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八十九章 在天之灵

第八百八十九章 在天之灵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表妹她姓孟,名姜女。  ”刘氏答道。

    孟姜女!

    陶商心头剧烈一震,目光陡然间变的惊喜无比,甚至是有些激动的看向了孟姜女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笑了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没有料到,系统随机给孟姜女植入的身份,竟然会是田单的表妹。

    那可是大名鼎鼎的孟姜女啊,曾经哭倒过长城的女人,拥有强大的“泪崩”天赋,可以定向哭倒天下间任何一座建筑物。

    此刻的陶商,正头疼着怎么能赶在刘备铁骑回援之下,攻下这坚不可摧的真定城,孟姜女的出现,简直是雪中送炭。

    陶商不狂笑才怪!

    左右魏军将士们,眼前的刘氏,还有哑女孟姜女,却不由都愣住了,完全看不懂大魏天子,怎么突然间就大笑起来,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开心之事。

    那孟姜女愣怔一下,忽然间好像明白过来,以为天子在嘲笑她是个哑巴,顿时便脸色泛红,尴尬的低下头,揉起了衣襟,一副难为情的样子。

    陶商大笑之时,无意间瞟到了孟姜女的神态变化,才意识到自己一时太过兴奋过头,有些失态,让人家姑娘在误会难堪了。

    他便立时收了笑声,干咳几声后,歉然道:“孟小姐千万别误会,朕方才只是想到了如何击破真定城,一时兴奋才会大笑,与你无关,孟小姐莫要在意。”

    孟姜女表情这才平伏了几分,脸上的晕色褪下三分,忙是微笑着向陶商摇了摇手,以示自己没事。

    她虽然无法开口说话,但只是那摇手的动作,那轻轻的一个微笑,却让陶商感觉到了几分恬静之美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纯朴文静的孟姜女,陶商不单单想的是如何用她破了真定城,还想到若是能听到她开口说话的声音,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陶商忽然间闪过一个念头,便笑道:“孟小姐的口疾既然不是天生,说不定还有治愈的希望,朕有神医扁鹊,或许能治好你的口疾,让你重新说话也不是没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听得此言,孟姜女本是恬静的脸庞,陡然间绽放出了无尽的惊喜,激动高兴到手足无措,向陶商咿咿呀呀个没完。

    “姜女啊,你还傻站着做什么,还不快向陛下跪谢啊。”刘氏也是惊喜不已,忙是拉着孟姜女提醒。

    孟姜女这才省悟,忙是一提裙角,就要向陶商盈盈下拜。

    “田将军为国捐躯,你是他的家眷,朕为你做的这点小事,乃是理所应当,何足言谢。”陶商一伸手,就将孟姜女手臂轻轻扶住。

    孟姜女欠起身来,正好与陶商的目光相对,想她不过一田家女流,算不上什么贵戚,何曾想过有朝一日,竟能被君王这般怜惜,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动,素白淡洁的脸畔,不禁泛起一丝微红。

    “刘夫人和孟小姐就先在营中休息一日吧,朕明天就安排你们往真定城南设祭,遥祭田将军的在天之灵。”陶商郑重的保证道。

    刘氏和孟姜女双双谢恩,陶商便叫上官婉儿安排下去,好生召待她们的食宿。

    望着孟姜去离去的身影,陶商心中堵了已久的那块大石头,终于是落了地,整个人心情是何等的畅快通透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提示,对象孟姜女虽然投奔宿主,但宿主想使用对象泪崩天赋时,还需要满足特定条件。”

    就在陶商心中暗爽时,脑海中,突然间又冷不丁的迸出了系统精灵的提示音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猛然想起,系统精灵之前似乎确实有提到过,孟姜女的泪崩天赋,并不能无限制的使用,需要满足一定条件,才能触。

    陶商这次并没有暗骂系统精灵坑爹,想想也对,如果泪崩天赋可以无限制使用的话,那他岂不是可以靠在孟姜女一人,见一座城崩一座,分分钟就可以扫清天下之敌,简直是bug之中的bug,根本就不符合系统的平衡原则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应该告诉朕,需要什么条件了吧。”陶商便问道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提示,对象孟姜女泪崩天赋,每使用一次,需要消耗宿主四百点残暴点。”

    四百点残暴点!

    陶商当场就咋舌了。

    他立刻把自己的仁爱点换算成残暴点,再加上现有的残暴点,加起来估算了一下,大概也就是四百多点吧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四百多点残暴点,可是他攒了很久才攒到的。

    自灭蜀之后,后世关口开启,因为系统会自动召唤后世武将来投奔,所以陶商就一直没怎么召唤前朝英魂,除了前番李牧之外。

    他这么做,无非是想多攒点仁爱点残暴点头,等着关键时刻,召唤几名逆天的满百英魂,或者是象孟姜女这样,拥有特殊天赋,可以挥神奇能力的英魂。

    “这个泪崩天赋,可真是个费钱的天赋啊……”陶商暗自抱怨,便有那么点肉痛。

    抱怨归抱怨,陶商还是很清楚,虽说四百点残暴点是有些贵了,但如果能以四百残暴点,就泪崩了真定城,还是绝对值得的。

    “四百
高冷影帝来袭:宠婚晚成无弹窗
就四百吧,只要能收拾了大耳贼,朕忍痛割肉也认了!”陶商一咬牙,神色中透射出了决毅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再无犹豫,大步回到帐中,向等候已久的群臣们,下达了一道令所有人都震惊的旨意:

    明日全军集结,以十五万大军主力于真定城南列阵,准备一举攻破真定!

    这道旨意一出,大帐中,大魏群臣们顿时是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众臣有震惊,有茫然,有不可思议,当然也有惊喜万分,一时间是群情激动。

    “陛下,真定城坚不可摧,连龙怒都无法轰破敌城,咱们就算以大军强攻,只怕也是徒损将士性命,请陛下三思。”韩信第一个劝道。

    项羽也道:“臣被大耳贼的毒气所伤,险些丧了性命,自然也恨不得即刻攻下真定,杀了那侯景叛贼,不过臣也觉的,眼下动用大军强行攻城,是否有些勉强了,还望陛下冷静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为……为何突然间,就决定强行攻……攻城了呢?”就连刘基也质疑似的问道。

    面对群臣的质疑之声,陶商却力排众议,决然道:“朕有种预感,明日必能攻破真定城,尔等无需多问,各自去做准备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预感?

    此言一出,大帐中立时鸦雀无声,所有人都哑口无言,彼此相望,交换眼神,眉于间皆是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很显我,群臣们诧异的是,天子决定强攻真定的理由,竟然只是单凭“预感”。

    这也太草率了吧!

    众臣们虽各各狐疑惊异,但陶商狠话已经放出来了,圣意如铁,他们心中虽存疑虑,却也不好再多言。

    一片沉默中,却唯有穆桂英无所顾忌,站了起来,直白的劝道:“陛下,恕桂英直言,用兵之道,讲究的就事论事,一切从实际出,陛下深通兵法,岂能不知这个道理,怎能把取胜的希望,寄托在所谓的虚无缥缈的预感上!”

    穆桂英不愧是穆桂英,有话就直说,才不顾忌什么天子之威,这点性格,倒是让陶商暗自欣赏。

    面对她的质问,陶商却只淡淡一笑,“朕的预感可是有根有据的,岂能说是虚无缥缈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陛下倒说说看,陛下的预感有什么依据,桂英洗耳恭听。”穆桂英眸中是疑色更浓。

    陶商便干咳几声,正色道:“很简单,方才咱们正在这里头疼着,怎么能攻下真定城,这时恰巧田将军的家眷前来,想要遥祭田将军,桂英你难道不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不同寻常吗?”

    “田将军家眷来祭拜田将军,这也是人之常情,难道陛下觉的有什么不同寻常吗?”穆桂英是越的糊涂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同寻常了!”陶商一本正经道,“朕认为这是一个上天的暗示,暗示明天刘夫人遥祭田将军后,田将军的在天之灵,会帮助朕拿下真定。”

    大帐中,立时出了一阵唏嘘低臆。

    就连穆桂英也愣怔在了那里,粉红的樱口缩成了一个夸张的圆形,一副惊愕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班大魏的文武精英们,显然是谁都没有料到,天子竟突然间变的如此“迷信”,竟然相信田单的在天之灵,能够帮他们拿下真定。

    荒唐,这也太荒唐了吧!

    众臣的脑海中,不约而同的迸射出了这个念头,却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交流着无奈的眼神,却不好直言。

    “我信!”

    质疑的沉默气氛之中,尉迟恭突然间跳了起来,冷不丁的大叫一声,赞同附合陶商。

    他那表情,就像是一个虔诚的信徒,对自己的信仰深信不疑一般。

    而他眼中的信任,就是陶商。

    “黑炭头,你也相信田将军在天之灵,会帮我们拿下真定?”旁边的秦琼反问道,那表情,那语气,显然是不太信。

    尉迟恭却道:“老田的在天之灵,有没有这么大的本事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,陛下做出的圣断,绝对没有错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秦琼还想说时,尉迟恭突然环扫众臣,大声反问道:“我问问你们,这么些年来咱们跟着陛下东征西讨,战无不胜,陛下的决断有错过吗?”

    在场大魏众臣们,身形立时群起一震,神色尽皆愕然凝固,立时被尉迟恭敬这番话,问到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他们扪心自问,忽然惊奇的意识到,这么多年来,他们的天子确实做出了许多看似毫无理由,甚至是荒唐的决断,但神奇的却是,竟然真的从来都没有失策过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众臣们就算是心里有再多的疑问,也无人再好提出质疑。

    “这个黑炭头,嘴虽然有些小贱,倒是对我信到死心踏地呢……”看着虔诚的尉迟恭,陶商暗暗点头,眉宇间掠过了几分欣慰之色。

    轻吸过一口气,陶商便一拂手,豪然笑道:“既然大家伙都没有疑问了,那就都去准备吧,明日尽集大军,随朕一起见证田单的在天之灵,是怎么帮咱们攻下真定的吧!”

    三更送到,还不够爽么,那还有三更,准备迎接暴风雨的洗礼吧,哈哈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