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百八十一章 误撞美景

第八百八十一章 误撞美景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陶商倒吸了一口凉气,血脉陡然贲张起来,以为自己看到了错觉,紧闭片刻眼睛再度睁看,才确信自己没有看错。

    穆桂英一回营就跑回大帐来,没干别的,原来是急急忙忙回来擦身子,这个习惯还真是……

    真是好啊!

    陶商眼珠子不由瞪大,惊奇的现,原本把自己裹的严实的穆桂英,脱成这样清凉时,身段竟然那般窈窕完美,该凸的地方凸,该翘的地方翘,曲线动人夺魄。

    她显在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,把自己的胳膊肩膀擦过之后,雪臂反抄到了玉背后边,竟是打算解开约束抹胸的那一抹红绳。

    刹那间,陶商呼吸更烈,眼睛瞪到斗大,也忘了出声,就等着那一幕生。

    没办法,作为一个男人,面对这等场面,只有傻子才会吱声,陶商当然也不会例外。

    那纤滑雪白的玉臂,那十根水葱似的手指,轻轻的捻住了绳子,摸索了几下,轻轻拉开,眼看着就要解开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,寨主她正在”

    关键时刻,门外女兵闯了进来,看到陶商正盯着穆桂英这一幕,顿时慌羞到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背身而立的穆桂英,猛然被惊动,回头一看,见到陶商不知什么时候竟已进来,瞬间慌羞到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闯进来的!快出去!”满面羞红的穆桂英,一把抓起了屏上染血的战袍,挡在了自己身前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清醒,遂是转过身去,尴尬的干咳几声,笑道:“穆将军莫要误会,朕只是想来叫你去庆功宴而已,非是有意,朕什么也没看见,你先忙,朕在外面等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陶商便掀起了帐帘,转身而出。

    穆桂英这才松了口气,瞪着女兵喝斥道:“你们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吗,为什么不拦着陛下?”

    “寨主息怒,我们也是没办法啊,谁让他是天子,我们还跪在地上行礼时,他就趁我们不注意自己进来了,我们是拦也拦不及啊。”女兵委屈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穆桂英便也怪不得她们了,只能拂手将她屏退。

    女兵退下,大帐中,就只余下了穆桂英一人,尚自心有余悸,染血的征袍还紧紧挡在胸前。

    想起方才陶商那欲盖弥彰的表情和言语,又想起自己适才在浑然不知的情况下,如何擦拭身子,又如何差点解下抹胸的画面,那些不雅私密的举止,多半已统统给他看了去。

    “该死,我的身体定是给他瞧了去,可该怎么办才好……”穆桂英面色晕红,紧咬着朱唇是又羞又恼,全然已没有统帅之风,完全是一副小女儿家的慌羞窘促。

    羞了半晌,穆桂英忽然想起,自己还紧紧抱着战袍,身形陡然一颤,就像是抱着个烫手的山芋似的,急是一把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低着瞧向自己胳膊,现身上又沾上了血渍,顿时秀眉凝起,俏脸上涌起厌恶的情绪,喃喃抱怨道:“真是的,我好不容易才擦干那些脏东西,又沾上了,都怪他……”

    嘟囔时,穆桂英手忙脚乱,又匆忙抓起毛巾,一脸厌恶的擦起了身上的血迹来。

    帐外。

    陶商已吐了一口气,脑海里还回荡着适才那香艳一幕,摇了几下头,方才强行压制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也不早点说,你们的穆将军正在里边擦……擦身子,不然朕也不会误闯进去了。”陶商冲着那些女兵抱怨道。

    女兵们一个个低下了头,暗自窃笑。

    那名退出来的女兵,则是委屈的抱怨道:“咱们是想拦下陛下来着,可陛下动作那么快,我们还没站起来陛下就进去了,我们又怎么拦得下来啊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怔,只好苦笑道:“好吧好吧,朕不怪你们行了吧,是朕该先问明白才是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还得谢你们没有及时拦住我,不然我怎么能误撞上那等香艳春色呢。”

    不过后面的话,陶商当然是不会跟她们明说了,这种事也就自己心里想想罢了。

    正这时,那凤姐也策马而来,见到陶商站在帐外,便奇道:“陛下不是来找我们将军么,怎么不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朕其实刚才已经进去了。”陶商干咳几声,摇头一叹,“不过朕撞见了不该看的,只好又被你家穆将军请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撞见了不该看的?”凤姐就迷糊了,一时片刻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那些女兵见状,赶紧就围了上去,叽叽喳喳的就把刚才陶商硬闯大帐,撞见穆桂英正擦身子的尴尬经过,道与了凤姐。

    凤姐总算是听明白了,不由是噗哧一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想起穆桂英的种种反常举动,好奇心起,便向凤姐问道:“朕觉的你家将军的举止,似乎有些怪异,战场上厮杀,竟会把自己的脸都蒙起来,回营后第一件事就是擦拭自己的身子,莫非是她很怕血吗?”

    “寨主她不是怕血,是怕脏。”凤姐叹息道。

    怕脏?


巫界之无限火力全文阅读
   陶商一怔,脑子还没回过弯来。

    凤姐便将陶商拉到了一边,一脸神秘道:“陛下给我赐婚,也算有恩于我了,那我也不妨告诉陛下,其实我们寨主有严重的洁癖,哪怕碰上一点她觉的脏的东西,都会洗好几遍,所以她在战场上才会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,每次从战场上下来,还会把自己洗好几遍,那些沾了血的衣服什么的,根本不会穿第二次,直接就全扔了。”

    听凤姐这么一解释,陶商这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他想起当日太行山下,自己设计生擒穆桂英之时,她是戴着面纱,那时他以为穆桂英只是想隐藏自己的相貌而已,这会看来,原来她是怕脸上被血尘脏了。

    那么这样一来,也就解释了穆桂英为什么适才得胜回营,会连召唤也不打,就先行奔回了自己帐中,原来她是急着赶来清洗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洁癖,大名鼎鼎的穆桂英,原来竟是个有洁癖的女人……”陶商心中是暗自感慨。

    忽然间,陶商心头一震,猛然间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要知道,穆桂英武力值在7o以上,陶商可是能从她身上得到联姻附加武力值,再次提升自己武道的。

    可她却偏偏有洁癖,会严重抗拒厌恶任何自己认为“脏”的东西,如果是那样的话,就算陶商征服了她的心,让她心甘情愿嫁给自己,也完成了大婚仪式,可在洞房的关键时刻,万一她认为自己的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习惯可不太好啊,保不齐以后会是个麻烦呢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剑眉微微一凝,眸中闪过几分担忧,便又向凤姐问道:“你们寨主还有什么奇怪的习惯,你不如都告诉朕吧。”

    凤姐不假思索道:“我们寨主啊,她其实还怕被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耳边突然间响起了穆桂英的声音,凤姐吓了一跳,忙回头看去,却见穆桂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换好衣服,站在帐门那里向她瞪眼。

    凤姐猛然意识到自己说多了,赶紧闭上了嘴巴,乖乖的低着头溜过去,站在了穆桂英身后。

    陶商一回头,看到穆桂英之时,脑子里边克制不住的就浮现出了方才她玉背袒露,轻解红线的那香艳一幕。

    穆桂英看到陶商眼神有恍惚,猜到他一定是在回想刚才的事,脸畔不由又泛起了一丝晕色,生恐他提起刚才的尴尬事,忙是抢先一拱手,淡淡笑道:“陛下不是说要请桂英喝庆功酒么,我们走吧,别让其他将军们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从失神中回过神来,知道她不想在部下面前尴尬,遂也就不多说话,只笑了笑,便翻身上马,与穆桂英并肩往皇帐而去。

    二人并肩而行,皆也不说话,似乎还在为刚才之事而介怀,气氛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穆将军,除了洁癖之外,不知你还有什么秘密,不妨都告诉朕吧。”陶商终于打破了沉寂,忍不住笑问道。

    穆桂英身儿一震,俏脸上顿时泛起了一丝尴尬,不由扁嘴抱怨道:“这个凤姐,真是个大嘴巴,我就知道她藏不住,回去后我非收拾她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收拾倒是不必了,是朕问她,她岂敢抗旨不说。”陶商也算“仗义”,为凤姐开脱道。

    穆桂英只好无奈之叹,自嘲道:“桂英也不知道,从什么时候起就染上了这洁癖的怪病,哪怕有一点脏东西,都非要擦干净不可,让陛下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陶商却大方一笑,“这也算不得什么病,只是个人习惯而已,其实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特殊喜好,只是很多人都不为人知而已。”

    穆桂英见陶商没有见怪,松了一口气,眸中掠过几分感激,忽然又好奇道:“既然如此,不知道桂英能不能问一问,陛下又有什么特殊习惯吗?”

    “要说朕的特殊习惯嘛……”陶商想了一想,嘴角掠起几分坏笑,目光瞄向了穆桂英,“朕就喜欢桂英你这样的美人,不知道算不算是特殊的习惯呢?”

    陶商这话一出口,穆桂英脸畔立时掠起浓浓红晕,马上就明白过来,这是天子在有意调戏自己,拿自己开玩笑。

    她本是心下着恼,但听到陶商赞她为“美人”之喜,心中却又不禁一阵窃自喜欢,恼意便无从作。

    她便只白了陶商一眼,秀鼻一哼,讽刺道:“人言大魏天子风流成性,果然是名不虚传,桂英现在算是眼见为实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见她没有生气,心中便有了几分底,不由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而先前的尴尬气氛,也随之烟销云散,气氛反而轻松几分。

    将近大帐时,陶商想起了凤姐没说完的放,便好奇问道:“先前你说会告诉朕你的秘密,凤姐也说你除了洁癖之外,还有一个秘密,朕是真的很好奇,你到底还有什么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真想知道吗?”穆桂英认真的看向陶商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。”陶商也很认真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偏就不告诉你。”穆桂英抿嘴一笑,猛一抽马鞭,加而去。