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八十七章 孝 子

第八百八十七章 孝 子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两天之后,攻城开始。

    陶商很清楚伍子胥和6逊他们的实力,他们的强大在于水上,6战能力实际上很是有限。

    那支奇袭的海军,数量不过三万之众,之所以能在汉国腹地掀了个天翻地覆,攻无不克,连战连胜,一方面是那几员水将们善于用兵,另一方面也是敌军后方空虚,没有什么想象的抵抗。

    今刘备带着近八万铁骑起回幽州,形势就立刻生了逆转,无论是兵力上,还是将领们的能力上,汉军都要占有绝对优势。

    所以陶商事先给伍子胥的命令,则是包围蓟京,引刘备大军回援,却不与敌正面交锋,迅的放弃已破诸城,退回海上。

    那支奇袭之军的作用,只是为陶商争取到刘备铁骑主力,这一来一回的宝贵时间而已。

    陶商遂是不敢有任何迟疑,三十五万大军把真定城围成水泄不通,即刻就展开了猛攻。

    那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强攻之战。

    近千门天雷炮,千张神威弩炮,重型破城锤等所有大魏最先进,最强大的攻城利器,统统都被陶商搬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连三天,魏军向敌城轰出了近八万枚石弹,五万支弩箭,几乎把真定城城墙表面都夷为平地,只余下四面孤零零的城墙立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甚至,陶商还动用了三台重型破城锤,对敌城进行了地动山摇的撞击。

    结果却令他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真定城虽然被轰成了惨不忍睹,城墙上方建筑统统被移为平地,整面城墙都被轰到处处龟裂,遍布裂痕的地步,甚至城墙上都被破城锤凿出了一个又一个大坑的地步。

    真定城,却依旧屹立不倒。

    陶商想起了为了殉职的田单,不得不感慨这位死去的大将,实在是个守城的能力,竟然把真定城修的坚固到这种程度,远远过了他先前所攻打过的任何一座坚城。

    真定如此之坚,难怪刘备围城五个多月而不下,只是仗着侯景这些叛贼,才最终不战而下。

    而刘备拿下真定城之后,在田单的原有基础上,又重新加固,这才筑成了现在这座,连攻无不破的重型破城锤,也无法攻破的坚定。

    是日黄昏。

    轰轰巨响之声,回荡在耳边,那是重型破城锤轰击城门的巨响声。

    伴随着“咔嚓嚓”一声巨响,坚固的城门,终于轰然碎裂。

    陶商精神一振,鹰目中闪过一丝兴奋,就准备下令全军进攻,从轰破的城门一涌而入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陶商的剑眉却深深的拧起,兴奋的目光变成了厌恶。

    在那破碎的城门后面,他看到了一堵墙!

    “他奶奶的,这是什么意思,侯景那狗贼竟然把城门从里边给堵死了!”尉迟恭又惊又怒,破口骂道。

    旁边刘基也叹道:“看来侯景这叛……叛贼,对我军攻城手段了如指……指掌,提前布下了应对之……之策,刘备用此贼守城,是用……用对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凝目远望,他仿佛能够看到,那破损的城楼上,侯景正在得意的冷笑。

    很显然,侯景这厮深知“龙怒”之威,知道城门是最大的软肋,为了抵御龙怒轰门,干脆连出口也不要了,直接把城门从里边给封死,把自己彻底的封死在了真定城中。

    真定城粮草充足,内中又有水井水源,就算完全封死也不必担心饿死渴死,相反堵死出路,反而可是断了城中士卒的突围之念,逼着他们抱着必死决心守城。

    “侯景,看来你对刘备还真的是有信心,想要封死自己,死熬到刘备的援军杀回来么……”陶商思绪飞转,已然看穿了侯景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陛下,侯景狗贼把自己锁死在城里了,咱们现下怎么办?”尉迟恭恼火的看向陶商。

    沉思片刻,陶商一拂手,冷冷喝道:“城门已封,再轰下去没有意义,传令全军收兵还营,再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说罢,陶商拨马而走。

    铛铛铛

    金声响起,回荡真定四野。

    前军攻城指挥徐晃,听到金声响起,无奈之下,只得下令全军后退。

    于是,近五万攻城梯队,护着龙怒破城锤等攻城武器,井然有序的徐徐退下,如退潮的海水般,退还了围城大营。

    真定城头,汉军守卒们则皆是长松了一口气,开始兴奋的朝着城外大骂,耀武扬威起来。

    破损的城楼下,望着远去的魏军,侯景也暗松了一口气,狰狞冷酷的脸上,不禁也浮现出了丝丝得意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难道不知道,我侯景曾身为你的臣子,对你的一切攻城手段都了如指掌,你还这样无谓的攻城,你这是在公然小看我侯景么?”侯景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一番得意之后,侯景环扫了一眼残存城墙,却又暗自感叹道:“当初我就是怕被围死在真定城,才不得不投降了汉国,没想到绕了一圈,我还是没能离开这真定,而且这一次,我连投降的机会也没有,只能跟真定城共存亡,这还真是讽刺呢……”

    自嘲叹息后,侯景拳头却又击在了案几上,狼目中迸射出了阴冷之笑,口中哼道:“不过这一次,我至少取代了田单,成了这真定城的主人,只要我能守住真定,就等于又为刘备立下了一大功,他必须得给我加官进爵,总比当初跟着田单守城好处要多,那时就算熬到了陶商来援,得到重赏的也是他田单,我又能捞到多少好处!”

    思绪飞转,权衡利弊之后,侯景狰狞的脸上,只余下决然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今晚照例去给本将搜刮城里各家各户,挑五名最有姿色的黄花大
第一婚宠:老公大人请自重全文阅读
闺女来伺候本将!”

    侯景大声下令,下得城墙,策马飞奔直归军府,口中狂笑道:“就算最后难逃一死,也要在死之前痛痛快快的享乐,哈哈哈”

    疯狂肆意的狂笑声,回荡在真定城的大街上,却让那些躲藏在紧闭的房舍中的百姓们,听到是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日后,蓟城。

    刘备率领着近八万幽燕铁骑,浩浩荡荡的进入了京城,城中汉国百姓万人空巷,尽皆跪伏在御道两旁,山呼万岁迎接他们的皇帝,他们的英雄归来。

    每一名士民的心中,都怀着对刘备深深的感激,感谢他把他们从魏军的死亡阴影之中解救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年以来,刘备不停的在给自己的子民洗脑,不断的宣传陶商有多么的残暴,魏军有多么的凶残,所到之处老幼不留,甚至都残忍到了吃人的地步。

    长时间的洗脑宣传,再加上那些畏惧于商鞅变法,从魏国逃来汉国的世族豪强们添油加醋,使得汉国百姓们更加相信了刘备的宣传,将陶商视为魔王,把魏军也视为一支吃人的野兽军队。

    而今魏军从海上奔袭,兵临蓟京城下,使城中汉国士民们是大为恐慌,生怕城破之后,他们会被凶残的魏军活活吃掉,人人是活在恐惧的阴影之中。

    他们却没想到,他们的皇帝会回来的这几么快,转眼就惊走了魏军,把他们从死亡阴影中解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如何能不对刘备感恩戴德,如何能不山呼万岁,自内心的前来迎接他们的救星归来。

    刘备面带着微笑,享受着臣民的拜跪,昂策马,直入皇宫。

    宫门外,皇后马蓉,手牵着胖嘟嘟的刘禅,早已恭候多时,身形肥硕的安禄山,也立在皇后母子身边,等待着他的义父到来。

    见得刘备到来,马蓉眼眸一亮,忙是步下台阶,盈盈福身,“臣妾拜见陛下,恭迎陛下回宫。”

    说着,马蓉赶紧拉扯太子刘禅,示意他赶紧下跪迎接。

    “儿臣拜见父皇。”刘禅很听话的跪了下来,只是因为体形有些重,下跪的时候颇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刘备翻身一下,忙去扶住马蓉,温柔的笑道:“皇后快快平身。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。”马蓉这才拉着刘禅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是站了起来,但刘禅太胖,身子使劲扭动,却仍是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刘备哈哈一笑,便一把将刘禅抱了起来,顿时感到双臂一阵沉重,险些没能将他抱稳。

    “禅儿,父皇才几个月没见,你怎么长胖了这么多,是不是光顾着吃饭,没有好好的练武了。”刘备掐了掐他肥嘟嘟的圆脸蛋,笑着责问道。

    刘禅忙道:“儿臣天天都在练武呢,颂哲哥哥每天都进宫来教儿臣练武的。”

    “山儿每天都进宫吗?”刘备回头瞟了一眼安禄山,眼神中有几分意外。

    安禄山正准备回答时,身边的马蓉突然间就咳了起来,赶紧抽出丝绢来掩住了口鼻。

    “皇后,你怎么了,咳的这么厉害,莫非身体有不适吗?”刘备目光转向了马蓉,关怀的问道。

    马蓉又咳了几声方罢,淡淡笑道:“臣妾这几日是有些感了风寒,不过御医已经给臣妾用过药,差不多快好了,颂哲他正是听说臣妾病了,孝心大,才日日进宫问安,为臣妾进献汤药,臣妾顺便就叫他教教禅儿武艺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朕不在的时候,皇后你也当好好注意身体才是,莫要太过操劳。”

    刘备抚慰了马蓉一番,目光才重新转身安禄山,脸上已明显浮现出了赞许的神色,点着头笑道:“颂哲啊,没想到你这么有孝心,这几日朕不在宫中,你母后不适,多亏了你有替朕照顾,朕果然没有看错,你真是一个孝顺的好孩子啊。”

    安禄山忙一拱手,一脸诚恳道:“父皇对儿臣恩重如山,母后对儿臣也慈爱如生母一般,儿臣对父皇母后敬孝,乃是天经地义,否则儿臣岂非跟那禽兽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安禄山一番话,听的刘备是欣慰不已,连连点头赞许。

    这时,皇后马蓉又道:“陛下有所不知,前日魏贼突然兵临城下,这满城的军民都惊慌失措,幸亏有颂哲在,他及时铤身而出,帮着云长将军镇抚住了城中慌乱的人心,组织将士们严守城池,才能支撑到陛下回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如此?”刘备欣喜的看向了安禄山。

    安禄山却憨憨一笑,谦逊道:“母后言重了,儿臣只是略尽了些绵薄之而,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有功而不骄,不错,不愧是朕的好儿子!”

    刘备脸上的赞许表情却更浓,略一沉吟后,欣然笑道:“朕就命你兼领羽林骑,负责皇宫守备,今后有自由出入皇宫之权,无需召唤,朕不在京城之时,你母后和太子的安全,朕就全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汉国京城的驻军,外城守军由大将军关羽统领,皇宫的守备,则由数千御林骑负责。

    “听到自由出入皇宫”之时,安禄山的眼中,瞬间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精光。

    那眼神一闪而逝,安禄山立时一拱手,慨然道:“父皇如此信任儿臣,儿臣在此誓,哪怕拼上一条性命,也要替父皇照看好母后,照看好太子,请父皇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那朕就放心了,朕就放心了啊。”刘备哈哈笑着将安禄山扶起,一脸的欣慰。

    安禄山的目光从刘备脸上掠过,悄悄的望向站在他身后的马蓉。

    马蓉抿嘴微微暗笑,眸中闪过一丝别有意味的眼神。

    今天燕子决定吐血六更,兄弟们做好接招的准备了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