人,他们疯了吗?”

    沿城一线上,很快呼起了己军此起彼伏的议论之声,看到这一幕的汉军们,无不陷入了惊奇茫然之中。

    士卒们的疑问,同样也是侯景心中的疑问,他越有些搞不懂,那位他曾经效忠过的大魏之皇,他到底这是在搞什么鬼。

    紧接着,侯景就看到,一队女兵护着两名妇人,来到了那祭几前。

    那两名妇人点起了香,烧起了纸,对着案几上的灵牌哭了起来,她们竟然真的在军前祭拜起了死人。

    而且,侯景隐隐约约听到,那两名妇人口中,竟是在祭告田单在天之灵。

    这顿时是触动了侯景的忌讳,顿时脸色一沉,怒骂道:“好你个陶商啊,竟然在阵前祭起了田单那厮,你是在故意羞辱老子么!”

    侯景大骂时,从身边弓手夺下一柄弓,弯弓就想射杀那两名妇人。

    一箭射出,箭锋落在了祭台前十五步的地方,侯景这才现,对方的祭拜地点选的恰到好处,正好在他的弓弩射程之外。

    “娘的!”侯景骂了一声,把弓扔还给了那士卒。

    他只能干看着那两名妇人,在自己眼皮子底下,祭拜起了田单,仿佛在当着所有人的面,打他的脸,提醒汉军士卒们不要忘了,他们的主将是一名叛贼。

    左右那些汉军士卒们,果然开始偷偷的瞄向了侯景,眼神中多多少都透露着几分暗自的鄙视。

    侯景对此是无可奈何,只能强压住胸中的怒火,不屑的冷哼道:“陶商,你是黔驴技穷了么,竟想出了这等荒唐的手段来,你以为你弄两个妇人来,神神叨叨的祭一下田单那废物,就能扰乱了我的军心了么,笑话!有我侯景在此,你就算是三十万大军同时进攻,也休想踏上真定城半步,老子我就好好站在这里,你能奈我何,哈哈”

    侯景狂妄的笑声,响起在了城头。

    城前,祭台。

    酒已酒下,香已点起,纸钱也已烧过,祭拜之礼基本也都行过。

    孟姜女想起了陶商之前的叮嘱,便双手合什么,泪容涟涟,心中默默的祈求道:“表兄啊,你若是在天有知,就显显灵,帮天子把真定城攻破吧,好让天子杀了那侯景,为你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默默祈祷时,孟姜女深深的叩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几百步外,陶商的脑海中,即刻响起了系统精灵的提示音: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对象孟姜女已经向真定城输入崩塌意念,请宿主输出四百残暴点,正式动泪崩天赋。”

    终于要到这一刻了。

    陶商心情立刻亢奋起来,深吸了一口气,毫不犹豫的下令道:“把所有仁爱点转化为残暴点,四百残暴点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仁爱点转化完,宿主现有4o8残暴点,扣除4oo残暴点,宿主还剩8残暴点,泪崩天赋动。”

    陶商抬起头来,神经紧绷到了极点,瞪大眼望死死盯向了真定南门,那一线巍巍屹立,如钢铁长城般无法撼动的城墙,英武的脸上,燃起了狰狞冰寒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侯景,颤抖吧!”

    五更到,呆会还有一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