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八十四章 不眠之夜

第八百八十四章 不眠之夜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外面大雨已停,气温反而是更加闷热起来,陶商就感觉到全身被丝丝缕缕的湿气所包裹,让他的身体有一种粘粘的感觉。

    身体的粘乎,再加上未尽的酒劲,让陶商的脑海中,不断的浮现白日里,自己误闯穆桂英的大帐,看到的那惊心动魄一幕。

    陶商是越想念火越旺,便想早知如此,就该把马云禄或者是随便一个后妃,带在营中,这个时候也好放纵一下。

    正难耐时,陶商从上官婉儿的营帐旁经过,看到了帐篷上,那一袭柔曲窈窕的倩影。

    陶商头脑一冲动,二话不说,不等门口的女兵们拜见,就大步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帐中的上官婉儿,此时正准备就寝,上身衣裳已解了半边,被陶商这么突然闯入吓的一声尖叫,匆忙将已褪至腰间的衣裳,又赶紧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她抬起头,看到陶商时,却才松了一口气,脸畔却又羞晕悄生。

    “陛下怎么进来了,也不说一声,吓死婉儿了……”她边是低低抱怨,边是慌张的整理自己的衣裳。

    这时的她,盘起的一头乌发已经放下,如瀑布披在半露的香肩上,发丝摇曳间,在灯火的映照下,更显风情动人。

    特别是她那红艳艳的脸蛋,所显露出来的慌羞之意,更是撩动人心,看的陶商是血脉贲张,念火沸腾。

    在酒精的作用下,陶商难以克制,咽了一口唾沫,几步便扑了上去,将上官婉儿拥入怀中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陛下这是要做什么……陛下不要啊……”上官婉儿惊慌不已,雪白的玉臂本能的往外推拒,却又不敢太过用力,有半推半就之嫌。

    “婉儿,朕今天心情甚好,朕要临幸你,你可愿意?”陶商声音粗重如狮,不等她应声,已肆意起来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刹那间省悟,那“临幸”二字,听的她是娇躯剧烈一颤,呼吸急速加剧,心儿几乎要从胸腔中跳出来,一张俏脸更是顷刻间羞红到了耳根。

    她很惊羞,但那惊,并非是惊恐,而是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自跟随陶商左右之后,她就看出天子对她有意,早晚会纳她为妃,这一点不光是她,几乎是所有人都人所共知,只是不点明而已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自部出身低,能够侍奉天子左右,已经是荣幸,万不敢相自己能在天子群妃之中,还能有一席之地,那简直是天大的造化。

    故上官婉儿虽期盼着那一天,却又不敢抱有太多信心,只恐自己配不起天子,最终还是会失望。

    她却没想到,就在这天子大破天门阵的当晚,天子竟然心情如此之好,就要临幸于她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羞慌之余,焉能不感到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扭捏半晌,窘羞了半晌之后,上官婉儿还是红着脸,轻喘着鼻息,低低颤抖着哼道:“能够受陛下君恩雨露,乃是婉儿莫大的福份,婉儿只怕出身卑微,有污陛下的龙体。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这话,当然是答应了,那一句“有污陛下的龙体”,更是让陶商有种高高在上,君威浩荡的感觉,越发的激起了他的烈火。

    陶商便哈哈大笑,雄风大展,打算肆意妄为起来。

    咔嚓嚓——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大帐之外蓦的响起了一声闷雷,那本已停歇的雨,转眼又下了一起来。

    那一声雷轰响而耳边,瞬间也把陶商那被原始欲望充塞占据的大脑,轰清醒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我靠,差点误了大事!”陶商猛然惊醒,停下了疯狂。

    他陡然间想起,上官婉儿身上,可是还有“劝降”天赋这个神器在身的。

    正是凭着这个神技,陶商收降了徐晃,收降了马岱,进而收降了马超马氏一族,甚至是顺理成章的迎娶了马云禄,获得了1点宝贵的武力值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劝降天赋,为他立下了大功。

    但若眼下自己就这么强行要了她,不经过正规仪式,她身上的劝降天赋,就会因此消失。

    区区一时的肉体之欢,又怎能跟劝降这等神级天赋相比呢!

    权衡到这些,陶商渐渐冷静了下来,一时间失了神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已陷迷离的上官婉儿,睁开眼眸来,看到陶商那发呆的样,俏脸上尽是茫然。

    陶商被她这一声娇滴滴的“陛下”,喊的心头酥酥麻麻,本愈熄落下去的念火,仿佛被添了一把柴,转眼又旺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继续下去吧,这劝降天赋就没了,若就这么算了,又实在憋的难受,就只怕憋出内伤来,真是纠结啊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是心潮澎湃,思绪翻滚激荡,陷入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之中,一时间无法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却双手钩着陶商的脖子,望着眼前表情变化不定的天子,感觉他似乎在受某种煎熬,越发的不解。


最强龙宠笔趣阁
    “陛下,莫非是嫌弃婉儿么……”上官婉儿楚楚可怜的嘟起了小嘴,欠起身子来,樱口在陶商的脸上,轻轻的啄了一口。

    陶商从纠结失神中清醒过来,低头望去,正瞧见了那张粉润酥嫩的香唇。

    陡然间,他的脑海中,迸出了一个邪恶却又刺激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很好,就这么办了,既能不被憋坏,又不用失了劝降天赋,一举两得……”

    念及于此,陶商脸上纠结痛苦的表情,顷刻间烟销云散,取而代之的,则是一抹得意却又邪魅的坏笑。

    “朕怎么可能嫌弃婉儿呢,朕只是觉的,我们应该换一种方式而已,嘿嘿!”

    陶商坏笑着,遂是站了起来,站在了上官婉儿跟前。

    片刻后,大帐中那靡靡之声,便淹没在了帐外的雷声雨声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大帐之中,正发生着惊心动魄之事,西施正举着一把油伞,向着上官婉儿营帐这边奔来。

    她跟上官婉儿两人的营帐相隔并不远,本来是已经睡下,方才这一阵雷声,却又把她给惊醒。

    也许是天生胆小的缘故,每每碰上这种雷雨天,上官婉儿就会害怕的浑身发抖,无论如何也不敢入睡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西施就想起了上官婉和这个姐姐,就想着到她帐中来,跟她挤一挤,或许才能安心睡下。

    “婉儿姐姐呢,她在里边吧。”西施飞快跑到了帐外,就想要进去。

    “上官大人是在里边,不过天子也在里边。”卫士女兵答道。

    “天子也在里边?”西施神色一奇,“这么晚了,酒宴不是早散了,天子应该已经就寝了才是啊,怎么会来婉儿姐姐这里,他找姐姐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女兵脸色微红,低头不好意思道:“我们……我们也不知道陛下跟上官大人在里边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不光是回答的女兵,其余女兵也皆脸色泛红,眉色间暗自窃笑,似乎知道帐中在发生什么,却又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“那我进去瞧瞧。”西施也没多想,伸手就将帐帘掀了起来,目光顺势就向里边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不要紧,西施娇躯瞬间是剧烈一震,凝固在了原地,完美的娇颜也定格在了目瞪口呆的一瞬间,就连手中那把尚未收好的油伞,也脱手跌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姐姐,陛下,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西施愣怔了瞬间,紧接着就猛然惊醒,急是将掀起的帐帘,赶紧又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几秒钟的短短时间里,西施一张俏脸就红到了耳根子,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堪入目,却又惊心动魄的香艳之景,搅到她是思潮澎湃,心乱如麻,一时间竟是失了分寸。

    左右女兵们见她这模样,却无人奇怪,皆是掩嘴暗笑,仿佛早料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西施也觉察到了周围女兵们的神色异样,只觉尴尬无比,浑身都不自在,不敢再逗留下去,急是捡起了油伞重新撑开,匆匆忙忙的就逃离而去,向着自己的营帐奔去。

    “婉儿姐姐她竟然在为陛下做那种事,她是什么时候跟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西施呼吸急促到极点,一颗心儿几乎要从激荡的胸腔中,撕裂跳出来一般,满脑子都是方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。

    终于,她逃回了自己的营帐,慌忙将帐帘放下,几步冲至案几边,抓起水壶来,拼命的大口大口的往嘴里灌。

    整整一壶水,被她一口气喝了个干干净净,沉甸甸的身儿无力的瘫坐在了榻上,大口大口的喘起了粗气。

    尽管满脑子依旧是那些挥之不去的画面,但西施的情绪渐渐还是平伏下来,慢慢的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呼吸终于变的正常,西施总算是恢复了冷静。

    这时,她不由摇头苦笑,喃喃自责道:“我也真是小题大做,刚才那么大反应做什么,白白让人笑话,陛下对婉儿姐姐有意,她早晚是陛下的人,这是大家伙都知道的事,只不过是今晚给我正好撞上了,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呢……”

    西施这样自嘲着,自我安慰着,情绪越发的冷静下来,却不知为什么,心中隐隐产生了一丝羡慕。

    仿佛,她在羡慕,自己的上官姐姐,能够被天子那样对待。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姐姐曾经说过,陛下只有对自己中意的女人,才会常留在身边,眼下陛下把姐姐和我都带在军中,莫非陛下对我也……”

    西施本是失落的双眸,不觉又泛起了几分异样的神彩,既有窘羞,又有丝丝憧憬。

    惊喜之余,西施脑海中,不由又浮现起了方才看到那一幕,秀眉不禁又凝起几分忧色,玉指揉着衣襟,喃喃叹道:“难道,被陛下临幸,就非要那样么,那羞也羞死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雷雨夜,三座大帐,三位佳人,思绪各不相同,却注定都是一个不眠之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