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八十二章 生米煮成熟饭

第八百八十二章 生米煮成熟饭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望着穆桂英远去的倩影,陶商忽然间发现,这位集智慧美貌与武力于一身的女人,竟然还有俏皮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,穆桂英,你是越来越有意思了,我就不信套不出你的秘密来……”陶商一笑,打马扬鞭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二人前往皇帐中时,酒宴已经摆下,陶商一到,正式宣布这场庆功宴开始。

    众将们就等着陶商这句话,自然是放开肚皮,痛痛快快的喝,痛痛快快的庆祝。

    尉迟恭和秦琼二将,只不过是这场宴会的配角而已,真正的主角还要是穆桂英。

    此时的大魏众臣们,无论文武,对穆桂英这个女流之辈,自然是再无半轻视之心,个个是佩服到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于是,众臣们便轮番来向这位大魏新星女将敬酒,竖着拇指夸赞她的破阵之功,以示自己的敬意。

    而这时的穆桂英,在俏皮之外,又向陶商展示了她豪爽的一面。

    面对众将们轮番把酒,穆桂英是统统来者不拒,一律是一碗饮尽,半滴不剩,几轮酒下来,除了脸色浸满酒红之外,竟是看不出多少醉意。

    “这个穆桂英,原来还是个活酒坛啊……”龙座上的陶商,看着豪饮不醉的穆桂英,心中不由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穆桂英的豪爽海量,不由激起了尉迟恭等一众武将们的傲气,皆想自己若是连拼酒都败给穆桂英一个女儿家的话,这面子还往哪里搁,传出去岂非叫全营的将士们笑话。

    于是乎,尉迟恭便是带头不服,领着一帮子大老爷们儿,一轮接一轮的跟穆桂英拼酒。

    而穆桂英也被激起了斗志,你们要拼酒,姑奶奶我就跟你们拼个够,喝就喝,谁怕谁!

    陶商却也不说话,只高坐于上,看着穆桂英表演。

    一顿酒喝下来,不觉已是深夜,陶商这时再一清人头,惊奇的发现,除了几位不善饮酒的大臣之外,大部分的武将,竟然都给她喝趴下在了案几下。

    唯有那穆桂英,却依旧坐着不倒,高举着手中的酒杯,醉红着双眼,嘴里嚷嚷道:“还有谁不服,尽管来,姑奶奶我不喝趴你,我就不姓穆。”

    满大帐里,已经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呼噜声,自是无人再敢回应她的挑战,那几个还没喝倒的,也赶紧的趴在案几上,把头埋的越深越好,生怕被穆桂英给拽出来“蹂躏”。

    啪啪!

    穆桂英是没倒,却已醉了七八分,拍着案几叫嚷道:“大魏国难道就没有能喝的男人了吗!谁有量再跟姑奶奶喝他个千杯。”

    大帐中,自然是没人再响应他。

    “陛下啊,我们寨主她是喝多了,我看不如让我扶她回帐休息吧。”凤姐苦笑着提醒道。

    陶商看看已经尽兴,便点了点头,拂手下令散宴,各归各营。

    这时,外面那些亲兵们,才匆忙钻了进来,扶起各自的主将离去。

    而尉迟恭的亲兵却不知哪里去了,人都走的差不多了,只有他还趴在那里。

    陶商瞟了他一眼,又看了看凤姐,便起身上前,从她手里接过了穆桂英,拂手道:“你去扶敬德回帐吧,桂英就交给朕吧,朕送她回去。”

    凤姐扭头看了眼醉熏熏的尉迟恭,眸中立刻涌起一阵窃喜,好似巴不得如此,赶紧把穆桂英交给了陶商,几下扑过去扶住了尉迟恭。

    “夫君,看你真是的,不能喝还喝这么多,走吧,我扶你回帐休息。”凤姐笑眯眯扶起了尉迟恭。

    她也是够彪悍的,尉迟恭那么魁梧的虎熊之躯,竟硬是给她扶了起来,连扛带拖的,就扶进了离皇帐不远的营帐中。

    扑嗵!

    凤姐一把将尉迟恭扔在了榻上,喘着气直起身子时,累的也是够呛,出了一身的热汗。

    “还没成婚就让我伺候你,真也是便宜你了……”凤姐嘴上嘀咕报怨着,脸上却笑的开心,帮着尉迟恭解衣脱鞋,又帮他盖好了被子。

    忙乎了好一阵,她总算是给尉迟恭睡下了,这才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,打算回去再伺候穆桂英。

    这时,尉迟恭却在迷迷糊糊中,说起了梦话:“陛下啊,你能不能收回旨意,别让我娶那个婆娘啊,那凤姐那么彪悍,比男人还男人,我要是娶了她,哪还有好日子过啊,不被她折磨死才怪,陛下啊……”

    凤姐脸色当场就变了,立时是满脸怒气,挥起大巴掌来,冲着尉迟恭的黑脸就想抽上去。

    那巴掌甩到一半的时候,凤姐却又停了下来,看着嘀嘀咕咕抱怨的尉迟恭,本是怒气冲冲的脸上,忽然间换上了一副温柔妩媚的笑脸。

    “你个死炭头,你不就是嫌老娘不够温柔么,好啊,老娘今天偏就温柔给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凤姐娇滴滴的自言自语着,便是红着全,抿着嘴,开始为自己宽衣解带,把那一件件衣裳解下,扔在了尉迟
重生完美时代无弹窗
恭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黑炭头,你想反悔,老娘偏不给你机会,老娘现在就把你睡了,生米煮成了熟饭,让你没机会反悔……夫君,为妻今天就让你尝尝为妻有多么温柔,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母狮吼般得意的笑声中,凤姐就扑向了熟睡中的尉迟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军营另一边,陶商正搀扶着穆桂英,向着她稍远些的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她的身子还有些沉呢……”陶商嘴里暗自嘀咕时,却将她的蛮腰搂得更紧了几分,透过那一层衣衫,感觉那酥软光滑。

    “谁还不服,继续再喝,我穆桂英不把你们放倒,我就不姓穆……”

    穆桂英却瘫在陶商的身上,眼睛都已经要睁不开,嘴里却仍是叫嚷个不停,一副还没有喝够的架势。

    陶商摇头苦笑,便道:“行啦行啦,朕已经见识了你的海量了,你可是朕见过最能喝的女人,朕明天就封你做酒神好了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便扶着醉熏熏的她,穿过夜色军营,再往前已经要看到她的营帐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原本就乌云密布的天空,陡然间打了几道闪雷,阵阵闷雷紧跟而起,没几下功夫,瓢泼大雨便呼啸而下。

    雨势来的太快,陶商还没反应过来时,身子已全部被打湿,怀搂的穆桂英也跟着被打成了落汤鸡。

    陶商不得不加快了脚步,搂扶着她往大帐冲去。

    而怀中的穆桂英,那一身的酒意,在这雨水击打之下,顿时被驱散了几分,迷迷晕晕的脑子也很快清醒起来。

    当陶商搂着她冲进帐中时,穆桂英的神智已彻底的清醒过来,低头一看,惊异的看到,陶商的手竟然在紧紧搂着她的腰,两个人的身体贴的那么紧,在雨水的浸透之下,几乎就要粘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别碰我!”穆桂英突然间一声尖叫,把陶商狠狠的用力推了开来。

    陶商被她推了一个踉跄,倒是吓了一跳,抬头看时,却见穆桂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清醒过来,退的离自己数步之外,正以一种异样的眼神,警惕的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那种眼神,就好像自己就是她眼中的“脏东西”,令她极度反感,极度排斥,甚至是厌恶。

    看着穆桂英那种异样的眼神,陶商忽然间猜到了七八分,猜到了凤姐所说的,关于穆桂英的第二个秘密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要碰我?”穆桂英慌张恼火的质问道,显然她的神智还没有完全清醒。

    陶商便苦笑道:“穆将军,你别误会,你忘了你在酒宴上怎么大显神威,把自己灌的大醉的吗,朕只是好心送你回帐而已,朕可不是什么神仙,没办法使出什么虚空移物的法术,既不碰你,又能把你送回来。”

    穆桂英这才恍然省悟,脸上慌怒之意尽散,浮现起了嫌意,忙是向陶商福了福身,自责道:“是桂英误会了陛下,请陛下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,都是误会而已,朕没那么小气的,你先休息吧,朕回去了。”陶商摆了摆手,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穆桂英迟疑了一下,忙道:“外边下这么大雨,陛下就这么出去,岂非要淋到了龙体。”

    陶商不屑一笑,“区区几滴雨而已,朕的身体没那么脆弱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,陛下毕竟是万金之躯,若真淋雨了龙体,岂非成了桂英之罪。”穆桂英说着,就忙在行李中翻了起来,从中抽出了几件衣裳。

    她便将衣裳双手捧给陶商,“这是家父留下的几件衣裳,大概跟陛下应该合身,陛下若不嫌弃就先换上吧,莫要凉到了,等雨停之后,再回去不迟。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有些感动,接过了衣服,却又笑道:“你也淋湿了衣裳,也得换一换,难不成咱们就要在这帐中互相看着换衣么,当然,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朕其实也不在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可能。”穆桂英脸蛋顿时一红,“陛下在这里换,我到屏风后面换便是。”

    说轻,穆桂英便捡了几件干净衣裳,转到了屏风后面。

    陶商叹了口气,只好独自把湿衣脱下,又慢慢吞吞的换上了那几件干净衣裳,目光却始终在屏风上盯着。

    烛火映照下,穆桂英的影子清楚的映在了屏风上,臂儿手儿上上下下的撩动,窈窕曲线的身段轮廓,也在屏风上扭动变化,让陶商是遐想不已。

    陶商换完了好一会后,穆桂英才从里边走了出来,脸畔尚挂着丝丝水珠,湿辘辘的头发,也垂在耳边,倒有几分美人出浴的风情。

    陶商从失神中清醒过来,干咳几声后,问道:“现在,你总该能告诉朕你的那个秘密了吧。”

    一提此事,穆桂英顿时脸蛋一红,流露出几分尴尬为难的意味。

    几番欲言又止之后,穆桂英才一咬贝齿,低低叹道:“实不相瞒,桂英除了洁癖这个病之外,还有一个怪病,就是不能被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