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八十三章 恐男症

第八百八十三章 恐男症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不能被男人碰!”穆桂英终于还是艰难的道出了秘密。

    陶商吐了口气,脑海里只剩下一句话: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先前太行山一役,穆桂英归降时,陶商曾亲手去扶她,结果手一触碰到了她的手臂,穆桂英立刻就像是中电一样,很激烈的把自己推开。

    那时陶商只是以为她害羞,女儿家矜持而已,也没往多时想。

    而在今晚,刚才穆桂英酒醉,神智不清醒之时,对于自己的触碰,没有任何的抗拒,但一旦被雨淋醒之后,马上就做出了激烈的反应。

    又联想起穆桂英有洁癖,陶商之前就猜测,穆桂英会不会是对男人很敏感,对男人的触碰天生有抵触。

    穆桂英的回答,正映证了陶商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,你以前受过什么伤害吗?”陶商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穆桂英摇了摇头,“我从小习武,谁能伤害得了我,父亲说我这是天生由来的怪病,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天生怕被男人触碰……

    陶商眉头暗凝,心想这下情况就有些微妙,不太好办了。

    之前他还担心,穆桂英有洁癖,会影响到自己前来迎娶她,跟她行周公之礼,取得联姻附加值。

    这下可好,穆桂英直接就患上了“恐男症”,任何男人,包括自己在她眼中看来,都成了“脏东西”,连碰都不能碰她一下,别说洞房了,连娶她都似乎没有了希望。

    “这下就不好办了,没想到穆桂英竟然有这么奇葩的病,想要征服她,让她心甘情愿,简直是难如登天呢……”陶商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穆桂英见陶商沉默,便自嘲的一笑,“桂英告诉陛下这个秘密,只是想让陛下体谅,我之前的冒犯并非有意,其实是有苦衷的,还望陛下能够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朕当然能体谅你了。”陶商叹道,“朕只是在为你可惜,你有这样的习惯,任何男人都无法触碰,那岂非将来就无法嫁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嫁人”二字,听的穆桂英是脸蛋微晕,却佯作无所谓的一笑,“不能嫁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桂英还不想嫁人呢,正好一辈子为陛下东征西讨,为大魏开疆拓土。”

    陶商当然听得出来,穆桂英说的虽然是洒脱,但其中却有深深的无奈意味在内,只是以卿以自我安慰罢了。

    “朕倒是觉的,你也不用那么悲观,你的这个习惯,未必就不能改过来。”陶商忽然认真道。

    改过来?

    穆桂英身儿一震,喃喃道:“我这个病从小就有,多从来没有想过去改,我觉的是改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改不改得了,那也得试过之后才知道,放心吧,朕会帮你的。”陶商笑着向她保证。

    穆桂英呼吸加剧起来,眼中复仇的神色澎湃不定,仿佛于黑暗之中,又重新燃起了希望,陶商的决然与郑重,似乎让她在早已放弃之后,又有了试一试的勇气。

    “陛下打算怎么……怎么帮我?”穆桂英声音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陶商便向她走了过去,用循循善诱的口吻,轻声道:“其实方法也很简单,就是你要克服自己的恐惧,主动的去跟男人接触,当然不能太快,要一点点来,比如先碰碰手,再碰碰胳膊,然后再碰碰脸,直到最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最后”后边的事,陶商自然不方便直接出来,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,言外之意却也明了。

    穆桂英冰雪聪明,一下子就听明白了陶商什么意思,更明白他所说的“最后”,又是什么意思,脸蛋不由又泛起晕色。

    “来,咱们现在就从最简单的开始,你试着把你的手给我。”陶商向她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来。

    穆桂英知道,陶商这是想帮着她治疗自己的病,要她去主动触碰陶商的手,先从这最小的一步开始。

    穆桂英缓缓的抬起了自己的右手,贝齿轻咬着朱唇,以蜗牛般的速度靠近陶商的手。

    越是接近,她的手臂就颤抖的越是厉害,好似她将要触碰的并非是手,而是钉板,或者是什么极度恶心的东西。

    当她的手离陶商的手,还剩下几寸的时候,终于再也无法再靠近过去,悬在空中迟迟不肯靠前,颤抖的也越来越厉害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穆桂英脸色都开始发白,嘴唇都几乎要被咬出了血印子来,那个艰受的样子,仿佛要上刀山,下油锅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要害怕,也别去多想,你就当我的手只是一块石头而已。”陶商笑着宽慰道,尽量想营造出轻松的气氛来。

    在陶商的鼓励下,穆桂英终于再次鼓起勇气,那只雪臂虽然仍在颤抖,却
火影之朝佚千名最新章节
开始重新移动起来,重新向陶商的手掌靠拢。

    一寸,一寸,又一寸……

    终于,穆桂英的手指,离陶商的手掌心,只差那么分毫,眼看着就要触碰到了。

    她却再一次犹豫不决起来,脸色红潮涌动,时红时白不定,眼神流转着复杂的绪情,仿佛倍受煎熬。

    谁能想象的到,那个英姿飒爽,连天门七十二阵都能击破,令敌国闻风丧胆的巾帼英雄,现在竟然连握住一个男人手的勇气都没有,还要纠结成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陶商可以直接抓到她的手,但他却没有,他知道那样做的话,只会适得其反,让她更加恐惧,只有让她自己完成,主动的战胜内心中的恐惧才行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只是一块石头而已,你可是穆桂英,你能做到的。”隗商只是微笑着给予她鼓励。

    穆桂英抬起头来,看着陶商那英朗的微笑,仿佛那笑容,有种无形的魅力,让她内心中产生了一个念头:

    天子也是男人,看起来也没那么恶心恐怖,碰一碰他的手,应该没那么可怕吧。

    思绪飞转之下,突然间,穆桂英不知哪里来的勇气,猛的一咬牙,把自己的手放在了陶商的手心。

    当她的手,触碰到陶商手心的触间,整个人是剧烈一颤,仿佛被雷电狠狠电到一般。

    她心跳加速狂跳,几乎要从胸腔中跳出去一般,呼吸快到仿佛要窒息,她更感觉到,自己浑身的肌肤都在发麻,似乎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那种恐惧感,那种极度难受的感觉,深深的刺激着她,千百个声音在耳边回荡,催促着她赶紧把手,从那个男人“恶心”的手里抽回来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穆桂英确实是后悔了,真就想把的抽回来。

    但她却看到了陶商那淡淡的微笑,那其中的温柔,那无人可比的阳刚雄性气息,那种与众不同的从容不迫……

    就是陶商那微笑的眼神,给了她莫名的力量,让她强行压制住那种恐惧感,硬着头皮撑了下去。

    时间一秒一秒过去,整个大帐仿佛凝固了一边,她只听得到自己疯狂的心跳声在耳边回荡。

    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那砰砰的心跳声,却在渐渐的沉寂下去,到最后,她已听不到自己的心跳声,耳边只剩下了帐外霖霖的雨声。

    穆桂英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,明眸中迸射出了惊喜的神彩,她惊奇的发现,那种极度难受恐惧的感觉,竟然消失不见了,她竟是忍住了没把手从陶商的手心中拿开。

    “我做到了,陛下,我真的做到了!”穆桂英一脸惊喜,目光中充满了兴奋,还有丝丝缕缕的感激。

    显然,此时的她,是发自内心感激陶商对她的鼓励,让她迈出了克服自己“恐男症”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看,也没有那么困难嘛……”陶商也欣慰的笑了,想要合上五指,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穆桂英本来已不抗拒握住了陶商的手,但当陶商反过来,想要握紧她之时,那种消失的恐惧感,瞬间又涌上了心头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穆桂英惊叫一声,突然间就把自己的手给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陶商的手合到了一半,看着惊慌退后的穆桂英,不由尴尬的笑了。

    一抽离手掌,穆桂英的情绪很快就稳定了下来,微红着脸,歉然道:“陛下不是说要一步步来,不能急的么,我想我现在只能做到这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穆桂英的意思,自然是她现在可以主动触碰陶商的手,却不能忍受被陶商反过来触碰。

    陶商想想也对,这恐男症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治好的,现在总算已经看到了希望,确实也不能太过强求。

    “无妨,慢慢来,有进步就好。”陶商宽慰鼓励了她一番,见外面雨似乎停了,便叫她好好休息,他日有时间的话,再给她进行下一步治疗。

    说罢,陶商便给她留了一个微笑,转身走出了帐外。

    对于陶商来说,刚才能让穆桂英迈出关键一步,主动的触碰自己的手,已经是意外之喜,这让他看到了将来纳她为妾的希望,自然也就不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毕竟,就算是现在立刻让她克服了恐男症,但离让她心甘情愿的嫁给自己还远,倒不如往后借着为她“治病”,顺便跟她培养感情。

    穆桂英感激的目送着陶商离去,当帐中只空余她一人时,情绪方才终于平伏下来。

    回想起方才那惊心动魄的感觉,简直是恍然如梦,她不禁望着自己的手,喃喃感慨道:“没想到,我竟然能克服了恐惧,竟能头一次主动去触碰一个男人,这个男人,还是大魏天子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